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第188部分阅读

    彭玉麟回答道:“大总统,交通枢纽的建设已经取得很大的进展。”

    “详细的说一说。”李振说道。

    彭玉麟神色认真,继续说道:“我把交通枢纽的组建分成了三个截断,第一个阶段,打通七大军区相互联系的脉络,简单的说,就是七大军区之间以相互的往來,譬如说,北京军区到南京军区,南京军区到广州军区,这三个军区已经能相互沟通联系。”

    “但是,南京军区到成都军区呢,或者南京军区到兰州军区呢,亦或者,成都军区到兰州军区呢,这些军区却洠в行纬上嗷チ档穆雎纾岩约笆钡南嗷ブг榻ㄆ叽缶慕换ネ鶃斫煌ㄊ嗯Γ俏抑贫u牡谝唤锥蔚哪勘辍!?br />

    “第二阶段,是军区与各省市之间的运输网络。”

    “以广州军区为例,广州军区以广州为本部,但各省市的军分区和军区之间的联系呢,譬如从广州到福建,从广州到桂林,我认为,各省市的军分区必须和军区有强有力的运输路线,这就是稍微细致一点的脉络。”

    “第三个阶段,军分区与军分区之间的联系。”

    “到这一个阶段,更重要的已经是惠民的交通运输,因为这一阶段的战略意义渐少,对百姓的作用更大,最终就会达到对百姓反哺的效果。”

    彭玉麟显得从容自信,缓缓述说道:“截至目前为止,第一阶段的交通网已经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甚至在某些基础好的地区,已经开始了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建设,全国各地已经在不断的加速建设,在未來的五年,必定有一个腾飞的发展。”

    “好,。”

    李振忍不住鼓掌称赞,眼中异彩连连。

    这家伙,干得好。

    李振看向胡林翼,问道:“胡议长,工业的发展呢。”工业原本是李振负责的,因为前往四川和印度,事情就交给了胡林翼管理。

    胡林翼回答道:“大总统,对工业基地的发展,我也分三个阶段。”

    “第一,沿海地区的发展,目前,我已经在广州、南京、天津等沿海的地区建立起大小不一的工业基地,沿海地区有海路的优势,陆地交通也方便,占尽了海、陆的优势,有这样的条件,工业基地中建立后,工厂生产的产品才有销路,不至于增加更大的成本。”

    “第二,中部地区的发展,彭部长刚才提及了交通运输的建设,当彭部长所制定的交通建设第二阶段完成后,中部地区的工业基地就可以提上议程,因为从外面运來的机器、设备等等才能运进去,而生产出來的产品才能够运输出去,形成一个來回的循环。”

    “第三,西部地区的发展,西部多山区,若是洠в星坑辛Φ慕煌ㄗ魑u希敲垂ひ祷氐慕14褪且桓隹栈埃遥ひ祷氐慕14残枰鸾シ17梗睾717蛊饋砗蟠胁康姆17梗胁糠17蛊饋砗蟠鞑康姆17梗獠攀侵鸩降姆17梗羰窍胍榈乜ǎ詈罂赡苁裁炊嘉薹ㄍ瓿桑鼋锥蔚姆17梗檬屎衔颐堑奈迥昙苹!?br />

    胡林翼条理清晰,制定的大方向非常正确。

    李振称赞道:“胡议长做事,我放心。”

    眼见各项事情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李振的心中也是忍不住激动,这才是一个生机蓬勃的国家啊,李振稍作停顿,然后话锋一转,说道:“关于张之洞和奚长祯的任命,我这一路上都在思考,我打算任命奚长祯为甘肃省省长,任命张之洞为青海省省长。”

    彭玉麟眼珠子一转,说道:“大总统打算对新疆、西藏用兵吗。”

    李振神情严肃,沉声道:“新疆和西藏因为地理位置特殊,而且因为当地的居民不是以汉族为主,一直都被忽略,已经形成尾大不掉的两颗毒瘤,必须拔除,现在,我任命奚长祯和张之洞分别担任一省之长,就是为了牵制这两个省。”

    顿了顿,李振又说道:“我们采取先礼而后兵的策略,派人前往新疆和西藏劝说,希望他们接受我们的安排,我也相信,在如今的情况下,能和平的处理好新疆、西藏的事情。”

    彭玉麟赞同道:“我赞成大总统的建议,由张之洞和奚长祯屯兵进行武力的震慑,才派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必定成功。”

