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人在草莽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溜走,半个多月的时间,眨眼挤过。江信北在长塘的收购点开始正常营运,石顺东几个收购的山货顺利通过江信北之手脱销,拿到大洋,对走村串户,更加热衷。

    盈月将圆之夜,当最后一息说话声沉寂下来,一行手脚利索的汉子,从不同的方位分别潜到柳安家。

    范勇吩咐粟泽贵放风,以防碰到夜猫子,弄出不必要的动静。这种事情,惊动寨子人家,讨不了好。虽然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但相隔几十里路,溶洞滩也没有可能千日谋算西林壁的道理,何况梁靖交待的这么一件小事都办出岔子,范勇觉得自己还是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大田郡寨子地势相对比较开阔,家宅稀稀疏疏,并不密集。各家都有**的空间,柳安家开私塾,稍稍处于寨子边沿。柳家的状况,范勇和粟泽贵来过几次,做了比较详细的了解,基本了然于胸。现在,有针对性地对柳家进行安排,显得轻车熟路。

    柳家屋舍简单,三间两进两层的木柱结构。堂屋后背是灶屋,两边是住房。柳安夫妇住一边,另一边,分隔成两个小房间,柳香玲住一间,另一间存放日常用品。按柳安的打算,等到齐柳笙和柳香玲成亲,只须把隔板拆掉,就是空间宽敞的新房。

    二楼低矮,前进是空廊,放置筛垫,竹席等不常用的杂物。后进三个房间,一个是齐柳笙的睡房,另外两间是仓房,一间存放谷物,一间空闲,存放一些比较值钱的物件。

    齐柳笙的睡房在楼梯口的那间,边上是谷仓。

    木房想要不弄出声响,不仅考验人的智慧,还考验人的身手。

    楼下的柳安夫妇一家三口好对付,关键是楼上的齐柳笙就得好好想办法。五个人翻入柳家前院,一个人守住楼梯,两人转到窗户下,小心地朝房内吹迷烟,两人拿来水沿着大门边沿泼浇,难后用刀片拨开门栓。

    范勇和范青推开堂屋大门,依法泼浇,打开房门,两人走向柳安夫妇。

    柳安的睡眠不深,悉悉索索的声响把他惊醒过来,只是感觉浑身乏力,懒得动弹。猛然见窗前站着两个人影,惊悸过甚,张口却无言。范勇上前一把捏住柳安的脸腮,一把布荆塞满柳安口腔,倒好像柳安和范勇配合相当默契似的。如法炮制,范青把石平汝嘴堵上。

    范勇低声道:“我们不想伤人性命,你们最好不要妄动,惹得我们火起,一把火烧掉你们,叫你们喊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一身冷汗过后,那种乏力感得到缓解,柳安夫妇内心却惶恐之极,切实不敢有所动作。回顾一直以来,柳安认为自己从来不曾得罪过什么人,怎么会招来如此横祸?想来也只有罗守成家了,这一想,柳安愤懑之极。

    年轻人终究是要睡得沉些,范勇的估算没错,柳香玲即便没有受迷烟,范勇俩兄弟的动作也不会惊醒柳香玲。当范勇和范青进入柳香玲的房间,柳香玲仍然懵懂未醒。

    范青心里泛起异样,虽然没见过柳香玲,但总是大闺女的房间,摸摸索索在柳香玲胸前一阵轻薄,下体反应更加强烈。

    柳香玲或许是受了迷烟,“嗯”的一声,侧翻过去,范勇方才知道范青在做什么,一把把范青拉开,捏住柳香玲下巴,把布荆塞向她嘴里。

    木房的密封性能不好,迷烟的作用不大,经此折腾,柳香玲已然醒转,借着从窗户进来的月光,猛然见面前站着两人,在布荆入口那刹那,挣脱范勇的手掌,尖叫一声,划破长空。范勇一急,一把掐住柳香玲脖子,顺势把布荆再次塞入柳香玲口中。

    范勇五人不敢稍有异动。

    良久,没见粟泽贵来报,也没见其他人家有什么动静,众人心思各异,不由佩服齐柳笙好睡眠,这么大的动静竟然还没有惊醒。

    其实,柳香玲的叫声已经让齐柳笙醒过来,只是接着没什么动静,不好下楼。深更半夜下楼,摸到柳香玲的房间,谁知道柳安夫妇会怎么想,再者,也难说是柳香玲梦中受了什么惊吓。

