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江周论道

    江信北见周开妍一个人在小凳上坐着,上前抱住,亲了一口,说,“叫叔叔。”

    周开妍看样子很很老实,却和江月华有得一比,稚气地哼了一声,说:“不叫。”

    江信北很无语,跟周开妍不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像她这样的小女孩,过了生人的阶段,进入最会讨人喜爱的年龄。

    周开妍就是不肯叫江信北一声叔叔,江信北觉得有趣,问道:“那你爹呢?”

    小姑娘嘟嘟嘴,说:“不告诉你。”

    江信北弄不清楚这是不是小孩子的天性,每次只要自己和这样的让小家伙交谈,小家伙几乎都一律不配合。

    这时,周凡跟着赵元茂走出来。周凡要女儿叫江信北叔叔,周开妍紧闭嘴巴不开口,被周凡逼急了,眼泪吧嗒吧嗒就要往下掉,瘪着嘴,带着哭腔,说道:“为什么,你不是说,年小的,该叫哥哥吗?”

    昨天,赵元茂就向周凡交待了江信北的事情,周凡心思玲珑,意识到赵元茂对江信北的看重,今天又一再强调,周凡心里迫切想和江信北把关系理顺,从生意上说是师,在生活交往中就得把江信北当朋友兄弟来看待。江信北和周凡的心事几乎一样,只有处理好和周凡的关系,以后才能有良好发展,现在有周开妍这个喜气的桥梁,江信北自然把她和侄女江月华同等对待。

    赵元茂看着这两大一小,如此纠结,倒也是一种乐趣。

    江信北见周开妍可怜样,说,“妹妹别哭了,别哭了,就叫哥哥,可是,我叫你爹哥哥,你叫我哥哥,那么你该叫你爹什么?”

    周开妍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眼巴巴地望向周凡。

    对人的称呼当然不能以年纪论,而是以班辈论。周凡的兄弟不论年龄大小都是长辈,小大之分,才有叔伯之别。至于其他偶遇之人的称呼,以年纪论,多半是出于礼貌,博取好感。年纪就不是可靠的因素,常常因为,语境的不同,同一年龄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称呼,这就是家人和外人的区别。

    周凡总算给周开妍讲明白家人和外人的不同,周开妍一下子高兴起来,时不时地叫江信北一声“叔叔”,想必小家伙认定江信北是她家的人,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

    周凡听着,多了一份舔犊之情,女儿见她母亲的机会都不多,见其他家人的机会就别说了。小小年纪对家人的概念可能不完整,但对父母是自己最亲近最可靠的人,无疑是感受最深的年龄。从她对江信北改口后,叫的亲甜,叫的高兴,可见她对亲情天伦的渴望。

    感同身受的也有江信北,周凡耐心跟周开妍讲解什么是亲人,心里某处被柔柔地摁了一下,以前很朴质地认为,父母兄弟就是亲人,其实是狭隘了些。

    赵元茂走后,屋内只剩下周开研清脆的童音,来回勤快的跑动声,周凡和江信北只顾着欣赏周开研欣悦的声影,最多偶尔一两句话。

    天真无畏才敢讲真话,似乎没有童真无邪才感人,来得更贴切。

    江信北的心思云游宇外,仿若浩浩蓝天盘旋的雄鹰,寻觅食物的隐匿之处,心里却牵挂着窝里待哺幼鹰。最初下决心做山货,江信北纯粹是为了试试找一条财路,弥补家里的欠缺。这一路走来,江信北在县城和村子来回跑动,并没有多余的心思想其他的。此时,心思变幻,一些相关的,无关的画面不断地从脑子里划过。大哥江信友,二哥江信忠,周凡,赵元茂,伙伴……石代娥及其小儿吴永平竟然也出现在念头里。

