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送到嘴边儿

    时间一晃,大几天过去了,龙根抖了抖裤裆里的大棒子,瞅着床上抖着屁股墩儿哈驰哈驰喘气儿的沈丽红,一抹白花花的面浆从屁眼儿下小缝儿里滑了出来。【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两旁长满了黑黢黢的小草。

    嘿嘿奸笑两声,转身出了门儿。小芳还等着自己呢。

    顶着大太阳,顺着河滩走,不一会儿,一大片枣子林,大个大个,长的一串一串的,陈天云今年又得卖大几千了。

    “小龙,这边。”

    小芳在河滩边的石头上坐着,背后就是一个大树,阴凉的很。

    龙根笑着走了过去,坐下来朝小芳挤了挤,脑袋儿直往胸前靠,嗅了嗅鼻子,淡淡的香皂味儿,无比清爽。

    “别,咋这样?”小芳推了一把,红了脸。

    夏天穿的少,前几天被小龙抓的现在还痛着呢,这会儿一嗅,鼻孔对着**哈气,热乎乎整得人浑身没劲儿,两颗小点儿不知羞耻的硬了起来。

    “嘿嘿。”龙根笑笑,从兜里掏出一叠毛爷爷来,“给,你要去镇上教书了,没啥送你的。把这拿上,想吃点儿啥,穿点儿啥买自个儿买去。”

    “啊?这么多?”

    小龙瞪大了眼珠子,惊愕的看着龙根。这可是一万块钱呐,老爹在田地里忙活一年,收成好还成,收成不好,只怕一家人一年就靠着一万块钱过日子了。他咋拿出这么多钱来了?

    “小龙,你偷你表婶钱啦?”

    “哪能啊?”趁着小芳吃惊,龙根一搂,揉捏着软软的小蛮腰,轻轻捏着软滑无比的嫩肉,心神荡漾。

    萝莉好,易推倒啊。怪只怪裤裆这玩意儿实在太大了,把小芳吓着了。

    “这钱是我赚的,我表婶不知道。”龙根揉着小蛮腰,渐渐朝着上面那对高耸山峰攀去,装作若无其事,“本来想给你拿两万的,一想,女孩子带太多钱不好,别被人给骗了。等过段日子我去镇上看你,没钱了再给你拿。”

    “你赚钱?”小芳提高了音量,一脸的不相信。

    龙根撇了撇嘴,有些无语。我挣钱怎么了?人养猪场配种,还得掏钱呢。自己配的可是人种,高级多了,咋不是挣钱了?

    只是,这话龙根可不敢说。小芳妹子可清纯着呢,女孩儿到女人就隔着一层膜,女人到荡妇还得循循渐进,慢慢捅,慢慢摸。

    “嗯哼!”

    小芳腰身一拧,鼻子发出闷哼声,身体咋的就热起来了,软绵绵的快倒了似得。

    龙根坏笑着,撩起t恤,从下面摸了上去,扣子一开,胀鼓鼓的**没了一坨,啪的一声垂了下来,抖的衣裳一阵晃悠。瞅准时机,两指勾住了小蓓蕾。

    两指捏着小樱桃珠子,食指指甲轻轻抠弄,不一会儿奶头子就硬了起来,一圈淡红色乳晕更加明显了。

    “小龙,别,别整,人家难受嘛...嗯哼....”小芳红着脸直往龙根怀里躲,身子一热,胸前急剧起伏,透着白色t恤,两颗大香瓜若隐若现,瞅的龙根心里一阵晃悠。

    “没事,摸摸,我给你揉揉,消消肿,你瞅瞅,这都肿成啥样儿了?”

    撩起t恤,罩子一扯,低下头,揪着粉嫩的樱桃珠子,一口含了下去。女人的樱桃珠子就跟男人裤裆那截棒槌似得,摸着舔着吸着,鼓捣鼓捣就硬起来了。

    “啊..嗯...”小芳紧咬着嘴唇,一脸紧张、刺激。

    小点儿酥麻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小腹下面那地方不知怎么地,痒酥酥的,猛的一热,内裤都给沾湿了,像尿裤子似得。小芳一把搂着龙根脖子,娇躯阵阵颤抖,不知道是痛还是怎么的。

    龙根忙得不可开交,上下其手,含着小樱桃使劲儿咀啊咀的,哈喇子顺着嘴角流到乳晕下,阳光下淡红的乳晕显得更嫩了。

    大手滑到白花花的大腿,小妮子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大腿,如葱白,如嫩白莲藕,滑腻腻的,弹性十足;慢慢滑下大腿内侧,隔着裤头轻轻抚摸着小缝儿,指甲抠弄,往下摁。

    “呃”小芳身子一颤,两腿一夹。

    一夹,大手抠得更来劲儿。“滋滋滋”布料摩擦声,热腾腾的豆浆流了出来。

    “小龙,别,别整了...嗯,抠的人家难受啊....”勾着龙根脖子,小芳嘴唇都快咬破了。

    身上像到处爬满了蚂蚁似得难受,一股怒火烧的浑身灼热不堪。尤其是那个地方,痒死了,不受控制的趟水儿,羞死个人了呢。

    “咳咳咳,哟,好风景呢。”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如同灵魂被闪电劈中一般,龙根、小芳同时清醒过来。抬头一瞅,河滩上,杨英牵着老黄牛,一脸坏笑的瞅着紧搂着的二人。

    “啊?”小芳吓了一跳,连忙整理好衣裳,羞红着脸,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儿。

    见是杨英这骚婆娘,龙根反倒是不怕了,不过这心里却不好受,小芳可是个花苞,捅开了,可还没好好尝尝呢。差一点儿就得手了,被杨英给打断了,心里直搓火!

    “原来是英姐啊,”龙根跳下石头,凑到杨英跟前。

    猛不丁一把揪住了杨英胀鼓鼓的大白兔,一用力。“啊”的一声惨叫,手一松,大黄牛都给吓跑了。

    “啊,龙傻子,你松开。”杨英脸一沉,瞪了龙根一眼。

    龙根嘿嘿傻笑着,却不松手,反而两手抓了上去,可劲儿的搓啊揉的,天热儿,这骚贱婆娘也没戴罩子,隔着薄纱搓起来,软软的,别有一番味道。

    “嗯...啊..轻点儿....”嘴里喊着,脸上却带着舒爽,一把抓向了裤裆。

    大棒子一触手,滚烫滚烫的,跟火里刚拿出来似得。自从上一次被大棒子捅了之后,可苦了下面咯,天天晚上欲壑难填,不整断两根儿黄瓜不睡觉,本打算把牛绑了去小卖部找龙傻子,可哪知道这小子居然给小芳妮子亲热?可把自己给酸着了。

    “哧溜!”

    扒下裤头,龙根就要捅,杨英红着脸还有些理智,求饶道:“别,别,去上次那地儿吧,这,这人多...啊....”小腹一胀,大棒子就捅了进来。

    龙根两手搂,抓着屁股墩儿一边捅,一边走,臂膀上青筋暴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