    但是,齐柳笙耳聪目明,似乎感受到什么,还是让齐柳笙起了疑心,顾不得瓜田李下的顾忌,悄悄起床,靠在门后,凝神静听。

    范勇一行此来的目的是齐柳笙,梁靖吩咐要把齐柳笙生擒带往溶洞滩。

    清楚梁靖这么做的意图所在,范勇不敢弄出大的变故。

    农家木房,想要无声无息地撬门而入,几乎是不可能的。范勇不相信齐柳笙有这么好的睡功,之所以先拿下柳安一家三口,就是想一旦出现变故,好让齐柳笙投鼠忌器,不至于大声朗朗。现在齐柳笙不声不响,反而让范勇疑虑不决。齐柳笙不简单,范勇那天和粟泽贵扮做毛皮走贩行走西林壁的时候就有这种认识。听说,石旭东带着苏虎一行途径水龙吟,本来是要遭受陈大奎的伏击的,结果给齐柳笙几个误打误撞给破坏掉的。对于今晚的事情,在范勇想来,齐柳笙不会没有警觉,不会轻易就范。

    要赌就赌柳家三口在齐柳笙心中的分量,范勇不想这么耗下去,拖得越久,对自己越发不利。万一惊动寨子人家,拿柳家人做人质,想来也可以脱身。

    范勇干脆弄出一些响动。

    这些人既不欺负自己,也没对自家翻箱倒柜,不知意欲何为,柳香玲晚上睡觉,除了羞处裹裤和胸衣,算得上一丝不挂。手脚被绑缚,口又不能言,一时羞愧,羞恼,羞愤,五味杂陈,恨不能自行了结。

    范勇再度走到柳香玲身边,柳香玲脑子一蒙,要来的总是要来的,心中一急,几欲昏厥。当范勇拔出口中的布荆,柳香玲歇斯底里喊道:“柳笙——”

    有这一声就够了,范勇立马再度把布荆塞住柳香玲之口。

    柳安夫妇听到脚步声走向女儿,心有戚戚焉,听到女儿大叫声,个中又是一惨。柳安顾不了许多,使劲一滚,跌落下床,发出沉闷的响声。

    齐柳笙确定家里出了状况,却无论如何也怀疑不到土匪身上,如柳安一般,只想是罗家的报复。顾不上许多,打开楼门,齐柳笙直冲而下。

    闪过第一个人的截击,齐柳笙刚转过屋角,迎面被俩汉子一左一右堵住去路。

    范勇从堂屋出来,见作势欲扑的齐柳笙,低声喝道:“想要屋里的人没事,你最好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说话间,五个汉子已经把他团团围住。

    如果叫喊,肯定能惊动寨子里的人家,但深更半夜,即便是叫喊土匪进村,人家却不见得相信,土匪进村绝对不会只有这点动静,如果给人感觉是家庭矛盾,只怕只会装作不知道,不会有人出来。

    略略迟疑,齐柳笙道:“我怎么相信你们?”

    范勇:“我们如果成心要对付你家,恐怕你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为了让你相信我们没有恶意,你可以进屋看看,你家里的人是不是受到伤害。”

    范勇既然这样说,齐柳笙也就放下心来,他实在想不出范勇有骗他的理由。目前形势下,自己反抗没用,即便叫喊,他们也不会允许叫喊第二声。

    “不用,既然如此,你们想干什么?”

    范勇:“只要你跟我们走一趟就行,至于为什么,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齐柳笙走向堂屋,想跟柳安夫妇和柳香玲说说,犹豫一下,觉得没必要,把大门关上,转身过来,道:“那就走吧。”

    范勇:“好,够识时务。不过,不是兄弟不相信你,我们还得把你手捆上。”

    到了这个份上,齐柳笙再没多话,双手往前一伸。

    用绳索将齐柳笙双手套牢,留出一大节给一人牵着,范勇一行俏然离开柳家,离开大田郡。

    柳安思前想后,没做无谓的努力,弄出声响只怕不但得不到援助,反而引发别人的不快,深更半夜响声不断,闹的是什么事情?还叫不叫人睡个安稳觉?

