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摁下葫芦起了瓢

    胡达寅和陈长贵平时肢体劳作很少,走上一百多里,还不要了老命?再说,家眷妇孺娇生惯养,就更加难以饱受一日几十上百里的路途艰辛。观望这几天,得知房家的打算,便前来相商,心里委实没有具体安排。

    房如松未动先谋,想想很有道理。即便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决心和勇气,但如果没有事先充分的安排准备,漏洞百出,恐怕事到临头,手忙脚乱,无济于事。

    问题和思虑摆出来,却找不到妥善的办法,四人一阵沉默。

    房家的事情,房如松都交给龙景阳安排,想了想,说道:“你叫来的那三个人怎么说?”

    龙景阳略作思考,说道:“晚饭前我跟他们议论了一下这事,总的来说,他们提到过几点想法,当时我想凡事都要老爷拿主意,就没多想。现在想来,还是颇有道理的。”

    胡达寅和陈长贵拿主意都很有决断,只是初到瓜坪镇上,一切都茫然无知,显得无从着手。今天和房如松一合计,大体主意吻合,剩下的就是枝节细末。请几个本地人虽然未免小题大做,但聊胜于无,有备无患总没有坏处。现在问题和思虑摆出来,却拿不出什么稳妥的办法,请来的几个本地小子有想法,龙景阳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想必应该有些针对性,不料龙景阳却忽地把话停下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看房如松。

    房如松朝胡陈两人点点头,没有打扰龙景阳。

    龙景阳顿了顿,说道:“我忽然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觉得他们的想法可能靠谱。”

    三人有些好奇,今天下午,三家都照商议,清点整理人员和财物,准备动身,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龙景阳把下午家里活计听来的事情跟三个当家主人叙说一番,说道:“在山口街打架的就是苏文炳三人,我看他们行事还是很有分寸,对本地情形了解很多,提出来的想法应该有道理。”

    三家初到瓜坪镇上,人生地不熟,派几个机灵家人出去打听消息,动静,山口街打架,还差点绑架人家老母的事情自然听说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请来的几个人就是其中一方。听龙景阳如此一说,都默不作声。

    不多时,房如松和胡达寅陈长贵相互点点头,示意龙景阳继续说下去。江信北张才景和苏文炳三人对付十多个混混,能在占上风的情形下,控制事态的恶化,该是他们另有要事,并不想节外生枝,联想到他们三个受房家的聘用,本事就不用说了,为人忠信,做事懂轻重,能取舍的印象自然形成。

    龙景阳道:“他们当中的有个是猎户,他是以打猎的经验来说的。依据猎户的经验,大型围猎时,会把参与的人分成几拨,分工协作,从不与野兽正面相遇,真正和野兽朝面,发起疯来的野兽就不是人力可以抗拒。因此,不到万不得已,要避免和可能遭遇的土匪产生冲突。按照这个道理,我们可以把人手,分成两拨,一拨在前探路,照江信北的说法,叫搂草打兔子,一拨集中起来,照应家人,以防万一。第二,如今难民很多,我们想悄无声息地走根本不可能,不如放出消息,相信会有不少难民跟着我们上路,队伍庞大了,而且难民成堆,土匪无非是求财,难民一多,鱼龙混杂,能有多大的油水,恐怕难说。如此安排,碰到地方上的骚扰,自可由他们出面斡旋,即便真的遇到土匪,至少会让家人有充裕的时间混入难民,没油水的事情,想来,土匪也不会去找家眷的麻烦。第三,看看能不能事先派人到县里,叫几个伙计来接应。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在和土匪周旋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支援,土匪弄不清楚我们来了多少人,而我们却可以虚张声势,对土匪起到吓阻作用,对我们自己人却可以鼓舞士气。”

    房如松心里活泛开来,正面对上土匪,能抵挡多久?即便能抗过土匪,损伤总会有的。这样安排,至少能把损伤降到最低。房如松舒展一下眉头,转头看看胡达寅和陈长贵,两人微微颔首,给龙景阳送去一个笑容。

