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撞日逢友

    天空响亮,苍青的树叶泛着白光,。

    抬头远眺,眼睛似乎舒服一些。

    白花花的天空,即便偶尔来一丝清风,那也是夹杂着一股子热浪。上山下山,盘盘绕绕,不仅仅是马匹*的,人更是唇干舌燥。或许是老房那句“奸猾”有些刺伤江信北的自尊,其他五人也许各有心事,赶路早不复开始上路那般迅捷

    江信北从没想过自己这般建议是在耍奸使猾,既然应承苏文炳,答应走这趟暗镖,除了要保住小命外,当然就得替主顾考虑,化解可能得危机。

    这三年,江信北跟随父亲打猎,自然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和猛兽正面相对的道理,捕获猎物得靠一些策应和手段。真正遇上土匪,加入几个人拼命,杯水车薪,于事无补,不知道姓房那老不死的是怎么想的,脑子给猪拱了,还是被猪拱进猪圈的那种。

    真的要这样疾奔下去,直接与房如松龙景阳他们回合吗?万一遭遇土匪,小命极为不妙,江信北没那信心认为自己能够做到和土匪死磕,多半会想其他法子,保全小命要紧。如此一想,老不死的说自己耍贱弄猾,好像也没说错,心里泛起一丝莫名的羞愧,江信北双腿用力一夹,朝马屁狠狠抽了一鞭,以此掩饰内心龌蹉,迅速赶上房运多几人。

    江信北之所以答应苏文炳张才景,心里也是有点底气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路?靠几个本地人做暗镖,真正遇上土匪,连看都不过看,江信北不相信这些财主看不到这点,之所以请几个本地人做暗镖,也就是求个本地人地头熟,起个向导的作用,对景之时,靠本地人从中斡旋,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房运多一直跟着龙景阳做事,与跟来的四人也说不上熟悉,虽然在六人当中是当头的,对于自己这一伙人接应家主的事情心里没底,空落落的。

    “前面岔冲边上有股水井,很清凉,要不要在那歇歇再走?”

    房运多“嗯”的一声,江信北没再多言,提马领先。

    泉眼处于岩壁底部,沿山壁而上是枝叶繁茂的杂树丛,居高临下地延伸出来,把整条小路笼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泉眼周边用四块石板竖立围成一个水井,井旁用大小不一的石板铺就,井边插立的木棍上倒挂着带柄的竹筒。

    或许是井水清冽的原因,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一丝风的感觉,六人喝过泉水后,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信北,你说,东家他们有可能遇到土匪吗?”

    房运多虽然在龙景阳手下做事,见过红军伤残士兵的惨状,却没有见过土匪,不免有些心虚,此番前去接应房如松,难料吉凶,不禁开口问道。

    “难说,最好是没事。”江信北随口应道,既然姓房的老不死这样安排了,真要有事情也只能随机应变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说多了,让人觉得自己不实诚,反而不美。

    走在前面的陆有铎和林焕泽翻身上马,陆有铎道:“大家还是快点赶路要紧,真要是东家遇险,而我们迟迟未到,那才是要命的事情。”

    陆有铎和林焕泽是县城里中人,到房家做事已经快两年。江信北和房旭房运多三人带回房如松的担忧和安排,俩人直觉就不大相信会遇上土匪。两人算得上是本地人,这条路,不是没走过,虽然世道不那么太平,却也没有传言中那么玄乎。不过既然是东家的安排,或许也是一次在东家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以前俩人并不知道掌柜后面还有个房家,直到半年多以前,房家在县城购置了房产,房管家和房家大公子房元冲过来主持这边的家业,经掌柜引荐到房元冲手下做事,才知道自己跟从的东家远不了县城这些产业,俩人更加卖力,深得房元冲的重用。

    房元冲另有要事脱不开身,便命俩人替自己走这一趟。先不说房元冲把这等家事交给俩人是种莫大的信任,必须把它妥妥帖帖地办好,单是,这年头找分差事不容易,他俩就得格外珍视这份工作,必须保房家家人不出意外。

    不过一柱香的光景,长塘乡长塘村便出现在六人眼前,只是,很不巧的是今天正是赶集的日子,六人不能拍马疾奔。

    江信北率先下马缓步而行,六人六马颇为壮观,在小镇集市从来少见,引得赶集的人众不由侧目。

    杨权根见苏文炳张才景和龙景阳从冲口跑来,明知对方人多势众,自然没自大到以为自己能摆平眼前事态,扯起脚把子往山上跑。

    站在山上视野比较开阔之处,见马路上人影卓卓,杨权根首先想到的是回村报信。这事情显然瞒不上几个时候,人家问起来,稻田在此处的人家就会凭空多出来许多猜忌。到时候,自己说还是不说,对自家都不是好事。

    村子就在山脚,三四里地的样子,不巧,村子里年轻人多是赶集去了。

    赶集的日子,总会有很多找钱的机会,最起码,弄来的山货不趁赶集日拿去卖了,仅靠田里的谷物,那可就油盐针线钱都会很诘难。

    平常村子里,无论谁家有什么事情,不论贫穷,都得各家至少要有一人到场,否则,派到自家有事,全村人都不拢场,那就有得瞧的了。因此但凡棒冲有田的人家全体出动,随着杨权根直出棒冲追赶坏其田亩的家伙,怎么也得拿回自家的损失。

    其他人家集结二十来人翻山抄近路在前堵截。杨友宁家是猎户,有马匹代步,自然被派往集市召集赶场的年轻人,赶去和堵截的人汇合。

    场上人来人往,如果是家里的长辈倒还好找,直接到沿路地摊找就行,但年轻人跳脱,一时之间就难见着人。

    “信北。”

    见江信北和几个陌生人牵马而行,目标太显眼了,杨友宁想不看见都不行。

    杨友宁比江信北大一岁不到,因着都是猎户,两家曾一起联合打过猎。江信北这几年跟父亲跑山,没少在杨友宁家歇脚,江杨俩人相当熟稔,交情之深就不是一言能尽的。

    在本乡集市,有人叫喊,再正常不过,江信北东张西望,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嘿,在这呢,到哪里去?”

    顺着声音望去,见杨友宁牵着马,从巷道中走出来,后面跟这四人,江信北不怎么熟悉,只是觉得面善。

    江信北快步上前,“好久没见了,发财了吧,是新鲜货还是陈货?”

    杨友宁笑笑,“这段时间在田里弄泥巴,没空跑山。”瞟了江信北边上的几人,又道:“你这是要到哪去,这么隆重。”

    江信北看了看房运多,见房运多没没反应,笑道:“下瓜坪去,你呢?”

    杨友宁不由一愣,这么巧?反正找不着人,再这么找下去,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辰,怕是要耽搁正事了。如果能得江信北几人帮忙,想来力量也足够。

    “我也要下去,有点事正找人帮忙,正巧,你帮我一把吧,顺路,反正你也是顺手之劳。”

    江信北有心答应,但这事不由他做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