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 别样的求证

    狼的凶性和灵巧,大伙都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说是齐柳笙打死白狼,在场的不管心思如何,总也有些将信将疑,当然,随之也有人对梁靖这样小题大做有了腻味看法。

    白狼皮,梁靖仔细检查过,说是一寸都没放过都不为过。但是,除了耳根处有一点钝器击穿的痕迹外,却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瑕疵。这样完好齐整的毛皮,别人见没见过,梁靖不知道,反正他就没见过。白狼是齐柳笙打死的,梁靖有一丝怀疑,但也不确定。因为,梁靖更不相信,一个猎户,一个猎手,有这样的身手,获得这样的上等毛皮,会弃之不管,因为,这张狼皮几乎可以抵得上一家猎户一年的狩猎所得,远远超出白狼本身的价值。

    存着这样的心思,梁靖让范勇准备了二十多天,才逮住机会把齐柳笙绑来溶洞滩,未尝没有想看看齐柳笙是个什么样的人,身手如何的想法。今天初见齐柳笙,还是个稚气尚未脱尽的黄毛小子,梁靖心下便不觉生了好感,产生试试齐柳笙身手的想法。如果齐柳笙的身手真的过的眼,想法子把他留在溶洞滩,恰好苏虎存有放过齐柳笙的心思,一物两用,梁靖正求之不得。

    苏虎:“柳笙,你说是你打死白狼,不是我不相信,而是很难叫人相信。是不是还有什么人,与你合伙干的?”

    别说真的没人帮忙,就算有人帮忙,齐柳笙也不会把这个人翻出来,自己的遭遇就很能说明一切。而且,齐柳笙到底是个年轻人,被人小看,苏虎这话即便是在为自己开脱,齐柳笙还是忍不住暗地不爽,一言不发。

    苏虎道出众人的疑惑,也疑似为齐柳笙开脱。不仅仅齐柳笙,看热闹的也有人感觉得到这点,齐柳笙今天八成没事,紧张的心情不由淡了下去。

    众人想看齐柳笙如何脱身,齐柳笙却愣愣出神,不知道是强脾气发作,还是被吓傻了。

    其实,不是第一次遭这样的质疑,齐柳笙不由想起那天江信北看到自己用石子打兔子的满脸精彩,神游宇外。

    那天,江信北和齐柳笙一起弄到几只山鸡,很是乐呵地一起说笑。

    一只兔子从旁边跑过,齐柳笙随手一石子过去,那只兔子挣扎几下,便不再动弹。

    江信北走过去,抓住兔子的一只后腿,走回俩人躺的草地。那石子正中兔子的耳垂,江信北满脸惊奇,站起身来,围绕着齐柳笙,很夸张地左瞧瞧,右看看。

    “你这手本身哪来的?莫非遇到什么仙侠剑隐?”

    江信北对齐柳笙底细太清楚了,怎么忽然间有这等本事?江敬林曾经督促江信北练过,说打猎在外,遇到危急时候,一颗小石子也许就能保命。江信北一直不以为然,练习就不怎么上心。江敬林见儿子练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淡了心思,也没再强求江信北。此时,江信北见齐柳笙随便一个石子就能打死奔跑中的兔子,心里的惊诧不亚于凭一个人的力量打死一只老虎。

    齐柳笙嘿嘿地笑,就是没回答江信北。

    江信北火起,翻身把齐柳笙压住,胳膊肘摁住齐柳笙的脖子,道:“你说不说,有这样的好事,怎么都该有我的份。”

    齐柳笙顶开江信北的胳膊肘,翻身把江信北推开,嘿嘿一笑,说道:“想知道?打赢我再说。”

    “真的?”

    话音刚落,江信北忽然出手,齐柳笙一个闪身,被江信北一脚揣在屁股上,扑倒地上,一嘴的枯草。

    齐柳笙大怒,这不是偷袭么?那有这么做兄弟的?翻身起来和江信北对打,但几次都只能在江信北手下过上十来招,齐柳笙有说不出的沮丧,这徒弟打师父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小。

    江信北心里却诧异之极,齐柳笙所用的手法完全就是江家拳经的路数,这小子什么时候偷学了?

    “再来。”

    江信北想要确认,向齐柳笙招手。

    齐柳笙愤懑难平,“哼”的一声,回道:“我又打不过你,你显摆什么?比打石子试试,我就不相信你能把我怎么样。”

    江信北求之不得,两人做好靶标,各人十个石子。

    江信北力量倒是齐柳笙无法比拟,但准头就不是齐柳笙的对手。如果没有准头,那和搬着石子打天没什么区别,齐柳笙“哼哼”地哼着,眼光瞟看江信北,一副不把江信北放在眼里的神态。

    江信北气不打一来,恨声道:“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偷学我家的。”

    把江信北气着了,也不恼怒江信北说偷学的事,齐柳笙嘿嘿笑着,躺倒草地上,眼望着天空,说道:“我说你脑子被羊踢了,还把脑袋拱进羊圈里了,自己做的事情还怨着别人。”

    江信北一拍脑瓜子,恍然想起,和齐柳笙到柳先生家认字就是前脚跟后脚的事。

    那时江信北操蛋,就爱打架,还时不时地拿捉弄师妹柳香玲来开心。因为这,没少受柳安抽屁股打手板之类的责罚。后来知道齐柳笙变成了柳安的养子,为了少挨柳安先生的板子,便想着把齐柳笙拉进自己的团伙。那个时候,齐柳笙笨得可以,没办法,江信北便把自己会的打人招数全交给齐柳笙。

    齐柳笙寄人篱下,胆子小,吃了不少亏,不过人还是很讲义气,从没向柳安揭发过江信北,还为江信北挡了几次责罚。此后,江信北便教齐柳笙暗器手法,不需要他直接参与,只要在边上抽冷子就行。近几年,江信北跟江敬林跑山,倒是把这些事情给忘了。

    江信北躺到齐柳笙旁边,用手肘顶了齐柳笙一下,问道:“你是怎么炼成这样的?我都没炼成。”

    齐柳笙比江信北小一岁上下,当年还小,虽然和江信北几个胡闹,但因为家里的缘故,性子沉静一些,凡事都愿意用个心思。

    柳安家有羊,自从认了让齐柳笙为养子,放养就成了齐柳笙的事情。齐柳笙一个人在山野放羊,总是要担心齐柳笙的安全,对于江信北教柳齐笙的功夫当然乐见其成。齐柳笙一个人放羊,闲得无聊,除了练习江信北教的练功法子,就是掷石子,一天掷的石子没有八百也有三五百,那就不是江信北能比拟的,其中的诀窍早就超出了江信北的理解范围。

    江信北听了齐柳笙的叙述,不免有些感慨,真的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倒成荫。

    不过,兄弟有本事,江信北还是很开心的,两人就这么躺在草地上,说起儿时的操蛋乐子,不时哈哈大笑起来。

    ……

    叙述起来很长,齐柳笙出神,其实不过是片刻的事情。

    让人把齐柳笙的手上绳子解开,梁靖道:“柳笙,如果你你能证明你确实有打死白狼的本领,我就放过你。”

    “什么?”

    其他的,如同水浇玉荷叶,晃浪中,了无痕迹,但“放过你”三字,却如流星划过夜空,精彩而绚丽,齐柳笙顿时恍觉佛光乍现,转过头看向梁靖,脱声问道。

    梁靖没多话,抽出驳壳枪,指向木架下吊着的铜钱,抬手一枪。铜钱应声而落,说道:“只要你能把铜子打落,我就放过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