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江家姐弟

    艳阳高照,天气炎热。

    江信北对这些都顾不得,顶着烈日出门,一门心思赶路,前往姐姐江信红家。对答应伍泽猎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做的对。

    伍泽猎这事情还真有点蹊跷,一路走来,伍泽猎找自己的场面不断地涌现在江信北眼前。乡村非农忙时节,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要说一般的农活,家里有一两个劳力就行了。即便大哥江信友不在家,但有二哥江信忠和父亲足够打理家里那些农事,说到底,自己去做的那些农活并非一定要靠自己。待在家里,即使早晚两气功夫,其实也并不是非干不可,稍稍有些门路的,出门找钱才是农闲时候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找钱却不是说句话那般轻巧。虽然江信北干农活是把好手,跟着江敬林还学会了一手木工,但终究是年龄原因,名气不显,如果没长辈带着,估计也不会有人请,年轻人总给人一种缺乏稳重的错觉。能够跟伍泽猎做事,有钱赚,又可以打发很多无聊的时光,本来是件好事,但江信北觉得偶然性和随意性都很大,总非长久之计。有时候自己正忙着,事情接二连三,有时候,自己闲得蛋疼,就是找不着事儿做,想想也真够郁闷的。靠田地里的事情是出不了钱财的,虽然自己吃是将就,遇上年份好的,可能还会有些结余,但日子也就这么半死不活。这些年,江信北跟着父亲跑,算是见过一些世面。要说那些地主老财,置办田产,自己不种,只是租赁,就比累死累活在农田里,没日没夜地幸苦的收益大得多得多。如果是一般人家,租赁给佃农种,就算按正常的五五分成,甚至租赁费再高一两成,那也是亏欠不起的。但地主老财就不同了,当田亩多到仅靠收租就足以解决自家的吃用后,出租的田产越多,收益就越大,结余就越多,而且还能腾出人手做别的营生。想靠地租来赚取钱财,江信北自认没那种可能,便只能另谋出路,有了财源不断,才有可能改变如今的家境。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了这种认定,江信北早就想到打山货的主意。只是这毕竟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事情,没有定下心来。今天被伍泽猎刺激了一下,再加上父母要自己到姐姐江信红家看看,那种想法就更为强烈。对姐姐江信红,江信北有种近似对母亲的依赖,很想听听姐姐对自己打算的看法。江信红嫁到西流村将近两年。

    西流村因河而得名。从大山里流出的几股溪流汇聚后形成的一条宽二十多米,深不过膝盖的河流。它流淌的方向朝西,故而河得名西流,村得名西流村。西流流经村庄之处,水势更为平缓,河面更为宽敞。除了河流中央水深漫过膝盖,其他地方多数仅仅没过足踝。水质清澈,碎石清晰可见。难得一见的是,沿河边有七八棵高大粗壮的枫树一字排开,遮天蔽日,任何烈日天的任何时候,都能给村庄近处的河边造就一片阴凉的清爽之地。那么此处自然成了村里姑娘媳妇们洗衣洗菜的洞天福地。不仅有条石板桥几乎贴着河面联通两岸,在河堤码头一边,还用石板砌有各式洗衣台板。一群媳妇儿在河边洗衣的洗衣,洗菜的洗菜。人来人去的,热闹气氛吃起彼伏,年轻媳妇们话题的不断变幻,生出许多笑声,给炎热天气下增添了清爽的风景。

    江信北踏上石板桥,不由朝年轻媳妇堆处多瞟了几眼。江信北虽然不是高大威猛的样,但匀称的身板,协调壮实的身材,在虽然到了秋天,没出三伏,着装很少,显得干练。协调有力的步伐,充满好像跳动的音符,让人眼光一亮,看着就爽心悦目。不知道谁的声音:“样子很好看,不知道那东西很好用没有。”媳妇们都朝江信北看来,随即放肆地嬉笑起来。不料,江信北走到众人近处,还真的停下来,神色有些不自然,没有说话,也没有立时离开的意思。这倒让年轻媳妇们,不好意思尽情调笑,场面出现短暂的静。“三弟。”看清楚来人,那媳妇堆中有一人站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喜悦。江信北是个雏,在这些熟透的女人堆中,显得手足无措,见姐姐在洗衣服,停下脚步,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江信北这几年岁父亲外出跑山,做木工,很少在家,仅仅只是江信红刚嫁到西流村不久的时候,来过几次。之前身子没长成,看上去不过是个小毛孩子,认识的人没几个,识得他的人多不了几个,更不用说这里多是嫁进西流村没多长时间的媳妇们。刚才,江信红和众人拿自己的弟弟调笑,此时心里略有些不自然,但见到弟弟的高兴显然盖过所有的尴尬。江信红嫁到西流近两年,很少回娘家,免得两头都有话说。就算有限的几次回娘家,也没看到三弟。准确地说,江信红也有一年上下没见着自己的三弟,弟弟变化还真是大,差点没认出来。年轻媳妇们本来无所顾忌时不时地看江信北,此时,江信红的话无疑更是助长了众人的猎奇心理,眼光齐飒飒地瞟了过来。江信红农活干的赛过男子汉,他丈夫是个猎手,出门的时光多,家里完全靠江信红的调理,日子过的比先前上好了不少,在村子里的就是个能干的存在。大凡能干的女人都有个品性,强势。因为底气足,不输于男人,说话响亮。除此以外,遇上村子里家里长短的一些摩擦,江信红还爱主持公道,加上人长得好看,这让村子里不论男女,都愿意给江信红几分面子,且不去管江信红是不是说的有道理。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邻里和睦是大家的共识,这也就让江信红在村子里有些威信,强过不少男人。如此,众人对江信红的娘家人也就多了几分好奇。想起刚才的调笑,江信红对众媳妇笑道:“这是我三弟,你们哪个有合适的妹子,给我弟弟穿个线。”“要得了这么多吗?”人堆里猛不然地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又笑闹起来。江信北心里说不出是慌张还是向往,十六七岁了,有些同龄人崽儿都有了,哪能没点想法?似乎有些臊热,江信北脸色刷地一下红了起来。看着江信北害羞的腼腆劲,媳妇们更是可乐,起劲地继续话题,竟然直接调侃江信北。江信红见自家弟弟瞟过来的眼色,只怕弟弟吃不住,三两下,草草结束洗衣,对众姊妹笑道:“闭上你们的臭嘴,七嘴八舌地,是不是闷骚得慌,想找人开涮?”渐渐远离众少妇的嬉笑,江信北有些不自在地随在姐姐江信红身后,回到姐夫家。还没进家门,屋里传来小孩的哭声,江信红三步并两步,快步走进家门。这时,江信北见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妹子抱着个一岁样子的小孩出来,江信红接过小孩,把衣服一捞,露出饱满而坚挺的*,小孩闻到*,头一个劲地往上拱,哭声戛然而止,代之而起的是轻微得多的允吸声。江信北有些脸臊,扭到一边,那清秀妹子倒是大方,招呼道:“信北哥来了。”江信北不好回避,只得回道:“美玉妹妹。”张美玉是江信红的小姑子,同样是情窦初开的年岁,面对年相仿,不是很熟悉的江信北,打过招呼后,虽是大方也矜持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