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先日你妈

    从背后伸过去,抓着两只垂在胸前的大香瓜,捏着奶.头子,使劲儿一捏,下面控制巨蟒使劲儿一磨!

    “嗯...哼....”陈香莲屁股墩儿一扭,支吾道:“小可,算了。【本书{首发}比奇中文网http://www.biqi.me/朋友多多宣传宣传】事儿既然已经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别为难小龙了,小龙还是挺不错的,”后面本来想说一句,是小龙让妈妈挺会到了什么是女人,想了想还是算了。

    “嗯哼...”陈香莲抿了抿嘴,身子敏感部位尽被龙根掌控,才尝过大棒子不久,经不起挑逗,这才几下,下面的水就跟屋檐水似得,哗哗流了下来。小龙根表面都有些湿了。

    “妈!”

    小骚.货闻言顿时急了眼,一跺脚,胸前两只大白兔险些跳了出来。

    “那可是大伯啊,就算不弄死他,至少也要赔钱啊,一万块钱能干嘛?大伯可是断了两条腿,一辈子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呢!你咋不知道心疼心疼大伯呢?”

    一提钱,龙根裤裆下面就是一顶,两只手又加了两分力,陈香莲一身闷哼,整个倒在龙根怀里,叉开的双腿间,一根儿圆乎乎的大棒子脑袋伸了出来。

    这个角度上看去,好像陈香莲横骑着一根儿大棒子似得!

    “嗯哼....小可,别,别说了.....”

    寡妇,之所以称之为寡妇,就是因为下面没人抠弄,需求量大,往往一撩拨便一发不可收拾。陈香莲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守了七八年的活寡,好不容易有了根儿大棒子上门,这两天儿才感受到做女人的美妙!哪里受的住?

    “妈,你咋了?”陈可见老妈身子一软,倒在龙傻子怀里,当时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老妈面色红润,迷醉桃花眼半睁半闭,一触手,神条子灼热的很。这是想男人了的征兆!

    当小姐的陈可哪里瞧不出来?可刚才没人撩拨她啊,咋得说想日身体就有了变化呢?这不科学啊。不过这会儿还是想办法让老妈舒服舒服才是。

    “妈,你先忍忍,我去地里给你摘个黄瓜;要不我先给你搬个香蕉,用过了之后剥了皮还是能吃的.....”陈可没有啥顾忌的,旁边有人,可不过是一个傻子,傻子懂个求啊?更何况还是他妈.的天萎!老娘脱的光溜溜的,嘴巴给吸烂都硬不起来!有求用?

    陈香莲倒在龙根身上,龙根也没闲着,隔着汗衫把胸前一大片都给摸了。下面那条大蟒蛇依然来来回回擦着下面的水流。

    “嗯哼....嘤咛...别,不用了,小可,不用了...小龙,小龙那玩意儿能用....嘤咛...”

    陈香莲娇喘一声,小溪哗哗流个不停,大棒槌如同火红的烧火棍一样扎在下面,磨啊磨,搓啊搓的,两片面包像蚂蚁爬过似得奇痒难忍。

    “哧溜!”

    “砰!”

    老寡妇陈香莲对男人裤裆那玩意儿再熟悉不过,对龙根的大棒子更是念想,只盼望天天能往自己那洞里塞,整个通宵又咋的?

    “啊!”

    小骚.货陈可吓了一跳,眼珠子一直盯着自己老娘裤裆那地方看着,松垮垮的灰布长裤,有些破洞,上面沾了些油渍,这些年老娘一直过得不好,自己是知道的,不然怎么会脱了裤子让万人操?

    老妈那地方湿漉漉的,两滴粘稠的汁液落在地上,那地方的围裙被一个大家伙顶着,撑起一块儿不小的蒙古包,圆乎乎的。是那人的那个玩意儿?

    “嘶~”

    陈香莲可管不了女儿咋想,心里烧的麻麻痒痒,下面那地方像决堤了一样,一股一股水珠喷了出来!一扯,围裙连着裤衩一起给撕烂了,斜靠在龙根怀里,搓着自己的奶.子,需要,实在是太需要了!

    “小龙,快,快把你那根儿大棒子塞,塞进来....婶娘遭,遭不住了......”

    “妈,你咋的.....”

    陈可瞪大了眼珠子,捂着小嘴儿,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自己看见了什么?那是什么?

    老娘下面毛茸茸的草丛里,突兀从后面插出一根儿棒子来,黑黢黢的大棒子,圆乎乎的粗壮脑袋,乍一看像是自己老妈长鸡.鸡了一样。陈可知道,女人是不会长那个玩意儿的,那不就是龙傻子裤裆那玩意儿吗?

    “不.....怎么可能?不是说好了天萎的吗?怎么可能长这么大个儿。不.....”陈可支支吾吾,满是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太大了,黑黢黢的大棒槌比自己小手臂还粗,通体黑黝黝的,带着杀气一般,磨砂着老妈下面那个地方.....

    “砰!”

    陈可还在震惊之中,龙根早已扶住二弟进了洞,两腿微微弯曲,紧紧抓着胸前垂下来的大丝瓜,捏住小点儿一揉一捏。

    下面的大棒子重开屁股墩儿,对着毛茸茸的小溪口狠狠的扎了进去!

    “啪啪啪”

    “啊啊啊”

    “小龙,轻,轻点儿,疼,疼得很....哦呜,嘶....”

    陈香莲闷哼一声,身子一软,向前趴了下去,两手撑在灶台上,一弯腰,胸前两根儿大丝瓜便垂了下来,撅着屁股,迎合着龙根的冲击猛刺,身子向前一送一收。大屁.股被撞的噼里啪啦直响。

    “啊啊啊....”陈香莲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紧闭着双眸,咬着嘴唇,感受着一次又一次刺入顶峰的刺激,快感。

    “嘶!”

    撕碎陈香莲屁股墩儿上残留下来的布料,两大半白花花的屁股墩儿尽现眼前,“啪”的一声,一巴掌扇了下去,陈香莲闷哼一声,接着咿咿呀呀的叫唤了起来。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嗯嗯哈哈,啪啪啪!”掌控着两团花白的翘臀,腰背一挺一收,眼瞅着二弟一次一次插入,一次一次带出一抹白浆,脸上露出了傻傻的坏笑。

    “啊!是真的?”这一次陈可看清楚了,是真的,那是真的。那根儿大棒子是货真价实的,黑黢黢的大棒子如同擎天之柱一样!

    插得自己老娘心悦诚服,呻吟不断!

    “太大了,日自己的男人那么多,可有谁的家伙事儿能比这个玩意儿大?”陈可暗暗想着,听着老娘喊得舒服,下面居然有了反应,湿漉漉的,跟水淋过似得。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嗯哼”

    陈可扭着身子坐在板凳上叮咛了一声,龙根听的清楚。

    “妈,要不,你歇歇......”陈可红了脸,扭捏着身子,“我,我想尝尝这玩意儿....”

    陈香莲叫的哼哼哈哈,正舒服着呢,哪里会同意?

    “别着急,先日你.妈,接着再干.你,你先观摩观摩....”说着,龙根腰背力量一加,狠狠扎了进去!

    “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