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火影之人生副本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火影之人生副本第23部分阅读

    是把他扔进封印卷轴里去更方便,但是为了让忍犬能更好的工作,我还是辛苦一点好。

    有一句俗话是这么说:一个人跑,十个人追。意思是说在后面追的人永远要比在前面跑的辛苦得多,速度也肯定会慢上一些,因此我的逃跑之路还算是比较轻松的,时不时还能停下来等等他们。

    到了第二天下午,追兵们还在十几公里以外努力前进,却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找上了我。

    “你……你啊,你是怎么从溜出来的啊?难不成你还真的选择打出木叶了啊?”发现有人型生物接近之后,我先是躲了起来,等发现居然是由木人的时候只能无奈的跳出来。

    “你还说啊,”由木人耸了耸肩说,“我把猫又的查克拉放出来一点的时候已经闹得够轰动了,紧跟着他们发现九尾的那小子不见以后就乱成了一锅粥,忙着组织队伍来追你,我们这边反而没什么人注意了。我稍微动了一点武力就出来了,你放心,是对我们自己的人动武力,会闹出国际纠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

    “你可别以为只有狗的鼻子才灵啊,其实猫的鼻子也是很灵的。”

    可是猫又不是真正的猫吧?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鸣人,照理说狐狸是犬科动物,鼻子应该也很灵,可是在我的印象里鸣人的追踪才能似乎是零。

    我叹气说:“那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了,干嘛你要巴巴的跑来追我啊,待在木叶不是更安全嘛,你别忘了晓他们已经快要把九只尾兽收集齐了。”

    由木人很爽快的回答说:“因为我还没有完完全全的相信你,所以得对自己做的事负责,我要看着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准备做你说的那些事。”

    “原来我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信任啊,”我惊讶的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坏人的话,那岂不是就有机会把你们两个尾兽同时抓到手啊,你别忘了晓里面可全是影级的高手,上次来了两个你就差点被他们捉去了不是。”

    “如果真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我就自杀,反正不会让晓得到尾兽的。”

    她说得轻描淡写,我只得接受这个现实,再说了,能多个帮手也不是坏事。

    “你来得也挺是时候,帮我看看这个地方你认不认识?”

    我把写着地址的小纸条给她看,她点头说认识,以前去过一回,这可帮了我的大忙了,本来还打算到了那附近以后再问人什么的。

    我检查了一下猎人印记的位置,就在我们说话的这点时间里,他们已经把距离缩短了约十公里,还剩下不到五公里的路程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别再多废话了,现在就出发吧。”

    在路上我详细的问了由木人关于那个地点的地理特点,得知那附近大约是一片没什么人烟的野外林地,虽然说是林地,但是植被是很稀疏的,气候也比较干燥。总结起来就是:没有杂人,场地开阔。

    就这样,我们一会儿跑,一会儿等,始终和追兵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大家都累得够呛,好在几天以后,终于接近了约定的目的地。

    我再次打开了联络器。

    ‘前辈,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消息要告诉您。’

    ‘……是什么呢?’

    ‘好消息就是我已经快要到了,坏消息就是来得不止是我,后面还追着一大帮人,估计我到达以后大约三、四分钟就能追上,您可一定要按时来接我啊——’

    第一二九章 结界之术

    “你说的是不是有点过火了,任谁都听得出会有问题吧,这样一来,他还会出现吗?”由木人说,“你好象说过这人很不愿意和木叶的人做正面冲突。”

    “会的,”我说,“如果这次鸣人被带回去木叶,那以后就更没有机会捕捉九尾了,更何况,不想并不代替不能,像他那么强的人无论和谁作对都没什么好怕的。”

    “真有那么强?”由木人一脸的怀疑。

    “很强啊,像你这样的,他只要看你一眼,你就得当场躺下,所以先前我才劝你还是留在木叶比较好。”

    “又在胡说八道了。”她根本不信,“你现在不是要去对付他吗?真要有那么强的话,怎么跟他打?”

