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六章 柳门一家子

    农闲时间,其实并不闲,说的无非是田里的农活不不用抢时间。

    江信北和石平汝跳着红薯到溪里去洗,柳香玲稍稍休息,把背篓里的野果子用粪筐分装,也挑着往溪边走去。

    伍郎雄从教室里走出来,还有一群学童跟着,柳安笑呵呵地看着,似乎在欣赏一幅风清气爽的水墨画。

    以往,学堂早就散学了,今天伍郎雄的到来,让夕阳下的柳家学堂充满了欢声笑语。由不得柳安不心满意足。

    伍郎雄心情不错,走到柳安边上,拿着小凳子坐到柳安身边,一如江信北那般。不过,有四五个孩童跟着,有样学样也都拿着小凳子做到一边。

    “听信北说,你爹不让你上县里学堂了?”

    伍郎雄笑盈盈的面容不见,转而面孔严肃,说道:“是啊,就是因为这事,现在我还和我爹怄气着,我爹那脑子太那个什么了,既然这样,当初又何必让我出去读书,真想不通。”

    柳安:“这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不能怪你爹,你肯定在学校里干了什么让你爹不放心的事情。君子三省吾身,出问题,当先从自身找原因,不能一味认为是别人的原因。”

    “郎雄哥,那你就别去了,你可以跟我们讲些外面的故事,我们肯定都很喜欢。”

    柳安在那孩童后脑勺拍了一下,“小鬼头,先生说话,你瞎搅合什么,快滚,快滚。”

    那孩童把脑袋一缩,却没有离开的自觉。

    柳安:“郎雄,你去陪他们玩玩,今天信北也过来了,我去弄饭,我们师徒三人好好喝几杯。”

    伍郎雄稍稍诧异,便点头同意。

    江信北的事情,伍泽猎跟伍郎雄交代过,伍郎雄和江信北在柳安这上私塾那会并不友好,对伍泽猎的安排有些抵触情绪,这直接造成这几天和伍泽猎怄气程度有升无减。

    但今天,伍郎雄在家实在是闷得心慌,想找人聊天,仔细想想,自己在村子里土生土长,还真找不出和自己交情特别好的人。来柳安家的路上遇到小时候玩得好些的几个伙伴,这几年自己在外读书,那点交情也就变得只剩点头之交了。

    人长大了,有些人不交往也得交往,有些东西想不变是不可能的。

    柳安走进屋里,伍郎雄对小师弟们说道:“今天晚了,要不,你家里要着急的。明天,明天我还来,我教大家做游戏,好不好?”

    小孩子好哄,高兴地离去,溪边却是另一番情景。

    一伙光屁股小孩在溪边稻田与溪流之间的湿草地上,有的跑上跑下,有的各自掐对摔跤,弄得一身泥,然后扑通进溪水,如此往返。有些小孩十一二岁,人不大,胯间那物却不小,跑动中,一摇一摆,像足扫射中带有弹盘的机枪。

    随着溪边小媳妇,小妇人增多,对小男孩那物评头论足,间或引起一阵嘻嘻的笑声,似乎有江信北在,那声音,还显得格外麻雀子似的清脆。

    江信北想不听都难,一个小伙子参合在这么一堆人当中,没几下就乖乖远远躲到一边,和那些小屁孩为伍。有些小孩是柳安的学童,过来帮江信北洗红薯的同时,顺手牵羊几个。江信北没计较,小孩子的事情也计较不了。

    柳香玲后面来,听的面红耳赤,头不敢抬,生怕那个姑娘大嫂拿自己开涮。偷偷瞄向江信北,却见江信北在小孩子的帮助下,正在捡收散洗的红薯,脖子好像是固定的,不能转动。

    柳香玲毕竟跟柳安认字时间长,三字经虽然只是启蒙读物,但每一句都有故事,柳香玲的羞耻感比一般人强。不像寨子里那些姑娘大姐,半老婆子小媳妇,说起那话来没皮沒臊。

    东西不多,就是过过水,去去泥沙,柳香玲比江信北还快,三两下洗完,回家往大瓷缸一倒,等着发酵,拿来酿酒,既好喝又节省粮食。

    人们不在意柳香玲和江信北的离开,码头成了女人和小孩的天下。

    柳香玲,伍郎雄和江信北三人坐在院子里,似乎很难找到共同话题,显得静悄悄的。

    “郎雄,我有些事情,想让你帮我一把。”

    “你说什么吧,也许我帮不上。”

    江信北还是率先打破沉默,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开门见山。伍郎雄应答语气平淡之极,伍泽猎的意思他知道的清清楚楚,心里说不上是恼火还是无奈。

