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当了一天村支书

    “什么?”

    “畜生啊,咋还有这样的爹啊,连儿媳妇儿都不放过!”

    “天杀的,没瞧出来魏文武这狗日的比陈天明还坏!太可气了!”

    “禽兽,这样的恶人就该一棒子打死算逑!”

    “求玩意儿.....这样的人能当书记?”

    一时间,村部的里的人都议论起来,原本与魏文武亲近的几个人也渐渐远离了,就这情况,傻子也明白,陈天明的昨天,就是魏文武的今天!

    “魏书记,你可真是没让何乡长失望啊!我这就去告诉何乡长!”沈丽娟心里大定,这事儿总算是落妥了。【本书{首发}比奇中文网http://www.biqi.me/朋友多多宣传宣传】

    小龙还真有本事,就这么三两下就弄的魏文武下不来台,这脑瓜子也太聪明了吧。

    其实来村部之前,沈丽娟就打电话告诉何静文了,事关重大,沈丽娟可不敢耽误,既然做了妇女主任,就得为妇女同志着想!

    ..........

    这会儿的龙根也没闲着,下了河滩,洗了个澡,去陈香莲家了。对沈丽娟放心得很,要帮到这个份儿上,还不能把魏文武给掀下来,这人就算白活了。

    “咦?咋还没人儿呢,这天热得也不能下地干活啊?”龙根搁门口瞅了瞅,房门紧闭,别说人影了,鬼影子也瞧不见。

    算了不在就不在吧,估计最晚何静文明天就来了,得想个法子把何静文给睡了。想着何静文,龙根心里就不得劲儿,酥酥麻麻跟蚂蚁夹过似得。

    魏文武算是倒了,得想个法子让表婶儿当村支书才成,顺便教她一些发家致富的路子,嗯,也该去镇上看看小芳了,一去都十多天了,怪想她的。

    对了对了,还得去看看陈可那小骚蹄子呢,嗯,陈丽的婆娘招式多,嘿嘿!奸笑两声,龙根慢慢远去,冲小卖部走去。小卖部外面闹腾腾的,围了一大圈儿人。龙根连忙凑了上去。

    “沈丽娟,你凭啥让人把我爹关在村部?你一个妇女主任,凭啥把我爹关起来,你才多大官儿啊。我爹可是村支书呢!”牛大刚刚送李东回来,正打算去村部给老爹说一声,可没想到,两大小伙子把着门口,硬是不让进!

    气坏了牛大,一问才知道是沈丽娟的主意,火急火燎就找了上来。龇牙咧嘴跟要吃人似得。

    沈丽娟眼皮子抬了抬,有些可怜牛大,老爹都爬上自己婆娘的床上了,这男人咋当的?

    “牛大,你就先回去吧,回家问问你家英子不就啥都明白了吗?”李三水皱了皱眉,把牛大推开。

    牛大顿时不乐意了,“凭啥让我回去?不行,今天必须把我爹给翻出来!不然,不然老子上镇上告你去!”

    “牛大,别闹了,快回去吧。”李三丑脸色也不好看。

    刚刚当上了村长,偏偏魏文武这个书记是自己推荐的,才一天魏文武就出了事儿,能有自己的好吗?牛大跟着添乱,李三丑语气不是很好。

    “三丑叔,咋的啦?我爹都被关起来了,你咋不帮忙呢?你这村长还是我爹推荐的呢,你咋忘恩负义啊?”牛大头脑简单,没瞧出啥来。

    “爱听不听!”

    李三丑也火了,骂道:“你个煞笔样儿,你婆娘差点儿都让你爹给睡了,还帮着你爹说话呢?啥玩意儿爹啊,不要算逑!”

    “啥?”

    牛大这回是真的愣住了,自己婆娘让爹给睡了?这.......

    “让开!”拨开人群,牛大一溜烟儿跑没影儿了,那是家的方向。

    沈丽娟摇了摇头,作孽啊。这爹当的,不仅把自己给害了,整得小辈儿以后还咋做人啊?

