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钱多也是麻烦事

    人是房如松请的,一路大家相处融洽,派发工钱时候,另七家各出二大洋,房胡陈三家结盟,各出三大洋。江信北那七个大洋,苏文炳和张才景各拿得银洋八个,三四天时间,算是小小地发了笔财。

    手伸进衣兜,抖动着大洋,七个子儿锵锵作响,十分悦耳,江信北想美美吃一餐,终于还是舍不得多花钱,选择一家面食店打算吃碗面解决饥饿就可以了。

    南河县城,生意并不好做。江信北掏钱付账时,小门小店的没办法找开一个银元。店主极不信任地拿着银元又咬又弹,找人鉴定银元的真假,弄得江信北很不爽快,催促店家快点。

    “还要来点什么?”

    “我想去看一个长辈,店家,你说,买点什么好?”

    店家正琢磨找零,随口一问,提醒了江信北,此去赵元茂家总不能手脚空空吧。

    走亲朋嘛,随便买点糖果糕点什么的都行,店家思忖,这小子看样子憨厚老实,银洋不至于有假,于是让十二三岁的儿子带江信北去买糕点。

    糕点店倒是有零钱找,可是找了一大堆铜板,让江信北发愁。本来天气热,出门的时候就穿得少,七八个银元,不重也不占地方,放到袋子里,走起路来,有意摆动,叮当作响,心情十分愉悦。可一下子要装下百几十个铜板,却是找罪受。

    一个铜板是一文,一个银元就是一千文,携带肯定不方便,应运而生的就是十文二十文的铜板出现,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二百文的铜板。因为各地铸造大额铜板成色不同,流通不方便,所以一个银元一般就可以换取二百到三百个铜板。

    时下的物价,在北平一个银元能买六斤上好猪肉。买四十个猪肉饺子,两碗小米粥,外加一盘白砂糖,只需要两毛二分钱,按二十文铜板折算,也就是十一个。在南河,即便昂贵些,买份糕点又能花多少?

    糕点店的伙计眼色很势利,见江信北穿着破旧,买份糕点还需要人带着来,显然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认定江信北装逼,用大洋,装阔气。

    成心恶心江信北,店伙计就多给些零钱,二十文的铜板都不带找的,清一色十文面值以下的铜板,看江信北拿。

    …………………………………

    吴兴钰自从丈夫和儿子死了,残存的一点骨肉之情在妞妞身上体现得并不到位,时不时会拿妞妞出气,因为妞妞的存在会让她封闭的心总还存在一丝裂缝。

    差不多有三个月了,吴兴誉心已麻木,很不愿意去想往事。

    这几天却不时会想起了丈夫和儿子,那天的场景慢慢被吴兴钰勾勒出来,其实她记得很清楚,只是不愿去想。

    那天遇上十多个土匪,吴兴钰和丈夫很自觉地没有任何反抗,土匪无非求财,自家家境不错,有马车也还带着些财物,只要人没事就行。

    谁知道那帮人不仅仅拿走财物,还看上了吴兴钰的姿色。吴兴钰抵死不从,那些人拿丈夫和儿子的性命做威胁,吴兴钰想着只要儿女和丈夫安全,自己受辱后自尽就是。

    土匪当面糟蹋吴兴钰,吴兴钰丈夫的心脏还没强大到熟视无睹的地步,羞愤难当,一头撞在车辕上,当场殒命。儿子见母亲受辱,父亲撞死,十来岁的人儿,突然窜上前,冷不防逮住一个土匪的手臂撕咬。那土匪吃痛,恶从胆边生,一手扯住男孩的头发,膝盖一提,顶开男孩,侧身一个踹腿,男孩跌落出去,后脑恰好磕在石子上,顿时没了气息。

    吴兴钰见丈夫和儿子,就这样没了,顿时心如死灰,任由土匪车水马龙地胡为。吴兴钰固执地认为,如果自己出门没有梳理,土匪就不会看上自己,如果自己不受土匪威胁,当场自尽,兴许丈夫和儿子还有命在。现在这个样子,丈夫和儿子其实就是自己害死的。

    一直以来,吴兴钰都在回避这个现实,害怕想起那一幕。

    想起丈夫,想起儿子,吴兴钰潸然泪光闪闪,儿子和丈夫就这样白白死了?看看身边七八岁的女儿,廋骨伶仃,面色饥黄,心里一恨,狠狠掐了女儿一把。

    女孩吃痛,却没有叫喊,眼泪吧啦地噙在眼眶里,虽然不明白娘亲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但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

