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调查

    “陈书记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儿,这没啥否认的。【本书{首发}比奇中文网http://www.biqi.me/朋友多多宣传宣传】可也确实有些.....”魏文武摇了摇头,叹息着。

    何静文秀眉微皱,有些不满。杂说话撂一半儿?这不吊人胃口么?

    “魏村长,咋的啦?说呗。”

    小李把着方向盘,跟着魏文武一唱一和。

    “唉!”

    魏文武重重叹息一声,沉声道:“陈书记作风不正呐。”

    “啊?”何静文动容,村里一把手,还是个党员,作风不正派,这可是大事儿!当即冷哼一声,“怎么回事儿,说!”

    何静文动怒,魏文武不忧反喜,正中下怀,陈天明一下台,那自己不就?嘿嘿,心里贼笑两声,接着说道。

    “是这样的,小龙的表婶儿叫沈丽娟,在村头开了一家小卖部,不是啥大买卖,早年死了男人,就靠这小买卖过日子。乡下人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丽娟大妹子在村里口碑好啊!”魏文武竖起了大拇指。转眼脸色就暗了下来。

    “可是,前些天丽娟大妹子却衣衫不整,一脸惊恐,要不是小龙,怕早就遭了陈天明毒手了。一起瞧见的不光有我,还有村里的老实人李三水,还有不少乡亲呢。可大家敢怒不敢言,又没真凭实据。加上........”

    魏文武又撂下半截话来,假装叹了口气儿,瞅着何静文的反应。

    “哎呀,我说魏村长,你说个话咋那么墨迹?一口气说完成不,还有什么,一并给我说出来!”

    何静文果真是急了!许是女人天生的同情心作祟,龙根是个傻子,偏偏表婶儿做点儿小买卖还被人欺负?立马就恨上了陈天明!

    “唉,陈书记性格渐渐变了,啥为人民办事儿都抛到脑子后面去了,前前后后就为自家人着想,老陈家的人处处受其照顾,好地,好田,但凡有点儿啥好处,尽往自己怀里搂!因此,作风不正这事儿也就压下来了!”

    “而且.....”魏文武又把声音拉得老长,要卖关子了。

    “魏村长你就别这儿那的,赶紧说!”

    何静文火了,说话咋那么费劲儿呢,磕磕碰碰的,跟结巴似得。

    “哦,”魏文武一愣,心里有些埋怨的看了看开车的小李,咋不提醒自己呢?

    “前些日子,我跟会计李三丑查了查账,不得了,陈天云挪用公款,多达十五万,良田差补等等。乡长,你说这....唉!”

    说完,魏文武一脸的痛心疾首,神情悲愤。

    何静文一脸寒霜,没有吭声儿,胸前两团却是急剧起伏,魏文武没瞅见,不过龙根倒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婆娘看来是要发火了!

    “马上去村头小卖部,然后火速召集村干部开会!”何静文冷眉一挑,发话了,“你马上到村里走一遭,调查清楚了!”

    “是,何乡长!”

    小李应了一声,冲一旁的魏文武挤了挤眼。魏文武终于放心了。

    只要陈天明一下来,一把手的位置迟早都是自己上了,嘿嘿,熬了这么些年终于熬出头了。

    “陈天明啊陈天明,老子不仅要做你的位置,还要日了你老陈家的婆娘,王丽梅骑上了,接下来就是吴贵花,陈香莲,对了,还有骚婆娘黄翠华!嘿嘿.....”魏文武意淫着,裤裆顶起一捧蒙古包。

    转眼间,车停在了小卖部门口。何静文打开车门,龙根先窜了出去,跑进小卖部去了。都中午了,怎么也得给乡长做顿饭不是?

    况且这婆娘如此俏丽,丰腴饱满,想想都流口水儿,要能爬上乡长的床,那可......龙根盘算着,招呼沈丽红去了。

    家里水缸里还温养着十来只王八,草鱼,乡下没啥好东西,唯独野味儿是一绝,肉质细腻,纯天然的,没啥细菌。

    电视里不说吗,“穷吃肉,富吃虾,领导干部吃王八!”今儿就请何乡长吃王八了。招呼了两句,龙根出了厨房,表婶儿已经将何静文三人迎了进来。

    龙根留着哈喇子傻站在一旁,冲着几人嘿嘿傻笑,俩眼珠子始终停留在何静文和沈丽娟身上。

    两女站在一起,活脱脱的国色天香,何静文身材高挑,却不失饱满丰腴,胸前拖起两耸高山,一颦一笑都引起惊涛骇浪,皮肤娇嫩,仿佛能滴出水儿来似得;表婶儿更是不遑多让,丰腴的身姿,成熟的韵味儿,明眸皓齿又透着点点的清纯圣洁,仿佛山间盛开的莲藕一般!

    “丽娟大妹子,这是何乡长,下来专门调查陈天明欺负你跟小龙一事儿,你可得实话实说,以便乡长取证。”魏文武眉毛一皱,难得露出两分威严来。

    沈丽娟一听这女的既然是乡长,吓了一跳。手里茶杯差点儿落在地上,乡长,这可得多大的官儿啊。管大几千人呢!

    “啊?何乡长,快,快喝水,喝水....”沈丽娟吓的小脸儿一白,递过茶水直往后面缩。

    何静文莞尔一笑,露出俩个浅浅的酒窝,和颜悦色道:“别怕,别怕。”

    “呵呵,房子不大收拾得很干净啊。沈丽娟是吧,看起来你比我年长两岁,这样,我就叫你娟姐了,也省的生分!”何静文侃侃而谈,语气和善,彬彬有礼入浴春风,加上声音清脆甜美。让沈丽娟心里一软,后面的龙根更是捣腾着裤裆那陀玩意儿,使劲儿往下按。

    何静文端着水杯轻轻抿了一口,甘甜泉水入口,唇齿留香,乡下就是好啊,一切都是原生态,落后点儿算啥,生活很安逸嘛。

    “娟姐,昨天我就听说你家的事儿了,那陈天明果真是色胆包天,包藏祸心暗害你一家么?若真是如此,那我可不能饶了他,必定给他点儿颜色,以儆效尤!”

    “啊?别,乡长,别叫姐,我,我担不起.....”

    沈丽娟连连摆手,也难怪,乡下女人有球的见识,哪见过这等世面?

    “丽娟大妹子啊,别怕,何乡长可是好人哩,有这么一个妹子好多人求都求不来的,有啥不好意思的?”魏文武笑呵呵帮腔,“还是说说陈天明吧,你是受害人,一五一十说出来,咱们好接下来调查其他的事儿啊......”

    沈丽娟心想,这事儿提前都商量好了,还有啥想的?平复下来,一五一十说了起来.....

    “混账!”何静文大怒,“这个陈天明,我要撤他的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