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公公不是好东西

    “乖婆娘,俏媳妇儿都是我的!”

    丢下这么一句,龙根提着裤子出了门儿,留下惊愕万分的沈丽娟。【本书{首发}比奇中文网http://www.biqi.me/朋友多多宣传宣传】这还真是自己的真心话,倒不是龙根无耻,实乃裤裆那玩意儿太大了,需求量太过庞大,一两个婆娘哪够自己日的?再者,白瞎了那多好媳妇儿,自己要不伺候伺候,多对不起裤裆这玩意儿。

    龙根一边提溜着裤裆那玩意儿,伸手擦了一把汗水。夏天就这德行,热得不行,真想脱得赤条条的搁路上走,想了想,龙根去河滩冲了冲亮,这才舒服了一些。

    何静文来了,照魏文武那拍马屁的劲儿,不全程跟着才是怪事。再者,陈天明躺医院了,全村上下也就魏文武官儿大,他不去谁去?所以,这会儿老魏家是没人的。

    上午没吃着田翠芬的肉,下午一定要把这婆娘给整了。

    一想到田翠芬白嫩嫩的大馒头,一身上下胖乎乎圆鼓鼓的,裤裆那条大蟒蛇就扛不住了,可劲儿顶着裤裆!

    “汪汪汪”

    翻墙进院,那大黄狗又嚷了起来,瞪大了眼珠子怒视着龙根。龙根一愣,感情天杀的还挺记仇,没把小花给它带来日,生着气呢?

    “叫个求!”龙根骂了一句,四处瞅了瞅,见没啥人儿,胆子便大了起来,冲着大黄狗走去,龙根个头大,大黄狗一瞅就是只会叫唤的东西。“我把你放了,你自个儿找小花去....”说着龙根动手解开大黄狗的链子。

    大黄狗见状乐得眉开眼笑,直往龙根怀里蹭。

    “去吧,狗日的,再不找小花去,小花就给别人日了,快去,快去日小花,别回家了....”龙根笑着道。

    狗果然通人性,闻言小花要被别的狗日了,大黄脚下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

    “小龙,你来啦.....”偏房的门一把拉开,田翠芬胖乎乎的身影落了出来,“咦,大黄呢?”

    龙根摆摆手,冲着田翠芬走去,“屋里有人不?回去说。”手刚好触及到田翠芬胸口上,田翠芬身子一震。

    倒不是没碰过男人,实在是那条大棒子给自己冲击太大了,就玉米地里整了一回,足足疼了快一个礼拜,两三天的下不来地,两腿直往外撇,男人他爹还以为自己寂寞了,拿大茄子捅了自己似得。

    屋里谈,这不等于那啥吗?一想起,那地方就哗哗的流水,双腿不经意的闭了起来,心情复杂,竟想大棒子,可又怕下面痛的厉害。就这个当口,龙根已经进了屋。

    田翠芬四处望了眼,关上了门。

    “小龙,你来干啥啊?”田翠芬一边倒水,一边问着。问了之后田翠芬就后悔了,这不等于脱了裤子放屁,自个儿往上送吗?

    猛灌了一口水,龙根一脸正经,“来日你啊。”

    “啊?”

    田翠芬吓了一跳,胖乎乎的脸蛋儿就是一红,这人说话咋那么直接呢?还日啊日的,多难听啊。一抬头,正巧瞅见龙根大大咧咧叉开的双腿,正中裤裆处一捧高耸入云,甚是威武壮观,一抖一抖的颤抖,让田翠芬俏脸儿又红了两分!

    这是龙根故意的,通过吴贵花、陈香莲等几个婆娘实验以后,龙根非常自信,就没哪个女人不想要大棒子的。寡妇上地里摘黄瓜还选大个儿的呢。为的就是引诱田翠芬!

    “咋的?你不想日啊?”见田翠芬羞得直搓衣角,脑袋儿埋在胸前傲挺的双峰间,顿时不喜道。心里暗暗道:“小样儿,日了就日了,还给老子装啥贞洁烈妇呢。”

    “不,我.....”龙根要走,田翠芬一把拉住龙根,脸红了一大片。

    龙根瞅的清楚,肉乎乎的白皙脸蛋儿泛起一片酡红之色,连脖子也跟着红了起来,贴的近了连呼吸都是热的。吹的人心里麻酥酥的。

    “想日就给我摸摸啊。”

    “哎哟,轻点儿...”

    搂过田翠芬,坐在床上,两手径直朝着胸前俩团高耸抓去。天热也没戴个罩子,纽扣一解,两只又大又肥的大白兔窜了出来,吓了龙根一跳!

    以前就觉着吧,自己裤裆这玩意儿大,现在仔细一观摩,才知道,村里那么多婆娘,就田翠芬这“胸器”大!奶奶的,一抖一晃,跟闹海啸似得。

    “真大,又软和,来,我先吃一口。”掂量着两只大白兔,‘滋溜’一口,对着一只吸了下去。

    舌尖儿勾着小蓓蕾,一舔一吸,一咬!

    “啊.....”

    田翠芬痛叫一声,顿时又松懈了下来,紧闭着嘴唇莹莹呜呜发出阵阵闷哼。

    大手跟泥鳅似得,直往下面钻,撑开田翠芬紧闭的大腿根子,猛地伸了进去,顺着小缝儿揉了起来,完全参照小日本的手技,一按一揉一捅,这才三两下呢,田翠芬就遭不住了,那水哗哗的流,身子软的跟一滩烂泥似得,直往龙根怀里钻。

    “小龙,别,别抠了,难受,人家难受嘛...”

    龙根嘿嘿坏笑两声,“有啥,日你之前总的勾兑一下嘛,来,摸摸大棒子,正宗不?”

    “啊?”

    一出手,小手抓住了大棒子,滚烫滚烫跟烧火棍似得,上下轻轻撸了起来,大棒子脑门儿上趟出一点儿粘稠汁液来....

    “哧溜!”

    勾兑的差不多了,龙根一把扯开田翠芬的花白裤子,抖了抖大棒子,对着白花花的屁股猛的扎了下去!

    “啊!”田翠芬脖子一样,肉身一颤。房间里接着响起了霹雳啪啦的声音,伴随着田翠芬莹莹呜呜的呻吟渐渐步入巅峰。

    酣战了好一阵儿,直到田翠芬去了七八回,跟一滩烂泥似得趴在床上,这才收枪。再捅下去,估计这婆娘又得养一阵儿了。

    “翠芬姐,舒服不?给我日不....”龙根提起裤子,观赏了好一阵田翠芬白嫩的肥臀,邪笑道。

    田翠芬闻言羞的俏脸通红,都给你日了,还说这话干啥?

    “舒服就好,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日你。”龙根笑着就要出门儿,天快黑了,再不走,估计杨英跟魏文武就要回来了,看着了多不好。

    “唉,等等,小龙。”田翠芬见龙根要走,不知哪来的力气坐了起来。

    “咋的?舍不得我,还是还想再日一炮啊?”

    “呸!”

    田翠芬白眼一翻,瞪了龙根一眼,这小子说话咋那么直白呢?

    不怪田翠芬不好意思,田翠芬跟其他婆娘不一样,嫁到老魏家,跟魏武上炕的时间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能好意思吗?

    “不是,魏文武不是东西,想日我。”田翠芬脸色暗淡,“小龙我知道你有本事,能把陈天明收拾了,你把魏文武也收拾了吧,这老东西就想日我,天天晚上窗户边装鬼,我..我不想给他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