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给你糖吃

    从陈香莲家里溜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太阳正大,天正热,村里也没啥人儿,龙根赤着胳膊,腆着大肚子往小卖部走,没走小路。【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顺着大路绕了起来,反正肚子也不饿,裤裆那玩意儿吃得挺饱的,昨晚又送了两捧种子给沈丽红,估计这会儿还没缓过劲儿呢。

    上河村,其实不小。别看村里人不多,可居住点并不集中,东边一家西边一家的,占的地方自然也就大了。

    龙根叼着一根儿狗尾巴草,砸吧了两下,顺着机耕道一直往前走。机耕道是前两年才修起来的,陈天明那老东西偏心眼儿,把大道修到自家门口,或者本宗兄弟门口,方便自己人,收买人心。

    “去陈天云家里瞅瞅去,他妈.的,居然问表婶要了九千多块钱的医药费,不给老子吐出来,老子把你婆娘日了,女儿也日了。对,日了!”龙根嚼了嚼草根,噗的一口吐在地上,大步大步向陈天云家里走去,裤裆那陀玩意儿一晃一甩,幸好裤子够宽松,不然非得给顶烂了不可。

    陈天云,陈天明隔房兄弟,两人关系密切,据村里婆娘嚼舌根子说,这两畜生曾经一起上过某某家的婆娘,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两狗杂种居然换婆娘睡觉。要不是陈天明横行霸道,老陈家人多势众,硬生生给压了下来,估计闲话传得更远。

    在一栋小洋房里停了下来,两楼一底,红瓦白墙,气势不凡,院子四周砌着围墙,大门紧锁着看样子里面没啥人儿。

    “啊....死样,轻点儿.....你那家伙太大了,下面疼哩...”

    正打算离开,房子里却传出阵阵声响,龙根顿时停住了脚步,这声儿咋那么熟悉呢?

    四处瞅了瞅,龙根顺着墙根儿爬了上去,这院里没养狗,龙根是知道的,蹑手蹑脚蹲在了窗户下面,声音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嘿,你这骚蹄子,下面湿漉漉的,还怕痛呢?”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龙根觉得也挺熟悉,就是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来,刚吃了两根儿猪鞭,再往里捅捅,反正那杂毛也不在家!”

    女人娇哼一声,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响起了粗重的喘息声。

    “啊,啊,快,快点儿.....嗯哼,用力,用力,啊...舒服。”女人快活的叫了起来,只听见房间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妈.的,感情有人偷陈天云的婆娘!奶奶的,比老子先了一步!”

    龙根暗骂了一句,听房间里叫的欢畅,慢慢站了起来,顺着窗帘留下的一个小洞给望了进去,只看见一个健壮的男人,两手按住白花花的大腿,下面来回抽动摩擦,撞击着白花花的身条。

    躺着的这婆娘肯定就是王丽梅!

    这男的又是谁呢?这声音咋这么熟悉?龙根摸了摸脑袋儿,一时没想到,又悄悄观摩起来。

    王丽梅抓着自个儿胸前晃悠的大奶.子,使劲儿搓啊揉的,嘴里莹莹呜呜叫唤个不停,男子似乎也快扛不住了,哈驰哈驰喘着粗气。

    突然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

    只见,大腿根子猛烈撞击着王丽梅的大屁.股,大屁.股一挤一压,两颗大奶.子疯狂甩动起来,胸前两点一摇一晃,捅得王丽梅哇哇大叫。

    “快,啊,快,文武,快点儿,快点儿......啊...我要到了,爽,哎哟,这可爽.死我了,嗯哼.....”

    房间内的呼声渐渐归于宁静,龙根强摁着裤裆那玩意儿,翻墙爬了出去。刚走了两步,又给绕了回来。

    “不行,陈天云问婶娘要了钱,不在家咋的了?老子非得把钱给婶娘要回去!先把这骚婆娘给日了,权当是利息!妈.的,魏文武都能日,老子凭啥不能日!”心里盘算了一阵儿,龙根“碰碰碰”的敲响了铁门。

    傻乎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有,有人吗?天,天云叔搁家没....砰砰砰,有人在吗?”

    “嘿,有人在....在吗?开开....开开门哦....”用手敲的烦了,龙根直接用脚踢,大铁门被踢的“碰碰”直响。

    过了好一阵儿,才看见王丽梅一边扣着纽扣,一边抚弄着散乱的长发,一脸不快的走了出来。

    “叫个球啊,家里死人是不是?”见是龙傻子敲门,王丽梅一脸不爽,自己正在消化呢,偏生傻子登门,换谁心情都不好啊。

    “龙傻子,你来干啥?说!”王丽梅又吼了一声,只是回过头,冲着屋子里喊着。

    龙根看的仔细,骚婆娘在向魏文武释放信号呢,估计看自己是个傻帽,球玩意儿不懂,糊弄两句就算了。

    魏文武整理完衣装,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红光满面,看样子刚才是整爽了。同龙根说了两句,搪塞有事便走了。

    “龙傻子,啥球事儿,快说,说完老娘还要睡午觉呢。”王丽梅往后一甩长发,胸前一晃,龙根瞧的仔细,没戴罩子,从领口里望进去,一抹白嫩嫩的大棉花尽显眼底。

    别看王丽梅三十岁出头,在乡下人眼里,显得有些老迈了。可王丽梅一点儿也不老,相反看上去比吴贵花还要水嫩!

