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三章 清愁淡喜

    齐柳笙外表看来,朴实憨厚,确实让人生不出嫌弃之念,加上有手本事,想不心生好感都难。但天下有本事的人多了去,梁靖仅仅是看上齐柳笙的这手玩意?曾德清很怀疑,那么,梁靖这是想传达什么样的讯息?

    曾德清大小是混山头出身的,性子桀骜,却不是没脑筋的人物。头几年,溶洞滩土匪有多七八伙之多,能在山头之间激烈的地盘争斗和兼并中生存下来,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杨再彬确实是欺人太甚,溶洞滩因为内部纠葛,一直处于下风。各山头弟兄受了不少窝郎气,梁靖针对牛塔沟对山寨进行整编,可以说抓住了各山寨激越的脉搏。

    桀骜是要有本钱的,梁靖的整编转移了溶洞滩内部矛盾,并借助火拼杨再彬,化解隔阂,配以强制措施增强互信,形成一种新的凝聚力。曾德清不得不佩服梁靖的这一手。

    一步退,步步退。从开始同意整编,到近两月的磨合,唏嘘之时,曾德清很清楚,想回到各立山头很不现实,而且,曾德清也愿意看到现在的溶洞滩。拧成一股绳,给人的底气,总比勾心斗角,互相提防来得舒畅。

    “大哥,听你说过廖家的意思,不知道进展如何了,现在山寨主要兄弟都在,何不给我们说道说道?”

    曾德清比梁靖还大上一两岁,同意整编,很大程度上是听梁靖说与廖家取得联系。毕竟做土匪不是长久之计,老婆孩子跟着担心受怕,想起来,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如果能依靠廖家混个出身,完全听从梁靖的,理所当然。

    梁靖:“嗯,这事情已经基本说定,我正想跟弟兄们说说。柳笙,想不想加入我们营寨?某个出身,好过在西林壁那旮旯里呆着。”

    梁靖又把话题引向齐柳笙,曾德清心下懊恼,自己确实比不上梁靖,至少那份稳重镇静就比不上。齐柳笙身份未定,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情真的不合时宜,

    齐柳笙想报复罗家的心事不断膨胀,对加入溶洞滩的事情不抗拒,还有那么一点向往,只是放不下柳香玲,对认梁靖做义父一时不适应,扭扭捏捏,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昨晚到西林壁绑架齐柳笙,梁靖是交了底,范勇没想到会出现今天这一出。察言观色,略一思索便有些心得。齐柳笙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莫非是为了柳家之女?

    “齐兄弟,是不是有相好的,放心不下?”

    被范勇道破心思,齐柳笙嫩脸一臊,满面发热。

    众人见齐柳笙面臊脖子红,发出“哈哈”大笑,曾德清:“这不算什么大事,是谁家的闺女,告诉我们,保险今晚就让你如愿以偿入洞房。”

    齐柳笙:“我,我……”

    梁靖:“好了,认不认义父不过是个䦆头,我们接下来要说事情,如果你不想听,就可以走。如果听,想走,那就由不得你了。”

    齐柳笙比较认同梁靖直来直去的风格,不像柳安要说上一番大道理,加上少年人好奇心较重,对梁靖说了半截的事情潜意识中很想知道。

    “我,我还是出去透透气。”

    片刻,齐柳笙最终选择模棱两可,不说走,也不说留,或许有些害怕,土匪嘛,说不定,说翻脸就翻脸。

    梁靖微微点头,齐柳笙能这么回答已经是很难得了,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土匪的。

    走到后洞口的栅栏,齐柳笙临渊而望。对面主峰,山体岩石嶙峋,仅仅山顶有些树木。依山岩连绵开去倒是嘉木秀而繁荫。谷底是一条奔腾激越的涧流,弯弯曲曲,直出山涧,渐行渐远。如果放到当代,是个相当理想的漂流之地。

