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种因得果

    每个人头上都有一棵露水草,总不会缺少活命的那滴水。

    偷儿门类很多,不论干那种都是门技术活。

    扒手是较为普遍的一种,踩线,跟踪,制造混乱,下手,转脏,救场各个环节都需要人帮手。但成员多,分赃得利太少,又不划算,所以在南河,这类偷儿,多是三五个一伙。如果出现摆不平的场子,从其他行道朋友处借势就成了必然,出门靠朋友,在他们身上体现得非常到位。

    当然也有一些单打独干偷儿,一种是随时被人暴打的小扒手,在街头混混中是地位最低。一种是三年不偷,一偷吃三年的偷儿,不过,那不叫偷儿,叫独脚大盗,如非有独门绝技,恐怕是干不来的。

    石峰结伙的朋友多有胆识,能打,不怕事。这源于他们所做的主要的两件事。一件是放高贷收印子钱,一件是组织赌博,抽取水子钱,这两件事情都需要足够的威慑力。

    在瓜坪镇上,石峰对江信北还说不上有多大的感觉,但长塘镇上的事情后,石峰对江信北生出敬而远之的想法。

    人都说,善的怕恶的,恶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在长塘,虽然江信北是主场,但像江信北这样,敢独自一人挑战那么多人的疯狂举动,在石峰看来,即便是不要命的碰到这样的疯子,恐怕也得退避三里。

    偏巧昨天,杨通跃三人冒犯的是江信北,而鬼使神差地自己跟着黄永三招惹上了江信北这个疯子,更可恨的是杨通跃三人见势头不对,竟然溜之大吉,害自己和黄永三四人在保安大队吃了次暗亏。

    一肚子恶气难以排解,第二天,除了让朋友帮忙打探杨通跃三人的消息,还亲自带着两弟兄在街头寻找杨通跃三人的踪迹。

    雨停了,天色也不早了,石峰带着俩兄弟离开歇脚之处。

    “峰哥,那不是陆奉明那小子吗?”

    石峰顺着那人手指方向看去,见陆奉明和赵子昂在前,江信北跟在后,正从正街向自己这条街巷走来。

    虽说同行是冤家,但石峰的生意和陆奉明的赌场并不冲突。在南河县城,陆奉明虽然称不上顶尖公子行列,但陆安兴的特殊位置足以让他成为道上朋友眼中的追逐的偶像,能有机会接触,想办法都得粘上,如果陆奉明愿意,石峰不介意让陆奉明占些干股。

    后面跟着江信北,让石峰心里不安,打算放弃这次机会,意欲避让,却不巧,江信北也看到他们。昨天的事情,很大的原因就是拜石峰所赐,江信北到现在还愤愤不平。现在身边有现成的两张虎皮,那还不顺手拿来用用?

    江信北快步赶上前,赵子昂和陆奉明只得跟着。

    “你想怎么样?”

    江信北拦住石峰的去路,石峰停住,怒目而视。

    “不想怎么样,拜你所赐,昨天被保安队讹诈了二十大洋,得出在你身上。”

    江信北自己在打讹诈,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似笑非笑地看着石峰。

    石峰本来被王国忠和何晓栋讹诈了五个大洋,要找杨通跃三人补偿,不想自己的愿望还没着落,又被人讹上了,心里有气,正想发作,却见陆奉明和赵子昂笑笑地站在江信北边上,看着自己,只得勉强把怒火往肚里咽。

    都是聪明人,无非是借用俩人的身份,赵子昂和陆奉明心知肚明,江信北根本就没出那二十大洋,此时讹诈石峰,纯金,没有半分杂质。

    江信北不是什么好鸟,本来听来江信北说了饥民的事情,陆奉明就觉得江信北肚子里坏水肯定不少,现在更加确定。

    石峰没有理会江信北,把眼光投向陆奉明。生意场上有生意场上的规矩,石峰不惧陆奉明乱来,但个人恩怨冲突,就底气不足。

    陆奉明想不高兴都难,他对石峰本人没有多少恶感,只是眼红石峰的流动赌场的暴利。石峰他们的流动赌场,看下注的差额多少和场面氛围,赔少家拿多家,每场拿三局,或者,每局从赢方十抽一,那该是多大的利润?现在有江信北横插一杠,不正好合乎自己最初的意愿么?

