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偶遇

    江信红简单地询问了几下父母的状况,又沉静下来。

    张家三子一女,老大成家就被父亲分离出去,本来江信红嫁过来后,同样也要被分离出去,自己单过。但江信红有自己的想法,公婆觉得有几分道理,就各退一步,分家不分锅。

    照公爹张大铸的想法,儿女成家分出去,自己单过,是避免以后兄弟姑嫂之间起间隙的的预防之策。

    看过太多的家庭因为子女多,有些家里事情夹杂不清,弄得大家心里龌蹉,感情反而不如和其他人好。张大铸把成家的儿子分出去,就是避免以后起了摩擦,说谁占了谁的便宜,间接地说公婆偏心。

    家,总是要分的,到有了纠纷,再来说分家的事情就有些棘手。

    分出去了,该帮的帮衬,感情还浓些,这是张大铸的心得。

    江信红觉得,儿女大了就分出去,显然对老父母有失孝道,大有自己翅膀硬了,就不管家里老小的嫌疑。

    其实,只要家里钱米分明,有时候,争执虽然难免,但却与伤感情无关。要分也应该是先把小的成家后,分出去。这样,父母的压力也就没这么大。虽然没有好的东西让父母吃穿,但至少可以减轻父母的压力,再说,弟妹年岁小,需要帮衬的地方多,照顾弟妹是天经地义的。分了家,虽然说也可以照顾,但因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正真有事情的时候,就不一定能顾得上,反而会在兄弟姊妹之间滋生不满。

    有了张大铸和江信红的这一个妥协,最高兴的当然是张美玉和张才景俩兄妹,对二哥二嫂的感情就不同于大哥大嫂。

    事实上,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唧唧咋咋的时候很难遇上,多数时候也就平平淡淡的几句话。

    招呼过后,江信北,江信红和张美玉,三人各有心事,一时之间,显得静悄悄的。偶尔会从过道上吹过一丝清凉的微风,给三人心中带来一些平静。本来对江信北的到来很惊喜,想到三弟其实就是在自己背上长大的情景,没想到没多久时间没见,就成了可以和自己男人比肩的壮实小后生了。想着,江信红泛起母性的柔情,弟弟大热天走了十多里路,该是饿了,把孩子递给张美玉,起身去做晚饭。

    “信北。”

    恰在此时,张才景走进家门,看到坐在门前小板凳上的江信北,很热情地招呼。

    江信红随即道:“才景,带信北出去走走,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对于二嫂的安排,张才景自然乐意,回家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家里有嫂子妹子和母亲三个女人,有什么事情能劳驾到自己呢?想着和江信北多亲近些,除了亲戚因素,更多是年相仿,很多事情都臭味相投。

    天空依然亮堂,但太阳却已经没入山头,仅留小小的一绺,冒在山尖上像个迷恋山庄的仙童,满面红光地,带着满足的笑意,窥望小山村夕阳下的亮丽;又仿若妙龄仙女,一步三回头地,媚眼着这静谧的山村,不忍离去。

    的确是这样,即便是非农忙时间,这个时候都是山村村庄静谧的时光。

    勤劳的人,劳作了一天,这个时候,远还没到回家的时候。就是那些懂得享受的人,田地离村庄不远的,此时才是正是舒展胫骨,下力气出活之时。不论是那种人,即便是小孩子也有自己的活儿要做,整个村子只能是鸡犬相闻,间或有些清亮的童声,在夕阳下,好一幅空灵的淡雅的水墨画。

    寨子鼓楼,清风徐徐,凉爽舒心,一群十四五岁上下的小姑娘正拿着针线活,三不两地交谈几声,或者拿过对方的作品比对一阵。嘻嘻之音妙若莺啼鹃语,自得其乐。

    看到张才景,四五个姑娘家没觉得什么,同村本寨的就算心里有些念想,也不会失态,最多悄悄瞟上几眼,抬眼看去却和江信北对上了眼。别说江信北赶忙将眼神移往他处,几个姑娘家百名无故地俏脸一红,赶忙做自己的针线活儿。

