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九章 匪首梁靖

    姚梦欣顾不上许多,上前和江敬林相认。江敬林朝姚梦欣微微点头,没有放弃早先的打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有姚梦欣从总斡旋,事情没多大的波澜。

    江敬林收缴陈大奎等人的武器,等西林壁的人到达安全地域之后,才让姚梦欣把收缴的武器带回去。

    白云悠悠之下,群峰叠嶂,斜晖脉脉,伴随着一绺一绺的山风,树枝摇曳,叶浪翻滚。巡弋浩瀚太空的太阳或许已经疲倦,不复再有那种灼人眼目的光芒,不复再有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势。也或许,太阳本来就有她温情的一面,对于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一幕,她需要兼顾彼此情绪,显得越来月温婉。

    今天,一切都过去了,江信北石新牧等人走在一众猎手的前面,尽情享受山岚旁晚的和风惬意。

    然而,此时同样背景下的苏虎却一脸的沮丧。

    十六人枪加一挺机枪是苏虎的底气,如今折损六人,损失五支步枪,一挺机枪。最让苏虎痛心的是机枪没了,这让苏虎对加入溶洞滩的未来充满不可预测的慌乱。

    这是一个讲究实力的时代,溶洞滩和其他任何土匪营寨一样,没有跟自己一条心的一帮兄弟的支撑,只能是一个小喽啰的命运。如果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又何苦来溶洞滩趟这趟浑水?还不如另立山头来得痛快。

    相对于苏虎的纷乱念头,石旭东显然心情不错。

    遭遇陈大奎伏击,苏虎没有全军覆亡,全是因为石旭东熟悉小路,苏虎无疑就欠了石旭东一个大人情,而且这次折损的不是石旭东的兄弟,石旭东不会心疼。更重要的是苏虎的实力折损,对于溶洞滩以后分化苏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相信梁靖乐见其成。

    ……………

    梁靖当然乐见其成,当初在瓜坪镇放出的两条似真似假的消息,收到了相当满意的效果。

    留守在瓜坪镇的保安营在葛俊辉的授意下,对牛塔沟虚张声势,刘琦也乐得做出这样的姿态。

    不管是赤匪还是其他什么土匪,依靠保安团的力量进行清剿,都不可能收到效果。最大的困难是进入山林那就是人家的天下。除非拿人命往里填,还得有大量的钱财和后勤保障,如果没有国民政府的大力支持,如果没有成倍数的回报,仅仅靠县级政府,要剿灭土匪甚至是赤匪,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刘琦自然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除了从县府获得必要的物质和钱粮补充,还能借机向瓜坪各大户人家征收一笔不小的费用。

    趁着刘琦的保安营对牛塔沟的行动,梁靖通过廖家和葛俊辉扯上联系。

    梁靖自愿当冤大头,葛俊辉和刘琦求之不得,不管剿灭的是赤匪还是真正的土匪,都是大功一件。一切有梁靖出力,功劳却是自己的,天下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

    以前溶洞滩土匪山头林立,没有形成合力,牛塔沟捞过界的事情时有发生,溶洞滩的各山头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由此结怨不少。

    梁靖要以见者有份的理由要求瓜分药品,挑起地盘之争,以雪当年之耻。出师有名,三个当家的自然愿意,可是三人对梁靖的安排却大为不满。

    溶洞滩自从梁靖和另三家联合赶走了陈大奎,两年来一直处于半结盟状态。梁靖是大当家,但对另三个山头管控力有限。因为二当家曾德清,三当家尹武行,四当家周双宝三个实际控制着原有人马,梁靖的威信只能在自己的原班人马那里才有实际效用,这一点让梁靖很不满意,早想打破这个僵局。

