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是祸躲不过

    长塘镇上,集市早早散场。

    各家心事一大堆,各自派人寻找住处,房如松把这等事情交给龙景阳。

    商旅不发达,镇上能让旅客入住的地方不多,二百来人的队伍,要安顿下来,不容易。一下子要入住这么多人,这在长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不免引起长塘镇上各色人种的悄悄议论。

    有几个小型寨子散落在各处,远的差不多相距一里上下,不过,此地毕竟长塘乡的赶集之地,大多房屋在马路两厢。起码方便随行就市,也能顺便吆喝几个铜板。

    龙景阳带着苏文炳张才景和江信北,四处寻找。分散的村落不作考虑,民房低矮秀气加破烂,住不了几个人。

    有几个本地人,就有了近水楼台之便,四人找到三家临近的民房,分别安置房家胡家和陈家,好说歹说,让房主答应出租屋前的空地安顿各家的下人。

    旁晚,到各家饭店定制包子馒头,送来。其他各家都是人马困乏,各家家主却得出出面,不是为了出风头,博个好名声总不会嫌多,不过,这事情既然是房如松胡达寅和陈长贵提议的,自然得他们三人出面主持。

    百十个难民的干粮发放,其实用不了多少时间,关键在于晚了,担心天暗下来,看不到,落下个别人,跟房主借来几盏马灯。

    本来房如松是要出钱租用,但房主听说是给难民发放干粮,那还好意思要钱?再说人家租用的房间,已经费用不低了。

    包子馒头还没发出一半,见一伙人吵吵嚷嚷地走来,虽然不一定是冲着房家来的,龙景阳还是条件反射般地做出戒备,凝神盯住来人的方向。

    这伙人,足有二十多人,来到难民摊点,只见一人压住派发的包子馒头的竹筐,大声道:“不用在这里假发慈悲了,今天糟蹋我家稻田的事情还没完。”

    房如松咋一听,脑子一蒙,愕立当场,胡达寅和陈长贵等也好不到哪里。

    江信北,苏文炳,张才景还有几个房家伙计,丢下发放包子馒头的活儿,跑上前来,别天都快亮了,还鸟尿床。

    在乡镇所在之地,相对是安全的,各家家住无非是来走走过场。明天要赶早,家院伙计已经让他们早早休息,现在没几个在场。

    临近夜晚,光线不好,但好在有马灯,江信北见有些人面孔似曾相识,是长塘街上人没错,自己却犯不着和他们作对,当然也不会怯场,无论什么事情,总有个来龙去脉,是非曲直。

    抬头慢慢朝后面看去,只见石峰和李世奇在那似乎看西洋镜似的,心里不由蹭的一下,火了起来。

    这事肯定和两人有关。

    这是砸人饭碗呀,明显是踢馆砸场子,打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信北做如此想,还真是冤枉了石峰。

    这说来话长。

    石峰在瓜坪受了一肚子闲气,越想越不是滋味,没跟金长兴说声就离开瓜坪,到长塘镇上,和金长兴老表的族房兄弟李世奇相遇。

    上一场,李世奇的一个朋友被人摸了身上的钱财,找上几个朋友找上对方,反而被对方一伙痛打一顿,没证据,那不是诬赖人,坏人名誉么?

    别说是混混世界,江湖纷争,就算是当代法制社会,科技发达,如果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又没当场抓个现行,你吼不住,那就是欺负你没商量。

    李世奇的朋友是个不服输的主,受不了这种冤枉气,找上李世奇,看看这一场有没有机会报仇雪恨。

    乡镇的赶集日是各地和村寨混混的武林大会,平时有什么冲突,没那胆量纠集兄弟杀向对方村庄。但赶集的时候,这些人一般都要出来,设局坑骗或者摸扒找工做都是机会。有心报仇雪耻,赶集日便是了结恩怨的最好日子,至于了结到什么程度,混混心里自然有权衡。正因为如此,本来有恩怨的,闹来闹去,各种意外关系盘根错节,最终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朋友也不一定。

    这几天一直在找人,昨天有手下弟兄看到石峰,报给李世奇,李世奇找到石峰,礼数尽到,求石峰帮忙。

    石峰和李世奇之间有些渊源,其他的不说,单是石峰平时到长塘,只要遇到李世奇,大多数情形,吃住都是李世奇给解决的,手头拮据之时,还从李世奇手中得到缓解。再加上,在瓜坪,江信北苏文炳横插一杠,让石峰在金家人面前大折脸面,以后恐怕再难上金家门,石峰正憋着不爽,寻思找个机会发泄。

    李世奇的这点请求,于情于理,石峰都不能拒绝。

    为了这事,石峰在长塘住了一晚。

    今天是赶集日,报仇雪恨就看今天,错过了,至少得等下一场。

    李世奇把纠集起来的二十多个小混混带到石峰跟前,请石峰训话,自己的小弟的角色做得很到位。

    石峰没做客气,对众人说道:“我们要来就来一次狠的,不要整天想着打打杀杀,一次就要让别人怕了我们。你们有什么称手的家伙,准备好,另外,你们,好多我都不认识,我看你们找个什么东西标识一下,免得到时误伤了。”

