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三章 护粮小分队

    江信北坐靠在一棵松树下,这里是蓑衣头最高的一座山梁,走出几步就是一条牛路,环牛道,视野很开阔,能够将几条山冲一览无余。

    外面日头正盛,不过林子中却偶尔会有一股清凉的微风伴随着林涛泛起。

    石顺东和刘玉成坐在离江信北几步的树下,石顺东摇晃着水壶,哐啷哐啷的响声告诉三人,水壶里的水所剩不多。

    水壶微热,里面的水已经没有退凉的作用,石顺东想来也不想靠它来退凉,解渴才是心中最爱。

    要重新装水要下到山冲,恐怕等爬上山梁,那壶水也消耗差不多了,石顺东拍拍刘玉成,俩人一起走向江信北。

    西林壁秋粮抢收,几乎每年都有几户在半路被土匪抢劫,甚至有的被土匪收割,每年的护粮方式不断地改进,却总难根绝秋粮被抢的事故。因此,组织护粮队的事情也就一直是村里在秋收时节要做的一件大事。

    各寨的田亩相对集中,指的是方向和区域,有些人家的田亩距离村寨有六七里远,很难做到没有漏洞。按照应对土匪大规模抢劫的自卫队形式,每家抽一人出来护粮,显然费力不讨好,因为区域宽,不但浪费劳力,而且对护粮的作用不大。如此便只能由各寨子各自按照打谷子的地方远近,人家多少来自主调节,这就很难做到力量安排到位。

    如果没有护粮措施,只怕更难让人心安。

    今年出现陈大奎强行买粮的事情算是最好的的结果,但却让村里的护粮形势一下子严峻起来。

    那天晚上,石英杰召集各寨长老商量,觉得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么多年的护粮,顾此失彼,关键是把握不了土匪出动抢粮的消息,如果能够事先知道一些消息,村寨的护粮队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江敬林在猎户中有比较高的威信,护粮队的中坚力量还是猎户。在这样的情形下,石英杰决定让江敬林参加长老商议,或许能想出弥补的法子。江敬林的确不负石英杰所望,从狩猎分工中演化出由后生子组成一个踩探队。这个队伍不用人多,每个寨子有两三个就行。一有危机,迅速传递消息,护粮队就可以快速做出反应。这样以来,既不用浪费大量的劳力,而且行动都有准确的目的,护粮效果自然不同。

    人选要求,一要脑子灵便,二要求腿脚快,否则的话也就没用。西林壁村寨虽然大,这样的人不好找,最后从四个寨子里选定六人,分两组。

    一组由江信北带,一组由石新牧带。

    俩人坐到江信北身边,刘玉成道:“信北,,明天就是八月十五,大多数人家都已经打完谷子。整天这么爬这山爬那山,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做无用工夫,都几天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石顺东:“莫非你还想发生点事情?我们爬点山算什么,只要村里没人被抢谷子,我们再多爬些山也没什么。”

    江信北没理睬俩人,用树枝在地上有一线没一线地画着。石顺东和刘玉成看看江信北,看看地上,不知道江信北在想什么。

    “换个地方走走吧,不知道新牧他们那里怎么样。”

    江信北拍怕屁股,径直走出林子,石顺东和刘玉成跟上。

    几乎绕着山梁走了一圈,江信北道:“顺东,玉成,我们做的事情,担的干系很大,只有小心,小心,再小心,细心,细心,再细心,没有事情发生是我们的福气,一旦有事情发生,不论祸事发生在哪家,我们都难逃责难。累点算什么,总好过一年辛苦到头,却是帮土匪种田强吧,如果事情是落在自家身上,恐怕想死的心思都会有。”

    刘玉成和石顺东俩人只当自己只是查探消息,却没去想自己身上所担负的责任重大,听江信北如此一说,恍然一愣。真如江信北所说,一旦放过可能的危机,那就真的成为村里的罪人了,以后怕是要被人指脊梁骨的。

    石顺东:“这么宽的地方,就我们几个人,能看到多少地方?我们尽力就行了,真要有事,我们也没有办法。”