    “是真的,”我说,“我是要去对付他,但不是要去和他打,你完全搞错概念了。”

    由木人看起来还想要说些什么,我突然站住的脚步让她把话缩了回去。

    “怎么啦?”她问。

    我估计了一下追兵现在的位置,大概不到十五分钟之内就能追上来,而我现在所站的地方距离最终的目的地大约四、五百米,因为有一根非常高大的尖石为标记,所以很远就能看见了。

    “就是这了吧。”我自言自语的说,“你帮我把看一下他,顺便用这个给他闻闻把他弄醒。”

    我把一直背着的鸣人交给由木人,另外又给了她一个小瓶子,我自己则乘她弄醒鸣人的空档蹲下来用粉笔在地上用十几秒钟的时间绘制好了一个咒文。

    等我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鸣人已经完全清醒了,正对我怒目而视,虽然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鸣人也不是真正的笨蛋,多少也明白自己是遭了暗算了。怒视归怒视,但他也没办法做什么,因为我用封印暂时封住了他身上的查克拉流动,再加上由木人用力抓着他,所以根本动弹不得。

    “这小鬼怎么跟猫似的,又抓又踢,不能用查克拉力气还那么大。”由木人抱怨说,她的手臂上已经被抓了好几道了。

    我不禁失笑,起码从胡子来看,鸣人确实很像猫。

    “小弟,再忍耐一下吧,最多不超过十五分钟。”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脑袋,“趁这点时间恢复一下精神吧,我们得做件大事了。”

    然后对由木人说:“我们得换一个方向绕一点路。”

    “好,你说了算。”她点头同意。

    我们围绕着目标走了大约四分之一个圆形,我找了块空地又蹲下来开始画一个和先前不同的封印式,这个要复杂得多,足足画了三分多钟才算完,画完后我又用了通灵术,抱出一只黄色的大猫。

    “乖乖待在这里不要走开啊。”我摸着它的毛说着,猫咪呜了一声,在封印式的正中央趴了下来。

    “终于好了。”我站起来擦了把汗,“我们回去吧。”

    “回去哪里?”

    “当然是回我们原来的路线啦,如果我们明明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却又从现在这个方向出现,不是会很奇怪吗?”

    两人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你的行为已经很奇怪了。

    接下来我们又花了点时间绕了回去,等到了地方的时候追兵的位置已经近在咫尺。

    “离我们远一点,”我对由木人说,“帮我挡住他们一会儿,不要让他们从外面攻击结界。”

    由木人点点头,把鸣人交到我手里,她自己退到了几十米以外的安全地带。

    我一手拉着鸣人不让他跑开,一手从包里拿出一个卷轴,拉开之后一把按在地上。

    卷轴上密密麻麻的咒文立刻如流趟一般流动到周围的地面上,一个庞大的圆形结界将我们完全包围起来,结界实际上是双层的,还有一个较小的罩住了我和鸣人。

    透过被结界扭曲模糊的边界,我看见追兵路路续续的来了,那个阵容,怎么说呢,很强大。三代爷爷在,卡卡西也在,小强们大多数都在,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人,由木人背对着我拔出双刀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鸣人。”我将双手按在鸣人的肩膀上,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也不要求你相信我别的,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绝不会做任何不利于木叶的事,可以吗?”

    鸣人睁大了他那双湛蓝的眼睛,我很清楚这是个永远都那么真诚坦率的孩子,因此我说话的时候也就用上了百分之百真诚的态度,这不是欺骗,也不是在用手段,只是这个时候我真的需要他的配合。

    终于,他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好,我相信你!”