    房胡陈三家各自处理自家的一堆事情,调配人手不在话下,意见统一下来,相约,等各家事务处理好了,明天再合计出发的事情。

    两人走后,龙景阳对房如松建议道:“那江信北不错,三人中,我看,他身手最好,猎户出身,对山壑道路,风土人情自当比其他人熟悉,我看还是让少爷跟着他先回县城,一来可以把少爷摘出危险,难得他好像比少爷大不了多少,本地人三俩个少年人行走在路上很正常,不显眼,而且,有个亲近人跟着回去,也好跟家里说说这里的情况,别让他们太过担心。”房如松没有嫌龙景阳话多的意思,点点头说道:“你去把那江信北找来,我跟他说几句。”

    一切安排就绪,第二天,天色放亮,房旭被母亲拉扯起来,满脸惺忪,不明所以,又想躺下去,被母亲拿着冷水洗脸帕在脸上搓了几下,杀猪般地尖叫几声,坐在床上,一脸的不高兴。

    草草洗漱一番,房旭吃了几个包子,被龙景阳带到房如松跟前,见到江信北也在,房旭浑身不对劲,对江信北没有好脸色。江信北很纳闷,不知哪里得罪过自己的衣食父母。不过江信北没放在心上,看房旭和自己弟弟江信楠差不多,最多也就是一些小孩子脾胃,对付自己的弟弟都很有心得,相信房旭不会比自己弟弟还难搞定。

    早饭时刻,房夫人心乱如麻,一百多里路呢,房旭何时走过这么远的路,他吃得了这亏吗?何况江信北还是黄毛没脱尽的陌生小子。

    房如松却心情不错,安慰道:“你不相信那小子,总该相信景阳吧,他何时让咱们失望过,何况还有运多一起?再说,他们此去,事情很重要,你不能让儿子总活在你的羽翼之下吧?”

    房家二小姐房芷岚却正和自己较劲,想不到昨天色眯眯盯着自己的竟然是自家请的帮工,到了县城看看能不能找个法子整整他。

    瓜坪镇,虽然是镇,但作息和乡村没有太大的差别,江信北一行三人出门,街面上除了看到几处屋角,墙根睡着一些人外,静悄悄的,看起来没有变化.

    其实只要细心些,除了巡警多了几班,散落在街头巷尾的难民的露天铺席,似乎比往日整齐了些。

    街面渐渐热闹起来,苏文炳,张才景和龙景阳坐在临窗,将手搭在窗户横档上,下巴托在手臂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街边墙角,一女子拿着几个包子,分作两半分别递给坐在屋廊下的两小孩,剩下一个递给衣服破烂的男子,那男子不接,反而一手拍掉包子。女子略一愕然,随即又捡起,拿在嘴前吹了吹,又在身上擦拭几下,放在小孩身边,转身离去。

    龙景阳是逃过难的人,看着眼前一幕,觉得很无聊,既怜悯那女子,又鄙视那男子一下,把眼光投向他处。

    一队二十来人的军伍跑步前来,避让的人群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龙景阳扭头问边上的张才景和苏文炳,两人都摇摇头。平时街面上码头,保安团好像有股份,保安营寻常是不会成队出现的,是不是码头发生了什么事情,很难说。

    龙景阳不放心,带着张才景和苏文炳走出泰和酒楼。

    来到路边小店,龙景阳试着向旁边一人打听。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什么好事。”那人边上的插嘴道。

    “小二,你过来。”

    龙景阳不会就此放过,有用的消息本来就是从这种细微当中得来的。

    小二从来不会拒绝客人的问题,即便不知道也能胡扯几句。“大哥,你可问对人了,这八成是奔码头去的,我有个亲戚在警局当差,昨晚值班,收到一封匿名信,害他一宿没得睡。今早在我店里吃过早,对我发牢骚骚,说这活没法干了,工钱低不说,还整天担心害怕的。”

    龙景阳心里有事,没耐心听小二啰里八嗦的一番话,挥手打断他的话,让他走开。

    瓜坪镇是县里重镇,生意往来比较频繁,以前有些村子,曾经是赤区,加上时不时有土匪出没,驻有一个保安营。

    今天出动保安营一定出了什么大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龙景阳百思不得其解,但愿和土匪无关就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