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四章 缘由天定,份在人为

    对于罗家欺上柳家家门,江信北耿耿于怀,总想做些事情来恶心罗家,不得其门而入,只好把这种心思放到一边,安心理顺山货的流通渠道。对于江信北所做事情,开始,村寨里还将信将疑,影响范围还限于与江信北相熟的人家。江信北在长塘开店,中转走畅,于是,村子人家的山货就不需要江信北再上门收购,姑娘大姐媳妇会三三两两地不时送货上江家。

    女人不论老少,勤俭,巴家,只要有给家里增添收入的事情,那就闲不住。刘贞杨妹和杨利妮杨利纯她们时不时地碰到一起,这让江信北忽然开了窍。刘贞这样的姑娘嫁给罗定宽,江信北心里腻味,以己度人,年轻夫妻之间,最容不得沙子,就算罗定宽和刘贞之间蜜里调油,只要在里面参合些东西,那味道总会败下来的。

    以罗定宽的小肚鸡肠,江信北不相信他会隐忍。众口铄金,江信北也不相信刘贞心里会不产生想法,这些很有可能是刘贞过门后,他们夫妻摩擦的种因,给他们种根刺,够罗定宽折腾的。

    因为上山寻货和送货到江家,刘贞的事情三天两头总会有些传入罗定宽耳中,罗定宽对刘贞和江信北那伙人,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心生反感,却没理由阻止。人和人之间可以有仇怨,但和钱米绝对没有。

    杨利妮杨利纯和柳香玲是发小,小时候没少受柳安的好处,对于罗家欺上柳家家门,心里不舒服,连带对刘贞都有些想法,想帮帮柳香玲却没个好主意。江信北让她俩着力讨好刘贞,她俩最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江信北没有明说,只是交待如此如此,杨利妮杨利纯俩姊妹心思转得不慢,对少年男女之事比较敏感,没几下便领会过来。要说,这种事情,女人天生就比男人会来事,手法更加细腻而流畅,不着痕迹。

    姑娘媳妇结伴上山,叽叽咋咋说些空话再正常不过,刘贞自然要附和。罗家的事情便常常是话题。送山货到江家,也常常会碰到石顺东,刘玉成等少年男子。年相近,习相似,开开玩笑,打情骂俏一番,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落在罗定宽眼里,滋味就不尽相同。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事情发酵。

    那天,一群姑娘媳妇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八卦话本来就没有顾忌。杨利妮挑起罗家话题,村寨没少议论。

    罗家做的事情确实过分了,刘贞躲不过去,说道:“是啊,定宽的确粗暴了些,邻里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再多的理由也不该打上柳先生家门……”

    有心运作之下,这些话东传西传,进入罗定宽耳中。刘贞已经算是半个罗家人了,不说要为罗家辩解,起码不能火上浇油,那能跟着人家起哄?忍无可忍,别人反感,罗定宽奈何不得,但刘家不过是个中等农户,罗家看上刘贞,在罗定宽看来,那是天大的恩惠。还没过门就说夫家的不是,过了门,那还不反了天了?

    罗定宽没跟父母说一声,跑到梅甘岭刘家,退亲,退彩礼。

    刘贞很没觉得自己做错了,罗定宽上午跑到家里来退亲,简直无理之极。当着众人的面,不仅仅刘贞气苦,刘家父兄也觉得颜面尽失,怎么也想不到罗定宽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

    从罗定宽嘴里说出来的话,别说贞妹子说没说过,就算装哑巴,也只能装一时,就算说过,在那些场合,贞妹子也是为罗家打圆场。要怪只能怪罗家做事不地道,事情做出来了,莫非还不允许村寨不议论?刘家赌气,刘贞也赌气,一家有女百家求,难不成除了罗家,就没有好人家了?

    刘家把罗家的彩礼尽数退还,刘贞当场放出狠话来,只要有人出得起罗家的彩礼,她马上就同意嫁给他。

    江信北前段时间,带着庞振民跑了几趟杨村。好事情,杨友宁自然没说的。去了一趟西流村,没碰到张才景,姐姐江信红对江信北的事情自然无条件支持。其他的村寨江信北不打算多跑,交给石顺东他们就成,如果能顺便跑些地方,当然江信北也不会拒绝。

    诸事妥当,江信北让庞振民祖孙驻扎长塘,自己跑回西林壁,看看石顺东几个的收获怎么杨,这几天难得的清闲。

    梅甘岭发生的事情,杨利妮和杨利纯在场,这种结果是她们没想到的,她两不过是想恶心罗定宽,这样的结果对刘贞很不公平,小心肝不免有些后悔。宁扯一座庙,不扯一桩亲,这样的做法比之罗家好不到哪里去。

    俩姊妹跑到江家,埋怨江信北出的馊主意。江信北刚开始也是一愣一愣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随之,江信北便笑开了,道:“罗家和刘家本来门户不当,贞妹子嫁给罗家未必有他的好日子,你们该为贞妹子庆幸,以罗定宽今天的表现,如果不是现在发作出来,以后,贞妹子只怕哭都没眼泪。你们不是说,贞妹子放了狠话吗,那好,他罗定宽前脚退亲,我就后脚提亲,气不死他。”

    杨利妮不由心里一慌:“你?”

