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小桥流水人家

    晒谷子一点也不比打谷子清闲,随着秋收接近尾声,山间可见到的人越来越少,家里仓楼,院子,门前,寨子空落处,铺开的竹席子越来越多。

    八匹高头大马拴在路边,场面颇为壮观。这样的场景除了村里猎户出猎,一年当中几乎见不到一次。

    随着路过的村民增多,这个景象成了西林壁的一大新闻,迅速蔓延开去,生出许多话题。

    周凡推却不过,在江家吃过中饭,便让伙计们从江家搬货上马。前来江家看热闹的络绎不绝,平静的乡村渐渐显得不平静起来。

    马队消失在峰峦叠张中,似乎这一切都是一种幻觉,留在江家没有散去的几个人兀自不敢相信。

    这么多货物,毕竟不是几斤几十斤,别说运出大山,就算顺利运出去,销售就是个大问题,江家怎么就能让人家跑到这乡下旮旯拿货呢?销路啊,有销路就好办事。

    不说西林壁村中各人的患得患失心思,自从昨天的事情,刘玉成和江信北这两天的关系突飞猛进。

    昨天遭遇那些人,刘玉成潜意识里就认为是土匪,周边村寨根本就没有那个财主大族有这个实力,而且,即便有,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出来炫耀。江信北让他先回村报信,正是求之不得。

    害怕归害怕,刘玉成知道轻重,倒是没有逃避的打算。要来的终究要来,回家一路上,刘玉成想的很多,对江信北的安排充满感激。如果,江信北自己跑回去报信,而让刘玉成留下监视的话,刘玉成可能不会提出反对,但对江信北必定心生反感,之前产生的想和江信北套交情,以便参与到江信北的计划中去的想法必定就此打消。

    打谷子的人家少了,跟着就是要走的地方也少了,江信北和刘玉成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刘玉成被江信北忽悠得不知天南地北,如果江信北的打算真能实现,用脚趾想,眼前就是遍地的脚趾,用眼睛想,那么满世界就会全是眨巴眨巴的星星。

    江信北:“玉成,昨天我跟你说的,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能不能在其他村寨找些关系过硬的朋友来做这事?”

    刘玉成:“要像你这么说,我就担心两件事情,一个是收购一定需要大笔头本,二是销路能不能保证。这两件事情,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出点问题,自己赚不到钱是小事情,不过多费些力气,只怕连锁反应下去,倾家荡产,还要连累亲戚朋友。”

    江信北:“如果小打小闹,我不说,你也知道,出山来回一趟都不是玩,挑着货物贩卖根本就没法保证能有效果,只会是做冤枉工夫。但如果大批量的,只要能保证销路,一切都变得有可能,薄利多销,基数大了,能赚到的自然也就多。做事情嘛,总要做过才知道成还是不成,前怕老虎后怕狼的,想赚钱,那能那么容易。”

    刘玉成随手把手中的石子用力掷出,道:“这道理我懂。”

    沉默有时,江信北:“哎哟,……”

    江信北正欲开口,猛不然被蜂子蛰了一下。

    两人坐的路口下面不远是田坡,成群的马王峰嗡嗡叫着,到处乱串。

    “快跑。”

    刘玉成提醒江信北一声,拔腿就往山上跑。

    江信北摸摸头,感觉那地方像个小丘,道:“玉成,帮我看看。”

    刘玉成扒开江信北头发,见头上一个俩拇指大小似的红肿肉包,道:“这马王峰,水牛都经不起三戕,算好我们跑得快。”

    刘玉成找来几片草叶,递给江信北,江信北放到口中嚼烂,敷到头上。

    一片清凉过后,那种臧疼感稍稍减轻,江信北道:“玉成,你确定那是马王峰?估计有多大的蜂盘?”

    刘玉成:“你不会是打算弄那窝蜂子吧?”

