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邪神外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邪神外传第23部分阅读

    姜青接口道:

    “大哥,陈分堂主所指那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枉可能就是‘玉哪咤’金羽!”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

    “不错,另外两人是‘魔圣’乙休子,和‘梵谷樵翁’耿策,这一年轻人该是‘玉哪咤’金羽!”

    长离一枭向陈景道:

    “陈景,你可以暂且回去,有关探听‘精武山庄’之事,不可外泄……如有情况,随时前来汇报。”

    甩箭手陈景,哈腰一礼,退出客厅。

    姜青向邪神道:

    “爹,现在已摸出‘梵谷樵翁’耿策等出没之处,吾等又将如何?”

    邪神缓缓一点头,“嗯”了声,向战千羽这边问道:

    “战贤侄,‘精武山庄’是何等样一个庄院?”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

    “出西门二十里左右,拐向右边一条岔径,由岔径走前不远,便是‘精武山庄’……”

    微微一顿,又道:

    “千羽昔年曾去过‘精武山庄’……”

    邪神问道:

    “战贤侄,你跟‘扑天鹏’古心有交往?”

    战千羽道:

    “谈不上‘交往’,只是相识而已,却不知道‘精武山庄’与江湖所不齿的‘天地门’,暗通款曲……‘精武山庄’建造在一块山坡地上,房舍衔接,迤逦而上,占幅极为辽阔!”

    姜青道:

    “爹,吾等已知对方底细,可以采取一项行动。”

    邪神厉勿邪,若有所思中缓缓点头。

    长离一枭道:

    “刚才从陈景所说的情形判来,‘精武山庄’除了庄主‘扑天鹏’古心外,另外就是‘魔圣’乙休子、‘梵谷樵翁’耿策,和‘玉哪咤’金羽等三人……不知是否尚有其他高手?”

    邪神厉勿邪道:

    “卫贤侄,对方有几许高手,是另外一回事,待老夫问青儿一句话……”

    目光投向姜青:

    “青儿,曾听你说过,你与‘玉哪咤’金羽之间,尚有一桩公案,未曾了断?”

    姜青点头道:

    “是的,爹。”

    邪神厉勿邪道:

    “你这桩公案,交与爹,还是必须由你自己了断?”

    姜青听不出义父话中的含意,就即道:

    “三年多前,‘大渡口’一次战役中,‘玉哪咤’金羽与青儿结下仇恨梁子,还是让青儿自己去了断。”

    邪神一点头,道:

    “也好,你既然如此说,就由你自己了断行了……”

    朝厅上众人回顾一匝,接着指向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战千羽,和“彩莺”于秋秋等三人,道:

    “此番去‘精武山庄’,不必人手众多,就由你三人,加上青儿,随同老夫去行了!”

    彩莺于秋秋道:

    “爹,咱们今夜三更,前往‘精武山庄’?”

    邪神道:

    “不必深更夜半,说走就走,就是现在!”

    邪神厉勿邪、火云邪者姜青、彩莺于秋秋、红面韦陀战千羽,和长离一枭等五人,来杭州西门外二十里的“精武山庄”。

    战千羽向站立庄门前的庄丁,道:

    “进去传报你们庄主‘扑天鹏’古心,红面韦陀战千羽会同武林道友,前来拜会……”

    战千羽事前已由邪神厉勿邪的嘱咐,只称“武林道友”,不必说出自己这伙人的姓名称号。

    他接着再道:

    “请古庄主和座上嘉宾‘魔圣’乙休子、‘梵谷樵翁’耿策、‘玉哪咤’金羽出来与我等一会。”

    那名庄丁听到战千羽这番话,已知道是怎么回事,拔腿飞奔向屋里。

    不多时,人未露脸,已传出几声“嘿嘿嘿”笑声,鱼贯从大门出来四人……

    带头一个瘦瘦高高,年纪六十余岁,正是“精武山庄”庄主“扑天鹏”古心。

    衔尾三人……那个英姿轩昂,年岁不到三十的,正是“玉哪咤”金羽,后面是“梵谷樵翁”耿策,最后一个是银发盖顶的老者,右边眼角一颗豆粒大黑痣,那是耿策、金羽之师“魔圣”乙休子……四人大门前院子站停下来。

    “扑天鹏”古心冷然一笑,道:

    “战千羽,你来得正是时候,免得我等多费脚程,也少了一番手脚……”

    目光投向战千羽身后姜青、长离一枭卫西、彩莺于秋秋,当移到邪神厉勿邪身上时,举手一指,向红面韦陀战千羽问道:

    “战千羽,此黑袍老头儿是谁?”