    “大家都散了吧,这事儿等何乡长下来了再说!三水哥,魏文武那儿麻烦你照看一下,何乡长没来之前,一日三餐得管够,招呼两小伙子看好咯!”

    “其余人都散了吧,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人群逐渐散去,嘀嘀咕咕议论着。指指点点,谈论着魏文武的事儿。

    沈丽娟揉了揉太阳穴,回到小卖部。龙根比沈丽娟早一步进小卖部,这会儿抓了一把瓜子儿往嘴里送呢。

    “咋了,表婶儿,魏文武下来了,你咋还不高兴呢?你可是立了大功呢。”

    沈丽娟神色依然暗淡,眉头拧在一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姐,咋了,有啥事儿你说啊,脸色多难看,这屋里也没外人。”沈丽红也觉得奇怪。

    按理说,魏文武倒下来了,姐姐不就上去了么?立了这么大的功,乡长都得夸,可姐姐咋就一脸不快的样子呢?

    “唉!”

    叹息一声,沈丽娟拉过小板凳儿坐了下来,淡淡道:“唉,你们说魏文武是咋想的?咋连自己的儿媳妇儿都不放过?这还是人吗?”

    “呵呵,表婶儿你挺多愁善感的啊。咋的,可怜魏文武了?”龙根笑笑道,不以为然。

    人嘛,有感情的动物,**无穷无尽,有了一块钱就想要两块钱,日了自家的婆娘,腻味了就盯上了人家的婆娘,这不挺正常吗?

    “表婶儿,你要想开点儿,男人要真不乱想,店子里那些小姐哪来的生意啊?个人需要而已!”

    “啪!”

    沈丽娟白眼一翻,爆栗子敲龙根脑门儿上,没好气道:“臭小子,你还说呢。魏文武不是好东西,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儿去?你自己说说,究竟祸害了多少姑娘媳妇儿的?亏你连王丽梅的床都赶上!哼!”

    不说还好,一说沈丽娟才想起来,若不是王丽梅瞧上龙根那棒子,能出来指证魏文武吗?任谁也想不到,傻乎乎的龙根背地里居然日了这么多婆娘!

    “表婶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龙根脸色一正,认真道:“表婶儿,咱们摸着胸口说,是你先上了我的床对不对?”

    “丽红婶婶也是为了生娃才跟我日的,对不?这咋还怪上我了呢!我这是助人为乐,见表婶儿你实在难受,出于人道主义解决解决你的燃眉之急。你咋就不知道感恩呢?”

    “呸!”

    沈丽娟俏脸绯红,啐了一口。这混蛋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他引诱自己,自己能爬上他的床吗?现在居然倒打一耙,实在可恶!

    细细一想,脸蛋儿烧呼呼的,跟火烤似得,那个大棒子用起来的确很舒服,夜里睡觉再也不难受了。

    “嘀嘀嘀”

    “嘀嘀嘀”

    这时候,小卖部外面响起了一阵儿急促的汽车喇叭声。龙根一瞧,顿时乐了,这不是何静文的车吗?早上刚走,得下午天擦黑的时候就来了。

    “何乡长来了。”沈丽娟见状,连忙迎了出去。

    龙根紧随其后。

    “该死的魏文武,枉我那么信任他,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一档事儿,实在是可恶!老娘今天非得撸了他不可!”刚下车,何静文就发起了火。“丽娟,马上召开村部会议,把证人都叫来。我倒好看看魏文武是个什么样的畜生!”

    沈丽娟直点头,回头招呼大伙儿开会去了。何静文径直开车到村部,没有看见李东。

    斜靠在小卖部门口的龙根,瞅着何静文气得胀鼓鼓的双峰,眉毛都乐弯了,里面那两团可软和的很捏....

    “魏文武啊魏文武,做梦也想不到,你丫儿就当了一天的村支书吧。嘿嘿,想日老子的婆娘,做梦!”

    只要是自己日了的婆娘,那就是自己的婆娘!谁要跟老子抢,非得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