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好像怀孕了

    “嘶!”何静文倒吸一口凉气!

    好大的一根儿人鞭呐,上生物课那会儿,书上也介绍了男人那玩意儿,可,可书上那玩意儿哪有这个大啊?三个加起来也抵不了这一个啊!要哪个女人用上了这样的大棒子,那....那得多幸福啊!

    “咕噜!”瞅着大棒子,感觉下面那水出来的更多了,何静文咽了咽口水儿,盯着黑黢黢的大棒子两眼放光。{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

    “小龙,你这鸡.鸡咋长的,吃药了?”

    “呃?”龙根流着哈喇子,傻笑着摸了摸脑袋,像听不明白似得,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没,也我不知道,从小一直都这样啊。我瞅着没多大哩!”

    “嘶!”

    何静文惊得脖子一缩,哎呀,这还没多大,一棒子下去几个婆娘受得住?还没多大,要多大才是大啊!

    瞅着大棒子,何静文挪不开眼了,结婚快一年了,家庭也挺让人羡慕的,两口子都是公务员。可其中的酸楚何静文自个儿明白!

    婚假一过,就把那层膜给破了,刚刚从女孩儿变成女人,明白点儿做女人的美妙滋味儿,得,又得开始忙事业!自己管理一个乡,男人又搁外地待着,这块地儿空闲着没人耕耘呢。何静文是乡长不假,受过高等教育也不错,更是**。可否管咋样,何静文始终是女人,还是刚刚破了身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能不往那方面想么?

    眼瞅着大棒子矗立在跟前儿,心里一痒,自己用用这大棒子应该没啥事儿吧,反正小龙脑子也不好使,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小龙,过来,”何静文动了色心,两腿雪白的大腿自然分开了些,冲龙根招招手,“来,让我摸摸你的**....”

    小样儿,终于忍不住了吧,我就说嘛,只要有了金箍棒,哪个女人见了能不动心?乡长咋了,乡长也是婆娘啊!还不得送上门让老子捅?

    “嗯?不!”龙根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眼里透着警戒。两眼瞪着何静文!

    何静文愣了愣,咋的还不乐意让自己摸了?自己这模样身段儿也不差啊?

    “小龙,为啥啊?为啥不给我摸你的**呢....”一提到龙根裤裆那玩意儿,何静文这心里就更痒了。麻酥酥的跟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得。

    龙根眨了眨眼睛,支吾道:“何,何乡长,你是不是看上小龙的小**了,小龙的小**好,尿裤子!你,你是不是想把小龙的小**搁了,安在你那个地方?”

    “啊?”

    何静文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傻小子想象力可真丰富,那水能是尿吗?真可爱!不过自己还真想把那东西安在自己这上面呢,或许就能填补自己的寂寞了吧。

    “不,不小龙,我只是摸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割掉你的小**的。”何静文哄骗着龙根,笑脸盈盈。心里却想着,这么大的家伙,自己哪舍得割掉啊?恨不得供奉起来呢,还割掉。

    “哦。”

    龙根点了点头,放松戒备,挺着裤裆那黑黢黢的大家伙冲何静文走去,心里跟乐开了花儿似得。想了一晚上的婆娘终于上钩了。

    “咕噜!”

    眼瞅着杀气腾腾的大棒子靠近,何静文咽了咽口水儿,俩眼瞪的老大,远远的看还不觉得,一靠近才发现大棒子威武壮观,一跳一抖,散发着阵阵热气!

    “嘿嘿,怕了吧?小爷这棒子啧啧....”见何静文害怕,龙根心里更美了,啥是征服,这就是征服!连乡长都畏惧的大棒子,自己能不得意吗?

    “啊!”

    何静文一把抓住了大棒子,入手滚烫,跟捂着烧火棍似得。烧的心都酥酥麻麻的,脑袋里轰隆一声响!

    “嘤咛....”何静文一手摸着大棒子,上下撸了撸,自个儿撇开两条腿,居然自己抠弄了起来。

    黑黢黢的杂草下带起一阵阵水花,黏黏的,洒的到处都是!

    “何,何乡长,快,快看,你,你那儿又,又流水了。咋....咋回事儿啊?”龙根假装惊奇道。故意挺了挺二弟,暗自运劲给二弟,大棒子在何静文手掌里一跳一跳的,跟那啥要出来了一样。

    “嗯哼...”何静文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自己的身体还用的着看吗?自从见了大棒子这心就不得劲儿,那水咋不流?手里一用力,小手指伸进里面轻轻捅了捅,身子立马软了下去,斜躺在石头上。娇喘不止。

    “小龙,嗯哼,来,来,把你大棒子塞进来,把水给我赌赌.....啊...嗯....”

    “堵水?”龙根愣了愣,咋还玩儿这招啊?得换个新花样才成,老玩堵水有求的意思。何静文这婆娘可聪明了,别被她瞧出什么,羞愤之下一刀把自己给砍了可咋整!

    “叮铃铃,叮铃铃”

    “天杀的,跑,跑个求!这儿没草给你吃吗?别跑,别跑!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一阵牛铃声,一个婆娘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龙根听的清楚,这不杨英那骚婆娘吗?咋又跑这儿放牛来了?

    “啊?”

    何静文反应更快,一把松开大棒子,着急忙慌的提裤子,就要走人,这可把龙根给气坏了,这叫啥事儿啊?眼瞅着到嘴的肥肉就这么没了!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何静文在这儿,非得把杨英拖过来,大棒子一阵猛捅,整个菊花残!

    “快,小龙,快走.....”生怕被人发现,何静文拽着龙根溜走了。

    一路上何静文面红耳赤的不敢说话,更不敢看龙根裤裆,心里再痒,可名声重要啊,总不能让人说,何乡长生活不检点,跟傻子搞暧昧吧。

    着急忙慌回到小卖部,何静文连衣裳都没换,发动车子就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小龙,你把何乡长日了?”见何静文红着脸,火急火燎的跑了,望着龙根一脸担忧。

    这摆明是生气了啊,以后能有龙根的好?那可是乡长哩!

    龙根摇了摇头,心里郁闷非常,到嘴的肉没了,心情能好?回头瞅沈丽红,丰胸肥臀的,脸蛋儿俊美,趁着没人儿,手伸进罩子里揉了起来。

    这火不能不泄啊!

    “哎呀,嗯哼...小龙,别,别整...日不得,”沈丽红扭捏着屁股,躲着龙根。支吾道:“别,我,我好像怀孕了,不,不能日了....”

    “啥?”龙根停了下来,一脸的不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