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淫乱史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0 部分阅读

    嘴上却谦逊一番说道:“于大人说笑了,晚生不过是借天子洪福,有幸立此功劳而已。如何及得上大人三朝元老,应当是日后请大人多多指点才是!”

    虽然知道他是客气话,但于放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飘飘然的,毕竟能够让一个王爷,还是风头正劲的王爷奉承,那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殊荣!就这样,二人互相吹捧,心里却是互相怒骂着,一起去往皇帝所在大殿觐见皇帝!

    “臣罗惊天奉旨擒拿罪犯,借皇上洪福顺利完成,特来付旨!”

    山呼万岁后,罗惊天上奏皇帝,并将李彩凤带了过来。

    皇帝心情不可谓不激动,自从皇后开始篡权以来,他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击败皇后,将江山社稷夺回来!如今,他已经成功了,这真是恍若隔世。在皇帝心里,一种威武雄壮的自我感觉油然而生,似乎他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诸位祖宗,可以载入史册了!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激动,声音却是略带颤抖地说:“爱卿保我天朝江山社稷可谓是立下了头功,朕心甚慰!”

    他转头对李彩凤骂道:“贱人!你可知罪?”

    “臣妾可不知犯了何罪,皇上要是有什么说法就请下旨吧!”

    李彩凤竟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气得皇帝差点暴跳起来!他强压着怒火说道:“哦!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

    李彩凤见他怒气上冲,忽然媚眼一抛,妩媚地问道:“怎么?莫非臣妾迷途知返陛下还可以饶过臣妾吗?”

    皇帝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他一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那些侍卫宫女立刻垂头离开,宽敞的大殿里除了皇帝只留下李彩凤,罗惊天还有于放三个人。

    “你若是迷途知返,朕念及与你夫妻一场,自然会法外施恩,对你从轻发落!”

    他一脸严肃地说:“不过,你日后必要洗心革面,忠心于朕才成!”

    “那陛下要臣妾如何做才算是迷途知返呢?”

    李彩凤的眼睛如同会说话似的,勾得皇帝几乎要咬舌尖来集中精神了。皇帝勉强说道:“你自废武功,并且将手中那些人的兵权交出,朕便信你!”

    说完,皇帝面带得色的傲然而立,就等李彩凤服软了!李彩凤倒也没让他失望,说道:“就这么简单?早说呀!”

    她如释重负地说道:“妾身的功力已经被罗掌门废掉了,此事罗掌门可以作证!”

    说完朝罗惊天飞了个媚眼。罗惊天立刻说道:“不错,皇后娘娘的武功乃是微臣亲手所废,千真万确!”

    看了李彩凤朝罗惊天抛媚眼,皇帝心里当时就有些冒火!但他还是强忍着听罗惊天说完。可罗惊天说完,他心里不由得疑窦丛生,问道:“怎么?爱卿废了其武功,可怎么还说担心她会伤及寡人,需要爱卿亲自保护呢?”

    于放更是在旁边说道:“王爷虽然是有功之臣,可这欺君之罪却是要砍头的呀!”

    于放分明是在挑衅,可罗惊天并没有按照于放猜测的那样,年轻气盛的和他翻脸,而是笑着说道:“于大人真是老糊涂了,本王并没有犯欺君之罪,你老何必给本王乱扣帽子呀?”

    皇帝现在所关心的不是这些咬文嚼字的事情,他止住二人,问罗惊天道:“爱卿还是自己说吧!”

    罗惊天微微一笑,朝于放挑衅似的挤了挤眼睛,说道:“臣确实已经废掉了皇后娘娘的武功,不过,由于考虑到日后娘娘还有用处,所以就又将娘娘武功中重要的部分补足了!”

    他的笑容似乎有了些变化,但皇帝没有注意,仍是听他说道:“微臣将娘娘武功废掉后,娘娘已经对微臣表示效忠,所以,考虑到日后娘娘的用处,微臣便将娘娘的元阴用自己的元阳补足了!”

    皇帝一听,火气却更大了,他沉声道:“向爱卿效忠,莫非爱卿有谋朝篡位之心?”

