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周掌柜

    出现今天的事情,整个西林壁都沸腾起来,跑各寨长老家的络绎不绝。

    西林壁分为鸭嘴弯,大田郡,梅甘岭和大团四个寨子,各寨子的田亩相对集中,平时的防卫,每家最少出一人,各寨子依据本寨的情形调配。秋收护粮,防患土匪,是一年中第一重大事情,仍然按照往年的安排,单靠本寨子的力量,漏洞百出,很不符适宜。

    没到吃晚饭,江敬林便被石永刚叫去他家。

    江信北很抑郁,估计今年的自卫队集中起来比往年要早,自家大哥不在家,参加自卫队不是二哥就是自己,不论是谁,另一个必然要挑起家里打谷子的大事。具体怎么安排,就等江敬林回来,看长老们商量怎么办。

    但无论长老们商量怎么样,江信北认为,自己的事情恐怕要到秋收结束后,才有重新启动的可能。

    村里的大事,缺席不得,这是各家各户生存的根本,但江信北不甘心,晚饭吃得心不在焉。

    “信楠,想不想去当学徒?”

    江信北想起前段时间,父亲有送弟弟到城里做学徒的意向,如果能把弟弟的这事利用一下,或许等父亲回来后,能够争取一两天的时间,到县里跑一趟。

    江信楠正高兴地想着,明天和几个朋友到哪条冲去挖泥鳅,捉蛤蟆,没有反应过来。

    江信北拿起筷子就朝江信楠头上敲去,被杨卯几挡下,骂道:“你癫了?弟弟犯着你了?动不动就拿弟弟出气,有你这么做哥哥的?你……”

    石莺怀里的江玉致好像被吓着了,“哇”的一声,喊道:“奶奶,奶奶”

    杨卯几只得住嘴,伸手从石莺手里接过小孙女。

    江信楠:“三哥,到哪里学徒,学什么?”

    听母亲说是让自己去学徒,江信楠倒是没感到委屈,反正三哥历来如此。

    江信北显然坏了心情,没有回答江信楠,说道:“算了,还不知道人家答应不答应。等爹回来再说吧。”

    江敬林不在家,商量什么都是废话,兄弟仨端着小凳子坐到瓜棚下歇凉,留下石莺和杨卯几收拾。

    石莺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对杨卯几说道:“娘,我看信忠肯定有心事,难说心里有人。”

    杨卯几白了石莺一眼,“他会心里有人?放屁都不响的老实人。”想了想今晚江信忠的表现,接着又道:“嗯,可能也是。”

    石莺也就提一嘴,嚼舌头根多了不是好事,婆婆骂起人来可不管是谁。

    江敬林回来有些晚,江信忠和江信楠都睡觉去了,只有江信北在瓜棚下,头靠在柴堆上,仰头看着将圆未圆的月儿,皎洁月光深处隐隐约约地,偶尔闪现一两点星光。

    “村里要从后生仔中抽人组织一支护粮队,你那些事情,明天做个安排,后天没空了。”

    江敬林丢下这句话,不声不响地进屋,倒床便睡。

    杨卯几见丈夫回来,把收尾事情丢给石莺,心里憋着的话,必须跟丈夫说说。

    等杨卯几把自己捡收清楚,江敬林已经睡着了,杨卯几推了几下都没反应,掐着江敬林的肩头肉,狠命的旋转。

    江敬林吃痛,醒转。

    杨卯几把江信忠晚上的表现琢磨着说给丈夫听,又说了石莺的猜测,江敬林仅仅是哼哼哈哈地回应,杨卯几恨极,又狠命掐了江敬林几把,弄得江敬林睡意全无,一把将杨卯几抱着压在身下,恨声道:“过几天,逼他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你烦不烦?”