    尽管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被挡在结果外的众人,但我已经很满意了,要求不能太高,鸣人这孩子一向是说话算话的。

    “那你把手伸出来,等一下我帮你把封印解开,然后你就尽量把查克拉释放出来好吗?”看鸣人还有点犹豫,我解释说,“我现在要用的这个术需要大量的查克拉,我自己一个人是办不到的,所以要向你借一点。”

    很明显,鸣人还是没听懂,不过他仍然配合得把手臂伸了过来。

    “谢谢你,鸣人。”我微笑,拉过他的手。

    “你拿着这个。”

    我把炉石塞进他的手里,。

    “叫你拿着就拿着!!”我厉声说,把炉石放在鸣人手心里,我将他的手推成了拳头。

    我继续拉着他手,把他拉到我的身后,然后向着空旷处大声说,“前辈们,你们还是出来吧。”

    侦测真是好技能,否则的话我连他们到底有没有来都弄不清楚。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几条人影倏地出现在原来的空地上。

    “真的不错的结界,”斑说,“早知道的话我们只要来两个人就够了。”

    “哪里啊,前辈,”我说,“来得越多越好,人多好办事嘛。”

    鸣人在我背后用力的挣扎了一下,但是因为没有查克拉,被我狠狠的拽住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遍侦测画面,叹气说:“佩恩没有来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也没办法,他的身体不好嘛。”

    戴着朵纸花的小南面色一沉,斑在一旁笑着说:“你的名堂还真的多,不过这种结界非但你自己通不过,连忍术也不能通过,据我所知你也没有任何精神攻击的能力。就算在这个结界的保护下,只要我们真的动手的话可能连半分钟也坚持不了,刚好今天二尾也在这里,刚好一起收下了。”

    “我知道,不过……”我微笑着说,“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我背在背后的手做出了动作,解开了鸣人身上的封印,鸣人感觉到封印解开了以后,立刻把身体里的查克拉完全调动了出来。

    同时我一箭射入他的手臂。

    射烁着微光的箭矢射入肌肉后又倏地消失,攻击力已经被我调至最低,因此伤害并不大,小小伤口几乎在箭矢消失的同时就被强大的治愈力治好了,鸣人显然也并不在乎那反复的疼痛。

    我在几秒钟之内射出了十次[蝰蛇钉刺]才停手,几乎是马上就感受到了一种近乎撕裂一般的痛楚。

    “你在心里想‘回家’。”

    “什么?”

    “快想!!”

    真是个罗罗嗦嗦的小子,对面的那些人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他还在磨磨蹭蹭什么啊。

    鸣人被我喊了一声以后应该是立刻照做了,因为我的手里突然一空,回头看时他已经不见了踪影,结界外的众人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正在纷纷回头看。

    成了。

    接下来就看我的了。

    我立刻发动了[野兽之眼],视线一下子变得扁平,我向下看自己姜黄色毛绒绒的脚,我把脚放在画好的封印式正中,一个模糊的光罩将我笼罩起来,这个结界是用来阻止灵魂脱离的。

    透过一道又一道的树丛和模糊的结界,我能隐约看见自己的身体在僵硬但准确无误的做着事先预定好的动作。而晓的众人已经开始攻击包围我的结界,攻击很猛烈,不过没关系,我只要能再坚持几秒钟就可以了,斑可能用上了精神攻击,但是因为我的灵魂已经不在其中,所以精神攻击是不会生效的。

    随着结印的结束,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一种恐怖的气息在结界中弥漫开来。

    第一三零章 终结第一三零章

    好些年以前我,我在封印之书上抄来了尸鬼封尽,但是那时我根本没想过要用,因为我不可能去牺牲自己的生命,谁知道被死神吃了以后系统还能不能让我活过来啊。但是前不久,我想到了能绕过死亡危险的方法,只要施术的时候我的灵魂不在身体中就可以了不是吗?