    说着,他就要开口叫人。罗惊天只是一笑,说道:“微臣乃是闲散之人,做官已经是拘束无比了,更遑论江山了!”

    听他这么一说,皇帝似乎又踏实了些,但他还是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那么爱卿所说,皇后向爱卿效忠这是为何?”

    “好叫皇上知道,”

    罗惊天好整以暇地说道:“微臣废掉皇后的武功后,皇后娘娘心中害怕之极。她央求微臣,并说要效忠微臣,求微臣放过她。可微臣的武功自成一路,夺取女子元阴后,无法再送回,只有将自身元阳填送到女子阴关之内,到也有同样的效果的。于是,微臣就将自己的元阳填入娘娘的阴关了!”

    他说得轻松,皇帝及其身边的于放却是被他说得目瞪口呆!虽然罗惊天所说的都是采补武功用的多的词汇,但他们却也能猜出这其中的意思!君臣二人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思,那就是,罗惊天再狂妄也不会在皇帝面前承认和皇后有苟且之事!

    最后,还是于放干咳了两下,说道:“王爷,下官有一事不明,还望王爷指点!”

    这时候他也不再问罗惊天为何称他是老糊涂了,见罗惊天示意他说话,便继续说道:“这个,……刚才王爷说什么破开阴关,又是什么元阴元阳的,不知王爷如何能破开皇后娘娘的阴关?又如何夺取到元阴呢?”

    看着皇帝那求知的眼神,罗惊天知道他也想知道,便说道:“倒也不是很难!就是在行房时坚持的时间久些,趁着其阴关松软时以热精冲击其阴关,自然就会使其冰雪消融,元阴奔流而出,至于怎么夺取那就方法很多不一一道来了!”

    “你!”

    皇帝的脸色被气得通红,他又羞又恼,用手指着罗惊天,颤抖的却半天说不出话来!“罗惊天,你……你可是要造反,敢与皇后通奸?”

    于放没想到罗惊天如此大胆,他刚要再骂,李彩凤却突然身形一晃,那本来缚着的双手也一下子舒展开,抓住于放的衣服领子,“噼噼啪啪”连着就是几个嘴巴,将于放打得眼冒金星,雪白的须发也都散乱开来。

    “凭你也敢与我主人指手画脚的?找死!”

    说着就抬手,要朝他天灵盖拍下。

    “慢着,”

    罗惊天阻止道:“一会儿他还有用!”

    说着一转身,看向了已经吓得不住颤抖的皇帝,说道:“陛下,于放谋反,你要处死他,对吧?”

    皇帝刚要抗声,忽然,他却发觉罗惊天的眼神有异!他心里打了个突,想要躲开,但刚转过头却又不由自主的转了回来,继续看着罗惊天的双眼。

    皇帝的眼神变得十分呆滞,罗惊天微笑着对他说道:“我为你保住了江山,你要感谢我,所以,你的皇后和贵妃就归我了,知道吗?”

    皇帝木然地说道:“知道……知道了。”

    看到他心里似乎还有些抵触,罗惊天也不以为意,说道:“你要封我的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日后你要像以前那样行事,但永远忘记我带走了你的皇后和贵妃。只记得我有大功于社稷,救了你的命,所以谁如果说我什么坏话你都要严惩,记住了!”

    皇帝呆呆地说道:“记住了!”

    罗惊天看看没有问题了,便向李彩凤使了个眼色,李彩凤点了点头,顺手一点于放的哑穴,接着,在于放惊恐的眼光注视下,将他的双臂摘钩,任由其耷拉着左右摇摆!罗惊天的话于放是一字不漏的全听清了,他想哀求却是说不出话来,用眼神向罗惊天求饶,罗惊天却是都不看他一眼!情急之下,他双腿一软,普通跪了下来,罗惊天却轻蔑的撇了撇嘴,说道:“你一定和皇帝密谋杀我吧?”

    看着于放那惊恐的眼神,他充满不屑地说道:“还是让你的主人收拾你吧!”

    说完,李彩凤向他施礼后,随手提起个木敦从窗户扔了出去,接着在众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中又是扔出一个木敦,接着她就蹿了出去!

    “有刺客!”

