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情波微漾

    江信北觉得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石建建议父亲让江信楠到县城当学徒,是神来之笔。

    作为猎户,兽皮贩卖是最主要的经济回报途径之一。江信北跟着父亲打猎几年虽然懂得一些,但只是皮毛,江信北甚至认为父亲也未必懂得很多,至少,这些皮毛卖到皮货店后,拿来做什么,怎么做,就不清楚。

    西林壁的皮货这七八年来都是送到昌源皮货那,送江信楠到那做学徒应该问题不大。

    江信北记得第一次跟父亲进入昌源皮货,好像遇上财主似的人和父亲关系很好,顺带还送了一件礼物给自己,一个小玉佩,很漂亮的。杨卯几说是要拿来给江信北说亲用,就一直没戴在身上。

    江信北平时也没那心思戴,自家就那种状况,戴个玉佩算个什么事?但,但凡人都是有些虚荣心的,如果不是打猎,出门在外,江信北还是悄悄把它戴在脖子上。

    去了昌源几次,父亲带自己拜访那财主,才知道是赵元茂,他和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有赵元茂做中间人,弟弟江信楠去做学徒,人家想不收都不行。

    父亲颇为心动,但说要考虑以下,等打过谷子到县城一趟。但江信北以为这事应该尽快办妥才好,打谷子这事,多信楠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可是父亲既然不急,江信北急也没法子,终究昌源皮货是和父亲熟识。

    不过江信北还是打定主意,等收割完谷子,到县城去探探口风,赵元茂就算不是昌源皮货的东家,也该和昌源皮货的关系不错,知根知底的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困难。

    自从跟着张才景和苏文炳走了一趟,江信北认为家里有父亲和二哥操持,不是农忙时刻应付得过来。农作物的价钱低,交通又很不方便,要从土里要多刨几个银元太难了。而且农活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还得看老天的眼色,这太不保险,万一遇到灾年,一家人饿肚子的风险极大。

    如果有本钱购置大量的农田,出租的话也是一条路,但是上好农田能产四百斤粮食的,要百来个银元,就算现在的价钱有所降低,也需要七十个上下,差一点的,至少也要三十个银元,以自家的底子别说大量,就是再添一亩也成问题,去年自己和父亲打猎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三十来个,能余下的就十七八个。

    经过几天的努力,所有的田水都放了,就等着断水干田,收割,不那么忙了,江信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又开始乱跳。

    吃早饭,杨卯几不清楚儿子的心事,见江信北细嚼慢咽的样子,说道:“三,我看你近来有些神神叨叨的,可别胡思乱想了。前些天,你姐姐回来说道,应该给你说亲了,莫不是你姐给你说了什么吧?你可别多想,等给你二哥说了亲,就好了。”

    这话让江信北忽地想起在西流村的那个晚上,忽地又跳到在县城里那离奇的一夜,竟然泛起羞赧之色,这更坚定了杨卯几的看法。别人家,有的像江信北这么大,崽女都有了,的确是应该给他说亲事了,但二儿子江信忠却表现得不急不躁的,先给三儿说亲,这与理不和呀。

    听了母亲一番唠叨,江信北再没心事跟侄女江叶华玩耍,干脆跑到一边自己去整理到县里走一趟的货物,不管江信山和石顺东这俩王八蛋了。

    终究是没信心,石顺东和江信山还没来,今天想跑一趟县里的打算泡汤了又不甘心。

    有些烦恼,昨晚江信山和石顺东都没有送东西来,江信北今天早上割牛草都不去,到现在还没这俩人还没来,江信北在心里把能给俩人用上污词都都问候过了,没话可说,想起母亲的一通话,又给挑起了心事。

    江信北五个兄弟姊妹,前两个间隔都不到两岁,到了江信忠和江信北,年龄就相差到了将近三岁,江信北和江信楠相差两岁多个月点。

    都说公奶爱长孙,爷娘爱幺儿,在江家,大道理虽然还在,却被分化成不成样子。

    江敬林要出外挣家,只能选能最快接手的儿女来爱。江信友和江信红得江敬林的循心教导,等腾出空来,江信忠已经能帮忙,就把心事放在江信北身上,等考虑到江信楠,江信楠都快十四岁了,唯一始终如一的只有母亲杨卯几不负爷娘爱幺儿这句话。

    江信北不吝用龌蹉的心思去理解母亲的提醒。二哥没成亲,就很难考虑自己的事情,同样的道理,自己没说亲,就很难轮到弟弟江信楠。

    爷娘爱幺儿,江信北还是有体会的。记忆中,整个童年,自己就没被母亲抱过几次,母亲几乎每天都没开过弟弟江信楠,而自己几乎在姐姐江信红的照顾下过来的。

    对于姐姐,江信北对姐姐除了姐弟情谊外,还有些母性倾向,在江信北心里,还留存着淡淡的少儿时期对姐姐的依恋。母亲说江信红回来,跟母亲说起自己的亲事,江信北绝对相信,母亲也许不急,但姐姐绝对着急。