    第1407章节 和平解决(上)第139

    伊犁,新…疆首府。

    这一任的新…疆省省长名叫金欣仁,满清时期,金欣仁就是朝廷任命的新疆巡抚,执掌一省大权,李振在北京建立中国后,金欣仁自知难以抵抗,摇身一变,又公开的打出旗号归顺中国,成为中国框架下的一个省。

    但是,金欣仁执行的政策是听调不听宣,只是名义归顺,却洠в薪怀霰ǎ诘笔钡那榭鱿拢钫褚恢泵t诙酝猓腋髦质虑椴恚矝'有时间处理金欣仁,事情就一直耽搁着,如今张之洞担任青海省省长,并且屯兵新疆的边境,给金欣仁带來了极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李振派遣來的使者,也抵达了新…疆省的首府伊犁。

    政府大楼,会客厅。

    金欣仁坐在会客厅的主位上,目光落在使节身上。

    使节身着黑色西服,皮鞋蹭凉,气质儒雅,神态不卑不亢,缓缓说道:“金省长,大总统让我來传信,是请你入北京述职,请金省长确定时间,尽快启程。”使节说完后,洠в兴蹈嗟幕埃啾扔谥泄牧a浚鹦廊收瓶氐男陆盗Σ2皇亲钋康模谡庋那疤嵯拢菇谝豢诰拖缘闷奈渴疲谄粕涎沟菇鹦廊省?br />

    以大势逼迫,这是使节定下的计策。

    金欣仁听完使节的话,脸色阴沉,他仔细的思考一番后,笑吟吟的说道:“请先生暂时去客房休息,我交接一下新疆的事情,再给先生答复可好。”

    “好。”

    使节心知金欣仁要和心腹商量,却并洠в械闫啤?br />

    他跟随士兵下去,而金欣仁立即召见心腹商议事情,很快,金欣仁的心腹幕僚來到大厅中,恭敬的行礼,金欣仁屏退左右,让士兵把客厅的大门关上,看向幕僚,神情严肃的说道:“先生啊,李振荡平了各地,甚至开疆拓土完毕,现在终于对新疆用兵,我们该怎么办。”

    幕僚眼珠子一转,思考了一番后,并未正面回答,反而问道:“敢问省长,青海省的边境屯兵一事,是否属实。”

    金欣仁点头道:“属实。”

    幕僚稍作停顿,又继续问道:“敢问省长,您认为新疆的实力和之前联合沙俄的蒙古科尔沁草原博尔济吉特部落相比,哪一个实力更强。”

    “新疆多有不如。”

    金欣仁叹息,摇头说道:“科尔沁草原上蒙古部落林立,都是马背上的勇士,实力强横,而博尔济吉特部落更是世袭下來的大部落,其实力之强横,远非我所能比拟的。”

    幕僚再次问道:“敢问省长,我们可有俄国帮助。”

    金欣仁轻轻摇头,很无奈的说道:“沙俄在李振的手中连连吃亏,甚至割让了贝加尔湖区域给中国,早已经把李振当做一头猛虎,再不敢和李振作对,哪还敢來帮助我们,就算我们前往求援,估计沙俄也吓得不敢动弹。”

    幕僚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既然新疆的实力比不上蒙古部落,而我们又洠в卸砉庋耐庠镏偌由衔淦髀浜螅腔乖趺吹值材亍!?br />

    金欣仁深吸口气,说道:“先生,我心不甘啊。”

    幕僚见状,眼珠子滴溜溜转动。

    看眼下的情况,不能强行劝说,否则会引火烧身。

    幕僚心中有了定计,说道:“若省长执意抵抗到底,某必定誓死追随省长,奋战到底,虽说新疆有诸多的不利,却有地利和人和的优势,中**队不熟悉新疆的地理环境,也可能难以适应新疆的天气,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其二,新疆的百姓大多数并非汉人,只要稍加煽动,必定对汉人憎恶,一旦中**队进入境内,新疆的百姓必定群起而攻之,有此两个条件,能够与李振周旋一二。”

    金欣仁脸色不断变化,时而振奋激动,时而阴沉铁青。

    显然,此时的金欣仁已经在抉择。

    良久后,金欣仁问道:“先生,若战,有几成把握取胜。”

    幕僚表情略显为难,金欣仁大袖一挥,吩咐道:“请先生直说,这是关系着整个新疆未來的局面,也关系着我金家的未來,希望先生能说真话。”

    幕僚回答道:“不足三成。”

    “啊,。”

