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当鸭子了?

    轰隆,哗哗哗,轰隆!

    几道闪电落下,豆粒大的雨落了下来,砸在屋顶,啪啪直响。{免费}{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多多帮忙推荐下吧厨房里龙根也进入到最后的冲刺!

    两只大奶.子被撕扯变形了都,屁股蛋子一撞,“啪”的一声,一层白花花肉浪掀了过去,“啪啪啪”,犹如大海此起彼伏的潮水一般,一浪盖过一浪。

    “啊!”

    猛地一顶,大蟒蛇钻入洞底,脑门儿顶着花心,洞壁骤然一紧,一股一股的热浪喷涌而出,跟下大雨吹大风似得。

    吴贵花身子一软,摊了下去。拔出大棒子挤了挤白沫,提起裤衩,端起杯子灌了一口水,这才舒服了一些。

    .......

    龙根双腿盘在炕上,抠着脚丫子,瞅着电视里的动物世界,一头大犀牛,爬在母犀牛背上,二话不说,肚子下一条长长的擀面杖猛地捅了进去。

    “哞”

    “咚咚,”吴贵花踩着小碎步,撅着屁股墩儿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刚刚后宫失守,菊花都给捅烂了,每走一小步,屁.眼儿就跟杵了一根儿火红的大铁棒子,烙得火辣辣的抽痛。

    龙根嘿嘿一笑,坏笑道:“来,这儿来坐。”

    吴贵花屁股一撅,坐了下去,龙根连忙把手伸了进去,两根儿手指正对着屁股缝儿,一抠!

    “哎哟!”吴贵花痛叫一声,拧着眉头站了起来。“别整了,痛。哎哟,可愁死我了,明天上茅房可咋整哦?屁股墩儿一晃都疼。”

    龙根坏笑着不吭声,一手夹菜,一手伸进领口里,捏着两颗大奶.子。刚刚干了一轮儿,也没戴个罩子,透着薄薄的汗衫,一捏一挤,小蓓蕾顶着汗衫,圆乎乎的,一圈乳.晕都能瞅个大概。

    “别整了,快吃饭。嗯哼,”胸前小点儿被捏,吴贵花闷哼一声,屁.眼儿肿的厉害也不敢随便乱动。“来,多吃点儿蛋,好好补补。来,这是鸡肉,现杀的....”

    龙根也不客气,抓着鸡大腿啃了一口。

    嗯,味道爽得很。肉质细腻松软,调料一裹,色香味俱全。三两下啃完鸡大腿,又摸了摸吴贵花圆乎乎的大腿。

    自己就喜欢吴贵花这大腿,奶.子。东北来的婆娘,身材高挑健壮,这腿就更加修长了,摸着光洁如玉,肉乎乎的,无比舒爽。摸着摸着就不老实了,滑向了那一捧草丛。

    细密的卷毛郁郁葱葱,暖和的很;两片饺子皮还有些温润,两扇门一关,小缝儿遮住一大半。傻笑着捏着两片饺子皮,一拉一扯,吴贵花身子一软,碗差点儿掉地上。

    “嘿嘿,补补好,补了咱们接着整!”“整”字一出,手指往里一捅!

    “别整,别整,还痛着呢......嗯哦...小龙,别整,让,让我休息两天...别给捅坏了,嘤咛....啊...”

    龙根抽回手,在床单上擦了擦带出的一捧水珠。这才刨起了饭。

    吴贵花这婆娘还真是舍得,两人吃了四个菜,三荤一素,严格来说,是四道荤菜,唯一盘里没肉的就是鸡蛋了。

    不得不说,这骚婆娘不仅床上能干,活儿能干,这下厨的手艺也不错,讲究个色香味俱全,营养搭配。吃了鸡蛋啃鸡腿,满桌子菜都奔着“鸡”去了,也不知道吃了,会不会下面那玩意儿多出半截来。

    “这鸡蛋吃是好吃,可产量太低了,卖不了啥钱儿。”打了个饱嗝,龙根淡淡道。

    “可不是咋的,一百多只母鸡,一天顶多也就**十个鸡蛋!”吴贵花慢慢扭了扭腰肢,向前坐了点儿,“产量低,开销大,这一百多只鸡一天能吃掉几十斤粮食,这蛋能卖多少钱儿?”

    “这不,前两天才说了,让二狗子他爹把村里几间房子租给我用,扩大养殖规模,改养肉鸡!城里人就要吃鸡爪子,需求量老大了。唉,可是现在二狗子他爹都躺医院了,不知道还......”

    吴贵花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的样子。现在陈天明主持着村里的大局,陈二狗他爹废人一个多半是指望不上了,鬼才知道魏文武会不会把村里的房子给自己用呢。别看魏文武平日里和颜悦色的冲人直乐呵,也不跟二狗他爹计较啥。可笑面虎才是最可怕的,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这两天修路可积极了,这不摆明了揽权收敛人心吗?

    “瞧不出,你这婆娘看得挺准确嘛。”剔着牙,一手摸着吴贵花挤出来的屁股蛋子,一边笑着说道。

    “魏文武野心不小,隐忍了这么多年,肯定把陈天明老杂毛给拽下来,取而代之。别看平日里跟陈天明笑呵呵的,实际上对陈天明早就不满了,你是陈天明儿媳妇儿,就别想占村里啥便宜了。还是好好补补,让我日吧.....啪啪...”坏笑一声,搓了两把奶.子。

    “哎呀..嗯哼..别...说正经的呢....”

    吴贵花给摸的面红耳赤,浑身奇痒难耐,偏偏下面又疼的厉害,不能动弹。心里惦记着事儿,就更烦了。

    “我咋的不正经了?”龙根收敛了一些,只是轻轻托起大木瓜,轻轻揉了揉。

    吴贵花脸一红,翻了个白眼儿,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摸着人的奶.子谈正经事儿?屁的正经事儿,就想着干求事了!

    “唉,看来养鸡场办不成了。”吴贵花有些失落。

    “你真想办个养鸡场?”

    “啊?你有办法?”吴贵花眼珠子一亮,来了兴趣。

    龙根笑笑,当然,不就帮忙搞定村里的几间房子么?有啥难的?

    “办法是有,不过......”龙根拿着架子,吊着吴贵花。

    “哎呀,你快说,不过啥?有要求就尽管提。”吴贵花急得胸前两耸,晃的龙根眼睛花。

    “第一,给我日!”

    吴贵花闻言想都没想就给应承了下来,大奶.子拍的荡来荡去。

    “想日你告我一声,我洗干净了等你。不过,不准捅屁.眼儿!”

    龙根点了点头,心笑着,捅哪儿还不老子说了算?别说捅你屁.眼儿了,就算捅你嘴,也得给老子舔干净咯!

    “第二嘛,给我拿一万块钱。我想啥时候吃鸡就吃鸡,成不?”

    “啥?一万块钱?干啥用?”

    “管拿球多干啥?”龙根有些不满,皱眉道:“干还是不干?不干就算了。”

    吴贵花拧着眉头考虑了一阵儿,一咬牙,一跺脚。

    “成,一万就一万。你等着,我给你取去,就算不成,就当给你的辛苦费了....”

    笑看着吴贵花扭着屁股进了里屋,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啥辛苦费?次奥!居然把老子当鸭子!

    “吴贵花,我日你妹妹!”龙根气得吼了一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