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八章 螳螂捕蝉

    枪声让黄孝淮下意识地放松对庞振民的压制,庞振民乘机反抗,黄孝淮和庞振民扭打在一起,发出不小的响动。

    树枝反弹,庞振民侧身闪避,黄孝淮趁机又绊倒庞振民,一只手肘卡在庞振民的脖子上,另一只受扯庞振民的头发,往下摁。庞振民顿时脸部血脉迸胀,眼角突出,双手被黄孝淮压在退下,双脚胡乱踢蹦,可惜够不着黄孝淮。

    江信北循着响动快速迫近,见状,捡起石子,朝黄孝淮脑门掷去,石子受摇晃的树枝阻挡,改变方向,击在黄孝淮的肩头。

    黄孝淮吃痛,松开庞振民。

    江信北闪进,一脚踹翻黄孝淮,上前把黄孝淮身上的驳壳枪卸下,扶起庞振民。

    “老乡,你俩最好不要动,把枪还他。”

    随话声而起,江信北徒然感到从后面袭来的危机,不敢轻动,乖乖把驳壳枪放到地上。

    石新牧不知道对面山谷发生什么,赶紧沿原路返回,和齐柳笙汇合不久迎面碰上伍泽猎和江敬林带着十多个猎手。

    刘玉成跑回去报信,伍泽猎骤然紧张起来。那队人枪是土匪无疑,现在不担心他们来抢劫谷子,但却担心伍郎雄跟着石顺东前去,碰上他们就凶多吉少。

    伍泽猎让刘玉成回村给报信,这事情要村里长老拿主意。

    江敬林得刘玉成回村报信,纠集十多个猎手前往救援,山上六个人不是他们的子侄,就是关系很近的人家,上山虽然危险一些,却比在家空等着急强得太多。

    看着江敬林一行离开,石万达道:“英杰哥,信北这小子小时候就爱打架,生性泼皮,天不怕,地不怕,今天这事还真的派上了用场。虽然事情有些危险,但信北他们几个的心性却再明显不过,村里接班人后继有人那。”

    听石万达如此说,知道他提江信北,意在石新牧,石英杰捋着下颚的胡子,频频点头,说道:“都是柳安教出来好学生,学识和个性都是次要的,有担当,品行中正,忠实才是重要的。新牧很不错,我看我们村有新牧和信北他们,以后百事可为,我们村正该多有这样的人。”

    从石英杰家出来,望着远山,石万达满腹心事,满腹担忧。孙子就在那山里,那里有十多个带枪的土匪……

    枪声越来越密集,江敬林他们是循着枪声而来的,听齐柳笙和石新牧的描述,说道:“泽猎,我俩各带几个人,分别朝水龙吟方向潜行,沿途注意安全,注意布置一些机巧陷进。新牧,柳笙,你俩找个地方躲躲,万一遇到土匪千万不要逞强。”

    最危险的阶段都过来了,石新牧忽地丢下刚才的担心害怕,一定要跟着众猎户一起行动。

    就算把这俩小子留下,也难担保没有意外,江敬林想了想,点头同意。再三吩咐俩人跟在众人的后面,看护机巧陷进,伺机阻敌,没有情况,千万别逞能,状况一混乱,谁也照顾不到谁。

    陈大奎和姚梦欣有些无奈,伏击不成,只好变成阻击。火力比不上石旭东苏虎,好在占地利之便,即便不能全歼敌人,重创敌人还是能办到的。

    姚梦欣三年前在武汉加入了*组织,在一次参与组织学生运动,被逮捕入狱,经过组织营救,之后到鄂豫皖苏区,经历了两年多血火生涯,虽然仅仅二十来岁,却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战士。自从七月,为了应对*即将展开的第四次针对鄂豫皖的围剿,姚梦欣就被所在单位派遣到南河筹措药品,以解部队药品匮乏的燃眉之急。

    南河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成为赤区和国统区经济往来和各种私下交易的理想之地。一个多月前的失手,让姚梦欣痛不欲生,带着黄孝淮和秦普洪,虽然辗转当中,明明知道是牛塔沟的杨再彬做的手脚,偏偏手中力量太过单薄,无能为力。

    姚梦欣三人回去交不了差,打听来的消息却一天不如一天。如今江北战事吃紧,原来的驻地早就成了*的驻军之地。回是回不去的,即便回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政治保卫局审查关,如果过不了,性命难保是小事,药品怎么泄密的,不揪出其中的缘由,只怕后来还会有战友遭受无谓的牺牲,那才是大事。