    金欣仁惊呼一声,心中一片冰凉。

    他虽然对自己不抱信心,对新疆的实力不抱希望,但金欣仁心中盘算的却至少有四成把握,一听幕僚的判断,感觉落差太大,难以接受幕僚的推断,金欣仁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來,问道:“先生说不足三成,理由是什么呢。”

    对幕僚的看法,金欣仁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不足三成,把他的实力看得太低了吧。

    幕僚瞥了眼金欣仁,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知道金欣仁的想法。

    他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说道:“省长,卑下断定不足三成胜算,其原因有二,其一,这些年來,新疆一直存在和省长作对的人,洠в谐沟椎南穑坏┪颐呛屠钫窠徽剑绞焙颍庑┑卸缘氖屏赡芑嶙プ』岣颐翘砺遥馐呛蠓讲荒踔了腔够峁樗忱钫瘢涞崩钫竦淖吖罚辛苏庑┤说陌镏颐钦季莸牡乩腿撕陀攀疲峒蟮南骷酰沟檬に慵跎佟!?br />

    “其二,我们的底蕴不足,李振启动战争,有足够的粮食和武器支援,能源源不断的攻打新疆,反观我们,粮食就是一个很大的难睿羰强剑甘衬岩猿ぞ弥c郑椅颐堑谋こe圃煳淦骰郝圃斐鰜淼奈淦髀浜螅炔涣死钫竦睦骱ξ淦鳌!?br />

    说到这里,幕僚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说道:“我听说李振有了一种名为坦克的武器,可以如履平地的攻击,不畏火烧,不畏枪炮,凶狠无比,基于这两个判断,我断定我们的胜算不足三成,甚至于,我认为三成胜算都算是高估,还可能更低。”

    金欣仁听完后,冷汗直淌下來,他自己估计的四成胜算,但是听了幕僚的分析之后,心里凉飕飕的,才知道坐进观天。

    这胜算,实在太低。

    金欣仁摆手道:“你下去吧,我再想一想。”

    “是。”

    幕僚离开大厅,金欣仁一个人坐在大厅中发呆,他在新疆称王称霸数十年,一朝将手中的权利全部交出,心中自然是不甘的,但他又不是一个具备大略的人,见到强势的人立即就会考虑自身是否能取胜,所以当初才会选择表面上归顺李振。

    “难啊。”

    金欣仁长叹一声,犹豫不决。

    “也罢,也罢,归顺了,懒得忧愁。”

    金欣仁决定后,便不再更改,立即吩咐人把使节请來,他看向使节,说道:“请先生转告大总统,我不日之后,将会启程前往北京,亲自向大总统述职。”

    使节面带微笑,不卑不亢的说道:“希望金省长能够尽快赶往北京,大总统早已经在北京翘首以待,就等金省长入京。”

    说完后,使节便告辞离开。

    金欣仁点头应下,在使节离开后,他把家中妻儿找來,以及把新疆的心腹官员请到大厅,安排好事情,这一次入京前途未卜,他自然要准备充分,用了两天时间,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后,才启程离开新疆。

    三月底,金欣仁抵达北京。

    李振亲自在总统府邸接见金欣仁,办公室中,李振看向金欣仁,笑吟吟的说道:“金省长此次返回北京,舟车劳顿,辛苦了,这边的气候时间和新疆略有差异,金省长能适应吗。”

    金欣仁回答道:“多谢大总统关心,我还能习惯,只是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

    李振笑了笑,说道:“是啊,年纪大了,精力也就不足,这是正常的。”

    他说完了这番话后似笑非笑,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金欣仁听在耳中,觉得这是李振的一种暗示,说他年纪大了,应该退位让贤,金欣仁这一次來北京的目的,也就是这个原因,便借坡下驴,说道:“大总统言之有理,岁数大了,很多事情难以顾虑周全,我打算辞掉新疆省省长一职,恳请大总统答应。”

    李振挽留道:“金省长在新疆期间,对百姓多有建树,百姓舍不得金省长啊。”

    金欣仁心中哼了声,心说你巴不得我辞职,但却面带笑容的说道:“承蒙大总统赞誉,但我实在是年纪大了,精力不足,难以胜任新疆省省长一职,请大总统另择贤明。”

    李振一脸惋惜之色,无奈的说道:“既然金省长执意如此,那我也只能答应了,不过金省长执政多年,经验丰富,若是退休在家,浪费了金省长的能力,依我看,金省长退休后调入北京來,在政府为国家继续效力,如何。”

    金欣仁连忙道:“多谢大总统。”

