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借种专业户

    “你咋知道我有个妹妹?”

    吴贵花扭着屁股墩儿摇了出来,手里握着两叠厚实的毛爷爷。【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打眼一瞧,肯定不止一万。

    “那就瞅个日子把你妹领来瞅瞅,瞧得过来了,我就捅两棒子。”端起茶壶对着嘴,使劲儿咀了两口。

    一股凉茶入口,顿觉神清气爽,吃饱喝足,骚婆娘在前,瞅着瞅着裤裆就顶了起来。

    “哼,拿去!”

    吴贵花哼了哼鼻子,没好气道:“日了我还想整你我妹妹?想得美!”

    龙根笑笑不说话,捏着两叠钱。心里跟乐开了花似得,想想也是,鸭子咋了?老子身板儿经得住折腾,日几个婆娘算个球?

    “小龙,我瞅着你表婶儿妹妹来了,你不会连你丽红婶婶也搞了吧?”吴贵花扒了一口饭,装作不以为然,眼睛却盯着龙根瞅。

    电视里说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这婆娘咋这么聪明?不过也是,表婶那么漂亮,两朵姐妹花像盛开的红牡丹似得,谁逮着了都想往上凑。自己倒是疏忽了,装傻充愣毕竟只能骗一次!

    好在也给龙根提了个醒,以后扮猪吃奶的时候得小心点儿,争取一次性征服!

    “骚蹄子挺聪明。”龙根笑笑,捏了捏吴贵花腰际软肉,滑溜溜的,弹性十足。“丽红婶婶是来借种的,暂时住在咱家里,天天晚上都整一炮。她男人是个没鸟用的玩意儿,我这真真的大铁棒就借她使使了。”

    一把扯下裤头,黑黢黢的巨柱跟大公鸡打鸣似得,脑袋伸的老长,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威武壮观,脑袋一摇一晃,杀气外露!

    “嘶!”

    吴贵花倒吸一口凉气,想起刚才就是这玩意儿捅进屁.眼儿里,瞬间菊紧蛋疼,屁股儿往回一缩,屁股蛋子一痛。明天上茅房可咋整?别把肠子都给扯出来了。

    “呕呕!”

    上茅房拉屎屁.眼儿一股脑的窜了出来,吴贵花放下饭碗剧烈呕吐起来,喷了一地都是。吐了好一阵儿才擦了擦嘴,望着满桌的肉没了食欲。

    “咋的,这么快就有了?”龙根坏笑道。

    “呸!”

    吴贵花轻啐一口,横了龙根两眼儿,神色突然黯淡了起来。

    作为女人,尤其是乡下的女人,再有本事再能干,不能生娃就难免不会招惹闲话。嫁到老陈家快两年多了,这肚皮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经常听人说自己,“吴贵花这婆娘能干是能干,却是只下不了蛋的鸡!”

    这话谁受得了?

    吴贵花是有苦说不出,自己倒没啥问题,可陈二狗那玩意儿太小太短了,每次交货就那么一点儿,怀个求?

    “这好办。”龙根捏着两叠毛爷爷,“下一次我全给你射里头,让你早日下崽儿。事成之后再给我两万块,成不?”

    “成!”吴贵花阴霾一扫而空。

    那玩意儿交货自己可是尝过的,间接性喷射,一坨一坨热乎乎的暖流径直砸向洞内,下崽儿的几率可就老高了。

    “那就这么滴,我先走了。”揣起两万块,龙根抬脚要走。吴贵花这婆娘有钱,听说当年嫁妆就赔了好几万,这点儿钱算个球?吴贵花毕竟是老陈家的人,那为嘛要客气?

    “唉,等等。”吴贵花一把抓住胳膊,“这就走了?再整一轮儿......”

    回头一瞅,吴贵花跟个小媳妇儿似得,眼睑低垂,眼珠子一眨,骚魅的很,没穿奶罩字,两颗小点儿就在汗衫里晃啊晃的,隐隐能瞅见奶.头一圈红红的乳.晕。

    “咋的啦?屁.眼儿不痛了?”龙根回身,搂着两半屁股墩儿,使劲儿一抠。

    “啊!”

    吴贵花尖叫着挣脱开了,屁.眼儿扯开似得疼,菊花一紧,直往里缩。手却抓着龙傻子裤头不舍松手。

    “小龙,再整一回嘛。我...我也想有个孩子....”吴贵花搓了搓衣角,见龙根没啥反应,哧溜一下扯下裤头,大棒子“砰”的一声,反弹回来,敲在肚皮上。

    “别整,你这不够我吃啊....”龙根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瞅瞅你小姨妈那屁.眼儿,多舒服....”

    来前也想好好干一炮,哪知一棒子捅屁.眼儿,一下子就不行了,这火撩起来就浇不灭,不把整人吗?

    “啥?陈香莲也被你搞了?”

    吴贵花吓了一跳。那可是村里有名的寡妇,守寡十来年,就没传出点儿啥风言风语,龙傻子咋骑上去的?

    “切,也不瞅瞅我这啥家伙?开了荤还离得了?浪得很。”龙根一把扯过吴贵花,掏出棒子就要上。

    “等等,小龙,你坐炕上,我给你吸,吸出来的时候,你给我射里面,成不?”小手拽着大铁棒子,一脸殷切的望着自己,龙根点了点头。

    坐在炕上,两脚踩着板凳上,吴贵花脱得赤条条的,蹲在下面,小嘴儿一张。

    “滋溜!”对着大脑袋,一口含了下去。

    一收一缩,舌尖儿垫在棒子下面,喉咙一张,“咕噜”大半个儿含了进去。

    “嘶!”

    龙根打了个精灵,浑身麻痒痒的,大棒子脑门儿被小舌头勾来绕去,小嘴儿贴着大棒子脑袋儿,使劲儿一吸,那感觉仿佛灵魂都在颤抖一样。

    “吧唧吧唧!”

    “啊!”龙根闭住了眼睛,没想到这婆娘口.技这么好,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整的小腹处一阵鼓胀,邪火乱窜。

    那地方越来越痒,大棒子想要深入!欲吹起进攻的号角!

    “趴下!”龙根红着眼睛吼了一声。

    吴贵花连忙转过去,两手撑在桌上,撅着屁股墩儿对着龙根,菊花果然是红了。

    “哧溜!”

    大棒子一挺,洞口两片饺子皮一挤,表面刮出一层乳白色汁液。红彤彤的菊花一紧,直往里缩。

    “哈吃哈吃”

    “啪啪啪”

    一阵热流冲向洞底,两人同时纵入云端,大棒子一股一张,间接性颤抖着释放精华。两半屁股墩儿跟着菊花一起震颤。

    擦拭好了之后,龙根咀了两口水儿要出门儿了。再晚回去表婶该说自己了。

    “小龙,如果我怀上了崽儿,下次你也帮忙整整我妹妹,她也想要个孩子。钱好说,成不?”吴贵花恢复了些力气,叫住了龙根。

    刚才那一分多钟的快感,比自己滋生的豆浆还多,喷得自己差点儿晕过去了,那么多的货,想不怀娃都难。

    “次奥!当老子借种专业户呢!”龙根横了一眼,抬脚走了去,远远听见,“再说吧,漂亮了就领你妹来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