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六十章 收账

    “唉!”魏文武重重叹息一声,一脸沉痛,“陈书记做出这等事来实在是.....只是,现在陈书记因伤住院,要处理的话是不是得等病好了再说啊?”

    魏文武望向了何静文,心底盘算开来,这事儿宜早不宜迟,若等陈天明回过神来,自己别说当书记了,这村长怕都坐不稳!

    老东西心狠手辣,上面多少有一丝关系,宗门兄弟众人,自己可不是对手!

    “等?等什么等?”

    何静文冷眉一挑,因气愤胸前两耸颤巍巍的抖了抖,一片白花花肉浪掀起。{免费}{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多多帮忙推荐下吧当即道:“人证有了,马上召开村干部会议,我要撸了陈天明!”

    “好!我马上去办!”

    魏文武心下一喜,抬脚就要出门找李三丑去,账本儿可都会计管着呢。却被沈丽娟给拦了下来,到了饭点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吃了饭在做事儿吧。

    饭后,何静文、魏文武、沈丽娟和司机小李直接去村部等着,说是召开会议,实则给陈天明定罪,何静文打定主意,不仅要撸了陈天明,还要把这老东西送牢房里去!

    万事齐备,一切按照预想运作,龙根搂了搂裤裆,顿时放心了。本打算去看看小芳,想想还是算了,别被人瞅出点儿啥来,小芳到了镇上,机会就多了。

    “太热了,洗澡去!”龙根嘀咕了一声,见裤裆那玩意儿顶的老高,心里骂了一句,“顶个求,老子洗完澡给你消火去!”

    “就见不得漂亮婆娘,那何静文是漂亮,可你也不瞅瞅你啥样儿,你还想日乡长?”

    嗯,这婆娘是挺漂亮的,不知道有没有男人,独守空闺还是咋的,得空接触接触,爬上女乡长的床,那往后.....

    清水河源头是一股活水,一年四季流淌不止,即便是夏日,河底的水依然冰凉彻骨,正是七八月解暑最好的东西。

    “噗通!”

    裤头一扒,窜进河里,扑通扑通刨了起来。裤裆那玩意儿跟大黑泥鳅似得在水里一荡一荡的,要飘起来似得。

    “小龙,小龙.....”

    正露出半个脑袋儿,河滩上来了一个女人,不是黄翠华又是谁呢?手里拎着包,涂脂抹粉,踩着高跟儿鞋要出去接客了似得。

    “快,快上来。”

    心里疑惑,龙根还是上了岸,哪知道一上了岸,这婆娘就跟几十年没开业的几女似得,火急火燎拽着龙根就往玉米地里钻。

    “干啥啊?跟做贼似得,下面又痒了?”穿好裤衩还没来得急穿衣裳呢,急个啥?

    黄翠华手提包一扔,铺垫了一下,冲着龙根直赔笑,“哎呀,小龙,人家下面难受嘛。都是你了,说好了天天来日,咋的昨天不来呢,人家等了一天呢,昨天差点儿忍不住去小卖部找你了。”

    “啥?”

    龙根撇了撇嘴,有些无语,这骚包婆娘口气咋还那么委屈,更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得,不就一天没翻她牌子么?

    “又是拎包,又是口红胭脂干啥去啊?那老东西要断气儿了,打算回城里干老本行?”

    “哪能啊,有你这么好的一根儿大棒子,我还用的着回城里去?”黄翠华媚眼儿一眨,小手顺着肚皮滑倒了龙根裤裆。

    略过茂密的杂草林,抓住了静静躺在正中的那条大黑蛇,软软的,肉乎乎的,棒子带着淡淡温热,两颗鸟蛋却无比冰凉,更冰箱里拿出来似得。

    “嘶!”龙根半闭着眼睛享受,伸手抓向了黄翠华胸前高耸。入手松软,温润。

    今儿的黄翠华经过精心打扮,一件黑色针织镂空披在肩上,白花花的肉透过,若隐若现,高耸之巅的两颗小黑点儿硬而坚挺,撑着白色的罩子!

    下身一条白色的超短裙,一坐下大腿根子正巧露了出来,轻轻往里一掏就捧着小内裤了,蕾丝的,丝滑柔顺,一抠一揉一按,一股小溪里慢慢流了出来。

    “嗯哼...小龙,来,快,遭不住了,嗯哼,快...给,给消消火儿....”下面一痒,黄翠华大腿一并,紧夹着龙根的手。

    可一夹,龙根抠的更开心了,凡事儿得有点儿阻力才成,没阻力整个求啊?

    以前在城里上学的时候,班里有个色情狂,没事儿就喜欢去找妓女玩儿,有一次找了一清纯妹子,扒光了裤衩提枪就上,可人小妹儿躺在床上叉开双腿,随便你摸咪咪也好,亲下面也好,就是不给反应。抓了一把瓜子磕,气得那哥们儿硬是两三个月硬不起来!

    从此以后找妓女都得找那种有智商、有技巧的婆娘,不然脱了裤子也阳痿!

    现在龙根才想明白,没点儿挑战性的婆娘,还真没啥意思,躺在一堆白花花的肉上面做俯卧撑有求的成就感啊?男人在女人面前,要的就是征服感!

    不掏棒子则已,一棒子扎进去!就要让你叫,让你呻吟!

    “嗯哼,别,小龙,快,快,遭不住了.....”

    手指连动,揉搓捏拿抠,十来下之后,黄翠华的蕾丝小裤头湿透了!

    “滋溜!”

    抽回了手,身上擦了擦沾着的白色液体,却没了啥动作。

    “咋,咋不整了呢?”黄翠华渐渐醒悟过来,一脸痴迷的望着龙根,准确点儿是龙根裤裆那根儿大棒子。太爽了,啥黄瓜茄子都没这个好用!

    龙根嘿嘿笑了笑,伸出了手。

    “咋的,你忘了?这可是要收费的呢,你以为老子累死累活的容易啊?上次都说好了,要收钱。已经让你赊了一次帐了,咋的,还想空手套白狼呢?那可不成,给钱就亮货!”龙根扭过头,一脸坚决!

    黄翠华一愣,“哦,我想起来了。”拉开挎包,掏出两叠红色票票,甩给龙根。

    “诺,两万!家里还有两万,把婶娘弄爽了,有提成哦。”黄翠华又勾了勾眼睛。那骚劲儿远远都能闻的见!

    龙根笑了,拿过钱瞅了瞅,真的。一张一张的老人头瞅着就带劲儿。心里顿时盘算起来,这招好啊,先把火给你撩起来,不着急亮棒子,先抠弄抠弄,再装个正经。妈的,老子又当了贞洁烈妇,又立了婊子牌坊!

    “钱给了,快,小龙,把你那玩意儿给塞进来......”黄翠华迫不及待,三两下脱了小内裤,还要脱衣裳。

    “脱内裤就行了,其他的别脱了,怪费事的。”龙根翻身而起,拿着粉红小内裤瞅了瞅,蒙小缝儿那地儿都透了,一坨白花花的粘稠玩意儿,跟浆糊似得,一股浓烈的尿臊味儿....

    “哎呦喂,瞧瞧你都浪成啥样了?”掏出大棒子,脑袋儿抹了一点儿浆糊,“啪”的一声,扳开两半儿屁股蹲儿,“哧溜!”扎了进去!

    “啊.......”

    “啪啪啪”玉米地里响起一阵欢快的声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