    李振又道:“我听说金省长膝下有一子,才华出众,依我看,将金省长的儿子调往厦门担任市长,金省长认为怎么样。”

    “多谢大总统,多谢大总统。”

    金欣仁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厦门的重要性。

    李振这么做,是给他的补偿。

    李振又和金欣仁聊了些新疆的事情,以及家常事,才让金欣仁离开,当天晚上,李振又在总统府官邸设宴,专门为金欣仁接风洗尘,李振把金欣仁的事情处理好后,立即让曾国藩重新挑选一名官员担任新疆省的省长,将和金欣仁一起返回,完成交接。

    如此一來,西北边陲的新…疆问睿诺靡猿沟捉饩觯嬲眯隆榷ㄏ聛恚褂写率〕さ呐Γ庖丫皇抢钫竦氖虑椋切率〕さ娜挝瘛?br />

    第1408章节 和平解决(下)第139完)

    拉萨,布达拉宫。

    这里是历代达…赖…喇…嘛的冬宫居所,更是前藏的政治宗教中心。

    所谓前藏,是因为西藏曾经划分为康(喀木)、卫、藏、阿里四部,到了清朝雍正皇帝年间,雍正皇帝下令把‘康部’宁静山以东的地方划入四川省,又把宁静山以西和‘卫部’合并起來,称之为前藏,而剩下的‘藏部’称后藏。

    前藏包括拉萨、山南等地区,以拉萨为中心,后藏以日喀则为中心。

    在西藏,藏传佛教分为两大宗教领袖。

    一个是达…赖…喇…嘛,这是属于最高等级的一级活佛,另一个是班禅额尔德尼,也是最高等级的一级活佛,由于西藏地区实行的是政教合一制度,达…赖和班禅不仅是宗教领袖,也是世俗地方政权的领袖,都具备最高的权利。

    其中,达…赖管理的地区是前藏,班禅管理的地区是后藏,两者之间互不统属,管理的地区也不同,不存在谁大谁小,形成了达…赖掌管前藏、班禅掌管后藏的格局,这一点,也是因为满清皇帝册封时存着让两者相互制约的心思。

    布达拉宫,大殿中。

    达…赖十二世成烈嘉措身披法袍,安然坐在正上方。

    此时的成烈嘉措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儿,虽然经过诸多喇…嘛活…佛的教育,得到佛法的熏陶,但终究洠в谐赡辏成咸窬玻壑腥从凶藕9牧槎?br />

    在大殿的下方右侧,坐着驻藏大臣梅日松,左侧坐着成烈嘉措的老师阿拉善活佛。

    大殿中央,还站着从北京來到布达拉宫的官员,这名官员神情肃然,一脸的虔诚,也是一个佛教徒,他谦卑的向成烈嘉措行礼,然后向驻藏官员和阿拉善活佛点头致意,微笑着说道:“尊敬的达…赖十二世阁下,我受大总统委托,前來邀请您入京。”

    说完后,他又看向驻藏官员,语气瞬间变化,又稍微拉开了一点和梅日松之间的距离,沉声说道:“大总统传下命令,请阁下入京述职,希望您尽快启程。”

    驻藏官员微微一笑,朗声回答道:“阁下远道而來,舟车劳顿,请阁下下去稍作休息,待我和阿拉善活佛处理好交接的事情,再通知阁下何时起程,如何。”

    官员点头,在小喇嘛的带领下离开大厅。

    驻藏官员神色严肃,看向阿拉善活佛,严肃的说道:“阿拉善活佛,关于刚才的事情,您是怎么打算的,是否带着达…赖十二世入京。”

    阿拉善略作思考,严肃的说道:“我认为必须入京。”

    “哦,为何。”

    驻藏官员问道。

    阿拉善活佛回答道:“第一,中国的大总统李振派人來西藏,必定是前藏和后藏一起安排,现在已经派人來了前藏,肯定也会派人前往后藏的,我们直接答应入京,早一步抵达,也能率先得到大总统李振的认可。”

    “第二,我听说张之洞担任了青海省的省长,这个张之洞可是一个凶人,他跟着大总统李振南征北战,在草原上打败了蒙古人,又在印度解决了英国人,若是我们和张之洞对战,阁下确定能够取胜么,我认为,我们是难以取胜的,而大总统李振安排张之洞担任省长,就是故意针对我们的,一旦不同意,机会开启斩断。”

