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七十章 吴贵兰

    龙根郁闷呐,这都啥跟啥,眼瞅着裤裆这玩意儿跟擀面杖似得顶着裤裆,直挺挺的,裤头都撑破了,可咋就日不了哩?

    “表婶儿哪儿去了捏?”龙根四处瞅了瞅,没见着沈丽娟的身影。【本书{首发}比奇中文网http://www.biqi.me/朋友多多宣传宣传】裤裆那玩意儿**的,要再不解决解决,怕的来个欲火焚身。

    这日子过的,眼瞅着就要把何静文给日了,杨英那婆娘也真是,早不放牛,晚不放牛,偏偏这时候来放牛!沈丽红也真是的,咋才几天就怀上崽儿了呢?

    “姐去村部了,说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子。”沈丽红瞅着龙根裤裆一捧高耸,心里酥酥麻麻的。

    女人,就喜欢强壮的男人!躺在下面多厚实,多有安全感!噼里啪啦做上一个小时都不嫌累,哪个女人不想要这样的男人?

    只可惜,自己大姨妈不来了,貌似怀孕了,生怕大棒子一捅到底,把孩子给整没了!

    “唉,咋这么倒霉?”龙根拧着眉头,搂了搂裤裆撑起一坨的玩意儿,**的跟烧红的大铁棒子一样,又硬又热。小腹处一股邪火搁里面到处乱窜,此刻恨不得把杨英那婆娘拖过来狠狠插两棒子!

    求玩意儿,啥前儿放牛不好?非得跑到树林里去!

    龙根还真错怪了杨英,连着两次在枣树林那边吃着了大棒子,一回家这心里就麻痒痒的,牛大虽然每天晚上都摸摸索索往里捅两下,可那捅得还不如不日呢,跟牙签儿似得,三五分钟一准儿完事儿。现在上炕,杨英连裤子都不想脱了,整晚整晚的想着龙根裤裆那根儿大棒子!

    “小龙,那个,要不回屋里,我给你吸一吸...憋着对身体也不好....”沈丽红搓了搓衣角,红了脸。

    沈丽红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一见着大棒子下面就痒痒,痒得直趟水儿,以往每天晚上都得尝尝,不整个三五波决不睡觉。可昨晚何静文搁旁边睡着呢,找小龙那大棒子的威力,不给听去了才怪。

    “嗯?”龙根愣了愣,瞅着沈丽红樱桃小嘴儿,厚厚的嘴唇带着一点儿红润,这帮子塞进去不把嘴巴给扯大咯?

    吸吸就吸吸吧,得把大棒子里面的脓水吸出来才成呐,不然裤裆这大棒子非得顶一天不可!

    “丽娟大妹子,在家吗?呵呵....”正在这时候,吴贵花扭着屁股来了,龙根眼前一亮,这婆娘来干嘛?欠日了咋的?

    “哦,小龙也在呢哈,”吴贵花打了个哈哈,冲龙根眨了眨眼睛。接着道:“我来买两包烟,呵呵。”

    沈丽红没瞅见二人的眼色,拿烟找钱去了。龙根愣了愣,转身出了小卖部,上路口等着去。不一会儿,吴贵花扭着大屁股出来了。

    “咋的了?挤眉弄眼的,眼屎没洗干净呢?”叼着一截狗尾巴草,瞅着吴贵花那圆鼓鼓的屁股,裤裆一阵搅腾。

    “呵呵,我还以为你不懂我的暗号呢?走,去我家再说。”说着,吴贵花拽着龙根胳膊从小路走了。

    这两天儿村里还在修路,魏文武刚刚当选村支书,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一早就带领着大伙儿在路上捣腾。村里人基本上都去修路了,小道上也就没啥人了。

    拍了拍屁股,迈着四方步,跟大爷似得走了去,大棒子在身,走遍天下也无惧啊。正好自己这一身欲火找不到地儿撒呢。

    陈天明没出院,陈二狗也只得搁医院待着,吴贵花家里也就没其他人了,就跟自己人似得瞅也不瞅就迈了进去。

    “贵兰,快倒水,小龙来了。”吴贵花关好门,领着龙根直往卧室里钻。

    进了卧室,龙根傻眼了,一婆娘端坐在床边,俏脸微微含了含,弯弯的睫毛下镶嵌着两颗如明珠一样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嘴儿甚是可爱,下巴下耸起两具高高的山峰,好大的一对**!

    “咕噜!”龙根咽了咽口水儿,凑上去认真瞧了瞧,乖乖,这婆娘咋这么水灵,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跟瓷娃娃似得!

    “小龙,这是我亲妹妹,叫吴贵兰,那个,找你来呢,就是上次那事儿。你看看,能不能给办了?”吴贵花话音刚落,妹妹吴贵兰的脸差点儿埋在胸前两耸高山里了,羞的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龙根端起水咀了两口,心里美得很,这婆娘可不比何静文差啊,非要说点儿区别,那就是气质!

    何静文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日何静文能让自己有莫大的征服感;可眼前这小妞儿也不错,模样,身板儿绝对的万里挑一,比姐姐吴贵兰还要妖孽!

    “唉,早知道你妹这么漂亮,我就不日你了,该日你妹了。”龙根突然叹了叹气,抬屁股坐在吴贵兰身边。

    色爪子摸到了肩膀上,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咳咳,不知道你是想生儿子呢,还是女儿呢?实不相瞒,我家里还住着一借种的呢,早上说,可能怀上了。信誉绝对好,包日爽,包怀上!”

    “真的?”

    听见龙根胸脯拍的啪啪直响,有人都借种成功了,吴贵兰心下一喜,忙问道。

    “那可不?”龙根白眼一翻,手指不经然滑倒了吴贵兰胀鼓鼓的胸脯上,胸脯里那玩意儿实在太大了,撑的花布衬衣跟要裂开似得。手指轻轻按了按,很软,很有弹性。就是不知道白不白了.....

    “那成,你日我!只要怀上娃了,我就给你两万块钱,要是男孩儿,就再给你两万,你看成不?”吴贵兰乐得眉开眼笑,只要能怀上孩子就成,省的天天听人说啥,“不下蛋的母鸡。”多难听啊。

    “日你倒是没问题!不过我得检查检查你的身体,看看能不能生个儿子。”龙根捏了捏胸脯,手滑倒了吴贵兰屁股蛋子上,圆鼓鼓的,没姐姐吴贵花的大,可更有弹性,更加翘挺。

    “行!”

    吴贵兰二话不说,起身脱下了裤子,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露了出来!一条红色小内裤紧紧裹着屁股缝儿,隐隐有两颗小草跳了出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