    外面侍卫大声吵吵起来,一片乱哄哄的。只听李彩凤的声音划过长空,说道:“告诉你们的皇帝,要是敢动于大人一根汗毛,我绝不善罢甘休!哈哈哈哈……”

    她身形一闪,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宫墙之间,不少侍卫都去追赶了,而更多的侍卫则冲到皇帝所在大殿外,由侍卫统领战战兢兢的进殿请罪!

    “陛下,刺客逃走了,已经派人去追,臣等护驾不利令陛下受惊,请皇上赐罪!”

    说完,四个统领纷纷跪下,等皇帝处置。皇帝只是哼了一声说道:“好了,有博运王在此,量她们也伤不了朕!”

    众统领纷纷拜谢罗惊天,皇帝却说道:“好了,此事朕不想殃及无辜,丞相于放,世受皇恩而心怀叵测,竟然勾结刺客意图谋反,今虽然刺客逃走,但证据确凿不容狡辩,推出去斩首示众!”

    他顿了顿说道:“将其抄家夷三族,所有女子发配岭南西域等边关,与披甲人为奴!”

    说完,众人领命去了,罗惊天也对皇帝说道:“好了,微臣也告退了!”

    皇帝煞有介事地说道:“爱卿跪安吧!博运王府朕即刻下旨着户部拨银修建!”

    罗惊天谢恩退下,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偷偷的回头看了坐在众人之上的皇帝,心道:你的老婆归我了,你还要谢谢我,看来也是够仗义的了。不过,老子没有杀你也是仁慈,算是打了个平手吧!他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皇宫,朝自己临时府邸而去了!

    刚刚进了府门,他的那些女人们就如乳燕还巢般迎了出来,扑到了他怀里。但还没有来得及细说相思之情,就听罗惊天说道:“老子今日先喂饱了你们!”

    夹起王母和林雨晴大踏步的走进了卧房。众女先是一愣,但紧跟着也一窝蜂的跑了进去,生怕去晚了占不到好位置!罗惊天大事已了,正是心情绝佳之时,而不少女人又都离开了,于是众女无不均沾恩泽!当然,林雨晴还是多占了不少,罗惊天刻意恩宠她,竟然在她体内射了两次,真是羡煞了众女!自此,一连多日,罗惊天都是在和众女肉搏中度过,除了出恭,连吃饭喝水时都要想办法取乐,真是淫靡极了!他要安排一下京师中的天运门下钱庄分舵的人事安排,所以要待上几天,不然怕是早就带着众女回扬州胡天胡帝去了!

    凡是来拜访他的大臣们都被他拒之门外了,理由很简单,就是朝廷有制:外臣不得和内臣结党营私!虽然有些伤人面子,但却是一派忠臣的模样,令那些大臣们也只有摇头感叹其正直了!不过,要找他的事情终究是要来的,在京师享乐了半个多月后,这一日,他正在和众女嬉闹,眼看就要开始肉搏大战了,外出办事的林雨晴突然从外面走进来,排开众女说道:“主人,扬州有信到了!”

    罗惊天知道必然有事,不然林雨晴是不会这么急着给他的,现在留在他身边的这些女人里,只有林雨晴和王母能私自打开他的信件,倒不是他不让别的女人打开,而是那些女人自觉。她们知道自己不能给罗惊天做什么决断或是出什么主意,所以,只有林雨晴和王母这两个女人在他不在时会适当的替他做一些决定,才会看他信件了。

    不过,看过信后,罗惊天问林雨晴道:“你说该怎么办?”

    林雨晴本来表情严肃,突然,她绷不住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主人还怕多添个女人?还怕给我们多添个姐妹?”