    “第三,我得到消息,新疆的省长已经入京觐见大总统李振,我们洠в辛诵陆魑桓鲆姓蹋铝懔愕亩懒3獠皇亲匝八缆访础!?br />

    “第四,西藏也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不容否定的,如今大总统李振派人來,我们自然是顺势而为,答应对方的要求。”

    顿了顿,阿拉善活佛又继续说道:“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和中**队对抗已经是不明智的选择,最好是入京。”

    驻藏官员轻叹,点了点头。

    他也明白到现在为止,手中的权利肯定要交出去。

    一旦入京述职,他必须要把手中的权利交出,到时候,李振必定会对前藏的官员进行一个大批量的更换,从而进一步的掌控前藏,即使驻藏官员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也知道和中**队的实力差距,一旦和中**队交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两人决定后,立即让人请來了使节。

    驻藏大臣面带微笑,神色和善,略带一丝谄媚,笑吟吟的说道:“请阁下稍等两日,两日后,我们将启程前往北京。”

    使节洠氲饺绱说乃忱12Φ溃骸凹热绱耍以诖说群蛄饺铡!?br />

    ……

    后藏,日喀则。

    日喀则在藏语中的意思是“最好的庄园”,而这一处地方是后藏的政治、宗教、文化中心,也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

    扎什伦布寺,大殿中。

    大殿的正上方,坐着八世班禅曲吉尼玛,此时的八世班禅活佛曲吉尼玛和达…赖十二世年岁相差不多,都还不满十岁,只是一个仍在学习过程中的孩童,尚未主政,主政的是扎什伦布寺的僧官丹珠活佛,丹珠活佛慈眉善目,手持佛珠,安然恬静的坐在大殿左侧。

    在大殿右侧,则坐着从北京赶來的官员。

    官员面带微笑,不急不慢的说道:“丹珠活佛,我受大总统的委托,前來邀请八世班禅活佛前往北京,不知您意下如何。”

    丹珠活佛面带微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既然是大总统邀请,定当遵从,请阁下在日喀则休息两日,待我安排好扎什伦布寺的日常事务,就随阁下一起返回。”顿了顿,丹珠活佛又继续说道:“日喀则寺院众多,风景不错,我派人带着阁下在日喀则游玩两日。”

    官员双手合十,恭敬的道:“多谢活佛。”

    丹珠活佛目送官员离开,然后让人把八世班禅带下去,开始安排事情。

    ……

    北京,总统府官邸。

    书房中,李振正和曾国藩、彭玉麟议事,李振表情严肃,沉声说道:“今天把你们找來,是准备商量一件大事。”

    曾国藩问道:“什么事。”

    彭玉麟心中也很好奇,因为李振只召见了他和曾国藩。

    按理说涉及到国家大事的时候,也肯定会把赵烈文、左宗棠、胡林翼等人全部请到,但是这一次只有他和曾国藩两人,事情不同寻常。

    彭玉麟神色严肃,静等李振说话。

    李振说道:“我们在1860年立国,如今已经是1864年4月,一眨眼功夫,已经过了四年,在这四年,国家的发展很快,已经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时期,只是,距离当初定下的十年之期,已经过了一小半,按照五年一届的规矩,马上就快到第五年。”

    曾国藩和彭玉麟眉头一挑,心说难道大总统有什么新想法。

    李振继续说道:“时间不等人,我的想法是提前准备官员替换的事情,逐一的各省官员进行一个轮换,任何一个地方,一个官员主政的时间太长,都不可避免的会形成土霸王,尤其是立国之初,许多省份的省长、市长都是直接从满清摇身一变过來的,更是根深蒂固,虽然在重要的地区在我们的掌控中,但许多地方还不是。”

    “因此,我打算逐一的替换这些人,而官员的轮换,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危险的一次,所以把彭玉麟请來,必须要军队的全力配合,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三人知道,由曾国藩主持,彭玉麟配合,逐步推进。”

    李振说完后,目光看向两人。

    曾国藩倒吸了口凉气,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只要慢慢的做,却能够完成。

    曾国藩重重点头,回答道:“请大总统放心,关于官员的替换,我会专门的成立一个负责组,负责官员的升迁、退休以及调换。”

    彭玉麟保证道:“请大总统放心,军队随时候命,防止出现动乱。”

    “咚,咚,。”

    房间外,传來了敲门声。

    “进來。”

    房门打开,李振的警卫走进來,警卫抬手行礼,禀报道:“大总统,达…赖十二世成烈嘉措和他的老师阿拉善活佛已经抵达。”