    口不能言,手脚不方便,屋内光线昏暗,要想解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柳安一家三口无法再入睡,只能迷迷糊糊挨到天亮。

    几十里的山野之路,晚上行走不便,范勇一行到达溶洞滩已经是朝阳翻升山头,朝晖透过竹叶洒落在总堂下坎的竹坪,随着竹影摇曳,婆娑生姿。

    山里人看山,看不出什么异样的美感。一天一夜的劳神费力,范勇将齐柳笙交给文顺刚,让文顺刚给随便找个地方,到头便睡。

    梁靖本是宜安乡鸡冠岭土匪的大当家,只因打劫打错了对象,被县保安团联合当地大族围剿,内部起了变化,无力回天,只得逃亡。逃到山中,被几个人缀上,脱不了身,暗想,这下彻底玩完了。慌不择路,不留神,被藤蔓绊倒。恰好此时,一匹白狼从身前扑来,却听到身后一声惨叫。等梁靖回过神来,那白狼叼着一人飞奔而去。狼是群居动物,其余几个吓得四处逃散。

    梁靖到溶洞滩土匪曾德清的营寨安身,等到自己手下陆续归来,反客为主,不但曾德清受制于他,还阴差阳错地联合了尹武行和周双宝,成功地赶走陈大奎,而成为岩林土匪的大哥大。每当回味那惊险一幕,白狼无疑就是上天派来凡间的狼神,而且是自己的保护神。每念及此,梁靖就感念白狼的恩德。

    文顺刚,文海鹏和石旭东三个知道梁靖和白狼之间的故事,营寨里兄弟间闲聊也会被时不时地提起,不过没人把它当真,仅仅当做一种离奇的传说。但这段时间以来,经过梁靖一干手下刻意渲染,白狼之事就不仅仅是传说,而是一件真真实实的神奇事件。有人知晓范勇把杀死白狼的人抓来了,一时之间,消息便在溶洞滩迅速扩散开去。

    范勇之前的回报,苏虎知道自己被陈大奎伏击,之所以流产是因为齐柳笙撞破陈大奎的好事。即便齐柳笙等人是无意地,苏虎也很庆幸,听说梁靖把齐柳笙抓来,匆匆来见梁靖。

    梁靖:“五弟来得正好,这人对你来说,也算有恩,你看如何处理的好?”

    苏虎本来有求情的想法,最好是劝齐柳笙加入溶洞滩,支派到自己手下,听梁靖如此说法,反倒不好开口。

    文顺刚见苏虎略显尴尬的脸色,说道:“五当家,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就直说。”

    苏虎来溶洞滩有二十多天了,知道文顺刚在梁靖心中的位置,对文顺刚直通通的生硬话语生不出计较的念头,还得想办法套好交情,不再矫情,说道:“呵呵,文兄弟说的是,我们山寨以忠孝仁义,恩怨分明立世,这个齐柳笙毕竟对我有恩,我想跟大当家通融通融,大当家却早就考虑到了,算我白费心思了,惭愧。”

    苏虎主动提出这个主意,能够把这件事情的价值运用到最大化,梁靖求之不得,给文顺刚一个示意。

    苏虎琢磨梁靖的用意,沉思一会儿,对梁靖的心思有了种似实似虚的飘忽印象,想抓又难抓牢。

    梁靖没打搅苏虎,自己说出来总没借人家的口说出来的效果漂亮。他很期待苏虎的回答。

    文顺刚是溶洞滩整编后的总堂护卫队长,负责寨门岗哨和进出溶洞滩交通要道的明暗哨位的安排,一边分派把齐柳笙被抓来的消息确切地传布出去,一边安排人手布置场地。

    竹坪足够站立三五百人,四周的竹枝婆娑遮阳,竹坪有一大半处在阴凉当中。竹坪边上竖起木制的靶标架子,横档下用绳线吊坠着铜钱。

    巳时刚过,三个分队陆陆续续来到空坪看热闹。整编后,曾德清,尹武行和周双宝也住到总堂。到西林壁绑架齐柳笙一事,梁靖早先跟他们交了底,齐柳笙被带进大营,自然有人向三人报告。作为山寨大事,三人没道理不关心,商议一番,看看时辰差不多了,便一起前往竹坪看看究竟。

    看到陆陆续续的人群汇集,文顺刚请示梁靖,梁靖觉得不宜拿捏过度,来到竹坪,和先到的曾德清四人交谈。石旭东等三个分队长跑前跑后,拳打脚踢,叽叽咋咋的说话声方告终结。

    梁靖大手一挥,说道:“弟兄们……”

    或许觉得面前的手下都站着,没能使每个人都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气势得不到应有的张显,梁靖感觉不爽,接着道:“都坐下。”

    山寨没什么讲究,逮到个地方,席地而坐,大伙平时就司空做惯,听梁靖所言,大伙感觉不到梁靖的威严,估计他心情不错,就地坐下,免不了又会有些笑闹声。

    梁靖心情确实大好,此时也生不出严肃的表情,摆摆手,道:“大伙笑够了吧,今天是我们整编以来显得最融洽的一次,有谁知道缘由?说对的有奖。”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