    我决定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

    尸鬼封尽是不能用封印式来完成的,所以我还是得用自己的身体完成结印,但是我试了将其增辐,使其可以不用亲手将灵魂拉出,这增辐的封印咒文是混合在结界的咒文里的,所以它的范围包括了结界所在的范围。

    一分钟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得等待,结界阻止了我的灵魂脱离现在的身体,因为这是违反了技能的,所以我感觉非常难受。

    终于我感觉到了结界的崩塌,因为联结的关系,所以估计死神也应该已经离开了,老是拖着不回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只得解除了结界。

    结界一解除,灵魂就好象被磁铁吸引一样飞也似的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体,我只觉得眼前一动就回来了,然后我就脚一软,坐了下来,感觉身体痛得要命,但是却说不出到底哪里痛,比较像是神经痛吧。

    我苦着脸,对着结界解除以后纷纷跑过来的众人说:“我感觉很难受啊。”

    鸣人也在这些人当中,可能是刚刚从他还有由木人那里听说了事情的过程吧,人们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我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眼前突然一花,凭空跳出了一个很眼熟的方框,上面写着‘20秒钟后退出游戏’,然后开始倒计时。

    “凭什么啊,”我脱口说,“怎么会这样?”

    然后我低下头哭了。

    哭了大约五秒钟之后,我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我抬起头来说:“最后一个要求,你们回去写报告的时候可不要把我写成坏人啊——”

    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呆滞。

    三代爷爷围着我绕了好几圈,好像在看一个奇怪的动物似的,最后问我。

    “你有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当然有啊,”我说,“我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后来才发现,这句话是我留在那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如果当时我有注意时间的话,我会选择说句更好的。

    但是时间来不及了,我很快就觉得眼前一黑,但却不是回到我以前的家,而是出现在一个四面都是黑呼呼的空间。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出来招呼我。

    “欢迎来到系统的空间。”

    “你就是系统?”我问。

    “是。”

    “原来你会说话啊,我以前吐糟了那么多次,怎么你从来没理过我啊。”

    “因为你从来也没有指名道姓的叫过我。”

    我晕了,真赖皮啊,算了,还是说正事吧。

    “我有一个问题,我在火影世界里并没有死亡对吧。”

    “是。”

    “那我怎么会被拉回来呢?”

    “没有真正死亡,但是系统判定你已经处于不适于继续进行游戏的状态,你的灵魂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但是存在相当程度的损伤,需要立即进行修复。”

    “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还是直接用尸鬼封尽死掉比较好?”

    “不是,如果你的灵魂被吞噬掉,要复元并不是可以,但非常麻烦,现在的话修复起来就简单得多了。”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方便啊。

    “算了,”反正我想回家,“修复之后就可以送我回家了吧,那快修吧。”

    系统一反常态的沉默了。

    “怎么了?”我感觉事情好象有点不妙。

    “修复灵魂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得好的事。”

    “那我怎么办!!”

    “等着!”

    系统说得斩钉截铁,我激动了。

    “你不会把我扔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不管吧??”

    “不会,在修复灵魂期间你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活动,等到修复以后可以自行选择时间离开,就算是福利吧。”

    福利个头。

    “到底是什么世界?”

    “你可以自己选,你看找个恋爱游戏什么得怎么样?”

    这系统真是……

    “pass,没那心情。”

    “那么宫廷……”

    “pass,搞阴谋什么更没心情。”

    “那你还是说说有哪些要求吧?”

    “嗯,”我想了想,“里面的人都比较单纯一点的,我也比较熟悉的作品,还有,可以把我送到剧情开始以前很久的,我现在对剧情完全腻了。”

    系统又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查看内存去了。

    “选择流行一点好吧,你看死神怎么样,我可以把你送到剧情开始以前很多年。”

    “好吧,”总比言情什么的好,而且那里面的人总是怎么死也死不掉,“把我送到剧情开始的几万年以前可以吗?”