    江信北:“我难道就不行吗?不过还真不是我,是我二哥。”

    江家虽然不如罗家,但也是理想人家,刘贞如果真的嫁给嫁给江信忠,也不吃亏,加上现在江信北干收售山珍野味,难说以后不会好过罗家,刘贞算是因祸得福。这么一想,杨家俩姊妹原先的愧疚之心一下子没影了。说笑几句,杨利妮俩姊妹便离开江家,怎么也得把这好消息先告诉柳香玲。

    杨家俩姊妹一离开,江信北马上杨鼓捣卯几赶快准备彩礼,到梅甘岭刘家提亲。

    江敬林和江信忠都不在家,杨卯几拿不定主意,这事情没有江敬林点头,似乎有些不妥。

    石莺:“娘,贞妹子说话和气,人也勤快,这样的好妹子,一时到哪里去找?慢了,只怕被人抢先,后悔就来不及了。我琢磨,贞妹子经历这事,提亲成了,她对二弟就会死心塌地,就算二弟有个什么不好传言,她只会更加卖力地管住家,管住二弟。”

    江信忠和**石代娥之间的传言,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的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这让杨卯几很纠结。想想石代娥做妹子时候的事情,江信忠一直对家里说亲不感兴趣,这些传言八成是真的,要让石代娥进门,别说江敬林不同意,杨卯几这关也过不去。但江信忠这个名声在外,想要给他说门称心的亲事,颇伤脑筋。

    江信北:“打铁趁热,娘,就冲贞妹子那句话,我看八成能成。大不了我们多备些彩礼,比罗家的彩礼还多些,让刘家一下子找回面子,就算贞妹子有点想法,我想刘家父兄会马上答应的,以后有贞妹子管着,二哥那性子也跳不到哪里去。”

    在江信北和石莺连环撺掇下,杨卯几终于心动,置办物品是来不及了,直接用大洋开路,刘家需要什么,他家自己会买。

    找谁做媒人?娘崽三个商量一番,几乎同时想到伍家的那位。

    吴晓萌带着俩小孩实在没地方可去,即便丈夫生死未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随了伍泽猎的心意,算是在伍家安稳下来。对于杨卯几来找自己做媒,吴晓萌很爽快地应承下来,既然要在西林壁生存下去,家庭来往的事儿,妇道人家必然要担负起来。

    虽然还没过门,但定亲便是罗家的人,这个时候,被退亲,等同被罗家赶出家门,刘贞羞愧难当。即便放过狠话,刘贞只能暗自神伤,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今世要遭受这样的报应。

    吴晓萌走进刘家,跟刘贞父亲说明来意,刘父心里不爽,这不是趁人之危么?

    赌气归赌气,但罗家的家境摆在那里,女人嫁汉,穿衣吃饭,对贞妹子来说,是件好事情,平白无故出了这种事情,刘父除了不忿就是不舍,还心存挽回的余地,毕竟罗守成没有放话。

    乡村人家的亲事,说不上有多少感情基础,只要心里不反感就成。感情这东西都是交往出来,结婚后,俩人劲往一处使,想不好都难。刘贞对罗定宽不在感情深浅,而是想当然地认为,既然罗定宽是自己钦定的丈夫,对他好,是理所当然的。一旦这种关系解除,这种心思自然消散,之所以羞恼,那是太过伤自尊。

    此时,刘贞趟在床上,隔着板壁,听父亲期期艾艾地,特不干脆,气头不觉又火窜上来,翻起身,跑出来。

    “爹,我同意了,江家也不比罗家差多少,这段时间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想,罗家退亲,对我们家未尝不是件好事,被人戳脊梁骨的滋味不好受。”

    刘父见女儿如此,不好多说,沉默下来,吴晓萌趁机说到彩礼的事情,拿出二十个大洋递给刘父,道:“一些物品来不及置办,如果你们需要,列个单子,信北说,下次他会帮你家带来,不需要你们出钱。”

    二十大洋绝对是个大数目,比之罗家的只多不少,何况还有后续,刘父略微一想,即便女儿嫁给罗家,自己也难从罗家获得什么好处,还不如江家来得实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