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乡村大凶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九章 你才傻子呢

    半个小时眨眼而过,然,玉米地里的战争还没结束,或者说龙根的侵“日”战争还没结束!

    远远望去,青翠的玉米地里两团白花花的身条裹在一起,叫的异常开怀。【本书{首发}仙界、小说网www.【xian】【jie】.me 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宣传宣传】

    “啊...啊..啊..不...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我要到了.....”黄翠华紧闭着双眼,张着小嘴儿叫喊道。

    龙根哪里肯就此罢休?两手如铁钳一般夹着黄翠华的腰部,腰部猛地抽.插起来。眼里冒着奸邪光芒,却是傻乎乎的喊着。

    “翠华婶,我,小龙还没,没消肿呢。等等,等等,快了,快了....”说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猛烈抽动。

    “啊...啊...啊..”黄翠华疯狂的甩动着长卷发,紧咬着嘴唇发出一阵阵闷哼声,身体突然瘫软了下来,倒在龙根壮实的胸膛上。

    “啪!”

    龙根没留情,一巴掌下去,在黄翠华白花花的屁股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心下一阵不满,“这就不行了?次奥。老子还没过瘾呢。”

    “翠华婶,小.鸡.鸡还没消肿呢。”龙根的声音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黄翠华突然睁大了眼睛,看了看龙根,又看了看龙根下面那根儿依然坚挺的巨棒,神色惊恐!

    “天哪,这什么东西,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不交货?老娘都快被搞死了!太吓人了!”

    “小龙,是这样的。”黄翠华眼珠子一转,编了个幌子,“翠华婶还没吃饭呢,小.鸡.鸡消肿是需要体力的,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实在是动不了了,你先忍忍,下午,下午翠华婶再来给你消肿,好不好?”

    龙根冷笑。

    摆明了还把自己当傻子看呢,要搁以往自己还真信了,可现在自己还会信吗?开玩笑!

    “翠华婶累了啊,没事。你躺着,小龙把小.鸡.鸡放进去,自己来擦药消肿,你歇着就成。”既然把自己当傻子,那自己就再装一回吧。“翠华婶那里面的消肿药还真是好使,滑腻腻的,夹着真舒服...”

    说着,龙根也不管黄翠华如何反抗,翻身而起,将黄翠华压在身下,顺手掐了一把抖动着的大木瓜,抬起黄翠华大腿,腰板一挺,杀了进去!

    “啊!”黄翠华猛地惊叫一声,这巨棒不仅粗又长,仿佛还会拐弯儿似得,一直捅到最深处,大脑仿佛触电一般,说不出的美妙刺激!

    别看黄翠华生养过,两片面包都让陈天明给日黑了,可最里面却紧实得很。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似得。

    “啪啪啪”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龙根终于交货,喘息了一口气,倒了下来。

    再看黄翠华,累的大汗淋漓,一脸红润。叉开着双腿,躺在玉米地里晒太阳。

    太爽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爽过!黄翠华突然感觉有些失败,枉自己做了几年的妓.女,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啊,翠华婶的药酒果然好使,这么一会儿就消肿了。”正在黄翠华感叹的时候,龙根却在旁边傻里傻气的冒了一句。

    黄翠华转过头一看,果然是消肿了,不过就算是消肿了,也比自己家里那口子大太多了,悬吊吊的跟马鞭似得,太雄壮了。

    “小龙啊,估计过两天你这小.鸡.鸡还得肿,下次要肿了,一定要来找翠华婶哦。而且,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黄翠华有了独享宝贝的心思。

    有了这根儿擎天之柱,半夜起床再也不用黄瓜,手抠了。

    “为什么呢?”龙根偏着脑袋,疑惑的望着黄翠华,“翠华婶既然有这么好的消肿药就该告诉大家啊,还能卖个好价钱呢.....”

    黄翠华脸一红,这不骂自己卖.in偷人么?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陈天明还不一刀把自己给杀了?

    “小龙,你不懂。翠华婶这个药量少,不能满足所有人使用,只够你用的。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知道吗?”黄翠华悉心解释道。“不然,翠华婶就不给你用咯。”

    龙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在黄翠华眼里,龙根仿佛还是那个傻子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傻子不仅小.鸡.鸡不小了,而且还变大,变硬不少。

    “哦,那下午小龙又来找翠华婶消肿,我先回去咯。”龙根搂起裤衩有了去意。心里却开心无比。

    不但送了陈天明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而且还赢得了一个免费炮友,啥时候来都行,生活砸就这么美妙呢。

    “嗯,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再走。”黄翠华点了点头,又躺了下来,生养过不假,可下面却痛的要死,不休息一会儿估计路都走不了。

    “对了,小龙,摘几个包谷回去吧,好好补补身子啊。”黄翠华接着道了一句。黄翠华不得不担心,这么好的宝贝,自己还想长期占有呢,别用一次得缓个大半年。

    龙根闻言更是欣喜,没想到这免费炮友如此仗义,不但不收自己钱,还给自己倒拿好处,咋好事儿尽往自己头上掉呢?

    “嗯,那我摘几个回去了啊。”

    龙根应了一声,在玉米地折腾了几分钟,抱了十多个玉米棒子出了玉米地,腰里还别着两只大王八。

    出了玉米地,龙根找了一条人少的路窜了进去,这条路人少,不容易被人看见。欣喜之下,龙根哼起了小调。

    “笨蛋婆娘,还把老子当傻子呢?你他妈才是大傻帽!被老子日了,还不知道。嘿嘿!”龙根奸笑起来。从超市后门走了进去,幸好没人看见。

    .....

    村支书陈天明家,此时陈天明正躺在床上,村长魏文武正帮忙擦拭着药酒。

    “陈书记,你说你这也太倒霉了,买个东西还闹成这样?”魏文武一边擦着药酒,一边说道:“哎呀,这么大一块儿皮都没了....”

    “哎哟!魏文武,你轻点儿。疼死老子了。”陈天明怒骂不止,“这个龙傻子,太他妈.的过分了,这么大的力气!可把老子给害苦了。”

    “哎哟喂,我的老腰...”陈天明一声惨叫。

    全然不知道,自己嘴里的那个龙傻子,就在几分钟之前,刚刚把自己婆娘给日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已经扣实了。

    究竟谁才是傻子呢?反正,这会儿的龙根挺得意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