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灾难年头百事哀

    房紫苒在车内蜷缩已久,又熬不过恐惧,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壮着胆子下车,总好过这样半死不活,没想到眼前所见,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心里羞愧难当,几欲摔倒。

    众人错愕之际,房夫人赶忙上前拉扯房紫苒。

    房如松想上前,却被龙景阳抢先一步拦住,叫上张才景和苏文炳,这可是个着手交涉谈判的好机会。恰在此时,一阵马蹄传来,众人不由举头望去。

    不消片刻,江信北和杨友宁双双停住。

    道路不通,后面的房运多等人也只得停住下马。

    杨村人得十四个生力军加入,士气高涨,叫骂声,索赔声越发高涨。

    杨友宁等人知道状况,迅速加入本村,江信北等弄不清状况,一时不适应,不知所措。

    杨村人散开,张才景一眼看见江信北,叫道:“信北,这边来。”

    江信北房运多六人走向对方,反和自己对峙,杨友宁大叫道:“信北,怎么回事?”

    杨村人中几个和江信北熟悉的,见杨友宁拉住江信北嘀嘀咕咕的,上前打招呼。

    杨村人毕竟不是土匪,劳师动众前来,固然是村中事务当同仇敌忾,但最终还是索赔,打架出气是出气,但于事无补,何况对阵这么久,好像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杨友宁完全不理会别人怎么想,弄清楚了江信北此行的缘由,江信北却不知道这番纷争缘起何处。

    想让江信北置身事外,这话,杨友宁说不出口,换做自己好像也不可能答应,做人做事不是这么做的,再起冲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牵涉到地方上的事情,不是江信北和杨友宁俩小后生能说了算的。江信北从来没遇到过这类事,好在没什么危险,只须听东家的安排,对得起那份工钱就成。

    “大家七嘴八舌地各说各话,解决不了事情,我们三个也是帮人做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都清楚,怎么解决,我看你们选几个人出来,商量个子丑寅卯来,大家不可能是在家里闲的蛋痛,在这里来晒太阳的吧?”

    苏文炳得房如松授意,不但身板粗壮,嗓门更是宏伟,盖过所有的声音。

    天气炎热,只因是村中大事,不得不来,有些人巴不得早点结束,听苏文炳这么一喊,静下来,都看向田亩被糟蹋的人家。

    杨村的代表却不用推选,村中的事务,哪怕是红白喜事,都会有约定俗成的规矩,牵头组织的人是现成的,只是需要征询主家的意见。

    房如松这边,因为方言和口音上的差异,房如松一干大户商议让龙景阳和苏文炳张才景为全权代表与杨村人交涉。因为江信北和杨村人熟悉,龙景阳便把江信北叫上,有个熟人在场,对方说话的口气,多少会减少些火药味。

    得知房如松等人家是现成里的大户,杨村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杨权根家没损伤,但他是见证人。作为主家的代言人,也只是就事论事,没提出过分的要求,现在事情都弄清楚了,真正叫起真来,这事也怪不到这些大户人家头上,他们来个抵死不认,杨村人还真拿这些人没办法。

    事情虽然由逃难人引起的,房如松等人只想早点到达县城,破费些银钱已经比遭遇土匪不知道强过多少倍。寻根究底,还是自己这些人寻思利用难民,虚张声势在先。再说,这些难民黄皮寡瘦,拖儿带女的,确实可怜,就当是发发善心。把估计赔付的银钱翻了一倍,也就二十个大洋,分摊到各户,仅仅两个大洋,不算什么大亏。

    得房如松胡达寅和陈长贵再三吩咐,苏文炳和张才景姿态放得很低。杨村人提的条件竟然都没达到房如松等人所估计的宽限,苏文炳和张才景不用还价,就一口应承下来。完全不用龙景阳插嘴。

    杨村人终究是朴质的地道农民,没过多的非分之想,所提条件都觉得有些敲诈的嫌疑,只怕这些大户不肯答应,寻思如何让步,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心里反倒有些不安。

    江信北在此纯粹是个摆设,如果说像个中间人,那也得双方起口角,才有他发挥的余地,不过,却让他和杨权根混了个熟脸,以往到杨村,年纪尚小,只有别人认识他,他不认识别人。这点在交涉结束的时候得到最好的证明。

    “信北,你爹还上山打猎不?”

    抬头朝那人望去,三十多岁,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身板不壮,还显得单条,但手臂肌肉条块分明,手背青筋显露,投足之间,利落有力,江信北有些晕头,后悔自己名字中有个北字,因为此时完全找不着北。

    嘿嘿干笑两声,那人却不待江信北说话,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江信北不想承认,那太那个什么了,但又确实叫不上名号,摸摸头,极为尴尬。

    “呵呵,你到过我家的,和友宁一起。”

    江信北恍然想起,去年冬天自己和杨友宁到他三叔家找杨友用,杨友用不在家,出来时碰到一人,好像是这个人。

    “三叔?”

    江信北不敢肯定。

    杨权禾呵呵一笑,表示江信北猜得没错,说道:“你跟的这人家不错,好好用心。”

    杨村人走后,房如松一干人马,各自找个阴凉之处歇息下来,谁都没兴起赶路的念头。

    其他人家自成圈子,房如松,胡达寅和陈长贵经过这几天的交往,交情随水见长。

    没到县城,谁也不敢说就完全安全。三人坐下来交谈有时,并不后悔在路上出的这个插曲,反而生出不幸中的大幸之感。

    到县城还有五六十里路,今天无论如何都到不了县里。决定在长塘镇上住一宿,但经此一事,大家都弄得筋疲力尽,好在长塘镇上离此不远。

    随处散落的逃难之人落在眼里,衣着褴褛,黄皮寡瘦的小孩脸上显得有些痴呆,完全没有小孩应有的活跳。

    “到长塘镇上,买些包子馒头分发给这些小孩吧。”

    灾难年头百事哀,房如松忽生悲悯之心,动了恻隐。

    胡达寅显然也有感而发,“跑了不少难民,剩下的也不多,不如和其他几家商量一下,干脆连大人一起算上,大家分摊下来,也多不了几个,顺便跟他们说说,此去一路上,千万不能再到田里去打食了,要不,得不偿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