    柳门人单亲寡,罗家不就是因为这,才欺上门的吗?被人轻蔑很伤自尊,罗定宽给自己的那几个耳光,成了齐柳笙抹不去的伤痛。

    想起两情相悦的柳香玲,恩重如山的柳安夫妇,平时点点滴滴,恍恍惚惚,齐柳笙很难割舍。

    一旦决定,就再难回头。

    山风迟来,撩散齐柳笙杂乱的思绪,走与不走,天人交战,齐柳笙一时痴了。

    或许世上真存在心有灵犀,伍郎雄走进柳家院子,柳安一家三口,没有往日的笑脸。伍郎雄只是略略诧异,便放开疑虑,准备给孩童上课。

    早上,柳安用嘴解开石平汝手上的绳索之后,全家才得以自由。昨晚柳安或许是鬼迷心窍,没有想到这招,但柳安生不出半点懊恼的心思。齐柳笙虽然只是养子,但却寄托了柳安全部的愿景,齐柳笙这一离去,吉凶难料,柳家就像塌了半边天。

    昨晚那事情来得蹊跷,柳安冷静下来,觉得是罗家干的可能性也不大。一来,柳安不想再起纠葛,在杨念豪和江敬林伍泽猎的调解下,以维持现状了结。说来,还是罗家占了大便宜,不可能再生什么幺蛾子。二来,昨晚那些人,除了带走齐柳笙,对家里并没有什么损害。

    太阳老高,杨念豪走进院子。柳香玲和石平汝在晾晒山上采摘来的香料,柳安坐着,背靠在屋柱上,双目紧闭,思前想后。

    柳安瞟了一眼,跟杨念豪打声招呼,依然坐着没动,神情漠然,无精打采的。

    见柳安那分精气神,与往日不同,杨念豪心里笃定,扯些闲话。

    有时,杨念豪道:“听说你家昨晚响动很大,有什么事情,吱一声,别闷着,村寨里的事情,互相照料着,挨挨就过去了。”

    柳安:“没什么,就是睡的不扎实。”

    柳香玲那一声长叫,村里不少人家听到了。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或许真的如妇道人家猜测那样,是齐柳笙对柳香玲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难怪柳安今天兴致不高。杨念豪对柳安的心情倒是理解,不好再问外人出现是怎么回事,聊些家常,顺便问问齐柳笙的事情。

    柳香玲和石平汝忙完手中的活,过来和杨念豪打招呼。

    “香玲,这段时间赚了不少钱吧?”

    柳香玲腼腆地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回答杨念豪。

    这一幕让杨念豪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不想哪壶不开提哪壶,说道:“信北,跳脱归跳脱,倒是给村寨做了件好事。”

    有人陪着聊天,柳安心情好转不少,道:“可惜读书不上劲,不过依他那种性子,读书上劲,读到外面去,也不知道能惹出什么事情来哦。”

    杨念豪:“呵呵,人嘛,那能十全十美,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拿山货出气,不是没人想过,但没人做得像信北这样。”

    说话间,杨利妮和杨利纯俩姊妹进来,见杨念豪在,收起嬉笑言开,恭敬地叫了声:“爷爷。”便向柳香玲走近。

    柳香玲白了俩闺蜜一眼,爱理不理。这段时间,杨利妮杨利纯和梅甘岭贞妹走得太勤快,柳香玲心里很不爽,刘贞可是罗定宽的未婚老婆,听说翻年过后,就要过门的。

    杨利妮和杨利纯完全没有在意柳香玲感受的自觉,跟三位长辈打过招呼,拉着柳香玲便走。

    柳香玲心情不好,挣脱杨利妮的手抓,道:“什么事情,先说。”

    杨利纯附耳对柳香玲嘀咕一顿,柳香玲满脸不信,道:“真的?”

    杨利妮补充道:“知道你对罗家不待见,我们去黏糊贞妹才没叫上你,这也是信北的主意,要不然,我们怎么也要看看你的面子不是?”

    柳香玲愣愣地,用眼光来回在杨利妮杨利纯之间扫描,确信她俩没有说谎,顿时心里的雾霾去了大半,绽放愉悦之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