    江信北:“事情发生,我们没办法阻止,真的遭遇土匪,我们几个人给人家扎牙缝都不够。但我们要做的是把消息提前告诉村里人,做好准备,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尽量看得宽,尽量看得细致,你俩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刘玉成得江信北提醒,把原有的轻视之心收起来,想了想,道:“也是,我们没必要逞血气之勇,我们漏掉了消息,祸事不管发生在谁家,我们都难心安,我想,我们应该尽量找几个山头高,视野开阔的山梁,小路那么多,省得我们脚都跑断了,还看不到什么。”

    石顺东道:“信北,明天,我们是不是要和石新牧他们商量一下。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情况,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情况,万一有疏漏,我们都担负不起。既然村里把我们分做两组,我想我们相互协作才能把事情做到更细致,才能弥补一些我们想不到的地方。”

    江信北:“嗯,我们今年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尽量不留死角,明年就能轻松些,万一发现什么,这个消息的传送,我们怕是也得多想想办法。”

    石顺东和江信北走在前面,刘玉成看着俩人的背影,心里多了些想法。

    小时候,江信北石顺东一伙和石新牧一伙不对付,到大了交往也不多,好像还有些纠纷,但从刚才的对话来看,算是忠实。听说江信北这段时间在收购山货,不知道是赚是赔。如果能跟江信北做些事情,想必也不会吃亏。

    转过几道山梁,来到五斗峰。

    这里是五条山梁的汇聚之处,崖壁陡峭,小路丛生。因为山势很高,视野相当开阔,周边的几个村寨都能收在眼底,就算最远的西林壁,也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鸭嘴弯。以视距论,梁靖盘踞的溶洞摊主峰也能出现在视野里。

    江信北找了块平整的地方蹲下,招呼石顺东和刘玉成靠拢,在地上把这几天走过的山头在地上一一画上,问道:“你俩看看,还有什么遗漏没有?大一点的路,或者有什么小路之类的,你们知道多少?”

    都是视野开阔的山头,听江信北的讲解,石顺东和柳玉成马上明白江信北要干什么,那就是要在今后,以这些山头作为哨点,进西林壁的道路几乎都在这些山头的视野里出现,只要弄清楚哪里有人家打谷子,选定相应的几个山头作为蹲点,基本可以做到万无一失。如果石新牧他们也这么做,那么,整个西林壁的地理地势图就相当完整,再把各条小路,牛路弄清楚,那么不仅仅秋收护粮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算以后有土匪进犯,防卫上也能依据这做出妥善安排。

    “今天晚了,回去问问老人家,如果遇到不明情况,走那些路能最快传递消息。你们也好好想想,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石顺东自小和江信北一起玩耍,没办法多想,刘玉成没这样的经历,只知道江信北小时候操蛋,现在却没办法不多想,一个人要想做好事情,没有精打细算,恐怕还真的不行,听说这段时间江信北赚了不少钱,只怕不是空穴来风。

    看着江信北自顾自地往前走,刘玉成赶紧收拢心思,紧走几步,说道:“信北,听说你最近在收购山货,怎么样,要不要请人?算我一个,好吗?”

    江信北笑道:“村里的山货放在那里,不会跑,先忙过打谷子再说,你要是真有意,你来我家就是。现在就看石新牧他们是怎么样做的,如果准备做得好,这几天,我们倒是可以忙里偷闲,好好谋算一下,农忙过后的赚钱门路。”

    江信北三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天色將晚,夜色似乎在每次眨眼之间都会浓重一分。

    远远地看到江信北三人下山,石新牧叫住齐柳笙和石瑞,说道:“现在冲里打谷子的人家都回去,江信北他们就在对面,我们快点,赶到他们前面,埋伏下来,等他们来了,忽然发难,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一定很好玩的。”

    石瑞道:“这几天我们走的路太多了,早点回去是正紧,天都快黑了。做这事你不觉得无聊啊。”

    齐柳笙道:“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情,现在有快天黑了,我倒是很想看看江信北的反应。”

    石新牧道:“我们三人,俩人同意了,不要扫兴好不好。”

    石瑞道:“人家人吓人,吓死人,万一江信北发火起来,你能接下来?”

    石新牧道:“怕什么,我揭不下来,不是有柳笙在吗?只要柳笙扛下来,能有什么事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