    “哎呦。”忽然一女声轻叫,旋即把手指放入口中轻啄。

    张才景没满十八,但已经定了亲,离成亲也差不了多少时间,脸皮自然比在场人等要厚实得多,看向那啄手指的姑娘说道:“单柳,是不是见到我哥俩,分心了?哎,后悔呀。”

    单柳眉目一瞪,道:“分你个头呀,小心我告诉香姐。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哼,敢调侃我。”眼光轻飘飘的从江信北身上掠过,微觉脸庞发热,忙又低下头,对几个姊妹说道:“不做了,我们回家。”

    几个姑娘心里也有些不自在,慢腾腾的收拾东西,眼角的余光却不住地打量江信北。虽然说,婚姻大事由家里做主,但都到了说亲事的年龄,谁心中没有杆称?怎么说都会有些念想,老古话说的好,女怕嫁错郎,郎怕上错床。自己看上的总好过全然不知情的要强。

    张才景嘻嘻一笑,道:“别呀,那我就算了,你们看,我二嫂的弟弟怎样?”

    听张才景如此说,几个姑娘家齐飒飒地看向江信北,一时忘记了害羞,信红嫂子的弟弟应该是不错的,何况人才也相当不错。

    这下反让江信北闹个大红脸,对张才景嘀咕道:“才景,你说什么呢?”

    想不到江信北如此脸嫩,单柳反而大方起来,问张才景:“他叫什么名字?大后生子比姑娘的面皮还薄。”没等张才景回答,单柳便转身对姐妹几个说道:“反正也跑不到哪儿,今晚便可分明。”

    单柳一向泼辣大胆,张才景才敢拿她开玩笑,还想说几句,却见几个姑娘家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张才景满脸笑意地对江信北说道:“今晚有热闹了,就看你的好运了。”

    江信北有些不解,看向张才景,张才景也不多解释,却有些兴奋,道:“晚饭后,你自然知道。”

    张大铸和老婆回来,就听女儿张美玉说,嫂嫂的弟弟来了,老俩口都很高兴。

    之前没和江家结为亲家的时候,张大铸还时不时地和江敬林走动,但江信红嫁进张家,去江家的次数反而少了许多,这里有年龄大了的原因,似乎有些事情放手让下一班做主,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大铸也找不出缘由。

    这样下去要不得,偏僻江信红也很少回娘家。

    这也怪不得江信红,江信红回娘家几次都是满载而归,杨卯几对不能在眼前的女儿有种特别的眷犊之情,生怕女儿吃亏受苦,不管女儿如何推辞,总是大包小包地让江信红带回来,弄得江信红有些怕回娘家,这里不无担心嫂子石英有意见的担忧。

    今天,江信北能来,那不仅仅是为家里增添了闹热,在张大铸看来,这种亲戚之间的走动是维持亲人的不二法门。长久不走动,再亲的人都会变得生疏。

    江信红把晚饭基本弄好,叫小姑子去叫江信北张才景回来吃饭,张大铸老婆一看饭桌,说道:“这怎么行呢?还早呢,等下再说”

    江信红有些疑惑,却听婆婆说道:“信北少有来,总得添些菜,才不至于失礼。”

    张美玉把侄子交给江信红,听从母亲的安排去准备开水,修鸡。张大铸正捉住一只鸡,走进灶屋,江信红有些心疼,阻止道:“爹,它还下着蛋呢,可惜了。”

    张大铸呵呵一笑,道:“这只快下完了,还有几只下得正旺呢。”

    江信红其实也想杀只鸡,但想到如果是自己的亲戚来了就杀鸡杀鸭的,如果张家的亲戚来了,家里又恰好不方便,担心这以后会有话说。再说,这鸡鸭都是婆婆一手招呼长大的,没俩老的发话,江信红有些顾忌。

    现在,俩老主动忙活,不由江信红不心生感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