    这话说得二三十个小屁股兴奋异常,以前多是拳脚相加,最多是吃亏的时候,慌不择物,逮到什么,就用什么。现在事先准备武器,那一定是异常痛快淋漓的阵仗。

    赶集日人多混杂,要找人实在不容易,在房如松他们谈判之时,终于发现那人。消息报给石峰,石峰一声令下,一干小屁股,手臂上缠绕这各色布条,拿着棍棒菜刀,直冲街面。

    滚滚洪流,气势冲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赶集之人弄不清楚怎么回事,纷纷避让,避让不及的,挨个棍棒拳头的,只当被鬼打到了。

    撞向地摊,或者铺面,集市一时大乱,却没人赶停留在正道上。

    即便有人有几个帮手的,瞧这阵势,也只好自认倒霉。

    石峰提着一根棍棒,一马当先,凶悍无匹。

    顺着留下来监视的兄弟所指人群,石峰率众掩杀过去,也不管是不是打错人。

    那人是本乡蝗冲人,此时,正和几个朋友在谈笑,或许还有一些同村人,看架势应该是准备收拾回家了。他有个外号叫螺蛳蚌,大概是指这人的肚子像螺蛳那样九曲十八弯,意思有那么点贬义。

    冷不防,石峰带人冲杀进来,螺蛳蚌眼尖,看到上个赶集日被自己踢打的那人在场,地方狭窄,人多,道路堵塞,逃无可逃。

    螺蛳蚌很机灵,叫道:“快抄家伙。”

    说着將别人准备回家的扁担一把抢过来,严阵以待,同样凶悍。

    其他等人不管是不是同伙,这种场合,想置身事外没有可能,至少得自保,有扁担的抄扁担,没东西的,就近逮到什么抢什么,作防身之用。

    螺蛳蚌这边有十多二十个年轻人,冲上前对杀。

    趁双方械斗,其余人众远远躲开,胆子大些的作壁上观,其情状,快如狸猫,动如脱兔,躲闪之速,秩序之井然,令人叹为观止。

    石峰一伙,不仅人数占绝对优势,石峰下手或许有分寸,那些小屁股可只记得老大说过的,来狠的,让冒犯自己的人,一次就怕了,那以后,这长塘镇上还不由着哥们横着走?

    以有心算无心,螺蛳蚌一伙,虽然年纪大,本力强些,仓促应战,至少心理准备不足,而且有几个显然不是一伙的,见事不可为,没人阻挡道路,看准机会,抽身而逃。

    军心即是灵魂,才有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格言。

    螺蛳蚌手上被伐了一刀,刀口在前手臂,幸好不深,这还是因为人多,小混混们虽然肆意妄为,但毕竟要顾忌别伤着自家兄弟。

    有人逃跑,螺蛳蚌一方的阵仗一下子溃散,接连几个跌倒在地,被几个手持棍棒的小子围住棍棒侍候,只得蜷着身子,抱住头,护住要害,口中不停地喊出告饶声。

    本来决战之心就不强,有人先跑,更让军心涣散更快,螺蛳蚌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其余人跟着逃散。

    石峰率众直追出去两三里路才收兵回镇,此时因为械斗,集市早早开始散了。

    混混们大胜而归,兴奋异常,彷如征战的将士凯旋而归,一脸的荣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算计。

    稻田事件过去了,大多杨村人翻山走近路回去了,却有三人直往长塘镇上走。几个是平时懒散,专事在各乡村撺掇,见风都想抓一把的人,人多的时候,怕被村里人鄙视,离开了就没那份顾忌。寻思着到镇上找几个哥们,诈诈这些人。从这些财主那么大方地答应村里人的要求,不是财大气粗,就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

    三人到长塘镇上,集市散得没几个人,有些奇怪,找不着人,就凭几个人,确实没那胆量打秋风,不免有些丧气。

    见事不可为,走了一人,留下两人,一个叫蒙永亮,一个叫杨友程。俩人不死心,在街上闲逛,以图有个意外。

    或许上天真的很眷顾有理想的人,不久,石峰带这伙小混混旁若无人地走来。

    其中不乏几个认识的,杨友程心思一转,这不是现成的人马?即便自己不能坐庄,能沾点光,总有好处。

    通过熟人引荐,杨友程和蒙永亮如愿以偿地见到李世奇和石峰。

    这些前因后果,跟江信北他们进镇也就是前脚后脚的事。

    江信北径直走向石峰,狠声喝道:“石峰,这是你在后面搞的鬼?”

    石峰愕然。

    “谁呀,这是?”

    敢这么质问石峰的人,想必也是个人物,李世奇不由上前问道,也不知他是问石峰还是问江信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