    李振点头,吩咐道:“通知副总理石达开,议长胡林翼,院长赵烈文,请他们立即來总统府,迎接成烈嘉腊活佛。”

    “是。”

    警卫去传令,李振笑着说道:“事情已经安排妥当,这是今后数年都要做的事情,你们逐步的推进即可,走吧,准备迎接。”

    一行人离开办公室,來到总统府大门。

    时间不长,石达开、赵烈文等人也全部抵达,站在李振身后。

    成烈嘉措和阿拉善活佛抵达的时候,李振率众出迎,成烈嘉措还是一个小孩子,由老师阿拉善活佛牵着,阿拉善看到迎接的阵仗时,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洠氲嚼钫袢绱说闹厥樱祷乇本┑淖げ毓僭奔矗蚕帕艘惶饪墒亲畲蟮挠映∶妗?br />

    李振在大厅中会见阿拉善和驻藏官员,晚上,又在总统府邸设宴为阿拉善、驻藏官员接风洗尘,第二天才开始和驻藏官员交谈。

    驻藏官员早有了交出权力的心理准备,和李振交谈很顺利,他交出权力,而李振也给予足够的补偿,一切都顺利的完成。

    阿拉善活佛和成烈嘉措在北京呆了五天时间,五天后,八世班禅活佛和丹珠活佛也抵达北京,这一次,李振依照接见成烈嘉措的规格,以最大的规格接见八世班禅活佛,然后在总统府官邸会见丹珠活佛,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并设宴接待,完成了交谈。

    有西藏两大活佛的配合,李振重新任命西藏省的省长,并且由彭玉麟调遣官员,派遣军队进驻西藏,完成西藏的和平解放。

    第1409章 盛世华章(完)

    时间流逝,转瞬到了1865年9月28日。

    距离立国五周年庆典,已经只剩下两天时间,按照李振的安排,这两年时间,曾国藩徐徐推进官员升迁、调换、退休的事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果,虽然有遇到不愿意放下手中权力的官员,但军队强力震慑下,至今还洠в蟹5崖沂奔洌磺卸际怯刑醪晃傻慕凶拧?br />

    总统府,会议室。

    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两侧,坐满了人。

    李振坐在会议桌的主位,左手侧坐着国家总理曾国藩,右手侧坐着议长胡林翼,最高法院院长赵烈文、军校校长左宗棠、国家副总理石达开等人依次在会议桌的两边落座,除此外,会议桌的两侧还坐着从各地回來参加五周年庆典的人。

    列席的人员很多,有留守日本的刘铭传省长,留守越南的冯子材,留守香港的陈玉成师长,留守台湾的郑藻如省长,以及从贝加尔湖省返回的贝加尔湖省长李鸿章和副省长刘坤一,从印度省返回的省长郭嵩焘和第八军区司令奚应龙,从缅甸省返回的缅甸省省长龙熬,从柬埔寨和老挝返回的苏磊,从泰国返回的黄强,以及从东印度省返回的省长杨健侯等人。

    常年驻扎在外的人,几乎都已经返回。

    与此同时,国内的七大军区司令,也悉数到场,全部列席会议。

    所有人回來的目的,是参加五周年庆典。

    而李振召开会议,则是听取这些年取得的成就。

    脚步声传來,警卫來到李振的耳边,低声说道:“大总统,夏威夷省省长陈芳以及夏威夷省的驻军司令蒂奇已经抵达,同时抵达的人还有越南省叶澄衷和越南公主阮乐乐。”

    李振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喜色。

    他略作思考,吩咐道:“让夫人接待阮乐乐,把陈芳、蒂奇和叶澄衷请來。”

    “明白。”

    警卫员应下,转身离开了会议室,李振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微笑着说道:“诸位,我们国家不仅有毗邻的疆域,还有远在大洋之外的疆域,今天,很重要的夏威夷省省长陈芳和驻军司令蒂奇回來了,这一次五周年庆典,他们也将参加,。”

    “夏威夷。”

    喧哗声在会议室中响起,在场的人有的知道,有的并不清楚。

    毕竟,夏威夷的事情并洠в腥扛嬷?br />

    李振等了一会,见入口处走來三个人,立即抬起手往下压,瞬间,大厅中安静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大门处,都盯着大步走來的叶澄衷、陈芳和蒂奇。

    李振面带笑容,率先站起身鼓掌。

    曾国藩、石达开等人也跟着鼓掌欢迎,顷刻间,会议室中掌声一片。

    叶澄衷走在前面,陈芳和蒂奇紧随其后。

    三人看到李振亲自起身鼓掌迎接,心中都激动不已,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三人走到会议桌旁边,恭敬向李振行礼。

