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晚登赵宅

    定定神,江信北见对方气势汹汹,退后几步,凝神戒备,势头不对,就得撒腿逃跑。

    在家千日好,出门寸步难。

    城里不比在村里,在村里,大家知根知底,这种事情,可以理论是非,大不了,打一架。更不比小时候,情绪来了,就不管不顾,谁怕谁呀。

    见对方只三人,江信北心里安稳下来,至少不会吃眼前亏。

    借助灵活的步伐,江信北在三人的围攻中,见招拆招,含劲不发,轻松自如。三人之间有一些配合,力量却不大,招式像是练过,但说不上变化,和地方上的泼皮没多大区别,不过这三人也不像泼皮。

    李运昆每一招肢体接触,都感到巨大的压力,而江信北似乎游刃有余。三人意识到人家存心相让,手脚缓下来。

    不多大会儿,周围渐渐汇集了不少围观者。

    交班后,杨生旺美美地洗个澡,换上干净整洁的军旅便装,叫上自己俩弟兄,准备到馆子祭祀一下五脏庙。见那么多人聚集,不免好奇,带着两手下弟兄加入围观。

    街头打架是警局管的事情,和杨生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纯粹的看客。

    三个大小伙子,奈何不了一个青涩少年,围观看客有好事者起哄,有热闹可看,就这样偃旗息鼓了,未免太过扫兴。

    这不是故意挑事么?江信北不由朝人群看去,三人拉不下脸面,又不愿示弱,瞪视着江信北。

    杨生旺见是江信北,微微一惊。前天城门那一幕印象太深了,江信北就那么随手一拿捏,自己一条胳膊几乎麻木。像江信北这样的人,不和世家子弟有关联,也应该和帮会相关。这些人不得罪还罢,一旦得罪,肯定没自己的好果子吃。

    杨生旺对身边的储昌义和易仕华桦低语一番,朝场中努努嘴。

    江信北揉揉额头,神情之间像个被欺负的小弟。

    见江信北摸额头,李运昆无意中也摸着额头,感觉头上有个包,轻轻按一下,痛到骨头,却灵机一动,不能力敌,便只能智取。

    “小子,我们也不为己甚,你只要道个歉就成……”

    李运昆话没落音,储昌义接着一人的话头,说道:“兄弟,要我说,不能就这样算了,知道的,说保安团对老百姓和气,不知道的,还当保安团的弟兄欺善怕恶,这让保安团弟兄们脸往哪里搁?”

    易仕桦:“是啊,得罪了保安团的弟兄,得让他长点记性,要不,什么阿狗阿猫都敢来招惹咱们,这是打脸不是。”

    储昌义:“………”

    易仕桦:“………”

    储昌义和易仕桦唱双簧似的自说自话,李运昆三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插不上嘴,任由俩人你来一句,我来一句。

    这两人明摆着是来挑事的,自己三人又奈何不了江信北,李运昆鼻子不是鼻子,眉毛不是眉毛,怒极难忍,暴喝道:“仕巴子,尼玛的狗狗,扇阴风,点野火,算哪门子本事?想找事,你们过来,老子还怕了不成?”

    储昌义:“我们俩自说自话,管你鸟事,你会咬呀。”

    从云山雾罩,到了然明白,江信北小时候,原本在村里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此时乐得做局外人,成为观剧不语的五好观众。

    保安团三个营,刘琦的一营驻扎到瓜坪,替葛俊辉守住瓜坪码头的油水,剩下两营互不买账,纠葛不断。今天这场合,即便没有江信北这档子事,杨生旺都得想法子羞辱一下对方,现在占着理,储昌义和易仕桦自然怪腔怪调,极尽讥讽之能事。

    保安团平时不怎么得人心,见他们窝里斗,短暂的安静,有些人怕事,悄悄溜走,留下的围观者却如观大戏,时不时议论两句,调侃意味十足。

    储昌义和易仕桦量李运昆三人不敢动手,言语配合外面的调侃十分贴切。李运昆三人下不了台,斗嘴斗不过,那就靠拳头说话。

    事情竟然是这样发展,围观者有些目瞪口呆,这个转变也太匪夷所思,所逢非所思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江信北早把结交杨生旺的事抛到九霄云外。