    邪神厉勿邪洪声回答道:

    “邪神厉勿邪……”

    “扑天鹏”古心,听到“邪神厉勿邪”五字,脸上那副跋扈的冷笑,硬生生收了起来。

    “魔圣”乙休子,乃是六十年前邪神手下漏网之鱼,虽然经过一段悠长的岁月,邪神厉勿邪的音容,还是深深留在回忆中。

    乙休子估不到邪神厉勿邪参与此事,挺身出来……

    他跟着古心和两个弟子走出大门,看到这黑袍老人时,想要闪身回退……可是当着“扑天鹏”古心,和耿策、金羽两弟子前,如此一来,一生英名,付之流水……只有硬起颈子,出来外面。

    邪神向姜青道:

    “青儿,你和‘玉哪咤’金羽的公案,先作个了断,你爹再接演下场。”

    对面的“玉哪咤”金羽,手挽“锁龙棍”跃身一纵而出……

    戟指姜青道:

    “火云邪者姜青,三年前‘大渡口’之役,今日要你交出一个公道。”

    姜青一笑,道: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又岂能乱紫成碧,颠倒是非……”

    说到这个“非”字,身形已飘落院子中央。

    “玉哪咤”金羽叱声道:

    “金某不杀空手匹夫,亮出兵器来!”

    姜青冷然一笑,道:

    “区区一双空手,接你几招是了!”

    金羽一声吼喝:

    “找死!”

    手中锁龙棍一抖,直向姜青脸前点进。

    姜青一声:

    “来得好……”

    合胸扣背,双肩一晃,闪到金羽身右,右掌一探,向对方肩头切下。

    金羽塌腰上步,猛地一旋,锁龙棍一式“金龙罩地”,猛扫而至。

    姜青身形一挫,锁龙棍由头顶,一掠而过……

    身形一长,一式“摘星换斗”,“呼”的一掌向金羽面门劈来。

    金羽一侧头,自左而右,锁龙棍带起一股劲风,朝姜青下三路扫到。

    姜青两臂一抖,拔起丈高,斜斜落向地上……

    金羽猛一旋步,单臂一送,锁龙棍直取对方背心“三黑穴”。

    姜青骤觉背后劲风袭起,知道对方打来,霍地回掌翻身……左掌一压棍头,右手掌演个“金豹探爪”兜胸劈进……倏即化掌为指,猝向对方小腹丹田穴点进。

    金羽急急斜身一闪……

    饶是金羽身形游闪如电,姜青内家火候老到,三尺之内已见功力……

    金羽给掌风扫过,连人带棍,退落三步。

    “玉哪咤”金羽投师“魔圣”乙休子,就是为了找上姜青伸雪三年前“大渡口”之辱,想不到眼前火云邪者姜青,赤手空拳,将自己挡退三步。

    金羽一声吼喝,猱身而上,将乙休子所传锁龙棍招数,完全施展出来……挑、拿、封、架、锁、缠、勾、打……

    舞到疾处,但见棍影翻飞,劲风逼人……

    另外又渗入“回马枪”招式……忽枪忽棍,幻变莫测。

    劲敌当前,姜青不敢含糊……

    施展邪神嫡传“游天漫影”擒拿手,加上长离一枭秘门绝技“长拳十八路”,另外学自“赤眉”石鱼的“五行二仪掌”,风驰电闪般渗合施展而出……

    吞、吐、撤、放、擒、拿、封、闭……声东击西,欲虚反实……手眼步法,腕肘肩膝,处处见功夫,招招含火候……身形随着锁龙棍,疾走如飞。

    两人照面四十余回合,“玉哪咤”金羽头额津津汗流,已渐渐封不住门户。

    双方作壁上观的两拨人,都密切注意着院子中央,打斗中的两人。

    金羽锁龙棍一抖,一式“金蜂戏蕊”,直向姜青肩井穴点到。

    姜青不慌不忙,斜身踏步,运转内家真力……左手一拨棍身,右掌一穿,向对方右臂切下。

    金羽知道这招厉害……双手挥棍一封,斜身探臂,直鞭姜青中盘。

    姜青的本意,就是要让金羽施展这一式……霍地招式一变,右手骈指如戟,划向金羽脉门……

    金羽“啊”声急呼……右臂已起了一阵麻木!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双方壁上观的两拨人,都已觉察到眼前的一幕。

    扑天鹏古心身形扑飞而出,剑走身前……一剑朝姜青兜头砍下……

    梵谷樵翁耿策,“湛玉杖”拦腰扫到!