    家境殷实,又爱打扮穿戴,涂脂抹粉的肌肤自然水嫩光滑,就跟樱桃肌肤似得,轻轻一碰,嫩得出水儿。圆圆的脸蛋儿,谈不上啥大美女,可在村里也排得上名号,不然哪能入得了魏文武法眼?

    年过三十,身材却没走样,相比吴贵花、李小芳的大胸翘臀,显得更加丰腴,跟田翠芬似得,胖乎乎,白嫩嫩的,那大屁.股一走道,一摇一摆。龙根无耻的硬了。

    “丽梅婶儿,我,我表婶让我来给天云叔道个歉,对,对不起了。顺道让我给你送点儿东西过来......”龙根一脸傻愣,说话磕磕巴巴,见着漂亮婆娘,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王丽梅一愣,沈丽娟给自己送东西来?还道歉?是为了陈天明那老杂毛的事儿?肯定是!

    听说家里男人问沈丽娟要了差不多一万块钱儿,现在来送东西,也没见龙傻子拎啥,肯定是钱了!

    “哦!”王丽梅神色顿时缓和了许多,拉着龙根道:“快,快进来。太阳多大啊....”说着将龙根直往屋里推。

    一进门儿,龙根就闻见了房间里传来的骚包味儿,床上斑斑点点跟尿过床似得,不过龙根倒也没嫌弃啥,再一会儿,自己就得把这骚包婆娘给日了,估计到时候尿的更多!

    “小龙,你婶娘让我给你带啥啊,拿出来我瞧瞧。”

    王丽梅不是啥好婆娘,自然也稀罕钱,虽然家里不缺钱儿,可谁不希望钱多?一坐下就直奔主题,望着龙根笑脸盈盈,两浅浅酒窝露了出来,别说,这婆娘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哦,等,等等,我给你掏出来....”说着龙根把手伸进了裤裆,鼓捣起来,掏了一阵儿也没掏出来。

    王丽梅一愣,这求玩意儿掏裤裆干啥?龙傻子是个天萎,村里人谁不知道,他掏个球玩意儿啊。

    “啊,太多太大了,丽梅婶婶,掏不出来咋办呢?”

    龙根抓着裤裆那陀大棒子一阵猛挥,顶得裤裆里一阵搅腾,外面看上去就像里面藏了好多宝贝似得。

    “小龙,你婶娘是不是把东西给你藏在裤裆里怕你掉了?”王丽梅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接着道:“没事儿的,婶娘见过这些玩意儿,你把裤子脱了不就什么都出来了吗?”

    “来,丽梅婶婶给你脱裤子哦.....”

    王丽梅想钱心切,半蹲下来,一弯腰,胸前两团白花花的大馒头被龙根瞄了去,裤裆里一阵搅腾。都说陈可那骚蹄子奶.子大,可王丽梅这对巨峰更大!

    就这么轻轻一动,里面就直晃荡,不戴罩子都比陈可的沟壑深,足足能放下自己裤裆里这玩意儿!白花花的,美中不足的是,左边山峦上多了两颗红色牙印,估计是魏文武那狗日的咬了!

    妈.的,多好的大白菜被猪给拱了!不过,龙根也不介怀,这算个球?反正老魏家的两个媳妇儿都被自己给日了,自己也不吃亏。

    “啪!”

    王丽梅脸一痛,只感觉一根儿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打在了脸上,定睛一看,吓了一个趔趄,一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

    “天啊,那是什么!”

    王丽梅掩着小嘴儿一阵惊呼,天啊,自己看见了什么。大棒子,黑黢黢的大棒子,男人裤裆里那玩意儿,圆乎乎的巨大黑棒子扇得自己火辣辣的疼,这棒子得有多大的威力?

    “骚贱婆娘,咋的,不叫唤了?他奶奶的,就不能跟这臭婆娘客气,一出手就得亮出大凶器来,不给她点儿威风,他就不知道你的厉害!”龙根心想着。

    那边的王丽梅心里掀起一阵惊涛巨浪,王丽梅知道自己名声不好,水性杨花在外面有好几个野男人,为的是啥?一来报复陈天云那狗东西;二来还是需求太大了,女人三十如虎,棒子小了,次数少了,哪能不想男人?

    可,哪根棒子有这么大?原以为魏文武的棒子就够大够威猛了,这才发现,啥是小巫见大巫,跟龙根这一比,那是牙签儿,这就是顶门棒啊!

    用,一定要试试这棒子的滋味儿!

    “小龙,你这棒子其他婆娘没用过吧?”王丽梅惊恐过后,瞬间明白过来,要抓紧这大宝贝,“想吃糖吗?婶娘给你糖吃,你陪婶婶玩玩,好不?有糖吃的哦.....”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