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五章 口舌之争

    晒谷子,要晒透,需要扒翻,还要防止鸡鸟啄食,杨卯几只能守在几张竹晒席不远处,江玉致跑去和自己的小伙伴玩耍,江信北一个人在家,颇为清闲。

    这样的清闲没有多久,庞振民祖孙带着包裹来到江家。

    江信北和庞振民一起收拾原来房山货的偏屋,找来几个大点的石头摆放到墙角,在石头上面随搭上几块木板,铺上稻草,庞振民从包裹里拿出一块陈旧的布单,铺在稻草上。从此时开始,庞振民祖孙算正式入住江家。

    送货的人没几个,但随着江信北了几个发小的到来,之前的安静,渐渐鼓噪起来。

    世上不存在纯粹的傻蛋,只存在对事情的认识差异。自从周凡从江家运走江信北所收集的山货,撬动了西林壁各人的心思。人总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只要发生的事情影响力足够,就必然会随波延伸。

    “……从村里运送到城里需要人工钱,甚至过城门关卡有时也需要支付费用,还有城里需要一些可能的开支,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卡壳,都会让我们手中的货物积压,挺不过过去,亏本就有可能,有些风险。我还是那句话,怎么做,你们自己拿主意,我唯一能保证的是你们拿来的货物可以换到真金白银。”

    “信北,你请我们做事就行了,做兄弟的本来就应该相互帮衬。要是合伙的话,就要出本钱,我们身后都有父母兄弟,他们的想法和做兄弟的想法肯定有不同。他们也肯定会参合进来,这样的话,有些事情,到底是以兄弟的为准,还是以家里的为准?容易闹出误会,只怕误会深了,连兄弟都没得做的了。”

    对伙伴的询问,江信北保留一些,夸大一些,似是而非,但基本属实。

    具体情况和操作,其实,江信北自己也不是很熟悉,江信北并不认为自己存在腹黑的心思,把可能的困难先说清楚,一来可以最大限度地让伙伴依靠自己,二来这事情,一旦做起来,伙伴们自然会知道,先诚心说出其中的风险,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产生龌蹉心思的可能。三来,一个人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也不可能保证所有人的心思一样,诚信待人,好处总是多些。

    杨利君率先说话,很实在。合伙做的话,就需要家里出本钱,家里的意见肯定会有,杂七杂八,事情就没法去做了。

    这几年杨利君跟父亲走村串户做木工,没少听长辈们唠叨,做兄弟还是少在钱财上有过多的牵扯。亲兄弟都需要明算账,何况是几个家庭?人多复杂,想法就多,特别是对钱财更加敏感,真正到了互相猜忌的时候,后悔就晚了。

    “我们年轻人的事情,要家里人参合什么劲。做兄弟的有财大家发,有难一起受,哪能斤斤计较?不用拿家里人来说事。”

    杨利君话音刚落,江信山就一炮轰过去。

    江信北并没有跟江信山说合伙的事情,石顺东和江信山本能地认为,既然是弟兄,合伙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江信山有好赌心性,老爹不同意出本钱,是因为他不懂,还爱赌。不管是担心江信山拿本钱去赌,还是担心弟兄间对钱米斤斤计较会伤和气,总之江信山心里就不服。因为家里没有给江信山本钱,这些天和石顺东跑了几个村寨,可惜本钱不够,仅仅是小有收获。对于杨利君的说辞,根本就和自己的想法南辕北辙,江信山顿时心生不满。

    杨利君:“要花本钱,肯定就有风险。万一买卖不顺利,做兄弟可以理解,我们大家在一起,可以做到互相信任,但家里人会怎么想?难道不会疑心是有人在里面包藏私心,赚钱都说不赚钱,到时候,找谁说理?