    她这么一说,那些没有看到信的内容的众女忙问怎么回事,罗惊天懒得说,直接将信交给了她们。原来,是吴爱爱派人送来的,主要说的是:妙丽丝等两路先行回去的女人都已经平安到达,而接到他收服了极乐教的信息后,也开始派人手去联络分散在各地的极乐教分舵和教众了,估计再有个把月也就可以完成。有个喜事,就是吴依依所怀的孩子十分健康,经名医诊脉不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还是龙凤双胎!但有件事情却是不好相处,就是当初罗洪林为他定下的那庄和点苍派左中义之女,左心蝉已经到了罗惊天府上了。本来,虽说是定了亲的,但双方还没有正式下帖,而且也没有选定婚期,根本谈不上什么娶亲。可左中义是和罗洪林在众多武林中人面前口头约定了此事,以双方的身份那都是一诺千金了,所以也就等同于定了婚约。不过,左中义之所以厚着脸皮将女儿送到罗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罗惊天最近声名鹊起,随说左中义是在不知道罗惊天已经封王的前提下,决定赶快将女儿送上,以便敲定这么婚事,以防有变,但当时罗惊天已经是受封博运公了。以罗惊天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地位和名望,就是傻子也知道会有多少人巴结他,会有多少人明知他已经有了一大群妾室了还会将自己家的姑娘往他这里送,毕竟罗惊天自己说过,妾室虽多却没有正妻,而且就算是有了正妻,相对于可以通过联姻而获得的利益来说,让自家姑娘给他做妾也会有许多人接受的!

    按照罗惊天的为人,多个女人不会让他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若是多个美女他自然是十分欢迎。可若是多个丑女,甚或是不是丑女只是中人之资,在他这么多美艳女人的环绕下也就等同于丑女了,那么他绝不可能欢迎。可若是不要,此女乃是自己老子罗洪林定下的,虽然自己睡了自己老妈,还让自己老妈怀上了自己的既是儿女又是弟妹的孩子,乃至于奸情败露后杀了老子灭口,可名声总是要的。他所做的这些事外人并不知悉内情,可若是他拒绝了老子给定下的亲事,总不能说是因为对方长相不成,不如自己老娘吧?那样岂不是要让人说他是只贪图美色的不孝子弟?

    “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王母突然开口道:“主人,婢子见过左中义和他老婆,他老婆应当算是长相不错了,料想他女儿也不会太差!”

    她点明似地说道:“再说,若是主人真的看不上,只要将他们打发走就是,主人可以说是皇帝亲自下旨赐婚,自古忠孝难两全,主人也是无奈呀!”

    罗惊天一想也对,点头道:“不错,确实如此!”

    林雨晴却是说道:“哎呀,不要庸人自扰了,上次评武林十花时,左心蝉就有提名的,不过她很少出门,见过的人不多,而且似乎不会武功也不和武林十花的要求所以才没有评上的,模样自然是决错不了的!”

    听她一说,罗惊天想起似乎罗洪林也说过此事,于是,他也就放下心,写了回信派人送回扬州了!

    当罗惊天带着自己这些女人启程回扬州时,已经是初夏时节了,他出来时只是个凭着祖荫挂着个博运侯的空头爵爷。如今,他是食邑八百里的博运王了,封为异姓王爷,这可是已经近百年未有了!

    一行人还有随行护驾的护卫军马,以及王爷的仪仗,还有随行百官的仪仗,沿着运河两岸绵延近十里!当他们回到扬州,回到罗家天运山庄时,众女在吴依依的带领下已经于山庄外五里处搭建了喜棚,迎接罗惊天还有随他而来的圣旨了。

    “查:博运王罗惊天之妻吴氏,贤良淑德,孝义贞洁,特封一品诰命夫人,钦此……”

    “谢万岁隆恩!”

    当罗惊天扶起已经是大腹便便的吴依依时其已经是喜极而泣泪流满面了!

    “哭什么?”

    罗惊天笑着说道:“我不是说过吗?谁先生下孩子谁最大,如今兑现诺言了,你还哭?”

    吴依依却撒娇似地说道:“我……人家好几个月没见到你,想你了才哭的,你……你可真没良心……”

    嘴上骂他可眼睛里却尽是喜悦之色!罗惊天也不以为意地说道:“你看,我怕你的王妃的地位有麻烦,连外婆我都是才让她有了三个月的身子,这你还说我没良心?”

    他说的声音不大,可林雨晴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的小腹也已经显怀,面带羞涩地走到罗惊天和吴依依中间说道:“给姐姐见礼!”

    说着福了一福,“姐姐叫了我那么多年母亲,这下可要找回去了!我努力半天也只有坐第二了!”

