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女乡长

    晌午的太阳老大,跟大蒸笼似得,榨干了身上所有水分。【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擦了一把汗,龙根迈着步子冲魏文武家里走去。

    以前是没觉着,现在才知道,啥叫“笑面虎”,这老贼驴连儿媳妇儿都敢骑,那玩意儿被杨英说成了掏牙棍儿似得,咋还那大球瘾?

    四处无人,翻墙窜进院子里,大黄狗“汪汪”叫了起来,冲龙根龇牙咧嘴,扯动这铁链。肚皮下吊着一截红彤彤的玩意儿,硬挺着。

    “叫个求!不准叫,明天给你牵头母狗来日!小花咋样?”

    龙根骂了一句,大黄狗真不叫唤了,冲着龙根瞅了瞅,眨巴了两下狗眼,“嗷呜”一声,趴在地上摇尾巴。

    “哟,真通人性啊。”龙根愣了愣,没想到随口一说,这大黄狗真不嚷嚷了,看来这老魏家还真是奇葩。

    别看走在道儿上人模狗样的,见人就乐,可骨子里充满着淫荡血液,人骚包玩意儿,就连这大黄狗也骚贱的很。

    溜了一圈儿,屋里没人儿,龙根有些郁闷了,本打算来瞅瞅田翠芬,趁机给下面消肿去火,没人日个求玩意儿?

    出门的时候大黄狗摇了摇尾巴,去窜龙根的腿。

    “滚粗玩意儿,别蹭了,明天老子就把小花牵来给你日!”骂了一句,大黄狗乐的更欢了。

    龙根有些不爽,这大热的天儿,别说给下面的头消火了,上头都没找着水喝,快步往家里走去,好在家里有俩俏表婶儿,模样身材都不差,想咋日就咋日....

    “嘀嘀”身后两声喇叭响起,龙根连忙躲开。抬头一看,一辆深蓝色小车缓缓驶向魏文武家里。

    咦,副驾上不就是魏文武那老杂毛吗?龙根眼尖瞅的清楚。正瞅着,魏文武下了车,依然带着笑意。

    “小龙,干啥去了啊?满头大汗的,要不去我屋里坐坐,喝点儿水?”魏文武一脸关切,笑脸盈盈,伸手搭在龙根脖子上。比平日还热情几分。

    龙根傻笑着咧咧嘴儿,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这时候车上也下来一个人,一个女人。

    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薄薄的,戴着粉色罩子,领口两颗纽扣没扣上,一抹茭白露了出来,大,是挺大的,小高跟儿一踩,罩子拖起的两团百花猛地晃荡。迎面走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直往鼻孔里钻,好闻的很。

    “咕噜!”龙根咽了咽口水儿,裤裆那玩意儿差点儿忍不住弹了起来。

    “魏村长,这小伙子是村里的?”女人说话了。声音清脆如黄鹂叫,听着舒服。

    龙根这才注意到女人的脸,美人儿瓜子脸,更加白皙水嫩,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副无边框眼镜儿,薄薄的嘴唇晶莹光泽。

    “哦,何乡长,这小伙是我们村里的,叫龙根。”魏文武介绍着,神色突然一暗淡,摇头道:“可惜了,脑子不好使。被雷给劈的,跟着表婶儿一起过日子,多好的小伙子啊...唉!”

    “是可惜了。”何静文不无失望道。多好的一小伙子啊,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怎么是个傻子呢?

    何静文身后跟着一男子,是秘书兼司机,叫做小李。

    “魏村长果然是好人啊,何乡长,咱们就应该多帮助,多关心这样的孩子,太可惜了。”小李摇了摇头,却是夸赞着魏文武。

    何静文点了点头,见天儿热,“小龙是吧,来,走咱们上车里去。小李,先开车把小龙送回去,太热了。”

    何静文用手扇了扇风,脖颈间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钻,龙根用力嗅了嗅,不知咋的,裤裆猛地一顶。这婆娘杀伤力太大了,是催情香水儿吧,咋魏文武没反应呢?

    龙根不傻,知道魏文武拿自己做文章,表现给这个婆娘看,只是没想到,乡长居然如此年轻,还是个女的。关键是漂亮!

    那雪白如水的肌肤吹弹可破,饱满丰腴的腰身,屁股蛋子顶着宽松的职业长裤,圆鼓鼓的,搂不住火就想掏出大棒子捅。一双洁白的玉足踩着高跟儿鞋,咔咔的响。

    “小龙,那就上车吧。何乡长可是好人呢......”魏文武笑着一顶帽子给何静文抠了过去,双眼扫过那对挤出来的嫩白,心神一晃。

    这婆娘要给老子骑一回,死了也甘心啊。下了地狱老子也能拍着胸脯,自豪的说:“老子日过乡长!”多得劲儿啊!

    “嘿嘿,好!”

    龙根拍着手,乐的哈喇子流到结实的胸膛。

    小李开车,魏文武坐在副驾,龙根只能坐在何静文右边了,一上车就不热了,冷气呼呼的出来,整个人心窝子都是凉快的,龙根知道,那是车载空调,原先家里也有一台车的。

    何静文翘着二郎腿,双手放在小腹,抬头挺胸,一脸浅笑,听着魏文武的谈笑,时而点头,时而皱眉。

    龙根装傻充愣,车内四处打量。两眼却有意无意的瞄向一旁的何静文,近距离接触,这婆娘似乎更漂亮了。

    头发高高竖起,盘在脑袋上,细细的粉嫩脖颈露了出来,锁骨深陷下去,双峰却突然高耸起来。粉色的奶罩字疯狂挤压着大馒头,造就一条深深的沟壑。乡下路不好,一高一低的,胸前跌宕的就更加厉害了。

    甩啊甩的,差点儿一下从罩子里甩出来!

    “哎哟!”

    又是一个大坑,龙根猛的一下趴在了何静文的身上,一手趁机抓着何静文胸脯上,一手兜着屁股蛋子。

    “啊!”

    何静文眼珠子一白,吓了一跳,没叫出来,龙根又一下子给摇了回去!羞得满脸通红!

    “啊,好软和!大,好大!大波妹儿啊....啧啧啧.....”

    龙根心里暗爽,就盼望着再来一荡,一把搂下去,瞅瞅这婆娘下面湿没湿,没湿的话,抠弄抠弄,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婆娘给睡了。

    “何乡长啊,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魏文武突然收敛了以往的弥勒佛表情,正色道。

    何静文正尴尬呢,忙道:“你说。实话实说。”

    “山河村一直民风淳朴,老百姓安居乐业的。虽赚不了啥大钱儿,可生活那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唉....”说着,魏文武又摇了摇头。

    “瞅着没,小龙多老实的人啊。傻乎乎的,啥都不懂,却被陈书记硬拉去抬石头,你说这合乎情理吗?”

    妈的,老子又被当枪使了!龙根终于明白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