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农忙来临请帮工

    开学都好几天了,伍郎雄好像忘记俩这回事情,没有和伍泽猎闹别扭,每天不是往柳安家跑,就是跟江信北在一起,伍泽猎有些失落同时,高兴更是溢于言表。

    江信北却与伍泽猎相反,这几天,在伍郎雄和齐柳笙的帮助下,收到的山货堆积越来越多,兴奋的同时,不免发愁。几乎占了偏屋一半空间的货物,要运出西林壁是件**烦事情,单人独骑,一百两百斤问题不大,但数量猛地一下子有了这么多,不由得不让人头疼。

    这些天,陆续有人家开始打谷子,八月十五也就没几天了。

    农谚说:“宁可早一日归仓,不可空一天留场”。秋收得赶天气好,尽快收割,晾晒,归仓。如果遇上雨天,打烂谷田不说,收回家的谷物也难干燥,工夫也更多,弄不好就发霉。

    随着秋收越来越近,各项抢收准备都在进行,前来送山货的人,今天还没有。

    村寨里,各家的仓楼,院子,门前,寨子空落处,铺开的竹席子越来越多。晒谷子一点也不比打谷子清闲,大清早就得起来占地方,迟些就有人占据了,论理是多余的麻烦,还没有用。

    左右没有好办法,江信北去帮大嫂石莺清扫仓楼。

    “三弟,收那么多山货,能买出去吗?放的时间久了,起了霉,拿来喂猪,猪都不吃。”

    石莺这些天见江信北忙进忙出的,一直想提醒一下江信北,只是不好扫江信北的兴头。此时,见江信北看着偏屋发愣,忍不住还是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江信北:“没事,我就是想怎样才能尽快把货物运出去。出西林壁的这路,真是坑爹,请人的话,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大嫂,你看今年我们是不是也请几个人打谷子?”

    “这事要爹做主,爹不放话,我们说了没用。”

    石莺顺着江信北的眼光,见屋下的路上寻工夫做的外村人来往,顺口说道。

    “嫂子,信北在家吗?”

    听声音,江信北知道是伍泽猎。

    竹晒席打开,有不少霉斑,杨卯几抬头,笑笑,“你家开始打谷子了吧,请人手可要赶快。请不到人手,你家那么多田,够你受的。”

    伍泽猎:“是呀,明天开始,我正想请信北帮我几天,等你家开始了,我和郎雄再来帮你们几天。”

    杨卯几:“这个,你自己跟他说。信北,你猎叔找你。”

    江信北听母亲喊叫,从楼上下来,“猎叔,找我什么事情?”

    伍泽猎要请人打谷子,出来看看有没有合意的。到江家来,除了想让伍郎雄和江信北多亲近些,还有一点不为人道的小心思。

    听伍泽猎说明来意,江信北没有真面回应,说道:“猎叔,我家打谷子之前,我可以帮几天,但光我一个,怕是帮不了什么,刚才我看见不少来村里找工夫的,你先去看看。”

    有江信北这句话,伍泽猎也没多说,打谷子有前有后,换换工,在村里也是常事。

    江信北:“娘,我们是不是也要请几个?你看,家里堆积这么多货物,家里防潮又不好,来几天雨,怕是要发霉,我想趁天气好,赶快运出去。打谷子的事情……”

    杨卯几:“等你爹回来,我们再商量吧。”

    江敬林一直反对江信北做这事,认为江信北这是不务正业,但江信北没有动用家里的钱,也没有耽搁家里的事情,对江信北的事情,也就一直不加理会。抢收时间到了,江信北实在没信心让江敬林网开一面,准许自己不参加打谷子。

    没有得到杨卯几肯定的答复,江信北有些不满,这么明显的帐难道不会算?简直不可理喻,心里郁闷难平,走出门去。

    石家祠堂前的空坪,一些找工夫的年轻汉子,在木屋的阴凉处散散坐着,时不时说几句话,间或传出一些笑声。

    见伍泽猎走来,大伙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大哥,请人吗?”

    ………

    七嘴八舌地,伍泽猎一言不发,扫视着这些人。

    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子带着一男一女俩小孩,*岁的光景,缩在后;一个十五六的少年站到老汉身旁。那样子和其他人不同,衣着不用说,面黄肌瘦,不像是找工夫的,而像是逃难的。

    伍泽猎本能地挑选那带着俩小孩的女子,实在是那俩小孩渴望的眼神,太像自己那对儿女没了娘的时候,眼巴巴的眼神。

    那老汉见伍泽猎转身要走,几乎要跪倒,说道:“只要给口饭吃就行。”

    “你们是逃难的?”

    恰在此时,江信北走来。

    有人问话,让老头燃起了希望,精神大振,点头格外用力。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

    前段时间,包括从瓜坪到南河县城一趟,江信北在县城听到不少难民依靠妻女用身体讨食的议论,心里对那些难民鄙视之极,回来这么多天,从来不愿去想那些凄惨惨的难民。眼前这几个人无疑是逃难的,没有守在城边等着施舍,而是走乡串村,用自己的劳动换吃食,就分外让江信北高看几眼。

    打谷子是重农活,要求这么低,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何至于此。

    伍泽猎没有走,江家从来没请过帮工,莫非今年例外?

    江信北带上老汉和小后生,伍泽猎带着母子三人,一起离开。

    分路之际,江信北道:“猎叔,我看这几人饿的够呛,你家恐怕没人在家弄吃的,不如先到我家,先让他们吃些东西再说。”

    这点,伍泽猎没有想到,点头答应。

    江家。

    杨卯几时不时用扫帚扫掉竹晒席上的霉斑,江玉致不停地在竹晒席上跑来跑去。祖孙俩一个喊,一个跑,倒是很热闹。

    石莺挎着一篮红薯去溪边洗去了。

    乡村野民,本性淳朴善良,杨卯几没有责备江信北。

    除了早上剩下的几个红薯,没吃的,拿出来分给几个小孩,看着几个面黄肌瘦的小孩,还陪着流了一会儿泪水。

    俩小孩很懂事,自己吃了一节,剩下的塞到母亲嘴边。

    看的杨卯几心里大恸,抱了一下近身的女孩儿,“造孽呀……”

    看着杨卯几有些哭腔,江玉致上前边扯边摇晃杨卯几,“奶奶,奶奶……”

    叫着叫着,江玉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杨卯几赶忙放下小女孩,把孙女抱起来哄骗着。

    没多久,石莺洗红薯回来,江玉致跑到母亲跟前,瘪着嘴,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杨卯几接过红薯篮,进屋,石莺顺便和那女子聊上。

    江信北,伍泽猎和那老汉祖孙俩无话可说,边上几个女子和小孩似乎和他们没什么关联。

    杨卯几切好红薯,打开鼎罐,还有一小碗冷饭,把切碎的红薯倒进鼎罐,加进几瓢水。

    兴许那女子和石莺年岁相差不大,比和杨卯几说话顺畅多了。

    女子叫吴晓萌,家乡去年一年三次打仗,丈夫出门去了,不知生死。她一个女人带着俩孩子,在家乡无法生存下去,只好一路逃难,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

    吴晓萌说这些事情,好像与她无关似的。俩小孩陪在她身边,俩小很乖巧,眼里噙着泪,却没有哭。

    吴晓萌声中没有悲呛,石莺认为,一年的时间,该流的泪只怕早就流干了,石莺想起丈夫,仿佛找到了知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