    长离一枭卫西,反应敏锐,就在这短得不能再短的眨眼间,宽袖一挥,东海“玄浪神功”双双推出……

    左手劈向扑天鹏古心,右掌落向梵谷樵翁耿策……古心一个踉跄,身形翻出三尺外,耿策马步晃摆,落退两步。

    这些凌厉的攻势,却都慢了一刹那……

    “魔圣”乙休子身形未动,推出右掌落向姜青之前的刹那,胸窝给一股威猛无比的“劲道”拍撞了一下!

    这股“劲道”,像是撞上一具数千斤重的铁锤,“嘣”的一声中,身形凌空震弹而起!

    听不到凌空“魔圣”乙休子的嘶吼悲号声……躯身裂碎,四散飞跌,白的脑浆,红的鲜血,像雨似的飞溅而下。

    邪神厉勿邪出手“阿难神掌”,落向“魔圣”乙休子,这震骇欲绝的一瞬间,邪神依然冷漠的站在一边,长袍随风飘飞……

    看去像是一尊带着寒峻意味,法力无边的“魔神”雕像。

    “魔圣”乙休子,挨着邪神厉勿邪一记“阿难神掌”,块肉分尸,尸体散落院落的每一角!

    剩下的扑天鹏古心,玉哪咤金羽,梵谷樵翁耿策三人,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生”,“死”。

    若无法找到“生”只有舍命一拼!

    梵谷樵翁耿策“呀”声吼叫,挥起“湛玉杖”,朝长离一枭面门砸下。

    扑天鹏古心抢步提剑,剑尖落向长离一枭左肋时,一响娇叱声起……

    接着又是一声“当”的金铁交鸣声起……彩莺于秋秋跃身如燕,一记硬招架上,挡退扑天鹏古心。

    玉哪咤金羽右臂麻木,疾忙左手紧握棍把……他却来个三十六策,走为上策……就要蹿上院子高墙。

    这次已不是三年前的“大渡口”之身……姜青不能让他再脱身逸去。

    姜青冷叱一声,道:

    “金羽,休走……”

    往前一个箭步,一式“推窗送月”,结结实实“嘣”的一声,打上金羽背心。

    姜青含怒出手,已用上八成内家功力。

    玉哪咤金羽脊骨折断,喉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已站立不稳。

    姜青再招一掌劈去……金羽仆倒地上,四肢抽搐了一下,已魂返九泉。

    姜青旋身看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于秋秋出手当初“月眉山庄”前,急救银枝寒梅金昭的一式剑招……“寒水沉羽剑”剑法中“回山环水”一招……一剑朝扑天鹏古心胸窝,洞穿而过。

    长离一枭卫西,平时很少激起真火……但,此番却把梵谷樵翁耿策,恨透了……

    施展东海“七旋合斩”绝学,下手不留情,接连展出“立波为柱”,“波来波去”,“海流环环”,“涛起如山”四招。

    当今武林高手,能挡得下长离一枭“七旋合斩”中一招的,为数不多……

    梵谷樵翁耿策虽然身怀绝技,过去忝为“天地门”掌门,但与东海称主的长离一枭卫西相比,这就相差了一段距离。

    长离一枭“七旋合斩”四手绝招连绵而出……第四招“涛起如山”……

    梵谷樵翁耿策一声闷嗥,身形弹飞而起,冲六七丈……

    一响“叭”的声摔落地上,头壳裂碎,脑浆迸流,已失去了一副人的“脸形”。

    这时,“精武山庄”里的那些庄丁,这辈子何曾见过这等骇神惊魄的场面,都已溜个精光。

    邪神厉勿邪就像没有发生过刚才那回事,落寞淡然的道:

    “卫贤侄、青儿、秋儿,吾等回去吧!”

    姜青一点头,道:

    “是的,爹,战大哥等他们,还等着知道我们四人的情形呢。”

    四人离开“精武山庄”。

    —全文完—

    更多精彩好书,更多原创手机电子书,请登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