    陆奉明和赵子昂笑容不见,脸色古板得难看。

    有赵子昂和陆奉明俩,江信北要是出了那二十大洋,那和扫把星撞地球的概率没什么差别。石峰问候了俩人全家女性还不解气,但只能闷在肚子里。

    “好,是兄弟不明,上了别人的当。赏个脸,你们指定,随便到哪个馆子去坐坐,权当兄弟给你们赔个不是。要不望江楼,怎么样?”

    既然惹不起,石峰脑筋急转弯,被讹二十大洋,如果能结交上陆奉明和赵子昂,这笔钱完全可以记在公账上,自己也吃不了亏。

    赵子昂心思不在江湖,说道:“吃饭的事,以后再说,我兄弟的钱那是要立马兑现的。”

    陆奉明另有想法,补充道:“先把钱兑现了,吃饭的事情,今天不行,你定个时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也是好事。”

    石峰哪能不知好歹地定时间?自然只能就陆奉明的心情,以后还得另找机会,好在有陆奉明这句话,倒也不担心以后没机会。

    石峰三人把身上悉数拿出,凑齐二十大洋,递给江信北。

    石峰三人转身离去,江信北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自觉,把二十大洋往口袋里一拽,摇了摇,那声响犹如天籁之音,动听之极,彷如全身三万六千毛孔与天地同呼吸,满腔惬意,到此时,所有戾气一扫而空。

    ……………………………

    何晓栋把江信北的马匹交给陆家,陆夫人大为高兴。

    陆奉明几天难回家一次,今天让人把马带回来,今天肯定回家,而且不会太迟。

    等厨子把蒸好的馒头装好后,陆夫人带着丫鬟赶着马车,把这些食物往赵元茂家的义摊而去,想着早去早回。

    陆家人口不多,除了主人家四个正主外,只有丫鬟一人,厨房俩人,一人负责采买,一人负责饮食。虽然,平时还有些保安大队下属,僚属和体面人家的家室走动,家居生活不算清冷无聊。但陆奉明俩弟兄现在都是一天到晚不归家,陆夫人觉得自己的操心越来越派不上用场,心里空落落的,总想找个事来做做。最近,就迷上公益事情,有事没事总喜欢带着丫鬟跑义摊,为饥民难民们发放一些食物,这样总能弥补一些母性的缺憾。

    其实,陆夫人很想要个女儿,可惜有了陆奉明陆奉仁俩兄弟后,别说女儿,就是小子都未能再添一个,如果真有一个女儿,女儿大了,和女儿的共同话题肯定比两个臭小子强的太多。为此,陆夫人一直引为憾事,倒是便宜了丫鬟,她起码算得上陆家的半个女儿。

    前段时间,陆夫人只是出些钱粮,凑到赵元茂家的义摊,今天却想着自家做好熟食送去,更能表达心意。却事有凑巧,还没到义摊,便下起雨来。就近躲雨,馒头遮盖不好,等雨过后,馒头有些进水,只好半路折回,总不能拿进了水的馒头发放,那样会好心没好报,还不如不做。

    更巧的是,刚进回家的街巷,刚好看见石峰递给江信北社么东西之后,转身离去。

    陆夫人不认识石峰和江信北,也不关心他们的事情,她高兴的是儿子能早早回家。

    让丫鬟赶上前叫住陆奉明,转来帮忙赶车。如果是赶去做善事,人家知道,只会说好,现在是回家,俩体面女人赶着马车有些不伦不类。

    丫鬟叫陆玉玲,算起来,还真算陆奉明的妹妹。陆玉玲是陆家在乡下的族房,她家姊妹多,陆夫人见陆玉玲生的乖巧,而且很勤快,便动了心思。陆玉玲来到陆家,名义上是丫鬟,陆家却把她当女儿看待,以满足陆夫人盼女心愿。

    到了陆家,时候已经不早,不过雨过天晴,斜阳下的山水屋舍都显得新鲜透亮。

    赵子昂清早出屋,一天都未回家一趟,担心受父亲责罚,陆夫人不好挽留。

    江信北取出一些猎肉,递给陆奉明,没有多话。

    陆奉明也没有客气,倒是陆夫人客气几句,让江信北以后有空来家玩玩。

    出了陆家院子,赵子昂二话没说,提腿上马,江信北一阵腻歪,在前牵马。

    “上来吧,试试我的马术。”

    在外读书,很久没骑马了,一直以来,赵子昂都认为骑马奔跑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