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姜是老的辣

    山里早上的微凉完全褪尽,阳光洋洋洒洒地普照在柳家院子里。

    齐柳笙被罗家几人拳打脚踢,趟在一边。柳香玲和石平汝放出泼妇的姿态,拉扯动手的罗家人。

    “我们还正打算算算这十多年的帐呢,来狗一个毛头小子晓得什么?量他也没胆子到我家找茬,不是你柳安鬼迷心窍,来狗能做出这事?”

    罗定宽年轻气盛,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扭住柳安胸前衣衫,狠狠地抖扣。

    “啪”的一声,罗定宽脸上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

    伍郎雄前去拉起齐柳笙,江信北直接耳光侍候罗定宽,然后把柳安和罗家的人隔开。

    罗定宽肯吃这个亏就没天理了,飞拳直捣江信北。

    江信北也不解气,似乎比罗定宽还先出手,“啪,啪。”两个清脆的耳光再次响起,顺势一个侧勾拳,砸在罗定宽鼻梁上,顿时脸似染铺,仰面翻倒开去。

    事起突然,罗家见罗定宽挨打,反应过来,四五个护院打手围向江信北。

    江信北不等罗家人围上,径直赶上一步再次把罗定宽踢翻,一脚踏住罗定宽的侧胸软肋,朝罗家叫道:“我看谁敢上来,信不信我把这小子废了。”

    江信被从小恶名卓著,发起横来,下手没有轻重,罗家几人还真不敢轻举妄动,面面相觑。江信北真要下重手,罗定宽不死也得瘫几个月,那就马屁拍到马蹄上,没道理可说了。

    江信北一脚踢开罗定宽,罗定宽往前一滚,爬起又冲向江信北。

    罗定宽今天倒了霉运,气昏了头,刚冲上两步,不知道如何又挨了一记耳光,接二连三地挨耳光,脸上那还挂的住?

    本来如果正正经经交手,罗定宽怎么样都能和江信北过一二十手。先是没有防备,后来,昏了头,以为江信北踢开自己,是怕了罗家围上的几个人,哪知道江信北根本就不理睬这套,直接揍耳光,想必是恨极罗定宽扇了柳安的耳光。

    罗定宽接连吃亏,又奈不何江信北,气得是胸膛起伏,面部扭曲,加上原本脸上开染坊,那形象只能用狰狞来形容,气急败坏都难及万一。

    伍郎雄没等罗家开口,上前几步和江信北并排而立。

    这种家庭经济纠纷,也不是两个小后生的胡搅蛮缠能解决的。江信北和伍郎雄俩人早就打定主意,先搅局再说,闹大了,自然会有村里能管事的和长老出面,怎么都好过罗家在这里耀武扬威。

    罗管家:“欠债换钱,天经地义……”

    话音未落,就被江信北打断:“你们之间的帐怎么算,管我鸟事,但你们仗势欺人,欺到柳先生门上了,那就不行,看先生没人帮,是吧?”

    这时,院子进来不少人,在寨子里,柳安的人缘不错。先前大家怕罗家势大,不敢出头,但现在有人出头,搁不下情面,进来捧个人场,即便是出面不出力,还是能让自己多少心安些。

    就在这时,江信山和石顺东进来,紧接着,大田郡几个柳安教过的也来捧场。早上上山做事去了,回来听说此事,就赶了过来,就算欺负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

    人多了就好混水摸鱼,江信北对搅局多了几分信心。

    江信北走到大伙前面,说道:

    “齐家那几亩田,在罗家手里全村人都是知道的,至于齐家和罗家的旧事想必还有人知道,但这不是我想说的。我想说的是,柳笙的亲生父母已经死去七八年了,如果真有旧账,罗家为什么不敢在柳先生收柳笙做义子的时候,把问题挑明?我不觉得柳笙去齐家讨还公道有什么不对,齐家如果心里没鬼,又何必诬赖柳先生?柳先生平时为人怎么样,大家都清楚,罗家这么气势汹汹地打到柳家门上,是认为他们齐家人多势众,就可以在村寨里横行无忌吗?是认定没人出来踩公道吗?我呸,欺负人,不是这么欺负的,不管齐家和罗家以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那也不是罗家可以打到柳家门上的理由。”