    再说,信北刚才说了,租房,请人,送货,还有政府的税,帮会的保护费,那么一大堆加起来,我们谁懂?合伙的话,总得懂些东西,也得分担一些风险。什么都不会,还爱乱出主意,艄公多了打烂船。跟信北做,我们不需要懂,只要按他的要求做就是,有什么不好的呢。”

    很用心地倾听,江信北很想听听这些发小的想法,任由他们几个你来我往。

    众人气氛热烈,却没有实质的主题,很快就扯到其他事情上。回过头来,江信山和杨利君免不了又要辩几句。

    “其实,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差不多,弟兄们在一起做事赚钱,相互间有个照应,反正大家听信北的招呼就行了。”

    石顺东听两人说了几句,不痛不痒地来了这么一句。他知道江信山为出本钱的事情,有些想法,但自家反正也没同意出本钱,说什么知易行难,还不如老实采摘些许山货,送到江家,没风险,也能挣钱。

    “这样的想法原本没错,合伙不合伙倒是没那么重要,但心里藏着那些龌蹉心思,这样做兄弟有意思吗?钱财是要讲,但有必要为了钱财什么脸面都不顾了吗?”

    五人在一起,其实新人也就石顺昌和杨利君,两人对情形不甚了解,说出上面的话,还好理解,但石顺东说这样的话,江信山忍不住接过话头。

    石顺昌:“我倒是赞成顺东的说法,凡事都得有个为头的,都是弟兄,没必要牵扯别的因素进来。”

    “各有各的想法,要怎么想,是各人的自由,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好些。”

    杨利君看江信山有话说,抢先说了一句。他实在不喜欢跟江信山打嘴仗,那就是一头牛,说话老是很冲。

    有点什么想法都很正常,江信北想到人性上来,趋利避害,任何时候都说得通

    “我看大家也不用争论了,我现在也请不起人。如果想做,还是按顺东说的,各干各的,我保证销售,你们自己回家和家里商量一下,好不好?”

    时不时有人送货到江家,没少有人没话找话,江信北一句话,五人中断闲聊。

    这段时间,江信北的变化蛮大的,周凡的不少想法被他接受,想问题比较理性。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得太好了,事关钱米大事,就不能无视各自家里的想法,纯粹以利益把兄弟们聚集在自己身边,好像不足以体现情谊。但纯以情谊论,往往也会因为利益而滋生裂痕。

    现在,不论这几个弟兄有什么想法,他们热心就成,江信北围绕如何均衡利益和情谊,胡思乱想,考虑太全面,反而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不得要领。

    站在锅边,总能沾些热气,事实上,几个伙伴被江信北烧包了。

    庞振民没有参与五人的闲聊,偶尔坐到边上听几句,有人送货来,便起身接待,账目有模有样,众伙伴离开后,接过庞振民递过来的账目,江信北对庞振民多了分惊喜。

    离开江家,江信山和石顺东走在一起,江信山对石顺东今天的表现很不满,一路都是石顺东说的多,江信山爱理不理。

    石顺东:“……信山,我是觉得,不论是合伙还是各干各的,都很难说好坏,但合伙的话,人多了,麻烦总是多些,我想,信北或许也是这么想……”

    江信山:“那你说,我俩也分开?这些天,怎么算?”

    石顺东:“懒得理你,各干各的,又不是说我俩不能扯伙,就我俩个,关系简单,反正我们收的货物要信北帮我们销出去,账目在他那里,我俩二一添作五就成了,如果你不愿意,也成。我觉得吧,人多扯伙,麻烦是多,一两个人扯伙却好处多些,能拓宽我们的货源,有些事情,两个人好商量,有什么事情也好分工。”

    江信山:“你说利君和顺昌会怎么做?”

    石顺东:“我们管得着吗?我俩还是想想多跑几个村寨,免得以后在同一地方收货时候和他俩产生摩擦,那就不好说话了。”

    江信山想了想,觉得有理,自己俩个人总比一个跑的地方多,能够收的货物必定也多。按杨利君的想法,他最好别做。想起杨利君,江信山就有点来气。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