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南河街头

    新的一天,忙碌的事情到晚上不一定结束,但肯定是从早晨开始的。

    石顺东和江信山昨晚玩到后半夜,人既兴奋,却不敢沉睡。十六七岁的后生家,早上割牛草的事情,不用叫都得自觉。

    割草之地有五六里地远,还没割几手草,太阳就温温呼呼地撒在草莽上,失却水份的芒草无精打采,对石顺东十分不配合,时不时给对手一个血痕。镰刀似乎也不对劲,总是碰上石头,平时割草草蔸平整,此时割草,参差不齐,犹如冲冠怒发。

    割完一挑草,石顺东躺在阴凉处,想睡会儿,眼涩,脑发热胀,只得随便捆几根粗柴,赶回家补觉是正经。

    “信北要那么多山货,究竟拿来干什么?”

    翻过一道山梁,遇到躺在路边树的江信山,石顺东放下柴火。

    “也许真的是拿去换钱。”

    江信山头枕在柴火上,吐出咬在嘴里一片草叶,不紧不慢地说道:“给他就是,那么多,卖不掉,就不管我们的事情,如果卖掉了,也少不了我们的那份。”

    此时,江信北等得不耐烦,既然决定走一趟县城,那就应该宜早不宜迟。

    对于山货,大约的价钱,江信北知道一些,但具体的品价却不清楚,拿自家的这些到找赵元茂请教一下,或许也不需要太多的分量。

    南河城,望江酒楼。

    房如松从楼上往窗外望了几眼,见有几个人从平安街方向走过来,走下楼。

    来人是胡达寅父子和陈长贵父子,房如松父子把四人迎上酒楼。

    熬过一天最热的下午三四点种,房如松,胡寅达和陈长贵终于可以轻松下来,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手下去做。

    六人上楼进入包间,都是熟人了,没过多的客气,分别坐下。

    小二给没人斟上茶水,告一声诺,退下,房元冲把茶水往个人面前推推,“这天气闷热,食物不易保存,义摊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还要维持多久。”

    “既然来到这个地方,融入当地是我们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情。这次县商会发起设义摊,我觉得就是一个很理想的机会,我们三家联合的包子稀粥摊子算比较大的,应该能为我们几家赢得不少的好评和人脉。”

    胡达寅说着,呡了一口茶水,一把钟叶蒲扇扇起来,边上房如松和陈长贵都能微微感觉到一丝间歇性的凉风。

    陈长贵:“我估计到秋收,应该差不多了,乡村里,抢收需要不少帮工,到时候,应该有不少人下村找事做,老是在城里靠义摊维持,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陈长贵的说法,众人随声附和。嗟来之食,总归是万般无奈之下的权宜,任谁都知道这不可能靠它当做生计。

    既然想要好名声,胡寅达房如松和陈长贵,这几天,坚持主持自家的义摊。今天,人多了些,虽然有遮阳的棚子,要做,就要做到实处,到此时才顾得上自家的肚子。

    饭菜上来,没有荤菜。

    大热天,没食欲,清淡的素菜无疑更合符脾胃。

    前些日子,难民如潮,除了分流到各乡镇村寨的,在南河城内外不断有难民闹事。商会率先倡议,各商户在自家的能力范围内广置粥铺,发放馒头稀饭,暂时稳住了局面。之后,工厂,商店招收一批用工,让难民看到了一丝希望,闹事风潮过去,剩下的就是一些小打小闹。

    可是秋收毕竟还要十天半个月,发放的食物不能保存,又不能满足每个人食量,发生一些抢夺事件似乎也在所难免,只要别冲击义摊就好。

    “那三小子,现在怎么样?”