    李振满脸的笑容,摆手吩咐道:“你们抵达后,人员就齐全了,赶紧坐下。”顿了顿,李振又继续说道:“原本我应该要做一个开场白的,但今天的主角不是我,而是在场的诸位,因此,我就不赘言了,直接请回国的诸位说说各自所在地区的情况。”

    他目光一转,看向左手侧的贝加尔湖省省长李鸿章,说道:“李省长,就从你开始吧,依次往下,然后顺着往右边。”

    “是。”

    李鸿章点头,神情变得严肃起來。

    李鸿章略作沉吟,缓缓说道:“贝加尔湖区域的情况很复杂,我和刘坤一副省长前往时,遇到了很多的问睿傩辗稚3喝瞬2欢啵偌由弦恢北簧扯硗持危嬖诤艽蟮哪杨},不过,这些困难在我和刘坤一副省长……”

    提及贝加尔湖区域的事情,李鸿章一下打开了话夹子。

    这几年在贝加尔湖的一幕幕,在李鸿章的回忆下展现出來,他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时间,才把所有的事情阐述完毕。

    稍作停顿,李振说道:“诸位,我的讲话完了。”

    李振带头鼓掌,为李鸿章和刘坤一鼓掌。

    会议室中掌声一片,久久不息。

    接下來,是郭嵩焘讲话,然后是龙熬、苏磊、杨健侯等人,到最后,才是陈芳,相比于中国领土的周边区域,陈芳在夏威夷群岛遇到的事情又不一样,首先是夏威夷岛实在是距离中国太远,难以获得直接的支持;其次是夏威夷岛孤零零的位于海上,资源并不丰富;最后是外国虎视眈眈,面临极大的威胁和挑战。

    陈芳和蒂奇遇到了很多的难睿饺肆窒拢家灰换猓瘸路妓低曛螅嵋槭抑性僖淮蜗炱鹑攘业恼粕?br />

    掌声雷动,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时间。

    接下來,是政府的官员做报告,阐述接下來的工作,从政府系统的总理曾国藩开始,到议员系统的胡林翼,以及法院系统的赵烈文等等,一个个挨个的阐述接下來的工作。

    政府系统的报告完成后,科学家戴元华也做了发言,戴元华已经洠в性诒こ沃埃荒昵熬偷魅氡本h胃崭兆榻ㄆ饋淼目蒲a芯吭涸撼ぃ涸鹧蟹10淦鳌?br />

    这一年多时间,戴元华在李振的‘指点’下,科学研究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

    他说话言简意赅,很快阐述了接下來的科学院安排。

    说到最后,戴元华一下激动了起來,手臂一挥,振奋的说道:“在大总统的指点下,以及科学研究院的同事们大力协助下,科学院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可以在天上飞的机器,相信,在未來的不断研究中,我们必定可以实现飞天的构想。”

    一句话,在会议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飞天。

    这是多神圣的词啊。

    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纷纷看向李振,却见李振微微颔首。

    有了李振确定,众人便不再怀疑。

    会议用了五个小时才结束,众人留在总统府,都洠в欣肟碧煲估铮钫裨谧芡掣柩缃哟祷氐乃腥嗽保邢娜嗽狈浅6啵一褂蟹祷毓僭钡募揖煲蚕な匠 ?br />

    ……

    9月30日,这一天,已经是九月的最后一天。

    距离五周年庆典,这是最后一天。

    总统府,办公室中。

    警卫恭敬的站在李振身前,严肃的说道:“大总统,英国、法国、美国、俄国、德国、意大利等国派遣來参加庆典的人员已经全部安排好,完成了观礼的位置安排。”

    李振吩咐道:“务必要仔细谨慎,不能出任何纰漏。”

    “明白。”

    警卫点头道。

    李振接着又说道:“明天是五周年的庆典,安全工作不容忽视,这一次不管是国内的官员参加规模,还是前來观礼的外国官员规模,都非常大,安全必须要保证。”{

    警卫说道:“请大总统放心,绝不出任何问睿!?br />

    ……

    10月1日,这是中国五周年的庆典日。

    大清早的,一轮红日升起。

    暖阳高照,金灿灿的光芒洒落下來,把整个北京城映照得熠熠生辉,金光洒落,使得北京城像是一座由金子打造的一般,**城楼上,由于阳光的照耀,也化作一片金色的海洋,金碧辉煌,华丽却不失巍峨。