    吴依依还没有说话,吴爱爱却是突然过来插口道:“只怕你这第二也坐不稳!”

    见罗惊天和林雨晴都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忙说道:“不是我,看我做什么?”

    接着她朝身后努了努嘴。顺着她眼光看去,却是金翠玲母女和张可儿等在一起。别人还好说,金翠玲和张可儿的肚子却都鼓起来了,尤其是金翠玲,竟然不比林雨晴的小。吴爱爱说道:“看见了?请大夫来诊脉,可儿有了两个月的身子,金姐姐已经三个月了!跟你应当是差不多的,所以,你是老二还是老三可不一定呢!”

    林雨晴一下子又气又急,她一下子锤了罗惊天好几拳骂道:“你怎么搞的!怎么才宠了她们那么几次就种上了,在我这种了这么多次才有?一定是你偏心,就是,就是!”

    罗惊天虽然知道这和林雨晴修炼采补武功有关,但也不好直说,他眼睛一翻,坏笑道:“都是一样的种子,怎么人家的地种几次就有了?你的却要这么费力?一定是地的问题了?”

    说完,他不理被说得发愣的林雨晴坏笑着走向金翠玲等人,林雨晴一下子反应过来又要去追打他却被吴爱爱姐妹两个拉住,好一番劝慰。

    打打闹闹的,终于回到了山庄里,安置好那些随行人员以及宣旨的使者后,罗惊天逃命似的在众女簇拥下到了后院,回到他那阔别已久的乐园!不过,看到自己熟悉的房子他有些傻眼,有改变自然免不了的,但这改变未免也太大了!以前普通的中间正堂,左右卧室的格局虽然没动,但房子却是大了不少,足足大了三倍有余。进了房间,他才看到真正的变化,地上全部都铺上了厚厚的绒毯。正堂还有个条案供桌及几把椅子等简单的家什,但两个卧室里却是空空如也,连照明的灯烛也都做在了墙壁上!两间卧室的区别还是有一些,那就是,一间是正常的门窗设计,而另一个则是门窗严实,却在房顶上有个不小的天窗!罗惊天眼睛一转就猜到了,这天窗是在寂静无人的夜里,在他临幸众女时,可以让众女的声音更加容易响彻环宇!

    罗惊天真想立即和众女大战一场,但他知道,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呢。

    在吴爱爱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左心蝉的卧房,似乎是有意让自己女儿和罗惊天单独相处,左中义在迎接罗惊天回府后并没有跟着到自己的客房休息而是去拜会自己的几个朋友去了。所以,当罗惊天进屋时,正坐在床榻上刺绣的左心蝉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将自己刺绣的东西藏在了身后。她怯怯地看着罗惊天,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虽然吴爱爱还没有引荐,但她却知道眼前这个高高大大,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就是自己未婚夫罗惊天!她虽然是武林大派点苍的小姐,但却是自由不喜欢习武,所以左中义也没有勉强她,只是让她读书学画,请了名士大家教她抚琴吟诗等文雅之事。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像一般武林二女那样豪爽大方,颇有些大家闺秀的感觉!不过,罗惊天倒是也喜欢。他的女人很多,但基本上都是武林中的豪爽女子。娜依乌丽虽然不是出自武林,可她本事平民家女儿,没有那书卷气,且西域民风不同于中原,女儿家虽然有羞涩的一面却也不是豪放之态。自己的姐姐和妹妹虽然是琴棋书画都精通的,但姐姐还好些,尤其是妹妹罗云丹脾气丝毫不带大家小姐的样子,急躁莽撞,一点都不亚于男子!而且,左心蝉的相貌真的是不错,丝毫不亚于罗曼丹等众女。罗惊天心里高兴,心道:老爹呀老爹,没想到儿子我上了你的老婆,还杀了你,你却给我说了个好亲!那我一定会好好疼她不让你不好做人!

    “你就是左心蝉?”

    罗惊天笑着问话,倒是还算和气,只是这笑容实在是不怎么样,让人看了总往坏处想!“正是民女!”

    左心蝉向他行礼道:“民女见过王爷!”

    看着她俏生生的样子,罗惊天心里竟然又有些发痒了!“平身吧!”

