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女乡长也寂寞

    任何事可以直接上报!这等于在魏文武眼里插了一根儿钉子啊,凡事儿你都得给我小心点儿!

    这是何静文的打算,其一是中午听了沈丽娟被陈天明非礼,同为女人,心生不快,就像帮着这个寡妇一把;其二嘛,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错,何静文相信自己的感觉!

    会议一完,天刚刚擦黑,魏文武自然要表现一番,硬拉着何静文到家里吃饭去,说什么谈谈工作之类的。【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

    何静文年岁不大,可官场上那一套见的不少,哪能不清楚魏文武心里琢磨啥,无非就想套套近乎么?

    “不了,魏书记,我就在小卖部吃点儿就行了。你家住着也不方便不是。”

    魏文武有些失望,望向了何静文身后的小李秘书,今儿这事儿有小李秘书的功劳,再者以后要有个啥事,小李不也能提前给自己透透风么?

    “何乡长说的是,那这样,晚上小李秘书就去我家休息了,丽娟大妹子那也不方便。乡长,你说呢?”

    何静文点了点头,踩着高跟鞋跟沈丽娟走向了小卖部。中午在沈丽娟家吃了一顿,味道不错,而且晚上还能聊聊,何静文觉着沈丽娟挺可怜的,死了男人,还有一个远房表弟要照料,偏生陈天明那老东西不帮衬一把也就算了,还来落井下石!

    回到小卖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那股燥热也逐渐消失,村头不少人乘凉呢,叽里呱啦的还挺热闹,大抵都是关于村支书的事情。

    龙根挠挠头,心里有些不快,不说好了表婶儿当村长吗?咋还成了李三丑了,长得歪瓜裂枣的那样儿,拿出去也见不得人啊。

    “那表婶儿可咋整?”心思一转,龙根琢磨着赶紧回家看看沈丽娟去,这究竟咋回事儿,咋的村长成了李三丑了呢?脚步快了不少。

    还没进小卖部呢,里面就传来了何静文的声音,那声音清脆空灵,就跟黄鹂叫一样,龙根有些痴迷了,这婆娘咋那么漂亮呢,生的跟妖孽似得,偏偏胸前两耸还高亢得很,走道儿都直晃悠。晃的人眼花缭乱,忍不住就抓着大白兔猛啃两口!

    “咦,小龙咋没在家呢?”何静文好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沈丽娟闻言一愣,略微有些尴尬,心里也想着小龙干嘛去了?不知道祸害了村里多少姑娘媳妇儿的。可又不能跟乡长直说。“可能外面玩儿去了吧,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表婶儿,表婶儿,我,我回来啦,饭好了没啊.....”话音还没落下,龙根咧着嘴迈了进来,搂了搂肚子,向厨房望去。

    “呃,小龙回来啦,快,进去帮你丽红婶婶做饭。”

    沈丽娟把龙根直往厨房里推,这小子色胆包天,别把乡长怎么样了才好,那玩意儿又那么大,把乡长日了,那麻烦事儿可就摊大了。

    “哦。”龙根撇了撇嘴,有些不快。

    沈丽红手艺真是不错,半个多钟头,一桌子摆得慢慢的,什么王八,草鱼,小青菜炒的,那就一个喷香。饶是何静文是城里人,吃惯了山珍海味也忍不住嗅了嗅鼻子,足足吃了两大碗米饭这才放下筷子。

    吃完饭,沈丽红收拾碗筷,沈丽娟则带着龙根去给何静文收拾床铺,房子不好,可住的地儿还有。

    “啥?何乡长晚上要搁咱家睡?”龙根顿时来了精神,两眼直放光。

    沈丽娟哪里不知道龙根打着什么算盘,放下手里的东西,瞪了龙根一样,小声道:“小龙,我告诉你,这可是乡长,不能乱来。知道不?要日的滑,赶明儿表婶儿让你整个够!”

    “哦!”

    龙根漫不禁心的应了一句,心里却不以为然,乡长咋的啦?何静文不也是女人吗?日了又能咋的?心里却盘算开来,怎么才能把这匹马给骑了。

    深夜已至,何静文搁家里住着,龙根自然没法跟沈丽红俩姐妹搞在一起,几人早早的上床睡觉,龙根又回到回来住的小屋子里。躺在床上的龙根可没闲着,学了十来分钟的野猫叫,才搁墙角掏了一个小洞,接着微弱的灯就望了过去。

    何静文是体面人,睡觉都讲究穿个睡衣啥的,可乡下没有啊。脱了衬衣,把罩子取了下来,“嗖嗖”两只大白兔顿时跳了出来。

    两颗粉嫩的小点儿挺立在一群淡红色的晕圈儿上,分外诱人。身子一拧,两颗大香瓜一甩,那抖的多厉害,龙根瞅的差点儿流鼻血。裤裆里一阵鼓胀!

    就觉得田翠芬胖乎乎的**就够大了,何静文的可也不小,任龙根咋想也料不到,这纤细的小腰上居然藏着这么肥的两只大白兔!

    “嗯哼!”

    穿上衬衣,何静文没有扣上纽扣,反而凝视着傲人的双峰,向上拖了拖,大白兔一抖,又轻轻的捏了捏小蓓蕾,鼻腔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

    玉手轻轻滑过山峰,褪下了裤头,一条粉红色的小裤紧紧包裹着那地方,隐隐约约看见小腹下的一撮卷毛。

    “嘤咛.....”何静文闭着眼睛一声娇喘,只见,何静文小手轻抚着下面,小内裤往上一提,下面那地方行成一条明显的沟渠,隐隐有些湿润!

    “咕噜!”

    龙根咽了咽口水儿,两眼瞪的老大。何静文玉手一滑,落到沟渠正中,轻轻抚弄起来,一磨,一揉,“嗯哼...啊...嗯....”

    “哎呀我的乖乖!”龙根心里一阵吃惊,没想到何乡长的性生活如此压抑,都沦落到自己抠弄的地步了。“啧啧啧,乡长太寂寞了。我得想个法把何静文给日了啊......”

    龙根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沉思了起来。

    而这时候,何静文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斜靠在床头,岔开两腿,运动急剧加快,对着下面居然**了起来!

    “啊啊啊.....”

    “嗯哼,嘤咛...啊....”声音渐渐归于平静,龙根瞅着何静文下身的一抹白色浆液,邪恶一笑,躺回到炕上。

    夜,渐渐沉寂下去,一股凉风袭来,龙根渐渐进入了梦乡,梦里骑着何静文干得不亦乐乎.....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