    夜幕降临,江信北敲开赵家宅门,宅门前的灯笼透出的橘黄的光芒照射在江信北的脸上,红红晕晕,好一个标致而英气外露的后生,门子略一愣神。

    赵元茂子女都不在身边,晚饭后俩老夫妻在堂屋说话。现在的局面比前段时间缓和多了,冷锋传来消息,江北*和张徐红军激战正酣,洪湖方面也有些动静。具体结局似乎对*有利,但不到最后关头,谁说了都不准数。前两个月,据说江北张徐所部,仅凭一万五千之众风卷残云般,地盘一下紫扩充到二十多个县,势力急剧增加到四万多人枪。一旦红军缓过气来,*是不是如前几次一样,虎头蛇尾?冷锋提醒赵元茂,局势不明朗,小心提防。

    在乱世中生存,没有自保的手段,就算暂时平安无事,也只是待宰的肥羊。现在,赵家的家院多了些人,大多是以前在青龙岗的部属,少几个是后加入的年轻弟兄,忠诚没有问题。其他事情都安排下去,不让有心人抓住把柄就行。

    赵元茂和妻子说些谨小慎微的话题,反而勾起夫妇俩对年轻时候快意恩仇的回忆。赵元茂夫妇是土匪出身。十六七年的商贾生活,并没有比土匪轻松,刀头舔血的场面是少了,但勾心斗角,闯荡陷阱的次数却飞速见长,一个应对不当,和刀头舔血的结果相差不多。对姚梦欣的事情,两夫妻心思异常相近,不管姚梦欣是*游击队也好,土匪也罢,都是抄父辈的旧业。所谓将门无犬子,除了欣赏,而没了之前的担心,土匪本来就是刀头舔血的行当,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手段合适,就不会被人所乘,还能够为现在的原青龙岗弟兄的基业提供外援。

    “不知道嫣儿和轩儿会不会像欣儿那样。”

    辛惠由姚梦欣的事情,轮到自己的亲生儿女,担忧总是免不了。

    赵元茂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我们不是一样从刀头舔血的日子走过来了吗?如果把他们放在身边,养成绵羊性子,或者纨绔混混,如何能在世上立足?我们总不能照顾他们一辈子。”

    夫妻俩说话间,门子领着江信北来见。

    江信北对赵元茂夫妻俩恭敬地行礼,站到一边,感觉不那么自然。因为赵夫人笑眯眯地看着江信北,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丈母娘看女婿也不带这样看的。

    脸色红扑扑的,修长结实的身板,浑身散发出强劲的少年活力,辛惠把头转向赵元茂。

    赵元茂脸上看不出息怒,他仅见过江信北的次数,用手指都板得过来,而且,都是江敬林带着,没想到仅仅一年不到的时间,江信北已经变成身板结实的后生子了,心中微微有些惋惜。

    前天出城门,房家名号不管用,死马当活马医,江信北抬出赵二爷的名号,才得以通行。杨生旺前倨后恭,江信北琢磨出其中的道理,这张虎皮无论如何都得扯起来。

    按礼数,如果想要赵元茂照拂,得让江敬林带江信北来见赵元茂,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但江信北有自己的小九九,背着父亲,来见赵元茂,现在感觉到有些莽撞,不知道赵元茂对自己的印象如何,心有所属,便患得患失。

    江信北呼吸没法保持平静。

    见江信北扭扭妮妮的样子,辛惠笑笑,说,“既然进屋了,就不急在一时。”

    叫来管家带江信北去客房后,辛惠对赵元茂道:“敬林哥的三小子很不错,不知道大哥那里怎么还没下文。

    赵元茂横了辛惠一眼:“少这样八卦一些,江敬林没下文,难道要大哥热脸去贴冷屁股?”

    辛惠嘴巴一扬,说道:“我就这么一说,嫣儿……”

    没有继续说下去,赵元茂心里明白老婆的想法,自己也有这份心思,如果姚梦兰和江信北的事情无法定下来,自己也不介意把女儿许给江信北。

    但,女儿受过洋学,能和江信北对上眼?很成问题。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