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福兮祸兮

    系住铜钱的麻线没有四分一个筷子头粗,距离虽然只有二十米上下,但却无异于盲人穿针眼的难度。平常,山寨开赌,倒也不一定是赌钱。比如赌人,赌石,赌事,赌枪法准头,胜败双方各按约定,输方接受赢方的支派或者付出相应的筹码。梁靖没少参与这种娱乐,枪法准头,众人了然于胸,见怪不怪,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齐柳笙身上。

    梁靖到底想拿齐柳笙怎么样,又使众人犯了迷糊,很显然,齐柳笙没法做到这一点。

    或许,这已经不能用枪法来说事,而是一种使枪的境界,人枪合一,如臂使指的浑然天成。心到,眼到,手到,劲到,每个流程,衔接流畅,力道没有任何涩滞,否则哪怕不经意的细微颤动,一切都会是另外一种效果。

    齐柳笙玩过枪没有,没人知道,即便玩过枪,十有*不可能达到梁靖的境界。

    苏虎见梁靖和事先商议的有些不同,心下也是疑惑不已。意动之时,只见齐柳笙缓步走到场中。

    齐柳笙确实没玩过枪,但这毕竟是一个机会,不管梁靖心意如何,他都没打算放弃。跟土匪没法讲理,但他们敬服有本领的人,特定氛围里,土匪头说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混江湖也好,混绿林也好,必要的诚信是底线。

    昨夜齐柳笙双手被缚,范勇没有打死结,勒索并不厉害。到了溶洞滩,单处一室,齐柳笙自行解绑,休息近两个时辰,精力尽皆恢复。只是被押解出来的时候,文顺刚再度将齐柳笙捆绑一番,因此,对齐柳笙的行动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一边疏和手腕血脉,一边目测铜钱,齐柳笙努力甩脱脑中的杂念,默默伫立,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没玩过枪,可不可以用石子代替?”

    既来之则安之,考虑过多,于事无补。片刻,齐柳笙转而面对梁靖。

    “可以。”

    梁靖已然对齐柳笙心存喜爱,加上还要卖苏虎一个人情,没有为难齐柳笙的意思。这样做,无非是想看看齐柳笙有什么本事杀死白狼。

    在竹坪边上找到五六个趁手的石子,齐柳笙走到场中,一石飞出,最边上的铜子前后摇晃,不断地打着旋。石铜相撞的声响细微而干脆,似乎能感觉到铜子的颤音。

    齐柳笙初试身手,如愿以偿。

    稍稍片刻,场中爆发喝彩。

    山林汉子历来敬佩有本领的人,二十来米开外,用石子打一个铜子,这个准头不比梁靖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神技如剑挑针眼,百步穿杨也不过如此。

    齐柳笙似乎不满意,又是一石子飞出,这次正中铜板。力道充足,铜板随系着的绳线,绕了横档几圈,剩下不长的一截,悬在空中,前后摇摆。

    不等众人做出反应,齐柳笙第三个石子再次飞出。这次力道更足,铜板随绳线让梁,撞击在横档上,反弹一圈,悬挂在空中摇摆。

    围观者早把看热闹的心思丢到了尼加拉瓜,望向齐柳笙的目光除了惊奇就是惊异。此时,反而没了喝彩之声,尽皆凝神屏气,似乎还有精彩在后头。

    这样的准头,这样的力道,别说是击中要害,即便是其他部位,不死也暂时行动不了。梁靖确信白狼真是齐柳笙用石子击中耳根之后杀死的,惜才之心由然而生。

    “好。”

    对齐柳笙望过来的眼神,梁靖不由赞道。

    梁靖:“我看你手中还有几个石子,何不再试试?让山寨弟兄们好好开开眼界?”

    这一手,的确精才绝艳,齐柳笙即便被留在溶洞滩,苏虎认为梁靖也难以支派在自己手下,早放弃原本的打算才是聪明之举。

    梁靖招揽之意昭然若揭,曾德清三人心思各异,但对梁靖的观感是相同的。梁靖运气无疑是太好了,本来是一出表演,随便绑架一人来,还如此配合梁靖。重恩义,讲信用,惜人才,有这三点,恐怕以后,梁靖在溶洞滩的人望再难撼动,早放弃非分之想,放弃重掌山寨的心思,安心听命梁靖是正理。

    人的机体取准头和枪械依靠机械之力取准头的难度不在一个等级上,山寨中不乏练武之人,枪械只须定点稳住,基本能十发九中,而石子准头,须腰,身,肩,肘,碗,指,配合流畅,这一个曲线取点用力,做到数发全中,没有平时的千锤百炼,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听梁靖的意思,仍要江信北表演,余众不觉又来了兴趣,齐齐把眼神望向齐柳笙。

