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陪大爷玩玩儿

    起了个大早,张开大口猛吸了两口清新空气,顿觉神清气爽!乡下空气就是好,比那乌烟瘴气的城里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

    龙根抖了抖裤裆,进屋拿了两根儿玉米棒子啃了两口,迈着四方步出门儿了,姑娘媳妇儿这会儿也该下地干活了,听说一皱过后,要进行村民匿名选举村支书,得想个法子辅佐表婶儿上位啊。

    可仔细一想,要钱没钱,要人缘儿没人缘儿。关键在外人眼中自己还是一傻子,别人能听自己的吗?表婶儿还得照顾躺在床上的何静文呢!

    想起何静文,龙根咧嘴就想笑,多大的官儿啊,最后硬被大棒子折磨的死去活来,捅得差点儿没撒手人寰了!

    不过,城里婆娘就是花样儿多,两条雪白大腿一并,坐在大棒子上更来回挂档似得,白乎乎的屁股墩儿左右连摆,前后摩擦。饶是大棒子质量过硬,居然整了四十多分钟就交货了!可即便只有这么一会儿,也够何静文受的了。

    早上下地儿前还叉开着双腿,不敢并拢,恍惚瞅见,两片粉色木耳红肿起来,跟辣狗肠似得。初步断定,得要个两三天才能下地行走!

    “切,老子没钱,可老子有大棒子啊!妈的,大棒子敲门,就不信那些婆娘不给表婶儿投票!”脑门儿一拍,龙根心里有了主意。

    没钱不要紧,傻子也不要紧,只要裤裆这玩意儿够味儿,那些骚包婆娘还能不听自己的?敢不给表婶儿投票,一棒子捅死她!嘿嘿!

    “嗯,先去跟吴贵花、陈香莲打个招呼,别不明白事儿。”心里盘算着,寻了路一路上躲着下地干活的村民,摸到了吴贵花家里。

    陈天明、魏文武相继落马,修路的事儿又被搁置下来。村民积极性是一个问题,没人领导,召唤是根本原因!李三丑倒是想表现,生怕步入魏文武后尘,干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村支书定下来再说吧。

    “咕咕咕”吴贵花正喂鸡呢,扭着水蛇腰摆着屁股墩儿,龙根上前捏了一把,屁股还是那么有弹性,肉乎乎的。

    “啊!”

    吴贵花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龙根,这才放心下来,胸前两团棉花还在衣服里一跳一跳的,龙根抓了一把,吴贵花嗯哼着扭着腰,骚包劲儿又上来了。

    “别发骚了,老子今天没空日你。”龙根连忙住手,还有正事儿要办呢,可不能耽误了。这婆娘要骚起来,不干两个钟头能让你提裤子?

    “哼!”

    吴贵花鼻子一挺,撇撇嘴,“你有求的事儿啊?又琢磨哪家的姑娘了?”话里透着一股酸味儿。

    “哟,来劲儿了呢,菊花不疼了是不?”龙根伸手在裤裆里掏了一把,吴贵花连忙躲开,一脸坏笑。

    听闻“菊花”,屁眼儿急剧收缩,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那滋味儿太难受了,饱满归饱满,可那地方实在痛的厉害。上一次捅进去之后,足足等了两天才敢拉屎,差点儿给憋死了!

    “得了,大爷今天心情好不捅你菊花了,别吓的一缩一缩的像啥啊?再说了,你这身板儿也不咋滴,日了你,你就能开心了?估计半天都干不动活儿吧。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吧,明儿再来找你们姐妹!”

    吴贵花闻言这才放心了一些,那大棒子煞气太重了,一两个人根本伺候不过来。

    “那...那你究竟有啥事儿啊?”

    “啥事儿?我帮你把村上两间房子搞到手,你还不得感谢我啊。”龙根笑笑,坐在一旁的石磨上,翘起了二郎腿。

    “切,”吴贵花不以为然,“魏文武都下来了,这事儿还没谱呢。再说了,我不给你钱了吗?人也给你日了,钱也给了,你还想咋的?”

    龙根愣了愣神,没想到这婆娘脑瓜子转得还挺快。

    “我表婶儿当上村支书了,你说我帮你说话不?”

    “啥?沈丽娟当村支书?你可拉倒吧,一个婆娘当啥官儿啊?当个妇女主任就算不错了,还村支书。你以为村支书那么好当呢?咕咕咕....”

    吴贵花一脸的不以为然,回头继续喂鸡。翘挺的屁股墩儿正对着龙根,一摇一摆。

    “这话说的,何静文还是婆娘呢!人家咋当乡长的?”龙根拍拍屁股就要走人儿,临门前留了一句话,“你也不想想乡长为啥两次都住俺家里,这其中是有原因滴,那个投票的事儿,你就斟酌着办吧啊.....”

    “这....”

    吴贵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眉头微皱,这也是个理儿啊。何静文不也是婆娘吗?还当上乡长了捏。嗯,就投沈丽娟,都当上妇女主任了,肯定还能更进一步......