    说着,他坐到了床榻旁的太师椅上,同时示意左心蝉也坐下,说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不必如外人般拘礼!”

    本来左心蝉刚要坐下,可他这么一说,却是一下子将左心蝉羞得满脸通红。她坐在榻上险些又站起来,镇定了半天,才勉强说道:“是……是,王爷……民女的父亲,的父亲……”

    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吴爱爱在一边扑哧一笑,说道:“好了,小妹妹!”

    她看了罗惊天一下说道:“你呀也不要不好意思,王爷为人最是谦和了,不要拘谨!”

    听她一说,左心蝉才稍稍放开了些,可她接着却说道:“以后你也是我们的姐妹了,如何能这么拘礼?”

    一下子左心蝉又再次不好意思起来。可吴爱爱却是故意刁难似的,说道:“不过,有件事情要你知道,王爷的家规就是,谁先生下孩子,谁就大。如今,大姐已经定了,二姐三姐虽然还有一争,可四姐也是确认了的。妹妹你虽然年轻美貌,但也只能争夺一下老五了,哈哈哈哈……”

    她笑得花枝招展,左心蝉听了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偷眼看向罗惊天,却见对方是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是乐在其中不以为意!

    “好了,你陪着王爷吧!”

    说着,吴爱爱忽然站起身,走到门口说道:“放心,王爷可疼人了!”

    说完便出去了,只留下罗惊天和左心蝉二人在屋子里独处。

    “王妃可愿意侍候本王呀?”

    罗惊天色咪咪的发问,人却是起身,从椅子上改为坐到了床榻上。左心蝉被他的举动吓得朝后挪动了一下,但却没有离开床榻的意思,因为在她心里除了害怕却还有另一种想法,罗惊天是自己的未婚夫,自己和他是名分已定,算不上什么太过越礼。他是王爷,而且人长得也不错,又正是声名鹊起的人物,自己跟了他也是个女子梦寐以求的归宿!所以,她似乎又有些期盼,期盼着罗惊天下一步的动作。

    看着罗惊天那迷离的眼神,她也沉醉了,双眼渐渐支持不住,不自觉的闭上了。那樱桃般的朱唇不等吩咐就悄悄撅起,看她脑袋微微扬起的角度,纯粹是一副任君品尝的架势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半天没有动静,忽然,左心蝉觉得眼前有个什么东西一晃,暗了一下又随即明亮。她睁开眼睛,却见罗惊天并没有坐在她对面,而是已经到了门口,对她说道:“孤王还有事,待会儿找你父亲提咱们成亲的事情!”

    说完,转身就走了,只留下左心蝉呆呆的坐在榻上,百感交集的发愣。

    其实,罗惊天不是不想当时就上了左心蝉,但他忽然有了灵感,应当在洞房花烛夜再上了这个斯斯文文的大家闺秀!他回到自己房间,当然也就是最大的卧房,对吴爱爱吩咐了几句,吴爱爱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忙不迭的点头去了。罗惊天看着周围众女那看向自己的,有如饥饿之极的母狼般的眼神,他也不由得心里打突。但他终究是见惯了大场面,嘿嘿一笑,随即镇定地说道:“来吧,看本王今天喂饱你们!”

    说着一个饿虎扑食,扑向了已经是跃跃欲试,正要扑向自己的妙丽丝!

    “啊……”

    妙丽丝一声似苦似乐的长叫,拉开了杀伐的序幕!

    罗惊天的大鸡巴如同一直巨大的夯石,在妙丽丝那湿滑的阴道里轰轰烈烈的打夯起来!硕大的龟头就像是一柄大铁锤,巨大坚硬而且沉甸甸风量十足!罗惊天将妙丽丝如同一只背着地青蛙似的,双腿弯曲,却努力的分向两侧,将那长满暗红色的茂密丛毛尽情展示,而在草丛下面的那个桃园仙洞也是流水潺潺的迎接自己君王的驾临了!罗惊天干劲十足,他半骑半坐的将妙丽丝压在身下,身体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大鸡巴上,再由大鸡巴传到妙丽丝的肉穴最深处。他的双脚虽然是站在地上的,但作用却并非是支撑体重,而是在向上抽出大鸡巴时借下力以便让自己的动作更加迅速而已!二人忘我的厮杀,罗惊天的大鸡巴越杀越凶悍,他每次都尽皆而入,恨不得把人都冲进去才好。那付巨大的睾丸如同一支小铜锤一样,随着大鸡巴的肏入而不断敲击妙丽丝的阴唇等处,将景象弄得更加淫靡!

