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 地头蛇

    江信北没想到三小偷搬来的救兵中有石峰,石峰跟人前来,更没想到所要教训的人是江信北。

    杨通跃,尹有升和李学智三人做偷儿中的扒手,多半是瞄准身上没几个银子的老幼妇孺或者没见过多少世面的乡下人。在石峰眼里就是道上最低贱的行当,打心里瞧不上,本不想参合,但经不起朋友相约,同在一个地面上混,总有些交情,便同来看看。

    “原来是你。石峰,你这是存心找茬呢,还是你本来就是偷儿头?”

    江信北一脚踢开杨通跃,上前两步,指着石峰,厉声喝道:“拿来!”

    “江信北,别以为这里是长塘,是你西林壁。”

    歇斯底里地怒吼一句,石峰脸色憋得通红,很容易让人想到大便不畅。

    他实在是心里一时堵得慌,憋屈的慌,在南河这潭水中,多少也是叫得响的字号,和江信北打交道三次,除第一次外,竟然都是阴差阳错地被江信北冤枉,而且偏偏自己还不得不应承,既不愿承认,也不愿意否认。

    黄永三是这次行动的头,没道理让石峰出头,在南河地界上,他也还没有支使石峰的地位,看石峰没有动手的意思,完全不像石峰平常的性格,心里警觉,走向前来,语气比不上石峰的歇斯底里。

    “乡巴佬,客气点,这里哪是你撒野的地方?不要自找不自在。”

    同来的另外两人却没黄永三的眼色,冲上来二话没说,一左一右挥拳朝江信北奔来。

    事到临头须放胆,人家就是欺你人单势孤,只要稍稍心存退缩,必当麻烦不断。

    江信北瞟一眼俩人,看似来势凶悍,却脚步漂浮,门户大开,不给这哥俩一个下马威,老天不容。

    俩人直拳冲向江信北门面,江信北没有用上技巧,而是以硬对硬,双拳快如闪电,迎上对方拳头。

    俩人拳头和江信北普一接触,强大的冲击力,从拳面吃痛,到腕骨裂痛,延伸到肩关节,扯到半边胸脯隐隐发痛。俩人整支手臂无力地耷拉,蹲到地上嚎叫。

    江信北这一招含劲而发,已经用上九成暗劲,似乎还不解恨,抬腿上前,意欲锦上添花。

    石峰和黄永三见势不妙,疾步上前,阻在江信北身前。

    石峰和黄永三在世面上混,也不是一味地打打杀杀,对手杀气无匹,寻思今天无法讨得好去,更无心打架。转眼巡视,哪里还有三人的踪影?恨得俩人在心里,把杨通跃三人的十八代女性集体问候了个遍。

    江信北不为己甚,后退一步,道:“石峰,你真是扒手头?那好,陆永标的那十个大洋,今天也得着落在你身上。”

    石峰被激起火气,大声道:“江信北,不要太嚣张,泥人都有三分血性,你当我怕你不成?”

    江信北笑了,道:“好呀,你一个人来,还是你俩一起来?”

    逼得没了退路,石峰鸡血上脑,恼羞成怒,黑虎掏心,朝江信北前胸欺进。

    当胸直进,最不好反击,江信北只得闪避。

    避开石峰锐势,江信北试探性地与石峰搭上两手,心里大定,一个石峰,应付起来绰绰有余,想要自己难堪,起码得三四个石峰才行。

    石峰锐气已泄,应对十分吃力,在瓜坪镇上,见江信北双拳指东打西,放翻一干混混,还没觉得江信北如何了不得,现在却有苦说不出,骑虎南下的难受。

    黄永三见石峰左支右绌,加入团战。

    原以为,石峰他们人多势众,会形成一边倒的掩杀,担心受到鱼池之殃,又不忍心放过这场好戏,围观者很自觉地给双方提供更大的施展舞台,场面又空出不少。

    没想到江信北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自己的三步之地,先解决俩人,现在对付两人,所需场地比戏台大不了多少。这样的现场版武戏,激发众人的热情,不断有人围拢,屏声静气,偶尔会有些交头接耳声,仿佛,这真的是戏台的武生表演。

    “住手!”

