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做好准备,总没错吧

    农谚说:“宁可早一日归仓,不可空一天留场”,秋收就得赶天气好,尽快收割,晾晒,归仓。如果遇上雨天,打水田谷不说,收回家的谷物也难干燥,工夫也更多,弄不好就发霉。

    八月十五,大多数人家谷子已经打完,江信北家也在上午完成秋收,但伍泽猎家不在此例,不过所剩也不多了。

    吴晓萌和伍雪芳挑着饭菜茶水在弯口出现,这些天,伍雪芳很少跟吴晓萌说话。

    吴晓萌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感觉伍雪芳对自己左右不满意,只好小心谨慎,卖力干活。

    看到送饭的来了,伍泽猎招呼一声,庞老头停住手中的活,到田边夹郡洗手抹脸,准备吃饭。

    把饭菜放好,俩男子吃饭,吴晓萌拿起镰刀下田割稻,伍雪芳生莫名闷气。这个吴晓萌到底想干什么呢?帮人做事有这么卖命的么?瞟了父亲一眼,也拿起镰刀下田。

    伍雪芳一直不明白,昨天,父亲不知道发什么什么神经,竟然问自己对江信北怎么样。吱吱语语半天,才弄明白父亲是想把自己许给江信北。这让伍雪芳大为不满,并不是江信北不好,一个是同一个团寨,太近了,太熟悉了,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二是心里好像有种朦胧的感觉,但自己也弄不清楚这种感觉是落在谁的身上。伍雪芳自小没娘,哥哥伍郎雄读书不在家的时候多,家里的事情,从七八岁能帮父亲开始,基本就是她的活,也养成伍雪芳性子直而泼辣,三言两语就和伍泽猎抗上了。

    虽然伍泽猎放了狠话,但终究是心疼女儿,没有逼迫伍雪芳的意思。但伍雪芳却为之气结,对上更霸道的父亲,也只能有气自己咽,唯一可以做的是,不理睬父亲的言语,气呼呼转身就走。

    伍泽猎有些心不在焉,想把女儿许给江信北,一个是出于让江信北和伍郎雄的关系更进一层,更主要的是女儿从小没娘,从小就操持家务,眼看就到了嫁人的年纪,心里愧疚,想给女儿找个好人家,又不想女儿嫁远,没想到女儿反应这么大。

    吃完饭,伍泽猎抬头望望天色,有些担忧,只怕就在这两天要下雨了。

    一团灰云飘过,遮住阳光,伴随一阵微微凉风,伍泽猎看着田里的俩小孩愣愣的出神。

    潘玉清挽着衣袖裤脚,用双手从泥里捋出泥鳅,不时将沾满稀泥的手在鼻子前抹一把,在头上挠挠,弄得身上,面孔,头发泥巴点点。潘玉秀跟在哥哥身后,一边捡稻穗,一边提着竹垒跟进,俩姊妹配合得非常默契。

    自从打谷子以来,俩兄妹一天不落地跟着,兴趣十足的,有时,连吃饭都叫不来。

    仿佛看到伍雪芳和伍郎雄小时候的情景,伍郎雄忽然觉得心里很温暖。以前不觉得家里清冷,即便是请人帮工,那也都是男子汉,做完事情,吃饭散伙睡觉就是。今年有吴晓萌像个女主人似的操持家务,还有俩小孩凭空给家里带来些许久违的生气,以前的清冷就格外明显。

    伍泽猎续弦的念头又冒了起来,吴晓萌是个不错的对象,勤快而且没有多话,就是不知道吴晓萌是怎么想的。吴晓萌来自哪里,打谷子后会有什么的打算,伍泽猎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好去问,想着委托哪个人去向吴晓萌说说自己的想法。

    潘玉清和潘玉秀走向母亲,吴晓萌说了几句,俩兄妹朝伍泽猎走过来。

    伍泽猎给俩小留着饭菜,见潘玉清身上随处点点的泥巴,那模样仿若星辰点缀,配上童稚的脸庞,非但没觉得滑稽,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庞老头直起身板,下田干活,伍泽猎想叫住庞老头,接着又沉默下来,打完谷子后,家里怎么安排,还得好好想想。