    “娘,我饿。”

    看到妞妞可怜兮兮的样,吴兴钰心角隐隐一痛,猛地抱起女儿,紧紧搂在怀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妞妞伸出小手给吴兴钰拭去眼泪,说道:“妞妞以后乖,不喊饿了。”

    听这话,吴兴钰眼泪彷如决堤的水坝,再也关不住,越发抽泣起来。

    边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妹子把手绢递给吴兴钰:“姐姐……”

    吴兴钰接过手绢,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你在家里等着,我带妞妞出去转转。”

    少女叫曹满梅,是吴兴钰认下的一个异姓姊妹。

    曹满梅跟逃难家人失散,被人强暴,无家可归,凑巧被吴兴钰遇上。吴兴钰见曹丽梅长得清丽,是一个美人胚子,打扮得宜,做皮肉生意,正当其时。

    吴兴钰遭遇不幸,曹丽梅恰逢大变,两人都是举目无亲,无家可归,同病相怜。两人流落到在南河城里,没人脉,没有工作,没住房,还带着一个小女孩,要生存,只能随遇而安,做做皮肉生意,索性吴兴钰头上的银质发簪还在。

    因为是租用别人的房子,两人的暗莺营生做得无比艰难。没钱打扮,谈不上卖笑,纯粹的买春,如野鸡觅食,逮到一粒是一粒。这几天城里保安团的盘查严苛,街上行走的人大为减少,不管真假,反正一桩生意都没着落是真,只能节俭再节俭,三人都饿得前肚皮贴后腰。

    在街上溜达半响,哪怕遭遇一个不给钱的泼皮,只要能给女儿一口零食,吴兴钰都会让对方肆意胡为,可惜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

    妞妞忽然不走了,道:“我饿。”

    吴兴钰心情极度不好,掐了一把女儿,“快走,饿不死你。”

    妞妞不敢哭,也不肯走,憋着嘴,道:“娘,我饿。”

    顺着女儿视线看去,吴兴钰见一个乡下少年在糕点店,一手提着糕点,一手捏捏着衣角,好像觉得不妥,又放下糕点,翻弄衣兜,不时向店外瞟几眼。

    乡下人憨厚本分是从骨子里就具备的,江信北没朝店伙计成心恶心自己这方面去想。

    有时候,钱多也是个麻烦事情。

    百多个铜板,衣兜很浅,放到口袋,走路不小心,担心随时都可能掉出来。走几脚试试,很不方便,叮当叮当,晃荡晃荡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财不露白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江信北有这个自觉。

    寻找那面食店的小子,那小子得了面钱早就不知所踪,恰好看见吴兴钰掐小女孩一把,弄得小女孩想哭又不敢哭。

    那女孩面黄肌瘦,显然营养**,难说还饿了几天,见到糕点店移不开脚步,江信北自觉脑补小女孩的遭遇。

    江信北这几天在路上见的逃难之人多了,心里唏嘘,却无能为力。眼前,帮帮一个小女孩的能力还是有余的。反正现在自己左右为难,还不如做点好事,就当积点阴德。

    江信北一赌气,走到店外,把妞妞抱到店中,糕点放到女孩身边,道:“小妹妹,哥哥给你吃,不哭了,啊。”

    回头瞪了一眼跟进来的吴兴钰,只见吴兴钰眼里噙着眼泪,喉咙一上一下来回蠕动,似乎也饿得不轻。

    江信北忽然同情心泛滥,忘记要去赵元茂家这回事,把衣兜里的铜板一并掏出,连同柜台上还有几十个铜板往前一推,恶声恶气地对店伙计说道:“糕点,拿来,让俩人吃,吃剩下为止,再结账。”

    此时已经是夜幕即将降临,糕点店的存货即使不多,也足以让母女俩撑破肚皮。

    看到母女俩被噎着的喉结蠕动,江信北又道:“水,一并算钱就是了。”

    原本有几个看江信北笑话的人,眼睛怪怪地看着店伙计,这样欺负老实人很不地道,店伙计老脸一红,讪讪道:“那倒不必。”

    妞妞其实有名,叫艾纯纳,是个乖巧人儿,有水合咽,自己吃了几块,忽然对江信北说,“姐姐还没得吃。”

    此时,江信北有些冷静下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值还是不值。

    好人做到底呗,待吴兴钰母女俩吃饱,索性再点了把面食,让母女再带各一份回家,即便这样,剩下的铜板还是不少。

    见江信北有些茫然,吴兴钰道:“我家住的不远,要不到我家,我给你弄个袋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