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新朋故友

    江信北听张才景说得客气,笑了笑,叫道:“才景哥,这么早。”

    张才景有些夸张,用食指指了指江信北,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我早?打我脸了吧?”

    江信北也就一句客气话,没想到张才景这么宝气,不过气氛轻松,江信北只是瞬间的尴尬,随即很愉快地呵呵一笑,道:“你说的也是嗬。”

    张才景大江信北不多,也可算做年相仿,短暂的相视一笑,似乎亲近不少,两人就这么说开了话。

    “昨晚还好吧?”看着张才景似笑非笑的问话,江信北特不自然,好似被人拨开心事,脸色一红,不敢看张才运,扭过头去。

    张才景哈哈一笑,“怪了,你这个样子,还能够回来这么晚,真是奇迹。”

    没有张才景这一笑,江信北还真把昨晚当作一件很羞人的事情,或者说把昨晚的旖旎当作自己最美好的记忆收藏,既然不是自己独自的秘密,江信北也就不把它当作私密,放开胆子,向张才景发起反攻:“你和那个什么香姐的嫂子也是这么开始的?你千万别不承认,昨天我可是听那单柳说的。”

    张才景和江信北大清早地却在以女子取笑对方,对屋内有三个女人忙活好像无动于衷。

    江信北觉得似乎有些不妥,是不是自己耽搁了张才景,他不好撂下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呢?忽地停下来不再理会张才运的取笑,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却听张才景说道:“信北,你不是想找事情做吗,不如在我家玩几天,这几天,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到瓜坪去。那里地方大,人多,找到事情做的机会就多。”

    江信北心下释然,可能张才景是在家等人吧,不过答应伍泽猎帮他整弄药地,江信北此时自然不能答应张才景,但也没拒绝,多条路子总是好的。

    “昨天,你们不是说外面很乱吗,不怕呀。”

    张才景一笑,道:“怕什么,再说,乱,这世道什么时候才算是安宁?”

    江信北正想再说点什么,江信红从堂屋大门里伸出头,朝俩人喊道:“先吃了再说。”

    早茶很简单,就是昨晚的剩饭剩菜,用烧开的油茶浸泡。今天有江信北在,多了两样,一样是糍粑,切成薄薄的条状,一样是红薯,多是整个的,大点的,最多切成两半。

    或许,昨夜没吃饱饭,江信北感觉很爽,这味道的确清香可口。

    家里的磨叽功夫其实磨叽的是时间,一家子起来很早,吃过早茶,太阳已经升起来老高,估摸应该是过了差不多九点的光景。

    张美玉提着饭蒌给老爹送饭,走过两人身边,轻声叫了一声:“信北哥”。江信北没听进,倒是弄得张美玉一个大红脸。

    从昨天到今早,江信红都没有单独和弟弟好好说过话,见江信北走过来,江信红没有放下衣服,还是一如既往露着两个*给儿子张子涵喂奶。

    “三弟,过来坐,姐想问你些话。”

    听弟弟说这次过来,除了母亲想念自己外,还有嫂子石英的事情,江信红有些伤感,嫂子石英真的不容易,自己确实早就应该回去看看。

    看着江信北想说又不说的样子,江信红猜想肯定和小叔子有关,想着弟弟都长大了,那能什么事情都让自己给做主呢?

    “想做什么,去做就是。不过,你不能像前些时候那样蛮干,得学会保护自己,你要有什么事情,爹娘还活不活。”

    江信北主意一定,本来还想怎么说服姐姐,听姐姐的话,一阵轻松,赶紧答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怕你担心么,要不等两天,我们再一起回去?”

    “再说吧,你忙你的。”江信红不置可否。

    看不出姐姐有动身的打算,江信北又过来和张才景聊些闲话。

    第二天,早上张才运去割牛草,江信北练一气功,有点待不下去,问姐姐什么时候动身回家,张家老母恰好听到,说道:“信北,别急,反正不是农忙,你也难得来一回,就再住一夜。明天,说什么我也不留你。”

    “才景在家吗?”正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嗓门的叫喊声。

    江信北跟着张母出来,大嗓门刚好跨进柴院,张母笑骂道:“发癫呀,这么大声,生怕不知道是你似的。这么早,找才景有什么事?”

    江信北见进来之人足足比自己高出一头,四肢显得孔武有力,算得上彪形大汉。

    那人呵呵一笑,说道;“大娘,看你老说的,难道一定要有事才能找才景,不能是来看看你老人家?到您这,就和回到自己家一样,忍不住就嗓门大了点,你老可别见外哇。”

    “见外,当然见外,看你嘴甜的,只会拿好话哄老婆子开心。不过才景去割牛草了,恐怕要等些时候。”

    张母的开心不是装出来的,显然这人和张才景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江信北琢磨着,这人是不是张才景昨天所说的那个朋友。

    那人眼睛朝江信北看来,张母道:“这是才景他二嫂的弟弟,才景不在家,你们年轻人先聊聊,才景可能也快回家了。”

    江信北不等那人询问,迎着那人的目光,道:“江信北。”

    那人是个活泼性质,喜欢江信北的率直,呵呵一笑,道:“苏文炳,看来,我得称你一声老弟。”

    两人的个性其实相差较大,或许是彼此的说话方式都乐于接受,不觉间消除了初次见面的生疏感。

    留江信北下来,就是为了等苏文炳,张才景回家来,见江信北和苏文炳聊着,丝毫没见生疏,本来还想着怎么跟好友介绍江信北,看样子就不用自己瞎操心了,心里不由大为高兴。

    早饭后,三人上路,天南地北地乱侃,走起来也不觉得时间快慢,但在家中的江信红却在张家老母的阻拦下,犯起难来。

    婆母不是不准江信红回娘家,而是担心安全,要江信红寻个伴。江信红知道村子里有人是从鸭嘴弯嫁过来的,但,谁知道她有没有空,是不是有回家的打算?早知道如此,就不让弟弟跟小叔子他们去瓜坪了。

    因为这世道,左近山村的人有个不是规矩的常识,如果不是很急切的事情,一般都要结伴而行。不是说一定有意外,而是,一来可以壮壮胆,二来,万一有事,总有个报信的人。特别是女人,在某些方面出现意外尤为突出,遭遇不幸的概率就比男子要多上几分。

    对婆母的劝阻,江信红知道是婆婆的好心,自己虽然不怕,却不好违拗婆母的好意,又很难把回娘家的念头消解下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