    溶洞滩各山头对牛塔沟有种天然的惧怕心理,任何一支山头都不敢对杨再彬提出挑战。虽然经过梁靖两年的经营,但各个山头之间的相互戒备的心理根本难以根除。

    梁靖正是要他们不满,既然是大家共同的利益,让谁去都不能让手下弟兄信服,那么就整编,形成合力,一致对外。

    这个时候,梁靖把自己早就准备的一套大刀阔斧地实施下去。

    四个上头混合整编,各山头的头领,由各当家的提出,进行赛选。

    四个当家的不再直接管控各个山头,而是集中到总堂分管后勤保障,财物分配和山寨防务。调动各支小队,形成决策,需要四个当家的有三人同意才有效。这样以来,每个当家的理论上都可以管控任何一支分队,权利比原来只大不小。

    梁靖暗伏奇兵,早就做好准备,让范勇和陈善道接触杨再彬手下心怀不满者,许以重利,从内部分化瓦解杨再彬。

    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即便有保安营的配合,各小队头目或死或伤,没法避免,随之临时替换,在所难免。各小队基本上都被梁靖的手下头目控制,窝里斗的内耗得到最大程度的遏制,在文顺刚石旭东的刻意施威下,爆发的力量不可阻挡。牛塔沟分崩离析,杨再彬命不该绝,苏虎只能投靠了梁靖。

    虽然分队的头目没有变化,但曾德清,尹武行和周双宝还是有所觉察,可是为时已晚,何况梁靖也没有亏待他们,只好接受当下的现实。

    溶洞滩这些日子扬眉吐气,四个当家的齐聚总堂院子里,只等石旭东带着苏虎一行回来,便开始仲秋欢饮。

    内部的纠葛虽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完全平息,但梁靖很自信。只要牢牢控制住四个分队,给足三个当家足够的权和利,时日一久,一切都会过去,整个溶洞滩就真正是梁家的天下。

    跨战马,提银枪,

    足穿战靴换戎装,

    今日里我上战场,

    来寻忘恩负义郎,

    这苦衷,对谁讲……

    我的思念在高山,

    高山巍峨九重天,

    不觉弹出泪中水……

    梁靖躺在睡椅上,难得地断断续续地岔三差五地哼起一些莫名其妙的京剧名段。手指在扶手上不停地敲着,应和小曲的节拍,今天是八月十五,团圆好呐,万事圆满。

    燥热完全褪去,天空依然明朗,苏虎垂头丧气地跟在石旭东后面,进入溶洞滩大营。

    梁靖得报,立即从睡椅上站起来,整整衣服,精神抖擞,走向寨门。曾德清尹武行和周双宝跟着起立,跟上梁靖。

    不论如何,今天都是好日子,小小的疙瘩,以后有的是时间腾挪。

    三声冲天炮响起,接着是一阵鞭炮噼里啪啦噼,中秋夜宴就此开始。

    安顿好苏虎一行,各营自行开饮,总堂院子喝酒赏月有四个当家的和四个分队长,苏虎参与其中,心中泛起一点小小的期盼。

    苏虎是半途加入牛塔沟的,备受排挤,心里对杨再彬颇有怨气。受在范勇和陈善道的离间,起了反意。原本梁靖答应苏虎,铲除杨再彬后支持他做牛塔沟的大当家,以后牛塔沟和溶洞滩冰释前嫌,结为兄弟。

    谁知道事情做得不干净,在牛塔沟立足不下,只得带着自己的手下弟兄投入梁靖麾下。结果又出了意外,苏虎实在担心重蹈牛塔沟的覆辙,心里忐忑之极。

    酒过三巡,梁靖见苏虎低头机械地跟着喝闷酒,基本没主动说一句话,举碗相邀,道:“苏虎兄弟,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你没事就好。来,来,喝了这碗,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看着同桌的八人,苏虎丢开患得患失,猛地将一碗酒一口气喝完,把碗朝下,滴酒不剩。既然走到这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表现得像个小媳妇似的不知所谓,只会让溶洞滩更加看轻自己。

    “好,好!”

    众人喝彩,齐齐一口喝干碗中酒。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