    江信北:“我正是这么想,蛰了我这么大一下,想让我放过它们,门都没有。”

    刘玉成哈哈笑了起来。

    江信北不理会刘玉成捉狭的邪笑,径直自顾自地绕道下山,刘玉成跟上。

    那窝蜂子在田坡一角,草丛面积不小,上面有条牛路,周边只留下寸多长的草蔸,或许正是因为有蜂子,割田草的没有割这边的草。

    江信北大喜,放火烧也不用担心火势蔓延。

    刘玉成没有江信北这么大的兴趣,提醒江信北,保险起见,还是把上面的牛路收拾一番,隔火带弄宽点总没害处。

    俩人把田里的稻草把子,堆成圆锥型,在下面留出躲藏观察的地方,一把火丢到蜂子所处的草丛,俩人迅速躲进稻草堆,把自己遮蔽得严严实实。

    保卫家族,护卫家园,悍不畏死的献身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表现根本就没有同为地球生灵的其他物种来得纯粹,来得一往无前,心无旁骛。火光过后,没有一只成年蜂子还能凌空飞翔,全部化为灰烬。

    江信北和刘玉成用柴刀砍来柴棍,削尖一头,小心地把蜂窝从布满灰烬的泥土里挑弄出来。蜂窝很大,足有十斤上下。

    除掉蜂饼,蜂蛹少说应该有四斤以上。

    刘玉成:“可惜这东西太耗油,没有油,并不好吃。”

    江信北:“我们没有油,别人有呀。”

    刘玉成不解,江信北接着道:“我们山里人都觉得好吃,你说拿到城里去,难道那些有钱人会担心没油?只怕他们会抢着买这东西。”

    这个江信北这段时间怕是钻到钱眼里面去了,刘玉成心思一转,不由也认同江信北的说法,山货要有油分才能吃出它的香醇味道,乡村人家吃不出花样,但城里人就不一样。山货本来就没有卖给山里人的理由,卖给城里人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

    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人在天涯。

    省略的这是马致远的感慨,背景一样,换个主人公,情景就完全相反,江信楠就是个典型。

    江信楠才十三岁,重的事情家里不奢望他做得来,能帮多少是多少。所以,江信楠无疑是家里最好的自由人,平时,江信楠要不就陪小侄女江玉致玩玩,要不就钻进山里,弄些山珍野味,要不就是各条冲地挖泥鳅捉黄鳝,即便是秋粮抢收时候,江信楠都会抽空做这些事情。

    秋收结束,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两天,江信楠每天都有两三斤的收获,不但解决家里的新鲜荤菜,还有剩余做干泥鳅。

    江信北所收的山货,今天被周凡搬运一空,江信楠也很高兴,吃过中饭,江信楠相约几个伙伴又到打过谷子的田冲挖泥鳅,收获比上午多,还多抓到了一些黄蛤蟆,满心愉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看到江信北和刘玉成抬着蜂饼走路,江信楠好奇。这么大的蜂饼,从来没见过。

    排起序来,江信北刘玉成和江信楠他们几个小子的年龄相差就不算大,两伙人凑到一起,各讲各的味道,给山间下路留下一串串的欢声笑语。

    江信楠:“三哥,今天县里来了个叫周凡的人,把你收来的山货都运走了,你说能赚多少钱呀。”

    “真的?哼,就你多嘴。”

    江信北其实心里高兴着,盼星星盼月亮,周凡终于来了,虽然弟弟多了一嘴,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自己不在家,有点遗憾,但这样在村里产生的效应会更大,以后想不收山货都难。

    刘玉成听着,心里震动,心思又勾了起来。

    当最后一丝阳光的影子隐没于星星点点的农家灯火的时候,江信北俩弟兄回到家。

    晚饭,酒是一定要喝点。

    谷子打进屋来,对江信北所做的事情的担忧,今天也解决了,江家上下都轻松下来。

    江信北给二哥江信忠和父母加酒。

    江敬林呷一小口,终于说上正题:“信忠,今年的秋猎,你去吧。还有个事,是你的亲事,问你,你总不啃声。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都快二十了,看上了谁,还是怎么的。今年冬天要是还不定下来,我和你娘就不问你了,你可别怨我们。”

    江信忠憋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憋了一会儿,才说了句:“我知道。”

    江信忠实这个态度,气氛变得沉闷。

    石莺突然问道:“三弟,你说这么多山货卖出去了,该赚多少钱?那人信得过不?……”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