    杨卯几推不开丈夫,却明显感觉到丈夫的身体变化,做做样子,自己的呼吸反倒急促起来。

    有江敬林一句话,江信北无奈的同时有觉得庆幸,有一天的时间总比没有的好,村里的事情缺席不得,适应大环境,遵守大规矩是必须的。

    前天南河城北布染坊发生火灾,死了五个人,同时还伴有枪声,闹得这几天南河县城鸡犬不宁,保安大队陆陆续续逮捕了一百多人。

    “八珍荟萃”有周凡跑进跑出,偶尔会有几个酒店掌柜和菜摊登门,没什么异像。

    早上,周凡带着伙计早早地门营业,趁着还没人上门,周凡带着女儿去吃早点。

    下单,理货,送货,有个伙计看着就成,这次跑趟长沙,顺便结了几笔帐,带回订单。八月十五就要到了,轻松这几天,又有得忙的,周凡觉得给伙计们轻松几天,挺好的。

    “呵呵,周掌柜,有新鲜货来没有,我正想抽空到你家店铺去一趟呢?”

    “货倒是有,才几天功夫,上次给你送的货,就卖完了?莫不是你藏私,另有目的?”看到周凡抱着小女周开妍走近,菜摊摊主笑呵呵地招呼道,周凡不惮用灰暗的心思跟摊主开玩笑。

    “呵呵,我还真想这样干,自从我从你那里进山货,光顾我菜摊的人都多了,买不买倒是没关系,看到山货,总会有人问价,连带给我带来不少人缘。买菜,在那个菜摊都是买,在我这问价,自然在我这买菜的机会就多。所以,一些稀少山货,总得放些做式样,图的就是招人眼球。”

    周凡听了,没想到山货贩卖还有这个功能,脑子一转,说道:“这个真是个好主意,要多少,你说吧。”

    摊主道:“如果我要多些,你还能不能再给降些价钱?”

    周凡笑骂道:“你就不怕撑死?我给你的价,你去打听一下,全城有比我更低的吗?我也是给人做事,你这不是故意刁难我吗?”

    摊主笑道:“不用打听,我知道,我这不是跟你打商量么。”

    周凡:“商量的事情,门都没有,不过,你想多要点,我看我可以考虑。”

    两人开玩笑似的讨价还价,对之前的协定没有丝毫的改变,两人也没强求,只当说说笑话而已,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反正一个需,一个求,都是买卖。

    “何家小吃”店主是个体型显胖,和周凡年相仿的汉子,满面笑容地上前打招呼。

    “周掌柜来吃饭,稀客呀,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怕有半个月没来了吧。”

    “什么掌柜,连你也敢笑话我。是不是想退货,好啊。”

    “蚊子再小,浑身也是肉,不叫掌柜叫什么。”

    周凡和店主的对答,显见两人极为熟悉。

    这位胖汉是店主,是周凡的哥们。

    “八珍荟萃”的货物走中高端路线,把收购来的山货挑选品类珍贵,卖相好的进行包装销往向其他城市,这样不但利润高些,而且销路更有保证。剩下的落脚货其营养价值和口味没有改变,丢掉可惜了。周凡把这些挑选剩下的重新包装,尝试送货上门的销售模式。胖何就是周凡强行拉到“八珍荟萃”订购的实验对象,反正朋友就是拿来试验的。

    何店主亲自端上汤水,站到一边,笑笑地看着周凡,问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他知道“八珍荟萃”的上等货物,都是销往外地,而且销路很好,变成有市无货的状态。剩下的落脚货,周凡开始的时候,还死乞白赖地赖上自己无论如何都得要一些。虽然挑选过一道,只要做菜时候,手工上下些工夫,和卖相好根本就没有差别。周凡起初的心思,他很明白,左右只当帮朋友一把,现在反倒觉得占了一点小小的便宜。

    从何记小吃出来,周凡带着女儿优哉游哉地回到“八珍荟萃”。

    “周掌柜的,东家让你去一趟。”

    周凡看了伙计边上那人一眼,道:“潘叔,什么事情?能先告诉我吗?”

    潘晓晨道:“那到没什么,好像有个乡下小子来找东家,东家便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