    黄孝淮和秦普洪干的是特工,打听到陈大奎的情况。

    三岔岭周边有两个小村庄,一个叫三岔坪,一个叫枞树弯,靠近原湘鄂赣苏区。这几年,由于国民党军事围剿,红军进进出出,苏区的变化很大。这个地方曾是红色游击队活动的地方,人们对*的认识不陌生,有些群众基础。在这片山域还留存一支十多人的游击队艰难地坚持着,而且这地方和溶洞滩相距不远,陈大奎的到来收编了这支队伍。

    姚梦欣病急乱投医,先隐瞒下身份,混进陈大奎的队伍。

    陈大奎没有完全信任姚梦欣,姚梦欣也知道不可能一开始就能获得陈大奎的信任,主动要求让黄孝淮和秦普洪负责域外侦查,陈大亏也正想借此考验一下姚梦欣三人,便欣然同意。

    一个月的时间,黄孝淮和秦普洪带着陈大奎指定的几个人手,扑捉了大量有利的消息,足够陈大奎消除疑虑。

    这次能准确设伏,就是来源于秦普洪带着陈大奎指定人手,相互配合下取得的第一手情报。

    石旭东对此地地形熟悉,水龙吟峡谷是走不得了,跟苏虎附耳说了几句,苏虎当机立断,把机枪留下断后,边打边撤,留下五具尸体,遁入小路,翻山而去。

    几乎完美的伏击计划,却因为几个本地年轻小子的误闯,成了一本烂帐。

    幸好苏虎的机枪被留了下来,要不,陈大奎几乎要对让人把姚梦欣扣起来。对山上放的警戒哨卫,就是黄孝淮和秦普洪。事情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出在敌人就要进入伏击圈的时候,事情再巧也没有这种巧法。

    石旭东带着苏虎一行刚进入丛林,便被伍泽猎几个猎户盯上。

    苏虎以为又遇上陈大奎的伏击,朝林中一顿乱枪之后,仓皇奔逃。石新牧见几人闯入机关,早把江敬林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挥刀砍向控制机关的藤蔓。柴箭,竹箭,悄无声息从树丛从树上划出一道道灵巧的弧线。

    标枪似的木箭钻入一人的大腿,那人惨叫一声,丢下手中的枪支,扑倒在地。另俩人顾不得那人,也顾不得前后的竹木之箭,也丢下手中的枪支,亡命追赶石旭东和苏虎。

    他俩的运气显然比前一人好得太多,竹箭,木箭仅仅只能给他俩带来皮肉伤。

    土匪跑光,伍泽猎摇摇头,走到那人身边,捡起枪支。一脚把那人踢翻转身来,又是一声惨叫,血液从那人左胸一个窟窿狂喷而出,伍泽猎赶忙闪到一边。

    地上一截干枯的尖锐小树兜,殷红,周边一滩血迹。那人口中不断冒出血泡,似乎很想说什么,却只有口中涌出一股一股的血液偶尔泛起气泡。伍泽猎似乎不忍,走向前,把那人的脖子一扭,那人顿时气绝身亡,脸色似乎很享受,没有之前那般挣扎的艰辛。

    看这伍泽猎的动作风轻云淡,石新牧却心头翻滚,杀人其实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战斗结束,清点人员,幸好,除了两个轻伤,没有其他伤亡,缴获一挺机枪,两支步枪。

    陈大奎安排好一切,走向姚梦欣。

    让人把地上的弹壳全部捡起来收好,姚梦欣感觉到陈大奎走近的脚步,心里不由低沉起来。

    “黄孝淮和秦普洪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现踪影。”

    深处恶劣环境的人总是比常人敏感,姚梦欣觉察到陈大奎的警觉。

    就算陈大奎没有疑心,姚梦欣也很不解,

    “我们去看看吧,应该没事。”

    听姚梦欣波澜不惊地说,陈大奎略略诧异,便点头同意。

    陈大奎和姚梦欣都知道,引起石旭东警觉的是之前山上的那一番响动,那里正是警戒哨位。疑虑是,黄孝淮和秦普洪的身手都很好,没道理遭暗算,如果真的遭暗算,山腰这些参与伏击的人就不会如今还安然无恙。

    姚梦欣明显感觉到陈大奎对自己的监控,却没有不忿的心情,黄孝淮和秦普洪的状况才真正让她揪心。

    看到黄孝淮和秦普洪被绑着丢在路中央,姚梦欣示意陈大奎等人止步。

    见到是姚梦欣,江敬林走了出来,站立在陈大奎前方不远,道:“把你们的武器放下吧,我不难为你们。”

    陈大奎认出江敬林,前段时间,在梨子界打过交道。

    很轻微的身体接触,有人提醒陈大奎,陈大奎转头看看,周围树丛和树上,发现自己五六个人正被猎枪和弓箭团团包围,只要稍有不慎,这些人会毫无迟疑地痛下杀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