    财主商贾万担金,却只见财主一日吃饭三餐,不见商贾三餐吃金银。

    隐然间,江信北发觉赚钱虽然很重要,但人世间,似乎有比金银财宝更弥足珍贵的存在。亲人,朋友,兄弟,但具体到一个人,并不是特别突出,家的概念萦绕于怀,亲人的形象亦真亦幻,或许,只有为了一个家,为了自己的亲人,人才会绞尽脑汁,劳碌奔波。

    周凡时不时地看看江信北,年轻的面孔,乡下小子的穿着,那脑子里想的东西却让周凡不敢小瞧,能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走出这一步的人不说没有,但绝对不多。

    江信北摸遍全身都找不出一件像样的东西,拉过周开研,说,“乖妹妹,想要什么,叔叔给你买去。”

    周开研随口道:“小狗狗。”

    江信北不明白,看向周凡,周凡解释道:“是玩具狗。”

    把周开研从江信北手里接过来,周凡又解释道:“是布做的小狗,样子很可爱,我带着她到处走动,她看到了这东西,总会闹些别扭,我原来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来就是这个理由。不过,不用理会,那是大户人家小姐玩的东西。”

    江信北嘿嘿笑了两声,有机会再说吧,总之既然答应小家伙的事情,大男人还不至于失信。给她买个礼物,是不是布小狗就另说,赵元茂第一次见自己的时候,就送了一枚玉佩。

    两人说到生意上的事情,周凡只带两只耳朵听江信北说,有些东西不是直接灌输相关知识技巧就能有用的,没有本人的具体体会和对问题的困惑,说了没用。

    周凡以自己的经验得出一个结论,埋头拉车,不看路,会随时撞墙,属于做苦力的命,没有前途。只知道抬头看路,脚下漂浮,属于好高骛远之辈,宗尚空谈,于实事毫无建树,很有肯能随时会被脚下的小石子绊倒。

    想要两者兼顾,就需要再拉车时候,学会总结问题,在看路时候,需要脚踏实地,这样才有前途可言,也许这就是全局观,这就是同样的聪明,有心计,有的人成功,有的人一事无成的重要因素。

    耐心听完江信北的想法,周凡说道:“西林壁一地的山货显得过于狭窄,季节性断货的可能性太高了,不足以供应我们县的货物需求,如果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这就不叫做生意,叫投机,是走不长远的。所以你还是要往宽处想,只有可运作的地域大了,能收集的无货多了,我们才会对他人形成成本优势,我们的后劲就会很足。问题的估计先于事情的发生,是经商必须的素质,这样才不至于真有不利事情发生,自己还找不到北,手忙脚乱,无以为继。”

    江信北想了一会儿,说道:“这就是做事前要有规划?叫未雨什么谋的是吧?”

    周凡的三年学徒不是白费的,笑笑,说道:“是未雨绸缪,不过这只是一个看路的问题,前面的既然看清楚了,接下来要考虑的问题还很多,比如,刚才说的成本问题,这是行商最基础的问题。最好的愿望当然是,成本越低越好,售价越高越好。但人家也不是傻子,所以,需要在成本和售价上下工夫的事情太多了。”

    江信北问道:“我爹教我练拳时候,要求依照功法原理,顺其自然。对练的时候,讲究力不用尽,势不用完,留有回旋余地,以求自保,这是不是一个道理?”

    周凡道:“是啊,世界上,其实很多事情,道理都是相通,试想,如果你等到西林壁的山货供应不上,或者别人也在你们村收购,人家的收购价钱比你高,你无法维持下去,这个时候,你再去想办法,是不是有点迟了?事实上最重要的是和气生财,适当地分些利益出去,适时进退取舍,你能把握住主动就成了。吃独食的做法很容易使事情陷入恶性竞争,以致矛盾越来越多,无法调合,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所以,你说的没错,力不用尽,势不用完,保持自己足够的实力,回旋自保就没问题。”

    江信北笑了起来,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感到真有意思,我爹常跟我说,审时度势最重要,力有未逮,退让是上策,如鱼得水,进取是本色。这,恐怕也和经商是一个道理。”

    两人一个以经商为题,一个以练武为喻,竟然都有於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觉,不由齐声笑了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