    得到梁靖承诺,齐柳笙终于放下心来,诚心卖弄一下,一手二石掷出,双双命中铜钱。众人的敬佩之意再难掩藏,喝彩叫好,欢声雷动。

    虚荣,人人都有,齐柳笙不觉产生小小的得意。

    梁靖叫人再去寻些趁手的石子,笑盈盈地看着齐柳笙,寻思看看齐柳笙的技艺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反正事情已了,齐柳笙丢掉暂时的得意,老实地说道:“我技只至此,就算这一石二鸟之技,已经是我撞大运气了。”

    梁靖不为已甚,既然心存招揽,就得以礼相待,不能以貌取人,“好,很难得。我溶洞滩向来敬佩有本事的人,今天算得罪了。”

    不待齐柳笙答应,对文顺刚吩咐道:“传下去,备酒,给齐兄弟压惊。”

    齐柳笙只怕多言,惹出其他变故,只能随遇而安,见好就收,顺从梁靖牵着手,走向溶洞滩总堂。

    总堂就在竹坪上坎,盘路而上,一百米远近。

    大堂其实是个溶洞,仅仅在入洞口用木柱竖起一个大门。大门上一块门匾,雕刻着“聚义堂”三字。黑底黄字,漆底陈旧,更显得“聚义堂”三字遒劲而古朴,底蕴十足。

    内里别有洞天,后洞有个比入口更高更大的扇形开口,光线明朗。可以直视外面栅栏对面的山体。洞顶有太阳的折射光,因此,前洞被木门挡住不少光亮,洞中央却不昏暗,真的是一个洞天福地。

    五个当家分别就坐,齐柳笙站着,不知所措。梁靖拉见状,住齐柳笙坐到自己身边。

    苏虎对齐柳笙一阵好赞,曾德清尹武行和周双宝随声附和。

    没多久,文顺刚带着石旭东,范勇和两人进来,洞内又是一阵热热闹闹的大声说笑声,齐柳笙免不了又得到一阵恭维,不管怎么样,梁靖对齐柳笙的心思大伙应该看得明白。

    酒菜上来,众人七手八脚,把几张桌子拼凑成一个长方形的大桌,梁靖拉着齐柳笙坐首座,几个当家的属于总堂坐左边,文顺刚虽然是总堂的人,身份地位却和石旭东范勇等四人一样,坐右边。首座对面没人,梁靖不允许有人和他对坐,这是他的恶趣味,也是山寨规矩。

    齐柳笙小时候亲生父母亡故,潜意识中无法消解自卑自闭。在西林壁只是和江信北等几个在柳安处上私塾的玩伴相处,很少跟其他人打交道,就是怕被人小瞧。现在,人多热闹,而且这些成年人对齐柳笙多是赞许有加。齐柳笙不觉产生微妙的心理变化,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氛围。

    范勇:“柳笙兄弟,昨晚得罪了,我自饮这杯赔罪。”

    齐柳笙没见过这场面,心里忐忑,转头看了梁靖一眼,不知道怎么应答。梁靖微微点头,齐柳笙才举止生硬地举杯和范勇遥对。

    范勇一口闷干,说道:“齐兄弟,你父亲姓柳,你姓齐,冒昧问一句,这里面有什么故事?”

    这话确实冒昧,好在齐柳笙没有多想,略略尴尬之后,道:“我亲生父母双亡,柳先生收养我,是我养父。我还是姓齐。”

    范勇做出恍然大悟状,心下寻思,怪不得在柳家见柳香玲和齐柳笙这对兄妹怎么有种异于常人的亲昵。

    苏虎:“好骨气,养父是父,恩义自有回报之日。本姓却是宗,忘不得。丢掉了,就等同丢掉了根。大哥,我看,你不如收柳笙做义子,算是咱溶洞滩的少当家,坐首座当仁不让。”

    山野之人心想口出,加上酒过三分,铁口直言,更加没什么顾忌。梁靖对齐柳笙的喜爱,文顺刚几个梁靖铁杆,心知肚明,应声叫好。

    范勇:“既然柳先生能做你养父,大当家和柳先生年岁相当,自然可以做你义父,两个并不相冲突,柳笙,你看如何?痛快些。”

    自从被罗家欺上柳门,齐柳笙就有种说不出的屈辱,不止一次产生以其人之道还报其人之身的想法。如果真的加入溶洞滩,这种想法立马可以实现。福兮祸兮,心意刚动,旋即想到柳香玲,不觉又犹豫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