    太阳渐渐出来,龙根折了两根儿树枝,编了个帽子扣脑袋儿上,一摇三摆,裤裆那陀玩意儿直晃荡,冲陈香莲家里走去。

    几天没见着这婆娘,昨儿家里还没人儿,龙根心里有些不得劲儿。好歹也是自己日过的婆娘,不,一对母女都让自己给祸害了,这心里多少有些牵挂。

    陈香莲住在村里最偏远的地方,趟过小河,还得翻过一个小山包,山包种了一大片玉米地,土质不是很好,玉米长得矮,叶子有些枯萎,耷拉着脑袋儿,想要断气儿似得。

    “唉,这破地,玉米都给晒死求了。”一声幽怨的声音从地里传了出来,龙根连忙凑了上去,这,这不是小芳的三婶赵红玉吗?赵红玉正灌玉米呢。“咋办哦,今年的收成又得少一半儿....”

    “二哥也真是的,说好了陈天明下来了,河边那片玉米地就分给我,咋不见动静儿呢,唉,老娘又给他白日了!妈的!”

    龙根笑了,感情这老李家的关系也挺复杂的,没想到李三丑那狗日的连弟媳妇儿都不放过,给骑了,不知道李三柱那暴脾气知道了会不会一刀把李三丑给砍咯!

    “嘿嘿,骑了也好,也好。说明这婆娘也饥渴得很,嘿嘿,老子又有机会了。”龙根邪恶一笑,钻进了玉米地。

    “红玉婶儿,灌,灌玉米呢哈...”

    “哎哟,臭小子,你吓了我一跳。”猛不丁吓了赵红玉一跳,赵红玉骂了一句,见是龙傻子,心里也就放松了警惕。

    村里人谁不知道,这臭小子不仅脑子不好使,就连裤裆那玩意儿也跟烂泥似得,撒尿都得用手抬。求玩意儿用啊!

    “龙傻子,干嘛去啊?”赵红玉一边灌水,一边问道。

    龙根就搁赵红玉面前蹲着,直盯盯瞅着赵红玉,天热,农村人也不讲究,天天下地干活,罩子也懒得穿了。一件汗衫披上完事儿。穿了一条深蓝色粗布裤子,空荡荡,唯独屁股墩儿、大腿根子那一截圆滚滚的。

    跟吴贵花、王丽梅这些婆娘相比,赵红玉下地时间多,皮肤有些黑。身材略微偏瘦,唯独胸前两团高山显得很是突兀。即便生了娃,不戴罩子,依然显得坚挺,巨大!

    “不干啥,不干啥。就刚刚听说红玉婶儿你说让你二哥白日了,打算进来听听故事。呵呵....”龙根一脸笑呵呵的瞅着赵红玉。

    “啥?”

    赵红玉吓了一跳,惊得水瓢落在了地上,一脸惊愕。

    “龙傻子,你听见了?你,你,你不结巴了?你脑子.....”赵红玉瞪大了眼珠子,挺起的胸脯一跳一跳的。神情惊惧,如同看见了恐龙似得!

    龙根嚼着狗尾巴草,淡笑道:“红玉婶儿,你想让别人知道你让李三丑日了,你就大声喊吧。我没啥意见,就是不知道你男人啥想法,是先把你剁了,还是先把李三丑给剁了!”

    “我!”赵红玉愣了,不可思议的瞅着龙根,这哪儿是傻子?这分明是人精啊,都他娘的知道威胁人了,能傻吗?

    转而一想到自家男人的暴脾气,赵红玉后背一凉,阴风阵阵的,那家伙要发起火来,还不得大嘴巴扇啊。

    “小龙,别,别说出去,那个,我待会儿给你买糖吃,行不?”

    龙根白眼一翻,没好气道:“还把老子当傻子呢?”

    “呃?那那你说咋办好了,只要你不告诉三柱都成!行不?”赵红玉是真怕了自家男人,想得头皮发麻。

    “啥都成?”龙根眨了眨眼睛,顺着赵红玉领口瞄了进去。

    还不错,**挺大,挺圆,美中不足的是两颗樱桃珠子黑了,估计下面也成黑木耳了。日日倒也不错....

    “嗯!啥都成!”赵红玉肯定道。

    “那好,裤子脱了,我日两下。”龙根站起来一把扯下裤裆。一条黑色巨蟒匍匐在草丛中,吐着蛇信子!

    “啊?”

    赵红玉吓得直哆嗦,脚下一踉跄,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眼睛瞪得跟牛铃铛似得。

    “怎么可能?不,不是天萎吗?小龙,你这,你这玩意儿咋长的啊?咕噜!”望着威风凛凛的大棒子,赵红玉咽了咽口水儿,慢慢靠近了一些。倒吸一口凉气!

    这哪里是那人那玩意儿啊,简直就是棒槌,擀面杖!

    “还想日不?”龙根有些不耐烦了。

    “想想想,咋不想啊?”赵红玉连连点头,“滋溜”一下把裤头扒了下来。

    “小龙,你想咋日,来,随便日!”

    龙根邪邪笑了笑,果然,大棒子魅力无限啊,还有啥样的婆娘不能征服?

    “趴下!学狗叫....”

    “啊?学狗叫?”

    “叫不叫?”龙根怒吼一声,腰板儿一挺,对着黑漆漆的木耳片扎了下去。

    “啊.....”

    “啪啪啪.....”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