    “不能,不过我可以把你送去我所能达到的最远的年代。”

    好吧,那么下一个问题。

    “那么,到了那边以后我的等级不会下降吧?”我是个很实际的人,马上开始考虑起现实问题。

    “不会。”

    “那么等级有封顶吗?”我满怀希望的问。

    “有,80级。”

    “不是吧……”我大失所望,“成长性这么差,我怎么混啊。”

    “别要求太高,80级也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你现在回去的话也只能用代理上台服才能玩得到。”

    “切…………”

    “作为补偿,你可以自己选择三个其它职业的技能,这样总没有怨言了吧。”

    “可是我对其它职业都不熟啊——”我严重抗议。

    “抗议无效,还有十五秒。”系统冷冰冰的说。

    “……”我拼了,总归我还知道几个,“[暗影斗蓬]、[恐惧]还有[死亡之握],是你说什么都可以的啊,可不许赖帐!!”

    “我没说过要赖帐吧。申请通过。传送开始。”

    “等……”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第二个字,便觉得眼前一黑,在失去知觉以前脑子里只闪过了一个念头。

    丫的系统,这回法西斯的连选择框都不给我了啊!!。

    再醒来时,我感觉到了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就算不是医院,起码也是类似的地方,虽然这里既没有酒精类,也没有其它类似的味道,我想,这大概也算是职业敏感吧。

    动动了身体,感觉还算轻便,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焦急的声音。

    “五月你醒了啊,太好了,你都躺了快一个下午了。”

    谁啊?我睁开眼睛,发现这地方似乎是个医务室,眼前站着个陌生的男孩,一头整整齐齐的黑发,一看就知道是个规矩的好学生,我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发现印象中真的没有这个人,也许是个龙套吧。

    “你……”

    这次我还是没能说出第二个字,便又被打断了。

    “你没事就好,我可真担心,老师们都说还从来没有在第一次上鬼道课的时候就搞出那么大的爆炸,说你这人不是天才就一定是前所未有的笨蛋。”

    我一阵黑线,这是夸我还是在骂我啊。

    不管怎么说,眼前得到新的线索就是我恐怕要开始第三次学校生活了,而且从对方的话里得知,我的名字还是没变,这样也省了我不少麻烦,那么……我继续了刚才问题。

    “你是谁?”

    男孩的表情愣愣的:“你不认识我啦,老师说你没伤到头啊。我是重国,我们昨天报名的时候才认识的。”

    死神里有叫这个名字的人吗?

    我一下子找不到问题来问,这里毕竟不是现世,否则的话还可以问问今年是几几年,重国见我发呆,也小心翼翼的没有开口。

    坐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在一团浆糊似的脑袋里找出了一点线索。

    “重国……”我问,“能告诉我的你姓氏是什么吗?”

    “你真的想不起来了?”重国一脸沮丧,“我的姓氏是山本。”

    我一下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发出一阵窒息的笑声。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我去叫老师!”

    先是开门声,然后走廊里砰砰砰砰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还是笑个不停。

    好家伙,这就你所能达到的最远的时代啊,实在是介于很远和不怎么远之间啊,这样其实很不错,因为现在的我感觉对剧情已经厌倦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自由自在的生活比较好。

    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好好开始自己的又一次学校生活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再见。

    (结束)

    =================================

    打一下广告吧,昨天建了篇新文,发了篇以前就写好的开头,如果有朋友愿意的话请帮忙加一个,因为是和这篇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不喜欢也没有关系,而且我的速度向来就慢;我也在这里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了。

    炼狱之火(书号1565361)

    最后是写在结束后的话:

    这篇文是去年十一长假过后因为某些原因开始写的,虽然我自己也明白这种写法不太可能会热得起来吧,但也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真的是非常感谢。

    在今天结束掉的原因也在于,过完五一长假以后不知道我的精神状态会怎么样,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因为我以前从来也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东西,所以不免出现了很多设想不周的地方,有很多想法也没有彻底贯彻下来,当时使用第一人称来写的目的就是为了讲了一些我对于火影这部作品情节的看法,考虑到再往下我也没有什么看法了,后来的情节我也不怎么熟悉,所以做了一些铺垫之后就在这里结束了。结尾是我很早以前就想好的,就逻辑上来讲,我认为是可行的,任何准

    ……(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