    不一会儿,妙丽丝的叫床声就变得断断续续,而且也不是清楚的索要声,变成了闷闷的,发自喉咙里的低低的嘶吼!突然,在罗惊天一阵快攻,大鸡巴冲撞了十几下阴关后,妙丽丝身体如同抽筋了似的,不住的抽动,脑袋左摇右摆的随意晃动,她的四肢如果不是被罗惊天牢牢压住早就舞动得更加厉害。她泄身了!随着她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吟,伴随着从其阴关内冲出的爱液喷涌而出,罗惊天将大鸡巴再抽送了几下就不动了,完全的将大鸡巴沉浸在那温暖湿滑的淫液里,细细品味着那诱人的抽搐感!

    等从阴关传来的振颤感觉渐渐消失了,罗惊天看到妙丽丝那失神的样子也不想再挞伐她,便抽身而出,提出那湿淋淋的大鸡巴准备再换一个女人。忽然,他脸上笑容一收,对外面喝道:“哪路朋友驾临寒舍?现身吧!”

    王母,李争艳等也纷纷窜起,愕然地看着门外。因为她们也从来人的脚步声里听出,其武功绝非泛泛!

    “吱抝……”

    大门无风自开,一个穿着一袭洁白的道衫,手拿拂尘,头上带着斗笠,脸上遮着白纱的,似乎是个道姑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罗惊天嘿嘿一笑说道:“这位仙姑,来找本王所谓何事?莫非是来化缘的?”

    那道姑开口说道:“罗惊天,贫道是来找你讨债的!”

    罗惊天莫名其妙地问:“怎么?本王欠仙姑银子吗?这不是误会吧?”

    那道姑也不废话,说道:“别绕弯子了,你杀了贫道的儿子,又霸占了贫道的儿媳和孙女,贫道是来找你讨这笔债的!”

    罗惊天心里奇怪,他琢磨半天,还是想不出头绪,问道:“不知仙姑儿子是谁呀?”

    那道姑冷冷的一笑,说道:“嘿嘿!你问我的儿子是谁?没有他就没有你,你说他是谁?”

    罗惊天脑筋急转,忽然他想到一件事,说道:“这可就奇了,不知仙姑到底是谁?可是能摘下面纱让本王一睹庐山真容呀?”

    那道姑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怕见旧人,所以遮挡容颜以方便行走,不过既然你要看也没什么,毕竟虽然你我是至亲我们却是没有见过面!”

    说着,她摘下自己的面纱,露出了那仙子般的面容!刀削般的鼻子,笔直尖俏,杏眼柳眉煞是动人!不过,从她上提着的眼角可以看出,她的性格绝对够刚烈的。虽然瓜子脸形,下巴尖尖,可却是十分有肉感,丝毫不见瘦俏!

    模样绝对是上上极品,只是,罗惊天看她的脸庞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那道姑冷哼一声说道:“哼!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有些相像呀?贫道俗家姓宋,夫家姓罗,先夫名讳你还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她语气变得极为冷酷,道:“今日就要清理门户!”

    罗惊天嘻嘻一笑,他不慌不忙地说道:“原来是祖母大人那!孙儿有失远迎了!”

    他朝旁边的林雨晴招了招手,林雨晴乖巧的挺着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走了过来。他对道姑说道:“这就是您老的亲家母,孙儿的外婆,九尾淫狐林雨晴的便是!”

    道姑心中一惊,她可没想到,自己竟然跟林雨晴这个为祸武林的淫妇是亲家!“宋雪儿?”

    罗惊天笑容忽然变得淫邪,他对自己的祖母说道:“既然,你来了,那就也和你亲家一起乐乐吧!顺便告诉你,你的儿媳和孙女都是自愿的,至于为什么自愿,你马上就知道了!”