    杨卯几见儿子一声不响,跑到一边去了,更是确定江信红说的事情,只怕这小子在西流真的看上什么人也难说。

    西林壁一方,地势高,群峰叠嶂,光照不多,所以一年里的稻子只种一季。

    其他季节就跟着节气栽种其他作物,劳累说不上,就是工夫太琐碎,不做不行,但是做起来又没完没了。所以这些工夫一般都叫给家里的女子,男人就得想办法外出找钱,到了说亲的年纪,当然就得考虑持家的事情。

    江信北没个好去处,想到伍泽猎家打个招呼,想想,还是算了。昨天才去过,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江信北到就鼓楼坐下,整理一下有些混乱的思路。

    吴唤强正端着饭碗在鼓楼。

    江信北想着心事,两人暂时也没什么话。

    一会儿,吴唤强忽然说道:“信北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江信北抬头,笑道:“哦,有什么好事?。”

    吴唤强道:“大田郡昨天来了几个妹子,长的特好看。昨晚,我跟一帮后生去和她们对歌。看她们那脸蛋红扑扑的,那眼睛水灵灵的,看着就心痒,要是能弄来做老婆就好了。她们唱起歌来,那声音真的很好听,可惜就是没一个能唱赢他们的。”

    同村一些人比江信北还小,崽都有了,只是这三年来跟江敬林外出打猎的时间多,在家的时间少,这种感觉不甚强烈。

    自从跑了一趟县城,经历了那些事,心思也活泛起来,竟然有些跑神。

    “有哪些人?那么大的劲头,你摸了她们没有,*大不大?”

    江信北不无调侃的味道。

    三两口,吴唤强刨完碗中饭菜,筷子正很有节奏地敲打着碗沿,似乎还沉浸在昨晚歌声的韵律之中。“摸倒是摸了,人家嫌我小,再说人多,哪里轮到我?只好浑水摸鱼了。还被顺东拍了一下脑袋,给撵出来了,估计他们玩到快天亮,想起就恨。”

    八成是石顺东和江信山这对花公鸡,玩了一个通宵,江信北心里对发小一阵鄙视。这那是什么妹子,至少也是年轻婆娘,要不哪来的这么开放?

    被人摸*,还能继续一大半夜,至少她们也需要这个刺激。唱歌就唱歌,男男女女,拉拉扯扯,就算乡俗民风不计较这些,黄花闺女总还是与这不相同的,肯定是单独一对一的情形多。

    “是你该打,谁叫你混在大人堆里不学好,小小年纪就晓得玩妹崽。那是费心劳力的活儿,不是小屁孩玩的。”

    江信北要充老手,吴唤强却没受教的自觉,俩人调笑一番。

    鼓楼外传来嘈杂的人声,零散的脚步。

    早上去割牛草,田远的,去得早,回来迟;田近的,出门晚些,更加上顺便弄些柴火什么的,都是到了十点十二点的样子,大伙赶趟似的陆陆续续回来了,这时算是乡村早上比较热闹的时候。

    江信北向外看去,正见杨力军的妹妹杨妹挽着袖子,手持镰刀,腰身上挂着个竹篓,朝鼓楼走来。

    那个头和江信北相差不多,见杨妹高挑健美的样子,江信北不禁多看了几眼。

    江信北和杨立君军年相仿,相差就是月份,小时候,杨妹就是跟着哥哥屁股跑的跟屁虫,胖墩墩的。

    那时,江信北没少嫌弃她,有事没事总想法子作弄一番,连带杨立军都觉得妹妹跟着有些折面子,对妹妹老跟着牙崽,特不是味。

    想不到,杨妹抽条后,竟然是如此美人。

    江信北想到自己赚钱大计,想着问问杨妹,杨立军这两天忙什么,这么多天都没见着他。

    杨妹比江信北小两岁的样子,小时候跟在哥哥后面,对江信北那是有很高的崇拜感。女娃娃身体发育和心智成长天然比比男孩子早,到了十二三岁,杨妹有点女孩样子时,在心里竟然怎么都抹不去江信北的影子,可惜近三年很少看到江信北。

    走到鼓楼,杨妹见江信北在,而且眼睛似乎就没离开过自己,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慌乱,脸上一热。

    “信北哥在呀。”杨善梅还是很自然地和江信北打个招呼,就匆匆而过。

    江信北哪晓得此时杨妹的心事?见杨妹莫名其妙地脸红,那昙花一现的炫美反让江信北心里一荡。

    看着杨妹离去的背影,江信北赶紧叫道:“阿妹,你哥在家吗?我有事找他。”

    杨妹停下,转过身来,眼光却不敢看江信北,说道:“我哥和我爹出去了好多天了,有什么事?”

    “不在家就算了,不算事,就问问。”既然杨立军不在家,江信北没多言。

    杨妹很愿意和江信北多说些话,又道:“他们到枫香寨帮人起屋,栈板壁,可能还要几天时间,打谷子之前能够回来,你要有急事,你自己去找,一定能找到。”

    和心仪之人搭上话,杨妹怎么也不会嫌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