    一声当头棒喝,众人扭头朝那人看去。

    一个二十五六,上身穿着质料不错的短褂子,下身穿着丝缎灯笼裤的青壮汉子,后面跟着五六个粗布短褂。围观者纷纷闪开,谨慎者,趁机溜走。

    石峰和黄永三听到来人的声音,心里慌乱,却不得不用心应对江信北,脱不开身。江信北手里加紧,不再心存让他俩自觉放弃抵抗的心事,自己被扒窃的钱两还着落在这两人身上。

    青壮汉子暴怒之极,在自己的地盘上,石峰和黄永三竟然不听招呼,还反了天了?朝身边几人一挥手,六个粗布短褂,冲进场中,对正在鏖战的三人拳打脚踢。

    没一会儿,六人控制住场面,退到青壮汉子身边。

    石峰和黄永三被六人揍得不轻,走到那人身边,没有一点脾味,低声道:“瑞哥,误会。”

    李瑞哼的一声,道:“误会?你们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兄弟们吃江湖饭,有些龌蹉事情,磕磕碰碰,我不反对,但总得有分寸。你们在这大打出手,这里的人家还怎么做生意,这不是断我财路吗,今天的事情,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怪我不看以往的情面。”

    这话飘进江信北耳朵里,觉得这几句话还在理,不由朝那人多看了几眼,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结实壮硕的手臂显得油光水滑,穿着体面,脚下一双黑色靴子,伫立那里,像一蹲铁塔。

    能出手制止这种场合的无外乎两种人,一种是道德高士,一方霸主,另一种是对手的领头大哥,看这人,似乎两者都不像。

    江信北:“你就是他们的首领?瑞哥?”

    李瑞:“身手不错,可惜不懂规矩,你第一次来县城?”

    江信北:“既然你是他们的头领,想必他们做的事情,你要替他们担当了。”

    李瑞:“如果是我手下做的事情,即便有什么不妥当,要教训自然是我的事情,你,出手就不行。今天在我的地头上,你大打出手,如果没有个说法,即使我打算放过你,我手下弟兄也不会答应,以后,你要进县城恐怕没好日子过。”

    江信北和李瑞各说各话,像是牛头不对马嘴,偏偏应接起来毫无迟滞。

    李瑞没有声色俱厉,但话里的意味非常浓重,江信北置之不理,自顾说自己的话,弄得李瑞手下几人就想上前教训江信北。

    李瑞摆摆手,道:“是个愣头青,去,叫几个警局的弟兄来,在自家地头上大打出手,脑子坏了才是。”

    这句话,江信北听的很清楚,只要对方愿意讲理,就没必要害怕。和地痞说话,难论曲直,警察来了,明面上总还是要主持公道的。

    “瑞哥,我想请教一下,如果你手下扒窃,被人当场逮住,你是不是也要替他们出头?”

    李瑞不知道当街冲突的缘由,自然不清楚江信北的问题是有所指。

    “都是没遮拦的弟兄,如果有什么不当,我自然要为手下弟兄担待,可污人名声,你可知道后果?”

    “呵呵,不就是凭证么?你问问石峰和那人就行。”

    李瑞知道靠打打杀杀,根本不足为恃,何况在自家地头上,打打杀杀,只会影响街面的繁荣,折损的是自家的财源.

    对江信北根本就和自己不在一条思路上,李瑞很恼火,想要杀杀江信北的气焰,免不来要动家伙,那又小题大做了。而且,看刚才的架势,群殴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这小子好像底气很足,不知道有什么来头,为了丁点小事弄出大矛盾来,殊为不智。

    隐隐觉得不妥,李瑞横了石峰和黄永三一眼。

    众目睽睽之下,为扒手出头,不是什么光彩事情,想说真话难,说谎也不容易,石峰和黄永三在李瑞面前叽叽咕咕,说不出个所以然,李瑞不用听完,就能听出个所以然来。

    好在俩警察听说是瑞哥召见,来的也快。

    “这几人在这扰乱市面秩序,干扰正常的生意往来,你俩看着办。”

    李瑞成心给江信北一些颜色看看,对俩警察使使眼色,带着手下离开。

    石峰和黄永三在地头上混,和俩警察相熟,不用俩警察言语,四人自觉规规矩矩立在一边,一副听候处置的神态。

    江信北有些傻眼,俩警察拿着手铐走向自己,是反抗还是就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