    说着他忽然双手一合,那两扇大门竟然直接关上了,宋雪儿没有想到他功力竟然如斯深厚,简直是骇人听闻!她娇喝一声,一摆拂尘倒着退到了门口,开门就要退出去。罗惊天岂会让她如愿?他一个纵身就贴上了宋雪儿,淫笑道:“怎么?祖母不让孙儿孝顺一下就想去清修?”

    宋雪儿又惊又怒,她大喝一声道:“孽障,今日就除了你!”

    舞动拂尘,朝罗惊天杀了过来!罗惊天哈哈一笑,挥掌迎战。

    不过,斗了没有多久,王母以及被他们打斗声音吵醒的妙丽丝等都看出了,宋雪儿的武功虽然不弱,却绝非罗惊天的对手,充其量与她们几个不相上下而已!于是,李彩凤和王母互相使了个眼色,她们纷纷悄悄移动,将宋雪儿的个个退路都堵死了!

    罗惊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她们的意思,便朗笑道:“哈哈,你们都退开,看我孝顺祖母!”

    说着,突然他招式一变,反守为攻,双手如风进攻,立时将宋雪儿逼得手忙脚乱!“着!”

    他突然大喝一声,吓得正在专心防守的宋雪儿一抬头,但高手过招稍有分神便有危险。罗惊天看准破绽,连续三掌全力而发,将宋雪儿逼得只有退守,突然,第四掌时,他一收力,宋雪儿运足残力正在做拼死一搏,却如同打到了棉花上胸口竟然一时气闷。罗惊天脚踏中门,将她逼得靠在了墙上,双手练出,竟然将她身上道袍一条一条的撕下,很多地方都露出白皙的雪肤来!宋雪儿大惊之下竭尽全力的一闪,总算是逃开了罗惊天的逼迫,但由于强行运气,却也让她胸闷得更加厉害,竟然受了些微内伤了!

    得理不饶人!罗惊天如影随形地赶到,又是一轮强攻,将宋雪儿身上衣衫彻底撕扯光了,看着他那淫亵的目光,宋雪儿知道自己清理门户不成反倒要受辱了,她心一横发狠的就要咬舌自尽!罗惊天看她神色不对,虽然不知道她要如何但估计是要自尽了,趁着她一分心的功夫突然出手封住了她几个大穴,看着她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罗惊天气都不喘一下,地说道:“好了,祖母当初因为伤感祖父早逝而出家,应当就是怕自己寂寞时不好守寡,那既然祖母来了,孙儿就尽尽孝吧!”

    说着也不进屋,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宽敞的院子里他将自己的祖母压到身下,那条凶神恶煞般的大鸡巴张牙舞爪的一下子肏入到宋雪儿的阴道里,直直的肏入她子宫之中!

    “不!”

    罗惊天解开了宋雪儿的哑穴,按他说得是要享受自己祖母叫床时的声音,宋雪儿却是泪流满面,她被自己的孙儿奸淫了!罗惊天大刀阔斧的杀伐着身下的祖母,心道:“也就是祖母出家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不知其下落,否则定然会早早的去上了她!要是那样恐怕这时候也快有自己的骨肉了吧?但现在也不晚,自己有的是时间,感受到祖母阴关里那浑厚的元阴,还有子宫里那炙热如火的温暖,他有信心让还没有绝经的祖母怀上自己的孩子!”

    “祖母,看孙儿的大鸡巴如何?可是满意呀?”

    罗惊天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忘记告诉祖母一件事情,那就是,阴克阳的事情已经没有了,孙儿已经可以克制阴功了!”

    说完他肆意的大笑起来,那声音是那么得意那么淫荡,在周围众女的喝彩声中,宋雪儿只有无助的流泪,她最后的,拼着自己清白的努力也白费了!

    武林淫乱史故事完

    坚持了一年多,总算是写完了,第一次码字失误的地方很多,而且有许多地方自己也不满意。不过总是写完了,没有半途而废。早晨起来收到传票,去年骑自行车撞了个老太太今天把我告了,没辙,又该忙了。不过明天有时间,开始写母子天伦,反正生活还要继续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