    本来,伍泽猎想等等再请几个人,却不料今年短工难请,这让伍泽猎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那天就该多请几个。实在没法子,只好到江信北家,把庞家祖孙要过来。值得庆幸的是,庞振明虽然是个十六七的小子,干活却很卖力,手脚很快,割稻把更是可以和伍泽猎有得一拼。

    伍郎雄和庞振明挑谷子送回家,伍郎雄挑的担子比不过庞振民。

    伍泽猎的身手都教给了伍郎雄,伍郎雄虽然读书,练习却不曾间断,即使没有经过超常规的磨练,也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比下去的,这一点让伍郎雄对庞振明泛起好奇。但是,庞振明话不多,伍郎雄找得话题多半没有回应。

    伍家的谷子没两天就要打完了,吴晓萌心思有些复杂。

    带着俩小儿逃难一年多的时间,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辛酸,吴晓萌自己都无法想象是怎么过来的。

    伍泽猎下到田里,见吴晓萌直腰,用手不断的拳腰杆,说道:“休息一会吧。”

    吴晓萌:“没事,这活在家里常干,不算什么。”

    伍泽猎不好说什么,表现太过了,担心吓着吴晓萌,抓起稻把走向禾桶,“梆,梆,梆。”三五下,一把稻穗敲落干净。

    吴晓萌抬起头,望了一眼遥远的天空,说不出是牵挂还是悲戚。

    去年,*发动对洪湖苏区的江北地区的第一期“围剿”。*敌人虽然战领了江北地区,却未能消灭红军。江左红军主力转移到外线,开辟新苏区。

    3月初,国民党军发起第二期“围剿”,进攻江南花县的冬山区,江右红军实行内外线斗争相结合,一部进山坚持斗争,一部转入洞庭湖西岸,开辟了洞庭特区。在此期间,红军**团乘机北渡长江,与江左红军配合,进行恢复江北苏区的斗争。在斗争中,红军**团扩编为红3军第9师,段德昌任师长。

    红军和*在洪湖江北地区对峙,在红军灵活的战术打击下,*被迫转入守势,苏区根据地逐步得到恢复。去年9月,*乘洪湖地区水灾严重之机发起第三期“围剿”,再次重点进攻江南花县的冬山苏区。*湘鄂西分局一面组织群众抗洪救灾,一面领导红军和游击队进行游击战争。在敌人占领冬山苏区后,红军主力向江北突围,地方武装又组成江南游击大队,坚持与敌斗争。

    在这一年三次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中,很多苏区百姓,或因为水灾,或因为还乡团的报复,被迫离开家乡。潘启松跟吴晓萌交待几句就跟着部队走了,到底是在游击队还是在随红军主力走的,就不是吴晓萌清楚的了,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云头过去,又是一片烈日。

    三人割稻,伍泽猎一人忙不过来,吴晓萌双手握住稻把,转身走到禾桶边,站到伍泽猎对角,抡起稻把。

    “乒,乓”“乒,乓”两人的的配合相当默契,稻把轮流甩在禾桶壁板上,发出很有节奏的声响。

    这声响却仿若敲在伍泽猎的心头,怦怦随心,伍泽猎心速加快,力有未逮,拿稻把的速度跟不上吴晓萌。

    “吘——吽——”梁上传来吆喝声,接连三声,这是警讯。

    伍郎雄和庞振民刚送谷子回来,坐到田埂上吃中饭,丢下碗筷,拔腿就往山上跑。

    伍泽猎让吴晓萌和伍雪芳赶紧去带潘玉清兄妹先回家,自己和庞老头操起扁担跟着俩小子方向跑去。

    伍郎雄和庞振民迎面遇上跑下山来的石顺东和石瑞。

    石顺东有些兴奋,这些天总算没白费,说道:“你俩来得正好,跟我去接应一下信北他们。石瑞,你去跟打谷子的人说说状况。”

    伍郎雄见石顺东好像对土匪来袭很盼望似的,说道:“你确定是土匪?别闹个乌龙,让我们虚惊一场。”

    石顺东:“就算虚惊一场,也没有关系呀,抢收季节,八月十五,十多人没事干跑到山上来干什么?就算不是土匪,行为也是相当可疑,做好准备,总没错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