    众人不由朝柳笙看去,心存疑惑,但不妨碍继续听江信北说话。

    伍郎雄愣愣地看了江信北几眼,这和在学校那些作演讲的有得一比。

    不觉心里一动,伍郎雄接下江信北的话,说道:“信北说得没错,罗家这么做,明摆就是仗势欺人。大家知道我们村的自卫队情况,出力最多就是我们这些人家,但得好处最多是罗家这样的财主大户,这不是让我们这些人家流血又流泪吗?如果齐家和罗家真有旧账,请公正人和村里长老主持,俩家磋商解决就是。像罗家这样欺上门来的事情,必须有个说法,没有这点保证,谁能保证这种事情以后不会落在我们在这的其他人家身上?这个说法必须给,乡亲们,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我们不能任由这些大户人家像揉糍粑似的,让我们要圆就圆要扁就扁。”

    先是江信山和石顺东应和,稀稀拉拉地有些村民迎合,毕竟罗家的实力摆在眼前,被罗家惦记上了,吃不了眼前亏,却难保没有无穷后患。

    但随着围观村民增加,再后就是收工回来的人加入,不明所以的,想趁乱发泄的就跟着起哄,也不知道是帮谁的腔。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要算息钱。”

    “账要算清楚,不能不明不白。”

    ………

    混乱加剧,正话反说,还是反话正说,罗家即使人多也无从分辨。

    罗定宽和管家有些慌神,此时就算再声色俱厉,也没有人会理睬。触犯众怒,就算再有理由也没有地方说理。

    “黄口小儿,信口雌黄。”

    众人一听,有些喧嚣的声音稀落下来。

    罗财主罗守成来了一会儿了,听了伍郎雄的话,暴怒之极,再也忍不下去。

    罗守成指派管家和满儿来干这事,只是想快刀斩乱麻,速战速决。昨晚是可以做这件事,但黑灯瞎火,村民都在家,一个处理不好,就闹得人尽皆知,还当是土匪进村。早上,绝大部分人家要上山做事,寨子里没几个人,最多就是几个妇女小孩,上不了台面。而柳安家人丁不旺,罗家首先给个下马威,威逼之下,柳安肯定顶受不住,事情就解决了,如果能顺便宰柳安一刀更好。就算事后别人知道,那也没什么,各说各话,也只能怪柳安门单亲寡,只能那怪柳安想儿子想疯了,不理会齐柳笙克父克母的箴言,应了走方道士程半仙的箴言宿命。

    谁知道,这点小事,竟然大半天都没办好,罗守成就感到可能出了麻烦。

    听了伍郎雄的话,罗守成再恼怒管家和满儿办事不力也没有用,还得赶快擦屁股。如果这事情再往大里闹,罗家就成了村里众矢之的。

    长老参与进来,为了平息村民的情绪,就会压挤罗家的理由,尽力安抚柳安。那么一切都有定论,罗家吃不着兔子还惹了一身骚。

    罗守成的气场很足,扫了众人一圈,吼道:“江信北,十多年的欠账,我没有算息钱就算我是大善人了。来狗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挑起这事不是柳安支使的是谁支使的?我可不可以怀疑你们和柳笙演双簧,想赖掉齐家欠我家的老账?”

    罗守成一句话说得理直气壮,原本对柳安极有利的氛围悄然瓦解。

    江信北在柳安家上私塾三四年,和齐柳笙的关系要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小时候,他们一伙操蛋,摘别人的果树,摸几个鸡蛋,甚至带人去偷自家东西都有过,那只是小孩子玩心重,和成人的偷鸡摸狗,耍奸取巧的劣习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罗守成有意混淆俩概念,就算有人觉得中间有什么不妥,恐怕也无言以对。

    无论怎么和罗守成争辩都没用,还会跑题。

    百口莫辩。

    江信北怒极,却不怒反笑,既然这老不死的,老王八蛋胡搅混,你祖宗在这,谁怕谁?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