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世事无常

    交谈有时,房如松问道:“胡兄陈兄觉得什么时候动身好?”

    胡达寅说道:“现在能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反正就是这世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不如今天就动身。”

    陈长贵接口道:“昨晚没有就这个问题作出商量,原因是各家家眷车辆,财物整装,人手安排和协调所需要的时间不好确定,现在都准备好了,再等下去,恐怕会引起家里人不必要的猜度,弄得人心慌慌的,只怕更容易出岔子。我和老胡商量了一下,觉得今天动身是个好时机。”

    今天镇上的事情,大家都有所了解,房如松沉思一会儿,说道:“一百多里路,托家带小,一天肯定走不完,如果半途歇夜,恐怕更容易出问题。是不是今天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卯时出发,旁晚就能到达县城,即便到不了,离县城也相差不远,总比在半途歇夜安全得多,你们看,这样可好?”

    时间反正不差这半天,陈长贵颇为意动,说道:“好自然是好,但一天走十多个钟点的路,吃得消吗?”

    房如松呵呵一笑,说道:“妻小自然吃不消,但她们是乘车,至于其他人,应该不在话下。”

    确定下来,龙景阳忽然道:“之前,我们只想到让难民跟上,我们可不可以利用今天的时间,打探联系一下想到县城的其他商家财主?我想,那些人家总有些护卫,总体上,我们的力量加强了,即便有土匪,我们也不至于落下风,等家里接应的人到了,最多是个有惊无险的结局,那些难民倒是无关紧要,他们愿意跟着就跟着,没人也没什么关系。”

    房胡陈三人眼睛一亮,的确如此,真正遇到土匪,只怕那些难民先就四处逃散,弄不好还会把自己的队伍冲乱,有商家财主加入就不同,他们本身有财物跟着,必定下死力防护。

    人之所以有恐惧和担忧,原因无非有两种,一种是知道所行带来的恶果,一种是对局势无知或者一知半解,带来不确定的后果。到此时,能想到的都想了,能准备的都准备了,四人心里稍稍安定。

    本来三家结伙,是为了壮壮胆,安全与否没有半点把握,其他人家大多存在相似的心理,当房如松和胡达寅陈长贵三人去联络其他商家财主,立刻一拍即合。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即便还觉得有什么不妥,也总不能因为有担忧,就不动身。而且,二十多天没下雨了,万一天气起了变化,行走不方便,再滞留下去,谁知道会增加什么样的变数?

    第二天天将亮未亮,其他人家或商户一见有人上路,又恰好和自己想要走的是同一方向,哪有还不赶快随上的道理?一家子不敢上路,但人多了,胆子自然跟着肥壮起来,一些难民也就盲目地跟着。

    队伍走出二十来里,龙景阳前后查看队伍,强调规矩,大概估算一下,整条队伍恐怕不下三百人。

    龙景阳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一半,没有那个山头的土匪有这么肥的胆子。别说有些富裕人家本身暗里有防备,就是这庞大的阵容都让已经准备的土匪难以选择下口的地方,毕竟土匪山头大点的也就百多人,加上瓜坪镇上沸沸扬扬的传闻,如果土匪知道了,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而且,整支队伍出发的时间因素,消息传递是个大问题,土匪即便有心,准备也必然仓促。

    同行的大户有七家之多,一起集中到一处,防卫力量集结,大伙都觉得,不论是声势还是真正实力,应该没弱于任何一支土匪队伍。底气足了,各个当家的自然走到一起,言笑多多,打发路途无聊的时光。听说房如松还安排有接应的人手,又多了一层保障,心里又是安稳不少。

    接近中午时分,离县城还有五十多里,众人轻松色显露无疑,却没有放慢脚步,毕竟只有到家了才算到家,心才能彻底放下。

    太阳越来越毒,一处山弯遮住阳光,纷纷有人歇息下来。

    走了七个多钟点的路,大伙既累又饿,此处的确是休憩的好所在,房运多与众家主不用商量,便吩咐家人歇下来。

    大队的难民随即停下,有的到田间地头找寻野菜的,有的直接进田挖泥鳅。

    正在山冲里看田水的杨泉根看到冲口那么多人,有些好奇,跑出来看看究竟。

    田里挖泥鳅的人弄坏些稻子不用说,有的人直接将禾穗拔起,摘下穗头摁进布包。稻子将熟未熟,这样太糟蹋了,杨泉根不由泛起怒气,大声吆喝着赶过来。

    胆子小的,听到吆喝,把腿就往马路上跑,胆子大的几人,见杨泉根就一个人,直接无视。

    阳泉根来回吆喝,摁下葫芦起了瓢,心里一发狠,逮住一人,往死里追。

    或许是那人的亲友,几个汉子向他围拢来。杨泉根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江信北等六人想赶个早,诸事准备停当,来到城门,却被哨兵给阻挡下来。

    此时,阳光掠过城头,洒进街头巷尾,落在远山,在山头山脚抹上这么一层光彩,微黄中渗出一丝淡淡的红,显得新鲜而娇嫩。

    葛俊辉加强城门过往的盘查,一方面应对沸沸扬扬的传闻,一方面也能为手下弟兄找个捞取好处的机会。从这点来说,城门哨位是个不错的差事。即便遇到真正的共党分子或者其他什么强人,可能会有些风险,但同样可以获取更大的好处,至少有获得上峰奖赏和升官的机会。

    平时,没什么大事不会有岗哨,即便有,一般大户人家出城很少干涉。但今天不仅加了岗哨,还加强了盘查,房家的招牌并不管用。

    房运多很不爽,上前跟哨兵套交情,被哨兵几个枪托甩着,左胳膊顿时来不了劲。

    房家在新安县城不过两年的根基,声不张,名不显,谈不上交情,对于保安团大兵来说,看房家这些人的着装,倒是能看出有油水。

    几个哨兵端起枪,把房运多等众人围住,便要搜身。

    房运多身后几名伙计身上都有家伙,这让哨兵搜身,每人十张嘴也说不清楚,几人不由自主地向房运多靠拢,便和哨兵形成对峙。

    “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一哨兵,见势不妙,大声呵斥道。

    房家众人刚才是被逼得没退路,气势逼出来了,现在被人一呵斥,胆气为之一泄,各各后腿一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