    早上八点整,庆典正是开始。

    “轰,轰,轰,,,。”

    一百零八声礼炮,接连不断的响起,礼炮声持续不断的发射,声震五岳,不断的在天空爆炸开來,把整个**城楼外的声音都压制了下去,在**城楼远处围观的百姓,以及在固定席位观礼的外国官员,全都为之震撼。

    礼炮过后,李振进行开幕式致辞。

    李振的讲话并不多,言简意赅,仅仅用了五分钟时间就已经把准备好的稿子说完,然后他正是宣布阅兵开始。

    音乐起,雄壮威武的军队开始走來。

    最前面的是尖刀营,领头的人是龙熬,这一营的士兵一开始跟随李振,虽然在后來几经伤亡,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但无一例外又恢复了编制,虽然后面划入了北京军区中,但尖刀营却一直存在,而阅兵礼的这一天,龙熬当之无愧的带着尖刀营士兵走在了前例。

    赫赫尖刀,雄雄勇士。

    尖刀营过后,是军中将领组成的一个方阵。

    北京军区司令黄士海、南京军区司令鲁少川、广州军区司令戚镇海、兰州军区司令杨班侯、济南军区司令曾国荃、沈阳军区李秀成、成都军区司令刘锦棠、印度军区司令奚应龙,这八大军区司令走在前面,身后则是军中的各大将领,所有的将领都身着军装,穿着锃亮的军靴,带着军帽,抬头挺胸的往前走,威势赫赫。

    大将风采,展露无遗。

    将军队列走完之后,接下來的是陆军士兵,一队陆军士兵威武雄壮,斗志昂扬;海军士兵随之走來,士兵神采飞扬,脸上有着无边战意,随时都准备着战斗。

    接下來,炮兵营、坦克营等等一一登场。

    一幕幕雄壮的一面,彻底展现。

    中**队展现出來的威武之气,吸引了各国官员,令各国官员为之震撼,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难以转移视线。

    这一幕,他们永生难忘。

    周围观礼的百姓中,有许多的外国人正拿着照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留下这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幕,无数的人欢呼,无数的人振奋,只为这一幕。

    大中国,盛世华章。

    完本感言!第一39

    开篇明义,先感谢一下下,多谢诸位伴随小东走过一年多的征程。对,称之为征程。晚清是去年4月18日发书的,时至今日6月30日,整整438天。去年下半年写书的时候,那时候还在上班,一边上班,一边写书,那时候的更新的确有点渣。想想,那时候白天上班,晚上码字,因为时间紧张,经常都是接近晚上12点才更新,甚至一点左右,工作累,晚上也累,但所幸又这么多兄弟陪着,熬过了那一段时间。

    年底辞职,小东又全职写书,更新在2月、3月提速,速度提升起来。

    到了4月份的时候,爷爷突然去世,状态瞬间崩了。

    4月、5月,更新烂得一塌涂地,相当慢,但赖大家的体谅,又熬了过来。走过六月,书完本了,小东也将开启下一本书。

    当然,还得说说晚清这本书。

    这本书涉及到很多知识,都是小东不熟悉的,尤其是热兵器的对决,是在非我所长,写起来着实没有那么顺手,也闹了不少笑话。

    最近看了书评,有的兄弟说烂尾了,至于这个说法,看个人理解吧。

    其实,晚清这本书应该是分阶段的。

    在灭掉太平军,一统全国之后,其实就是可以结尾的,因为国内已经画上了一个句话。但小东又增加了印度、沙俄等周边的篇章,所以把这些写完之后,又到了一个阶段。

    下一个阶段,肯定是开始往更远的各国发展,而涉及的是航海,海上的征战,以及许多书友期待的飞机,但这就是属于冲向世界了,这并非小东所擅长的。

    留点念想的余地,留点回味的空间,所以没有继续,在一统中国周边划上句话。最后的新疆和西藏,原本我是设置了两卷的,和编辑沟通后,因为这实在是危险,容易踩线,容易和谐,所以一笔带过。毕竟,最近新疆不都是出事了么?太容易出问题了。

    说到这里,老书告一段落,新书开启。

    新书《三国大特工》,小东带着大家再战三国,展现热血澎湃的三国。相比于老书的三国,小东相信经历了两本书的锻炼,特工将会更出彩,而这本书不再是以往的出来是士兵的生涯,而是从一个小人物逐渐攀升的过程,更多精彩,希望大家移步《三国大特工》。附上链接,求支持;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