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得益匪浅

    江信北一如既往地按生物钟的提示醒来。

    天边的鱼肚白渐渐向空中扩散,朝霞出现,预示着今天是个好天气,江信北的心情也如那初升的朝阳,心里越来越亮堂。

    赵元茂的练功习惯几十年都没有改变过,只不过,现在不以武技提升为目标,而是以强身健体为目的。天色放亮后,来到院子练功,见江信北把江家拳法耍得虎虎生风,赵元茂不由来了兴趣,好好测试一下江信北的实力。

    年轻时做土匪,走江湖,赵元茂太了解心理因素在和人打斗时候的重要性了。可以说,打架对敌,没有股子气势和斗志,就算本身技艺超群,特殊情形下,十成功夫发挥不了一成。

    刺客,杀手和真正的江湖武者比较起来,武技自然是武者浑厚扎实,但往往江湖武者非刺客杀手之敌,个人的心理因素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关键时候,刺客杀手能将十成武技发挥至十一十二成,甚至更高。在争斗中,目无余子,唯我是尊,下得起狠手,他们往往胜多败少就不足为怪,

    江信北陡然遇到赵元茂的袭击,顿时手忙脚乱。

    这样的表现可不行,赵元茂喝道:“收神敛意,用心应对。”

    江信北顾不上多想,也容不得他多想,赵元茂的攻势太刁钻了,而且雄浑的力量完全不像一个老者所应该具有的力气。

    有些东西,仅靠讲道理是行不通的,江湖从来就有历练一说。

    在家在师门学得再好,就算和师兄弟对练胜率再高,那终究还是花拳绣腿。一遇到硬扎的对手,便土崩瓦解,不堪一击。

    在险象环生中感受武技的真谛是历练的目的之一,江信北实在太需要这样的机会。

    赵元茂手下加紧,江信北立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刚开始可能是放不开手脚,现在却真正是手忙脚乱起来。危机感顿生,一个应对不好就有可能受伤,打起十二分精神,江信北丢却所有思想顾虑,拳脚有板有眼地应付赵元茂的攻势,偶尔会有一招半式抢攻。拳劲腿劲当中暗劲含而不吐,一遇时机,江信北偶尔和赵元茂碰撞一下,即粘即走,在赵元茂面前有模有样。

    赵元茂羡慕江敬林有个好儿子的同时,暗暗心惊,江信北这小子功底扎实呀。但也不打算就此收手,赵元茂再次加紧,功力提升两层,想看看江信北到底还有多少本钱。

    这样一来,江信北就相形见拙,但被激起的少年血性,也让潜能得到激发,短暂的顾此失彼,又堪堪和赵元茂打成旗鼓相当。

    见江信北额头冒汗,后力难以为继,赵元茂渐渐松下手来,江信北压力一减,赶紧停手,对赵元茂佩服得五体投地,只不过喘着气,顾不上说话。

    江信北稍稍平顺些,赵元茂说道:“感觉怎么样?”

    听出了赵元茂指点的意思,江信北说道:“就感觉到施展不开,有心无力。”

    赵元茂说道:“练武也好,做事情也好,要用心体会,才能有所收获,有所提高。关键是要有股子气势,有斗志。打个比方,杀手和武林高手对决,就进攻来说,武者讲究攻敌之必救,意在解开本身所受到的威胁,所以有三分攻击,七分防守之说。但对于杀手来说,就是攻敌之救无可救,即便本身受到威胁,只要攻击落实快上一线,胜败立判,生死立见。杀手的可怕在他的心性坚韧,处事冷静,一旦行动,便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或者说是杀气更确切,说到冷静,事实上和你打猎是一个道理。”

    天下道理本就殊路同归,异曲同妙。江信北想了一会儿,便已经意会,很真诚地叫道:“多谢伯父指点,小子受教了。”

    打猎并不因为猎物凶猛而畏缩,反而会有见猎心喜的感觉。狩猎中,最关键的是冷静,目标是猎物,该出手时就出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江信北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受制于心理顾忌,放手而为,情况自是大不相同。临阵对敌,杂念多了只会造成被动应付,使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赵元茂对江信北的反应很满意,说道:“一切顺其自然,不要心存不必要的顾忌。与人对敌,要有杀鸡用牛刀的气势,全力以赴,才有可能谈及其他,否则,只能是任人宰割。”

    江信北忽然想到一句话,顺口说道:“他强任他强,清风扶山岗。”

    赵元茂反而一时没回味过来,略略鄂顿,道:“对,就是这么回事,遭遇比自己强劲的对手,借力卸力,借力打力,四两破千斤,只要冷静得法,不是办不到的事情。所以,你要多加体会,遇到强手,更是提升自己的好机会。”

    江信北在柳安给他解说《道德经》的无为思想时说过这样的话,当时不是很理解。现在不仅正好适合解释赵元茂的指点,而且,结合赵元茂的话语,江信北对无为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无为不是不作为,而是,不要不计后果地蛮干。顺其自然,大道两边,各走一边,敌强则与其周旋,造成局部不对称,在局部上形成强弱倒置,即便不能胜过对手,自保是可以预期的。

    昨晚,赵元茂夫妇对江信北礼节性地问候几句,再没有过多的交谈,今天早饭后,话匣子却打开。

    ……

    “你大哥有信会来没有?”

    “没,不知道他到哪里当兵,是不是上了战场,我爹倒没什么,我娘一说起我大哥,总是免不了抹一把眼泪。我哥也真是的,是好是坏,有个音讯回来,总免得家里担心受怕。”

    话题沉重了些,辛惠笑笑,道:“信友身手好,人也灵便,只怕他是想,立了功,升了官回来,给爹娘一个惊喜。”

    江信北也是笑笑,道:“但愿如此,只是我嫂子也心情不好,弄得家里人好像堵着什么似的,总隔着点什么,说又说不清楚。”

    赵元茂横了辛惠一眼,“没事扯这话干什么,对了,信北,你怎么想起来看伯父,要不了多久,该打谷子了吧?”

    “怎么就不能提?家长里短,谁家没有点事,藏着掖着,那事情就没有了?……”

    赵元茂对辛惠一阵抢白,不理不睬,道:“跟你爹说说,今年打猎,给我留几张好皮子。”

    在家里自己发父母好像说话也不怎么对付,辛惠比母亲还过三天路,江信北心里想笑,口中却道:“伯父放心,这些我都懂,到时我给你送来。不过,我有些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赵元茂看得江信北不由低下头,以为自己哪里说得不妥,有些忐忑不安。

    江信北不像是顺口说说,赵元茂有这个直觉,道:“还没做,谁知道可行不可行,总要试试才知道。”

    江信北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打猎毕竟有时间有限,收入也不靠谱,跟我爹打猎这几年,我看山上的枞菌,木耳,香菇和一些野味很多,不少人拿这些到场上换钱,我就想,如果能好好琢磨这事,或许比打猎划算。”

    年轻时候,赵元茂曾邀江敬林入伙,江敬林没有接话,以后再也不曾说起,听江信北这么一说,赵元茂活络开来,如果江信北上道,未尝不是件好事。

    “做山货营生,很辛苦,一年三百六十天都要走村串户,比打猎过犹不及。如果你真想做,我倒是可以介绍一人给你。”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