    江信北:“这事,我还是跟你交个低吧,我觉得这样我俩好说话些。我不知道你在县里做了什么事情,你爹好像很担心。我们两家隔得近,原本你爹是要我帮你家弄弄药地的事情,顺便让你熟悉你家的药地上的工夫,但我猜你爹的意思不在这上面,刚好我另外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其实,如果按你爹的意思,你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我想,既然我们一起做事,我觉得告诉你一声的比较好。”

    伍郎雄想了想,道:“那好吧,你说,我尽力做就是了。”

    柳香玲听江信北说要伍郎雄帮忙记账,好奇道:“信北哥,你可不能像在我家的时候,三步两地弄出些鬼名堂恶心人家。这可不是小时候办家家的事情。”

    江信北道:“香玲,你怎么能用老眼光看人呢,你看看这三年我惹谁了,全村年轻人恐怕没一个人比我还老实吧?”

    柳香玲将信未信,不做声。

    江信北又道:“香玲,我知道你勤快,山上那些东西,想必你家有不少,都给我,我真金白银,不骗你。要折腾,也是我自己折腾自己,不管你的事。”

    柳香玲翘翘嘴角,没有接音,似乎在斟酌江信北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小时候真的吃江信北这种亏太多了。

    江信北:“如果你不相信,我到县里去的时候,带柳笙一起去,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江信北不会作弄齐柳笙,这点柳香玲还是相信,点点头,说道:“那要等柳笙回来再说。”

    对柳香玲的不信任,江信北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有点自得,柳香玲越不信任,让她上当,江信北越觉得有成就感。

    说话间,石平汝挑着红薯回来,等齐柳笙回来,就可以开饭。

    坐在桌子边,江信北和伍郎雄听柳安说些三立三德的事情,伍郎雄一副认真受教的模样,江信北却总从反面举例反驳柳安,好几次让柳安支支吾吾。

    柳安能成为西林壁村寨最有名的私塾先生,并不是柳安的博学多才,完全是他本人的心性加很偶然的因素。

    柳安得柳香玲后,不管怎么努力,石平汝的肚子像漏气似的皮球,再也没见鼓起过。心灰意冷之下,不再奢望儿子的事情,柳香玲三四岁时候,柳安就着手教她识字。

    寨子里,孩子多的人家有*个,少的也有三四个。三四岁了,父母基本不管。小孩子上山下水,路边野地,摘野果自己填肚子是司空见惯的。柳香玲和杨利妮,杨利纯年岁相差无几,平时一起玩耍,柳安教柳香玲认字,杨利妮,杨利纯自然跟着。

    柳安教的就两样,一个是认字,一个是算术,这对村民来说是最实际的。读好书到外面闯世界,太遥远了,何况现在也不兴科考。

    反正教一个是教,教俩个也是教。事情传开,那些小孩的父母觉得不错,孩子能认几个字在其次,重要的是孩子没有到处乱跑,就不会遭遇溺水呀,碰长虫呀之类的危险,一来二去,柳安家就相当于一个免费的托儿所。

    兴许,启蒙老师就该放弃功利之心,开启孩童心智是一件大功德的事情。

    寨子里商议,把柳安的三亩水田的工夫承揽了,还集资给柳安家在后院盖了一间土胚教室。

    人活在这世上的终极目的,无非是生活无忧,受人尊敬,柳安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柳安对来读书的小子,从不拒绝,也没规定年龄,也不限读多久,有教无类做得很到位。江信北和伍郎雄来读书的时候都十来岁,伍郎雄还大些。个性嗜好南辕北辙的伍郎雄和江信北最耗柳安心力,受到他的关照最多,最终也是柳安最满意的俩学生。

    在柳安的私塾里,江信北和伍郎雄与其他学童的受教,表面看是一样。实质上,一般学童就像工厂流水线下来的产品,基本没多大的差别,而江信北和伍郎雄,则像精心雕琢打磨出来的精品,倾注柳安更多的精力和感情。这些江信北和伍郎雄老早就感觉到了,俩人对柳安自有不一般的感情,虽然没有正式仪式确定师徒关系,却自觉承担起徒弟的义务,只要是柳安的事情,江信北和伍郎雄都会摒弃嫌隙。

    “碰”门外重物落地声传进众人的耳朵,柳香玲快速地起身,开门迎了出去。

    “是柳笙会来了?”

    说着,江信北也站起来,差不多两个月没见着齐柳笙了,刚才那声响与硬物落地不同,那东西好像是猎物,江信北想看看齐柳笙逮到个什么猎物。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