    房如松抬头看看胡寅达,把心事收回来,“都回去了,本想能有一个留下也好,呵呵,到是我一厢情愿了。”

    房如松和胡达寅陈长贵三家一起迁移到南河,虽然有惊无险,但却把三家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到了南河这十来天的时间,关系突飞猛进,什么事情都有些共同进退的味道。

    稍稍休息,结账下楼,房如松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前方一少年一闪,进了拐角里弄,看着很眼熟,但没多在意,

    房旭这两天认识几个伙伴,只要有机会就跑出来找伙伴热闹热闹,特别提防父亲对自己的阻扰,房旭老远看见父亲和大哥,赶忙闪人。这个时候,如果被堵截上,那才是白痴。

    南河河两岸的南街北街是很热闹的地方,卖东西的最多。

    一少年提着一袋子馒头分散给面前的几个衣着褴褛的小孩。忽然,从人群里冲出一个年相仿的少年把一小孩手中的馒头抢走,那少年非但没有主持公道,反而对被抢小孩抬腿欲踢,房旭赶紧跑上拉住。

    那少年见拉住自己的是房旭,哈哈一笑,把手中的馒头朝小孩中丢去,任由他们拼抢。

    “做善事也不是你这么做的吧?”房旭觉得好玩,笑笑地对着钟彦。

    钟彦道:“那怎么做?自己的财物都保不住,别人抢也不敢反抗,你以为是善良?那是软弱,不值得同情,合该挨饿。”

    “你这是歪理,个个这样,到处打架,很好玩吗?”

    钟彦白了房旭一眼,说道:“那你把一袋子馒头都给他,看他有没有吃的。哼,只怕只能把你自己气的吐血。”

    俩人说说笑笑,争争吵吵走着,看到前方一个摊子一个少年正称糖果,两人快步跑上。

    少年叫杜少迪,见两人来到摊边,笑着打声招呼,继续忙自己的。

    房旭和钟彦坐到摊边里面,时不时地帮忙传递些货物。

    没多久,钟彦见房旭眼盯盯地朝对面看着,好奇地顺着看去。

    江信北等不及石顺东,骑马走山赶近路,两个时辰上下就赶到县城。既然到了县里,也就不忙着去赵元茂家,先到昌源皮货,昌源皮货没有开门营业。江信北想想,看看城里买卖些什么,如果能多了解一些关于山货方面的行情,自然是好事,但一直没有遇到,只能牵着马,一边看看。

    牵着马,马上驮负着两麻袋东西,反而让人以为他是来赶场的,不断有人上前问询,不料却给小偷儿给盯上。

    江信北见摊子挂着的一些不知名的小物件很好看,想着给母亲和嫂子买个回去,扎在头上肯定很漂亮,掏钱的时候,有几个人挤拢身边没有在意,却不想就在那一掏钱的瞬间,钱袋没有了。

    江信北反手扭住边上那人的手腕,只有这人碰自己的力道特别,江信北肯定是这人做的手脚。

    这一幕恰好被房旭看到,房旭对江信北颇有好感,但能看到江信北吃亏,也不错,拉着钟彦就往人群里钻。

    江信北搜遍那人全身都没有找到自己的钱袋,那人得了理由,说:“乡巴佬,眼睛放亮点,这里是什么地方,想诬赖我?门都没有,你不给我说清楚,你这匹马就别想走出城去。

    边上摊贩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没人犯得上为江信北作证。招惹这些人,以后经常关顾自家摊子的话,就不用考虑做生意了。

    江信北在村里本来也不怎么讲理,这回更不会被这人几句话就给吓住,啪的一个耳光,再把那人的手腕翻转,骂道:“有种做,就有种承认。你们一起几个人,就你碰过我,不是你是谁?快点,递给谁了,退给我,一切好说,要不,你试试看。”

    得手之物已经转移了,边上俩个早就想上前群殴江信北,此时便不再隐藏,一左一右扑上。

    江信北放开那人,一脚踏住,两手伸开,分别抓住两人拳头,一扯一收,两人互相挨了对方一拳,江信北顺势补上几脚,把两人踢开,朝脚下之人喝道:“你退还是不退?”

    两人爬起来,叫道:“你别诬赖,有种的,你就等着。”

    没等江信北怒目回视,扯开脚丫飞快跑了。

    那人也特有骨气,不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同样怒目相对,像是防备江信北逃跑似的。

    众人心里大爽,却没人叫好。

    在江信北侧后面,有个好心人,轻声嘀咕道:“后生,你还是赶快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人群中不乏美女帅哥,富裕人家的子弟。

    有热闹可看,看得兴奋,巴不得越热烈越好。

    场面因为打架,空出一大截路,两边的摊子已经移开,江信北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但钱没要回来,不甘心,而且就这么逃走,实在不是他的个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